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报复人生 作者:之子无裳

字体:[ ]

 
文章简介>>>
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长,在光阴和记忆的面前又有多短?
如果仇恨的钢钉从儿时便深深楔进一个人的灵魂深处,那么这个人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
拉罗斯福哥言:欲望在人的心灵里源源不断地产生,一种欲望的消除,几乎总是意味着另一种欲望的确立。
 
一个为了复仇而来的人生,一颦一笑一言一语皆是仇恨的火种。可笑对手却浑然不觉,步入罗网。
当他以为所有的感恩不过是人前的惺惺作态,他更愿意用报复、伤害来剥开这仇恨中最真实的一面;当欲望之仇随着一步一步的剥夺快感逐渐分崩离析,他们之间又还能剩下什么?
 
作者语>>>
这是一篇26字母为章的剧情调教文,攻受间血海深仇,复仇文,内里有五花肉,暗黑向。(注:会出现各种调教手段,不乏SM的可能性。如有不适,请自行退散,谢谢。)
在下新包子一枚,初来乍到,此文试水,望多多支持且包涵。欢迎各种文下留言讨论,我会认真回覆。
 
 消遣 Amuse
 
    大都市的夜晚,总会让人迷乱在原本的道路之中。
 
    陆幼枬大三的时候,就来到现在的企业实习,如今他大学毕业三年,已然是这家企业销售部的小组组长了。陆幼枬这个人踏实内敛,所有见他第一面的人,都无法相信,他这样的性格,竟然会是从事销售行业的工作。然而他就是在众人这样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默默的生活着。
 
    第四年。
 
    兢兢业业的第四年。
 
    陆幼枬终于有了工作机遇,老总让他跟着自己来法国洽谈一笔企业合作,当然这样的跨国大合作,就算他在勤奋努力的干上三年也是轮不上他的,只不过企业里比他职位更高,经验更好的销售人才,如今手头都有自己需要跟进的工作,所以陆幼枬这个机遇,基本上就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
 
    为了能够在老总面前好好表现,陆幼枬几乎是谨慎的每走一步都要先看上一看,生怕做错任何事情。直到出差的前一晚,他早早的将行李打包收拾妥善,上床休息。
 
    夜里两点半,陆幼枬的手机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老总打来的。
 
    老总说他女儿过生日,明天他必须出席,所以这次法国的合作,由陆幼枬全权代表他出面洽谈。
 
    挂掉电话前,老总还口头上表扬了他一下。
 
    如果好好干,年底应该可以升职。
 
    带着这样的美好愿望,陆幼枬坐了十三个小时的飞机。
 
    其实这个合作案并不复杂,本来在这之前双方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共识,所以他并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便成功的拿到了合作案的签约合同。
 
    但就因为一切都太过顺利了,他反而格外紧张。
 
    法国方面为了提前庆祝合作的成功,派出了熟悉中文的公关代表来带着陆幼枬好好消遣一下。
 
    这是他二十六年以来,第一次在夜里十二点还没有回家。
 
    法国人实在是太热情了。
 
    陆幼枬知道自己不能推却这份好意,即便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公关形式。
 
    吃饭,游览,按摩,原来就算是外国,商场上的那些公关形式,也都与国内没什么两样。
 
    在一众热情的簇拥下,他们来到了Au  revoir。
 
    这是一间酒吧。
 
    经营在巴黎第八区最有名气的一家酒吧。地理位置之佳,抬头便可遥看凯旋门。
 
    他们一行人进去后一会儿,陆幼枬终于忍不住的推开了法国代表给他安排的女郎。
 
    这对他来说真是太可怕了。陆幼枬逃命似的被挤到了吧台,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血色圣典如何,先生?」
 
    服务员给了他一杯调和酒,红的像血,入口辛辣,回味苦咸,他坐在吧台慢慢喝着,眼睛不停的在这间酒吧里乱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希望这样的公关夜晚能快些结束。
 
    不知不觉陆幼枬已经喝了三杯酒了。他在销售部,大家一直以为他做不下去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会喝酒。
 
    三杯酒,对于陆幼枬来说,那已经是可以醉倒不省人事的地步了。不过这是调和酒,所以他虽然醉了,但是却还没有倒下。陆幼枬在吧台有些坐不住,身体歪歪斜斜眼看就要从吧椅上跌下去,然而突然一只手扶了他一把,将他扶正。他醉眼迷蒙之间,只看见那只手戴着白色手套,是调酒师的手。
 
