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骨偶师 作者:子河车

字体:[ ]

 
塔塔是一个克.隆人,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那个名义上的‘哥哥’付出一切,细胞、血液乃至心脏,十六岁的时候,他漂亮的眼睛被换给了失明的‘哥哥’。塔塔记得,他的眼睛还在的时候,他常常望着金属的四壁,想象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现在,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然后,末世来了,他自由了。塔塔想着,以后一定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也不听任何人的话,谁欺负他了,就剁掉他的爪子,砍断他的脚。塔塔的身上永远有一股孩子式的天真,他放任着自己一直天真下去,任性的残忍着,固执的不肯长大。
Ps:有丝分裂攻×克.隆人受,伪兄弟,攻渣,受不爱攻,爽文无虐,内有重生黑化炮灰受出没,1V1,HE。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强强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塔塔(夏淳) ┃ 配角:淳于彦,欧阳情,巫卿 ┃ 其它:替身,认错,反重生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幻想未来-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笑轻狂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73444字
第1章 第一章
 换眼手术已经做完两个月了,淳于希已经可以拆纱布了,但是塔塔的眼睛还是时不时的会抽痛。我以后是不是再也看不见了,这样想着,塔塔感到有点伤心,长这么大,他也就只偷溜出去过一回,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哥哥,可惜只和他玩了一小会儿就被爸爸找到了。
 
他还想要去很多地方,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像爸爸给他带的那些图册一样漂亮,爸爸都答应他了,等他十八岁了,就让他去上学、读书,学校里有很多人,他也会有很多的朋友,不会像现在这样孤零零的了。
 
可是……如果他看不见了,还可以去上学吗?
 
 “哎,大黄,你说夏淳拆纱布之后眼睛能看见的几率有多高?”新晋的助手小李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大黄。
 
大黄难得叹了口气,“他换上的是一双兽眼,这兽眼再珍贵活性再好和他匹配度再高,它还是兽眼,且不说他能不能看见,就算是恢复好了,走出去被人看见了不得被当作妖怪啊!”
 
小李震惊了,“这谁出的注意,简直恶毒!”不只是恶毒了,简直丧心病狂啊!
 
 “还有谁,淳于家的小公子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的这主意。”大黄哼笑一声,语气中有说不出的嘲讽,“思想不正,将来再大出息也没什么好结果,这做人不能走歪路,就像咱们做研究的不能碰那些违法的,违反道德伦理的,道理是一样的。”
 
 “也不知道有什么仇什么怨。”小李有些想不通,夏淳一直在研究院中长大,没听说他招惹了那个淳于小公子啊!
 
 “说不定这淳于小公子只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你看这夏淳长得和那淳于小公子像不像,长得这么像,一个是淳于家最受宠的小少爷,一个因为身体弱一直呆在实验室里,只有所长这一个爸爸照顾他,现在眼睛都被换了。”大黄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细思恐极啊!只能说贵圈真乱。”小李一脸恍然大悟。
 
 “研究所也就这么一个八卦,可不人人都心里门清的,毕竟是干这一行的,说不定所长已经掌握了男男那啥的技术,只是技术还在测验阶段,所以没有公布。”大黄拍拍小李的肩膀,一脸你懂的,然后就走了。
 
塔塔抚了抚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被换给了那个淳于小公子吗?他……可能是自己的哥哥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塔塔想不通,他太过懵懂了,不懂人情世故,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都是简单直白的,并不都是我对你好,你也对我好,我不招惹你,你也不招惹我。
 
 而那两个助手大概也是想不到,距离两个房间那么远,墙壁又是隔音效果极好的合金,塔塔还能听得见。自从换上了这双不知名的兽眼,虽然塔塔时不时会感到眼睛痛,但他的五感已经异于常人,变得非常灵敏,这让他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处于浅眠状态。睡的不好,再加上眼睛痛,短短两个月,塔塔瘦了一圈。
 
 “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塔塔眼睛看不见,也没人和他说话,除了发呆就只能偷听助手们聊天,很多他都听不懂。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塔塔有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他的眼眸中盈满了他自己都还不完全懂的落寞和忧伤,他只是觉得有一点点不开心,他只是觉得寂寞了,却只有自己陪在自己身边。
 
……
 
淳于希看着镜中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笑得得意又畅快。夏淳,你想不到吧!我又从地狱里爬回来了,这一世,没有了这双可以契约异兽的眼睛,你还能成为倍受追捧的驯兽师吗?还有那块血红色的月牙形古玉,想到它,淳于希眼中就亮的惊人,那肯定就是夏淳能活的那么光鲜亮丽的秘密,怎么他就那么好运的既是驯兽师又觉醒了空间异能,手腕上那个同样是月牙形的红色胎记绝不是偶然,他明明记得末世前夏淳的手腕上是干净光洁的,从来没有什么胎记。
 
这一次,夏奇被远远的调到了京都,末世前肯定赶不回来了,他自然就不可能带着夏淳登堂入室,鸠占鹊巢。可怜的妈妈也不会因为爸爸的背叛几欲发狂,末世爆发没多久就被丧尸咬死了,而爸爸没有丝毫伤心,一心保护着夏奇。
 
