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诱诫 作者:斐成章

字体:[ ]

 
文案:
     主攻
 
何宿是攻
 
季如森是受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归,何宿,季如森 ┃ 配角:苏卓,沈桥,何敬言,陈于默 ┃ 其它:众人
 
==================
 
  ☆、01
 
  他敲门走进房间,带来了属于冬天的冰凉气息,军绿连帽风衣和大大的休闲背包残存着被雨水打湿的痕迹。
  “抱歉,我来晚了。”这样说着,他脸上露出了微笑,右侧脸颊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他的头发发色较浅,看过去很松软。不知道是否天生如此。
  这是个漂亮的男人,准确而言,称为“男孩”更为合适。
  季如森坐在落地窗前的靠椅上打量他,说道:“你很好看。”
  “谢谢。”他仍旧在笑,对待这句夸奖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就像季如森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季如森是在一个网站认识他的。
  网站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三教九流。而那群人都做着相同的一件事,与性有关。他们有着自己的个人页面,方便任何人去了解他们,交谈合适的交易金额。
  没人会在意你是谁。以金钱换享受,这才是他们的追求和目的。
  那个网站有一个名字:Rencontres & Vous
  季如森之所以会看中他,除了他无可挑剔的身体之外,还有页面上的备注:拒绝肛`交。
  在一个同性恋性`交易网站,拒绝肛`交相当于断了很大一部分后路。
  季如森曾问过他:“会有人愿意约你么?”
  他回复道:“你想约我吗?”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交易对象,他不会给出自己的联络方式。他给季如森留言:“你确定想要我,那么给出一个时间和地点,就能见到我。”
  「他有些意思。」季如森这样想着,于是他们见面了。
  此时此刻,季如森知道,他没有让自己失望。
  ******
  他放下自己的背包,就看到放在大理石桌面上的钱。拿起那些钱,他带了些新鲜和好奇。也不关心金额是否对了,只是随意的塞进包里。接着,他脱掉了那件风衣,朝季如森走来。
  季如森挑眉,微微诧异他看到那些钱的反应,或许他该更高兴和殷勤才对。然而并没有,他就像是毫不在乎。
  “外面好冷啊。”他说道,在季如森面前蹲下身子,仰头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娇:“你摸我的手。”
  他的手很白,如同他的脸,可能还如同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的态度亲昵,仿佛和季如森认识已久。
  季如森看着这个漂亮少年动人的眉眼,忽而想到对方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熟练,他会调情,还会用一副好相貌来蛊惑人心。季如森蓦地就笑了,伸手覆住了他的手。
  他很满意,薄唇一张一合问道:“我能吻你吗?”他的眼睛里有暗示的情`色,表情却是无辜的询问。
  天真又放荡。
  季如森不置可否,目光也是同样,让人看不出情绪和想法。
  他就凑过去,亲了亲季如森的脸颊。之后,看向季如森的眼睛,笑了一声,接下来亲的是唇角。
  季如森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嗯……宝贝或是亲爱的?”他用鼻尖蹭蹭季如森的鼻尖:“什么都可以。把我当作你的——”他的手停在季如森的皮带上:“小情人。”
  说完,他笑了起来。
  他的头靠近季如森的腰腹,张唇用牙齿灵活的去解那条皮带。他眸子上挑,眼神带笑,显得诡艳而轻佻。
  也不知是对方的动作太艳情,还是神色太勾人。季如森心念一紧,不由就把想问的话问出来了:“你经常做这种事?”
  他只是笑,不回答。伸手要探向季如森的下身。
  季如森却似乎回神,握住他手腕后,表情淡淡道:“摸你自己的。”
  这句话让他有短暂的惊讶,不过稍纵即逝。
  季如森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味他那张脸上的其他表情,很快,就再次被对方无懈可击的笑容扯了回来。
  他从季如森面前站起,后退两步来到床边,不带扭捏和犹豫的脱下了自己的牛仔裤以及内裤。
  季如森看到了他的性`器,和他的脸一样漂亮。让人意外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尺寸。
  他的长腿轻轻踢开已经挂在脚踝的裤子,坐在床上,分开双腿,一只手握住性`器。故意坏笑:“这样吗?”
  季如森忍住了想要急喘的呼吸,微微收紧手指,面上仍旧平静,声音却低沉不少。说道:“继续。”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玩法。”他的手开始动起来,享受的仰起脖颈。复又重新看向季如森,眸子半阖,“怎样?有感觉了么?”他发出愉快的喟叹,挺动着自己的腰。
  他的身上还穿着一件薄毛衣。
  季如森就说:“全部脱掉。”
  他笑出声,乖乖的听从,完全赤`裸的暴露在季如森面前。他不瘦弱,腰腹间有着匀称的肌肉线条。肩也并不显窄,锁骨笔直且优美。
  季如森终于朝他一步步走过去。
  待走至面前,他一把扯住季如森的领带,将人拉倒在自己身上,接着搂住对方的腰,令两人位置倒转,变成他居高临下看着季如森。他有着侵略性,又有着危险的吸引力,像一只优雅的豹。
  “对啊,这才对。”他的手撑在季如森耳侧,用半勃`起的性`器去蹭着身下那人隔着内裤的部位。
  “与其说你是小情人,”季如森用手摸着他的后颈,然后微微使力,让人低头。似笑非笑道:“不如说你是个小坏蛋。”
  他听后,笑着亲了亲季如森的脸,然后探进内裤摸到了那根东西。下一刻,他就顿住了动作。
  季如森似乎就在等着他的反应,逗道:“怎么?”
  他颇为可怜的说道:“你不喜欢我吗?”因为季如森的性`器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再努力点,”季如森很高兴看他苦恼:“也许我就被你打动了。”
  他勾唇,低声说道:“好。”
  季如森说:“你让自己先射出来。”
  他却拉下季如森的内裤,用自己的性`器顶弄了一下对方软软的部位,他一边这样做,还不时看一眼季如森。
  不得不说,季如森被他看的像是心口有团邪火在乱窜,越烧越旺,四肢都开始发热起来。突然,季如森出现短暂的僵硬,然后身体开始发软,下半身也渐渐有了些微感觉。
  这一切只因为,那人把他们的性`器正握在手掌里套`弄。
  这样直接毫无阻隔的摩擦和碰触让季如森忍不住皱眉。
  他低头吻季如森的眉心:“不许皱眉头。”
  这话带着软软的命令,季如森却松了眉头。
  “你有感觉了,”他笑:“我是不是很棒?”
  季如森缓缓喘着气,笑着没说话。其实他有一些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能勃`起。
  ******
  无法正常勃`起,这是季如森长久以来无法启齿的秘密。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大哥,再无其他人知道。
  季如森活了二十四年,有情`欲、有需求,但却得不到彻底的宣泄。
  不是没有过女人,只是始终做不到最后。
  身体检查的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季如森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心理医生都无法排解这个难题。
  后来,季如森不愿再试女人了,因为不想看到那些人怪异又小心惶恐的目光。
  季如森也没试过男人,今天这位算是尝试的第一个。
  然而,这一位实在特别,也实在让人移不开目光。
  季如森在他高热的手心里射了出来。极致晕眩的快感和肉体紧绷后松懈的畅快,所有的经历都是真切的充实。
  季如森躺在凌乱的床单中看着他。
  他的手上是两人的精`液,并且还调皮的把那粘稠的体`液在季如森下巴上轻轻一点,这才翻身下床去洗手间清洗干净。
  水声停止时,就见他走了出来,抽出一张纸巾把手仔细的擦干净,揉成一团后扔进了垃圾桶。
  他捡起地上的内裤,背对着季如森,不急不慢的穿上。
  他的背部线条很美,肩胛骨像蝴蝶的翅膀,腰窝明显。当他只穿着牛仔裤,赤`裸上身时,尤为性感。
  “我要走了。”他说道。
  季如森不知为何,猛然感到了一种空虚,是身体契合享尽欢愉又很快分离的失落,像烟花爆鸣燃放后死寂般的黑暗。
  季如森看着他的背影,开口道:“我想要你的联络方式。”
  他就回头,然后笑了一下,是个很孩子气的笑容。因为情`事而稍显凌乱的头发更让他年轻而稚气。根本不像他自己所说:已经满了二十岁。
  他没拒绝季如森的要求,从包里翻出一叠便签条,又掏出一支笔。
  季如森走到他旁边,所以注意到了那支笔。
  那是一支昂贵的钢笔。
  像这样年纪的人,谁会惯用钢笔?
  此刻,季如森又想起了这人初进房间时,看到那些钱的反应。
  心中的疑惑和好奇不免作祟,季如森再次打量起了眼前这个人。就见到对方在那串电话号码的下面留下了两个英文字母,是漂亮的花体英文。
  他扯下那张便签条递给季如森,说道:“欢迎随时打给我。”
  季如森问:“这个缩写是你的名字?”
  他狡黠的眨眨眼:“是啊,猜得到吗?”说完,踮脚亲了季如森一下,离开了酒店。
  手指抚摸过钢笔留下的墨色痕迹。
  上面的英文字母是:H·S
 
