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以安泥垢了 作者:远山拾梦

字体:[ ]

 
文案:
     江骐从自己拜金女妈妈死了以后,一直跟着精英爸爸一起生活。虽然爸爸很讨厌,弟弟很恨他。但是好在生活稳定,学校里还有逗逼基友生活还算不错。
可是自从见到那个男人开始,生活就变得乱七八糟。
莫名其妙的刺杀
老爸入狱
凭空出现的记忆
妈妈的死都变的扑朔迷离
江骐问自己:“这么纠结我还要爱他吗。”
江骐回答自己:“勉强喜欢着吧。”
可是玻璃心神经病岳父的出现
以安奇怪的身世
他们的爱情还能继续吗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受:伊以安,攻:江骐 ┃ 配角:郭永言、江志远、沈畅、沈萌 ┃ 其它:
 
==================
 
  ☆、夜店偶遇
 
  今天晚上,夜天堂的豪华包厢里一群嚣张的青年正在尽情的演唱着他们极具青春期特色的公鸭嗓歌曲。江骐没有骨头一样的倚在最中央的大沙发上,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好像在这样惨无人道的音乐氛围里,机智的机体已经要自我防御型的睡着了。
  邹永言知道江骐从变声期开始就不愿意人前唱歌了,再看他这样昏昏欲睡的样子,肚子里的坏水就开始扑通扑通的冒泡了。
  “嗨,起子。别跟这群小崽子在这里耗了,唱的太他妈的难听了,还不如去去听杀猪呢!”,邹永言说着动了动屁股,使劲的往江骐那里靠了靠,凑到他耳边说“听说楼下吧台有那个”
  “什么啊?有话就痛快说,别磨磨唧唧的!”江骐不清不愿的微微睁了睁眼,不耐烦的说。他正烦着呢每次带小弟们出来聚聚,他们都要来唱歌,回去太无聊,不回去又太他妈的痛苦了,听着一群公鸭嗓唱情歌,感觉整个童年都要有阴影了。
  “小姐啊!咱们也去开开荤,人家皇帝和咱们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快有了,咱们还这么干耗着呢,太幼稚了!”郭永言说着又使劲的往江骐那里靠靠,压低声音和做贼似的说“而且,听说楼下不仅有小姐,还有少爷。少爷,你知道吗”
  郭永言缩了缩脖子“就是可以干那事的男的,不是和女的干,是□□那种,小腰比女人还细,扭起腰来比女人还浪。哈哈哈哈~~~”郭永言说着发出猥琐的笑声,满足的直起腰坐了回去。好像完成了很重要的科学发现一样。
  瞄着他这个蠢样子江骐根本就不想理他,待在这里又实在无聊。江骐想想就站了起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郭永言缩着脖子,弯着腰,觉着屁股,脑袋可劲的往围栏外伸,活像个鹌鹑。江骐可乐了,走过去朝着那撅着的屁股就是一脚,差点把郭永言的脑袋插到围栏里。
  郭永言看得正专心,被这么猛地一踹,脸上印上了两条大白印子。脖子缩着,脑袋仰着更像个鹌鹑了。他猛地跳了起来,又急忙弯下腰。呈现出一个高难度动作,像极了高中美术课本上那个没有脖子,大屁股的高密泥人。“泥人”的手可劲的拽了拽江骐的袖子,“咱可别闹了,快看,快看,那是不是你爸,这要是被你爸知道了,回去告诉我妈我可就惨了。”
  江骐鸟也不鸟他,站得笔直,冷笑着往下看去。郭永言忽然想起,这丫的根本也不怕他爸呀,讪讪的收回了手,蹲了回去。
  白胖的身子黑色T恤,像个黑白相间的雕塑球瞬间融入该店的装修环境中了,就剩两双闪亮的大眼睛好奇的可劲的往下面看啊看,暴露了他的生物属性。郭永言看到江志远知道这次不能下去逍遥了,可一转眼江骐跑下去了,转瞬出现在刚刚他看见江德顺的地方。
  江骐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脸蛋也涨的通红,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激动的神情让他本来俊秀的面庞显得格外狰狞。面前的背影,闲适的坐在那里,纤细白皙的脖颈,细瘦的身形好似随时可以飘走一般。
  谁能想这样无害的背影,能风轻云淡般的夺走一个孩子的母亲,击溃别人人生后却在这里逍遥自在。江骐恨透了,痛苦像是一把火,要从他的心里烧出来了,他冲上前去,抓住对方的衣领狠狠一拉。
  扣子碰撞在大理石瓷砖上,声音格外的清脆悦耳。喧闹的酒吧好像瞬间静了下来,面前的皮肤白皙细腻,那么钝的水果刀□□去不可能一点伤痕都没有。现实像夹杂着冰块的冷水,从头泼下,凉透了他的心。
  “嗨!你小子发什么呆呢。这儿有那种男的,你也不能见到好看男人就撕人家衣服啊。幸好人家不跟你计较,要不然,不等咱们的人下来,你就变成猪头了。”
  郭永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江骐身后,脸上那两条大白杠子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两条凸起红杠杠,像是奶油蛋糕上的热狗,把他那张肥脸分隔的很有层次感。他兴冲冲的推了江骐一把,又把他那经典的猥琐笑容拿出来,搭配着他这个性的造型,格外的喜感。
  “啧啧,你小子,眼光不错啊,随便脱了一个都是这水准了,看这肌肉!这脸!”酒吧的嘈杂的声音如潮水般又涌了进来,面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郭永言那个猥琐的胖子,挤了过来。念念叨叨大惊小怪的在絮叨。