    说是客随主便,但这个夜晚,他这位客人,似乎反而成了主人的陪衬品。直至送走法国代表之后回到宾馆,陆幼枬才将自己摔在床上,昏昏睡了过去。
 
    一个月的法国公差之行,在最后一玩的夜半狂欢之中结束。第二日,宿醉的陆幼枬超过了退房的时间,也错过了飞机航班。
 
    虽然宿醉令他很痛苦,但是他还是很庆幸的。庆幸自己没有在昨夜酒醉后做出无法弥补的问题。
 
    好好地休整了一日,陆幼枬打电话改签了航班,晚上早早入睡,第三日坐上了飞机飞回上海。
 
    而对于这法国的浪漫狂乱之夜,随着十三个小时的太平洋斗转星移,成为了陆幼枬人生之中,第一次被动的消遣。
 
 鼓胀 Bulge
 
    他从法国回来已经一周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幼枬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奇怪。
 
    大概是身体上的问题,他觉得自从回国之后,自己的体力似乎大不如前,平日里跑业务虽然不多,但却很吃力,还时常头晕目眩。近来更觉得身体消化上也出现了问题。
 
    连日来的头晕腹胀让他极不舒服,被迫无奈之下他只好以减少进食来缓解这种情况。
 
    其实这也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他现在已经做到了组长的位置,所以不用像刚来到企业时那样,无论寒暑都要顶着天出去跑业务。这并不是代表陆幼枬就可以很悠闲的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事实上,面对各类不同的销售案,他比之前更忙了。
 
    尤其是在他这次出差回来之后,公司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了些许改变。像他这个年纪,已经独自谈成了这么大的一笔合作,未来不可估量。
 
    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状态发展。
 
    陆幼枬却生病了。
 
    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五,在男人里并不是什么高个子,身材也不算健壮,甚至说起来,他还不如组里的某几个女人看着强壮。但他真的很少生病。
 
    他来企业四年了,第一次请了病假。
 
    同事说他大概是连日来工作压力太大,太累了,回国后时差也没调整过来,老总很满意他的成绩,但是毕竟不可以立刻擢升他,所以非常愉快的批给了他一周休假。
 
    他在药店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店员推荐他服用一些助眠药物和有助消化的药物。他在店员的辅助下,买了两个疗程回家。
 
    总之,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吃下药之后躺在床上,并不踏实的睡下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满头大汗的从床上翻了起来,连忙冲进了卫生间,强烈的作呕感,让他不得不趴在马桶边上干呕。
 
    他这两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了。一阵呕吐之后,陆幼枬连腿都软了。
 
    扶着水池边站起来,陆幼枬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内裤莫名支起帐篷,还脏了一小块。他心中有些讶异,毕竟他这方面的索求向来不多,而且他早已经不是青春期的年纪了。他沉默的把手伸进去,手指轻轻摩擦打圈。
 
    「嗯……嗯……哈嗯……」随着手中的节奏渐渐加快,覆灭而来的快感也将他的沉默冲散,舒心的释放着。
 
    他的身体实在有难以言喻的敏感和秘密,虽然索求不大,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连个知心朋友都没有,更别说是女朋友了。手- yín -过后,陆幼枬出了一身的汗。无奈之下,只好去冲个澡,等他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窗外的天黑极了,他住在父母留下的一件老旧偏单里。因为太过老旧,周围已经没什么邻居了,据说这里快要被政府规划,就要拆迁了。
 
    不过他至今还没收到任何动迁的消息。
 
    这里有他儿时的一些记忆,他并不想搬。更何况找房子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大城市里。
 
    相比之下他的家,虽然老旧了一些,但各个方面都还算便捷,离上班的企业也不算太远。
 
    他没头绪的躺在床上胡乱想东想西,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他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只觉着床上湿湿的。他的预感十分不好,拉开被子陆幼枬也傻眼了,他的睡裤湿了,床单上也湿了一片,他竟然无缘无故,毫无知觉的尿床了。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他十分懊恼的连忙下床,将床单被套全都扯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又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下来直接丢进了卫生间的垃圾桶中,站在浴室里,打开淋浴喷头,从头至脚的冲刷着自己。
 
    他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隐藏 Cache
 
    病假已经过了六天的时间。
 
    可是他的身体一丝好转的迹象也没有。
 
    甚至这两天,他连作呕的现象都比之前频繁了。
 
    陆幼枬在卫生间里脱掉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的腹部明显突出来一块,用手按了按,硬硬的按不动。
 
    鼓胀的情况又严重了一些,他已经没有办法正常的排泄了。
 
    在药店买的药根本解决不了他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只能依靠不吃饭来减小自己的腹压。可是这样一来,他的头晕变得更加严重了,甚至早上醒来,他很费力的才能从床上坐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