  ☆、02
 
  季如森在家族名下的中谊集团上班已经整整一年,他能力不错,再者同为季家人的缘故,所以年纪轻轻就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季家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如今老大已经接手了家族所有事情;老二则是无心商圈,一直在国外研读艺术学;老三就是季如森,他和季家大少爷一样,是个商业能人。平时的生意中,也总是力所能及帮着自己大哥的忙。
  眼下,季如森看着助理送来的土地拍卖报价表,沉凝许久后说道:“这块地我们没有拿下来。”
  助理点头:“苏家出价太高,董事长就不打算再跟。”
  季如森把报价表往前一推,笑道:“苏卓那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能小看。”
  助理也笑了:“三少,”他说:“小看谁都不能小看她。当初她与何敬言离婚,手段就已经让人大开眼界了。”
  苏家是个名门大家,只不过在苏家家主去世后,曾一度没落。那个时候的苏卓不过16、7岁,就攀上了何氏企业的老板何敬言,结婚多年后,苏卓还为对方生了两个孩子。然而最后他们还是分开了。苏卓卷走何氏近一半的财产,带着两个孩子回到苏家。接着,苏家在她的手上以破竹之势开始重振荣光。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苏卓与何敬言离婚是因为她的野心太大。不过当事人仍得做做样子,对外只称性格不合。
  一戳就破的谎言,偏偏大家都喜欢粉饰太平。
  他们这些人都是一类人。通俗来说就是:死要面子。
  “如果有机会,”季如森说道:“我也想好好认识一下苏家那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