  凌晨三点半点,正是城市里最安静的时候,头顶上厚厚的一层雾霾,看不到一颗星星。市中心的老城区里分布这弯弯曲曲的巷子,墙上画满各种各样的涂鸦,被路灯昏黄的灯光笼罩着像一个个鬼影子,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芹菜、韭菜等实用植物的芬芳。
  日新小区的保安陈大伟,在凳子上坐的笔直,眼睛聚精会神的对着手里的手机。上面的搞笑视频逗得他哈哈大笑。突然手机上浮现出一个鬼影子,灿白的脸,乌黑的长发,大大睁开的眼睛。和贞子有的一拼,陈大伟吓得一哆嗦。下意识一抬头,就看到窗外正对着一个黑影子,脸色发着白光没有眼睛胸口探出一个大虫子。陈大伟一口气没上来,吓晕了。
  黑鹰听到声音,把手机放下来,故作潇洒的把遮住眼睛的刘海甩开,露出微微泛黄的八颗牙齿。刚准备问路,就看到刚刚还笑得豪爽的保安已经睡着了,口中还冒出些许泡沫。
  难道刚刚在说梦话,听起来不像啊。黑鹰边疑惑这边不客气的打开窗,拿出他的工作证。就这屋里的灯光,看到:日新小区保安陈大伟。
  “靠,这名字真俗。”说着,突然瞪大眼睛,好像很欢喜又不太确定一样,盯着名牌又看了一眼“日新小区,终于他妈的找到了”。
  找到有看到整片街道最佳视角的窗户,攀着阳台很轻松的就爬到了八楼。阳台上种着一颗超级大的观音柳几乎占满了整个阳台,全面隔绝了外面的所有视线。
  本来黑鹰还不是那么确定,现在可以说自信满满,一开门,锁了。这简单,黑鹰从地上捡了一节相对坚硬的枯树枝插到锁里,一别,手一扭,门就开了。
  门一开黑鹰反而紧张起来,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应对着来自任何地方的袭击。可是一直走到前门口都没有任何动静,“难道不在家?”黑鹰放松警惕漫不经心的打开灯,正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
  屋里出奇的简单,如果意外闯入很难觉得有人长期住在这里。门口一个鞋架,但基本是空的,上面就放了两双鞋。右边靠近门的墙角一个饮水机,右侧墙是一整片柜门是黑色的大衣柜。左侧墙是一整片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仔细看上面竟然连小学课本都有。书柜旁边就是厨房,里面到时有很多简单的烹饪用具,但是看上去不经常用。再往后就是阳台门了。
  值得注意的是明明还有两个空屋子,客厅的正中央竟然就摆放了一张大床,不过被前面的沙发背挡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个互相背靠着的沙发。以安就坐在正对门的沙发上。刚刚洒在袖子上的酒已经干了,只留下一点橙黄色的柠檬汁。发丝凌乱,衣襟大敞着,扣子都已经不见了。
  嘴唇轻抿,眼角微红,眼神空洞的盯着门口。有点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又有点像没有灵魂的精美洋娃娃。黑鹰看着如此魅惑的以安,不受控制的咽了下口水。反应过来YY对象是谁时,胸口微凉菊花一紧,掩饰般的开口。
  “你又去见那个人了,他...他跟你说什么了。”
  以安看了他一眼,模仿小哥的长刘海,由于头发太过顺滑把半张脸都挡住了。穿着印有尸蹩卡通图案的T恤,宽松的运动裤,解放鞋。
  “你怎么找来的。”以安说着。走过去打开了衣柜,上面挂的几乎全是一样的衬衣和牛仔裤,下面全是纯白棉线的睡衣裤。
  他随便拿了一套睡衣出来,直接换了起来。黑鹰就在后面看着宽肩窄臀细腰,展翅欲飞的蝴蝶骨,流畅的背肌,深深的背沟一直延伸到神秘的翘挺处,被牛仔裤包裹起来。
  “再拿色眯眯的眼光看我,我就帮你把那对招子拿下来。”
  以安已经在抽裤腰带了。黑鹰听到警告,急忙背过身去,斜着眼睛偷偷看。嘴里还在嘴硬“谁色眯眯了,都是你丫的诱惑我。”边说还边回过头去偷看,看到以安已经换好了,发出失望的喟叹。
  “以安啊,你为什么要住在这种迷宫一样的地方,我从下午四点一直找到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了,看你一眼你都这么凶,太没有兄弟爱了。”
  以安对他的路痴已经不想发表任何看法了。
  “你来干什么?”
  “你有多久没有管帮里的事情了,我手底下的人跟我说,文德堂底下那块儿有卖□□儿的”黑鹰正经不过三秒转眼就是一脸哀怨的说,“我们十多年的交情了,从你五岁被你爸收养我就罩着你,你都没有给我做过饭,洗过衣服。就给你家小区的老头老太太,洗衣做饭做的勤。帮里的事都没空管了”
  “你最近换了新女友了是吧。”
  “嘿嘿,刚换的,你怎么知道。"黑鹰挠了挠头,头上呆毛竖起带着说不出的傻气。
  “你上次穿的是胡歌的大头衫,留了一个齐刘海,跟我说:那一年厨房生火,你说你要学做饭,也许从一开始便都是错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两天是哥哥的忌日,刷微博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他牵着唐唐的执拗的背影,眼泪毫无防备的掉了下来。
希望他在天上看到现在这个美好的世界能够开心起来。
 
