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秘密 作者:asasa/IamHoney/酷乐培罗棉花糖/Theres

字体:[ ]

 
內容簡介
 
年紀相差十歲的姪子喜歡叔叔,可是其實他們......本文有五個結局
 
 
 
 1
 
    杨琮文记得,那是他十二岁那年发生的事。
 
    他有一个大他十三岁的哥哥。杨琮文八岁才第一次见到那个哥哥,因为
 
    他帮一个大哥顶罪,坐了八年的牢。尽管父亲不欢迎那个哥哥踏进家门,但
 
    在母亲的劝说下,哥哥每年至少会回家一次,不一定是过年;其实父亲比较
 
    希望哥哥过年别回来,省得在亲戚面前丢脸。
 
    哥哥总是带些吃的玩的给杨琮文,但是杨琮文不想理他。对杨琮文来说,
 
    他只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陌生人。
 
    然後,杨琮文十二岁的某一天,他一回家就看到家里有一个哭得满脸泪
 
    痕的小孩。父亲还没下班,母亲一个人忙着哄小孩,看到他回家赶紧要他陪
 
    一下,因为她还要忙着煮饭。
 
    小孩名叫杨智晟,是哥哥的孩子,才两岁。听说哥哥二年前因为女方死
 
    缠烂打而奉子成婚,但是婚後夫妻仍吵架不断,最近离了婚,女方不要小孩,
 
    哥哥又不会照顾,所以就送回来了。
 
    生平第一次离开父母,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充满没见过的人,让杨智晟
 
    害怕地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只会大叫妈妈妈妈。杨琮文紧急打电话找家
 
    里有四个弟弟妹妹的同学过来,有经验的果然不一样,几个无聊的小动作就
 
    把杨智晟逗得破涕为笑。
 
    杨智晟很快就习惯在那个家的生活,只是偶尔睡觉醒来会找妈妈,杨琮
 
    文看他那样也很难过,可是连哥哥都没回来看过杨智晟,更遑论那个还没见
 
    过面就消失了的大嫂。
 
    再见到哥哥,是在三年後的葬礼上。哥哥骑重型机车跑山路,过弯不及,
 
    摔车撞山壁,就那样走了。五岁的杨智晟早就不记得自己父亲的长相,其实在
 
    看到遗照之前,连杨琮文也想不起来了。
 
    杨琮文国中毕业没有升学,在那个小城市的一间电脑店找到店务助理的
 
    工作,也顺便和年轻的老板学了一些电脑的知识。二十出头的老板曾经到过
 
    大城市,告诉杨琮文许多他不曾见识过的事情,他还记得当时十分崇拜老板,
 
    在店里工作的时间相当开心。
 
    然後,不知怎麽的,他和老板上了床。
 
    小地方的男生没有看A片的管道,只要同学不知道哪里弄来一本泳装写
 
    真就会让全班哗然。不过杨琮文还是大约知道男女做爱是怎麽回事,因为母
 
    亲再三告诫他,不可以把鸡鸡插进女生下面的洞里,那样会生小孩。
 
    看了老板硬碟里的影片,杨琮文才知道原来两个男生也可以做爱。只是
 
    进入的洞换成*门。
 
    看影片看得浑身燥热的杨琮文,难为情地想遮掩半隆起的裤裆。老板的
 
    身体靠近他,他的手臂碰到老板厚实的胸肌。
 
    「想试试看吗?」
 
    一句话就让对性好奇的杨琮文沦陷了。他只记得前几次做爱的时候会痛,
 
    可是老板插着他的屁眼并爱抚他的*器时,那高潮也让他很爽,无法自拔。
 
    杨琮文在那间店工作了很多年,直到他发现老板有别的男人,还在私下
 
    对其他人说,他只是个好使唤又听话的炮友。杨琮文默默在房间里哭了一场
 
    之後,就离开那个小城市,去北部展开自己的生活。
 
    现在,三年过去了。杨琮文站在火车站门口,和旁边的其他人一样,正
 
    在等从火车站出来的人。
 
    国中毕业的杨智晟说,他也要来北部工作,不想再待在那个小地方了。
 
    杨琮文本来劝杨智晟打消念头,但杨智晟硬要去,家里的二老妥协答应了,
 