  ☆、不小心被抓起来啦
 
  春风吹进了校园里,吹绿了校园里的花花草草,校园里响起了郎朗的读书声,和青春的吵闹。
  “老大,老大!学校里出现一个狂龙帮,正在到处收保护费呢。”黄毛慌慌张张的跑进班里。
  黄毛,顾名思义以头发染成黄色成名,小团体中必要出现而没有很大作用的人。就像每个村里都有一个二狗,村口有个大黄,一出门隔壁是老王一样,一般担任跑腿,打杂,炮灰等活动负责人。
  郭永言看了他一眼,赞赏一笑“这个发现很好,等老大醒了我会跟他说的,下次小点声,要不然老大起床气犯了,你就等着挨踹吧。”
  说着让别人小点儿声,自己声音比谁都大,还故作正经的瞎咧咧:“你这样子不好,下次要叫同学,不要叫老大,整的我们和黑社会一样。”
  江骐其实根本没睡着,只是压根儿不想搭理他们。每次黄毛来了,郭永言都要拖着他胡说八道,其实并不是对他报告的事情感兴趣。只是因为郭永言有轻微的脸盲症,差不多的脸要记很久才能分清楚。
  黄毛染得黄头发,别人都嫌屎黄色太土了,就他一个奇葩染得这个色。郭永言不看脸也能认出来,所以很欣赏这个很有辨识性的小弟。
  果然等江骐起来的时候,郭永言早就忘了黄毛说了什么了。。。
  这时候为了得到二老大的“宠信”,学黄毛经常在郭永言面前刷存在感的大鼻头出现了,可怜的是他的鼻头这么大也不能让郭永言认出他来,不过通过出场顺序来记,郭永言还是勉强知道他是谁的。
  “老大,狂龙帮,现在闹得可凶了。到处收保护费,谁不给就打谁,听说老大周龙在海晏帮里有人,谁都敢打。上节课在小商店门口收保护费,咱们班的那个四眼不交保护费,被打的可惨了,听说现在都住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