    杨琮文也只好让他来挤一挤。
 
    杨琮文的背被人撞一下,一双手从後面环抱他的腹部。「文文哥!」杨
 
    智晟从後面探头对他笑,「好久不见!」
 
    杨琮文转身微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你变好多喔。」
 
    「因为我在发育期嘛!」
 
    他看杨智晟只有背上一个大背包,手上一个旅行袋,问道:「行李就这
 
    样?」
 
    「就衣服而已啊。反正我也没什麽好带的。」杨智成耸肩。
 
    「给我吧。」杨琮文把杨智晟手上的旅行袋拿过来,带杨智晟去搭公车。
 
    约莫在杨智晟小五的时候,他忽然不想叫杨琮文叔叔,说杨琮文只大他十
 
    岁,叫叔叔太别扭,硬要叫他文文哥。杨琮文不在意杨智晟叫不叫他叔叔,但
 
    是他希望至少不要用叠字。
 
    或许是想让杨琮文困扰,又或许是叛逆的心情,杨智晟说什麽都要叫他文
 
    文哥。嘴巴长在杨智晟脸上,杨琮文也没法管,只能随便他叫。
 
    -待续-
 
 2
 
    他们回到杨琮文租的雅房,那是个空间不大又破旧的顶楼加盖,合板的
 
    天花板因为潮湿而变得凹凸不平,还有很大的缝隙,总觉得好像会有什麽东
 
    西从黑暗的铁皮屋顶内部跑出来。木门也不易开关,似乎是因为门歪了,跟
 
    在杨琮文後面走进去的杨智晟关了几次都关不上,杨琮文放下旅行袋,走过
 
    去用力提起门把才关上。
 
    「合叶松了。房东说要修也一直没修。」杨琮文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
 
    杯,倒一杯水给杨智晟。
 
    杨智晟没想到杨琮文住的地方是这副模样,他心中对北部总有种憧景,
 
    不过这才是现实。
 
    杨智晟坐在床边,杨琮文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语带责备地说:「不是
 
    叫你别来吗?好好读个高中,考个大学才有出息。」
 
    「考不上啦。能捞个高职就偷笑了。」杨智晟喝一口水,把杯子放在床
 
    边矮柜上,「而且文文哥你自己不是国中毕业就去工作了吗?」
 
    「我不一样。你阿公没钱给我念,你现在还有我啊。」杨智晟叹气,指
 
    着天花板,「你以为国中毕业有什麽工作可以做?难道你以後也想和我一样,
 
    一辈子住这种地方?」
 
    「你才来三年,又没有一辈子。」
 
    「不准顶嘴。」
 
    「我不想待在那种乡下地方嘛。」
 
    「来这里当乞丐不会比较好。」
 
    杨智晟生气地噘起嘴,「我屁股都还没坐热,你就要赶我走喔?好啊,我
 
    自己生活!不靠你啦!」
 
    杨智晟说完就站起来背起背包,杨琮文赶紧拦住他,「我不是这个意思……
 
    唉,不然我给你去补习,你重考个北部的高中,好吗?」
 
    「我不想花你的钱……」杨智晟小声嘀咕,又瞄了一眼这个房间的环境。
 
    这里不只房间内部破旧,外面也是一样,位处在脏乱窄小的死巷,从一楼的红
 
    色铁门到里面白色的墙壁都肮脏又剥落,楼梯的铁扶手摇摇晃晃,每层楼都只
 
    有一颗昏暗到几乎没有照明功能的黄灯泡。杨琮文把薪水汇一些回家之後,看
 
    来生活过得捉襟见肘,「不然这样,我先打工一年赚补习费,顺便贴你生活费,
 
    然後明年我去补习重考,好不好?」
 
    杨琮文抓抓头发,「真拿你没办法……你这只小跟屁虫。可是我只有一张
 
    单人床。」
 
    「一起睡啊。不行吗?」
 
    杨琮文歪着眉毛凝视他一会儿,「……好吧。你可别摔下去喔。」
 
    他们许久未见,聊了一下彼此的近况,中途杨琮文的老旧NOKIA手机
 
    响了,他看一下来电就按掉,然後传简讯,再继续和杨智晟聊。
 
    那天晚上,他让杨智晟睡在靠墙的那一边,以免睡相太差的杨智晟滚下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