对夏淳,他更是愧疚的不得了,自责自己不曾发现与爱人的另一个孩子,自责不曾给过他丝毫关爱,让他孤单的长大,还把原来要送给他的古玉转送给了夏淳。否则,末世爆发后认主古玉得到空间的就是他了,他也不至于,最后沦落到那种地步。
 
想起末世里的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淳于希就浑身发抖,最初他因为没有异能也没有其他的特殊能力而被护送他的人嫌弃嘲讽,好不容易到了京都S市的基地,眼睛却渐渐失明了。末世前查出眼癌前期的时候就一直在找适配的眼睛,可是一直没找到,末世后就更困难了,最终他被换上了那双兽眼,成为了人人喊打的邪恶的骨偶师,最终死在丧尸爪下,却没人来救他。
 
 
他恨,发疯了的恨!夏淳,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的,前世的我就是今生的你,我要让你众叛亲离,穷困潦倒的死去。而哥哥们,我不会再让他们被你抢走了,他们都是我的!
 
乖乖呆在研究院的塔塔并不知道,有一个人疯狂的憎恨诅咒着他,并且已经为他决定好了未来。塔塔现在有些开心,这几天他的眼睛已经不痛了,虽然被纱布蒙着什么都看不见,但不是那种失明的一片漆黑,他能感觉到有非常微弱的光透过纱布照在他的眼皮上。也许,他不用做一个瞎子了!至于兽眼什么的,他可以戴墨镜啊!能看见东西就是最好的了。
 
 而大多数人并不会注意到,夜晚的月亮已经染上了几丝血色,就算有几个人抬头的时候注意到了,他们也顶多赞一句‘真漂亮’。
 
 
 
 
 
 
第2章 第二章
又过了一周,塔塔的眼睛可以拆纱布了。纱布一圈一圈的被拆下,那种阳光在眼皮上跳跃的感觉愈加明显,即使塔塔的感情不怎么丰富,依然觉得有一种愉悦感荡漾在心间。
 
“慢慢睁开眼睛,不要一下子就睁开,会刺激眼睛的。”这位照顾了塔塔将近两个半月的女医师难得的有些伤感,也许女人的心总是比男人更加柔软。
 
她是同情他的,这样乖巧的一位少年,也许从今以后就要顶着一双兽眼,一生过暗无天日或躲躲藏藏的生活了,可是能怎么办呢?这所研究院是淳于董事长私人拥有的,所长不在,这里就是他的一言堂,想起倍受宠爱的淳于小少爷,只能感叹一声同人不同命了。
 
缓缓睁开眼睛,初时略有些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是真的可以看见了啊!塔塔的唇角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左颊的梨涡若隐若现,轻颤的睫毛像翩飞的蝴蝶。
 
而一直关注着塔塔的那位女医师待看清了塔塔的眼睛,眼中露出了些微震惊,“夏淳,你的眼睛……”
 
塔塔不明所以,“我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不好看?”想到自己被换上的是一双兽眼,心情有了一丝失落,肯定是不好看的吧!
 
女医师却是心情不错,叫人拿了一面镜子来,“你看了就知道了。”这样她心中的愧疚也会少一点吧!
 
塔塔接过镜子,看向镜中的自己,眼睛……好像是和别人是一样的,有些不确定的看看面前的女医师,又看看自己。嗯,是一样的,只是颜色怪了点,唇角又忍不住泛起了点点笑意。
 
塔塔不知道别人眼中的他是什么样子的,精致容貌,血色双瞳,混杂着他天真懵懂的气质,有种说不出的另类风情。塔塔在乎的只是他的眼睛是正常的,能看见的,这样他就觉得开心了。
 
“我的眼睛是好了吗?”比起自己的容貌,塔塔比较在意这个问题。
 
“嗯,那双兽……眼睛和你的契合度很高,如果以后没有出现什么排斥反应,那就没问题了。”想来那个拍卖会也没撒谎夸大,这双兽眼可能真是上古的,有几分神异,毕竟没移植之前都是那种和猫科动物差不多的竖瞳,虽然信奉科学,对神神叨叨的东西也不是全然不信的,总之结果是好的就行。
 
烦恼的根源没有了,塔塔心情不错的结果就是晚饭吃了三份营养餐,是平时饭量的两倍。然而眼睛好了,晚上还是睡不好,之前只是浅眠,这天晚上塔塔却一直在做梦,不算是噩梦,就是一直梦见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在做布娃娃,嗯……好像不是用平常的布做娃娃,是用特别滑,特别软,特别薄的布做娃娃,做的娃娃和真的人差不多,特别漂亮!
 
但是睡不好就是睡不好,就算是看了一晚上的漂亮娃娃,睡眠不足塔塔还是难得的心情特别暴躁,要不……自己去跑步吧!跑累了他就可以睡着了,说做就做,爸爸房间里有跑步机。
 
跑了一个小时,塔塔觉得有一点奇怪,为什么他跑了这么久只感到有一点点累,然后又过了两个小时,才跑出了好多汗。可以睡觉了,塔塔很开心,快速洗了个澡,然后一头栽进了被子里,结果……又做了一下午做布娃娃的梦。
 
塔塔醒来的时候满头呆毛乱翘,神情也是呆呆的,然后他沮丧的决定做梦就做梦吧!睡的不好,就用数量补回来。
 
爸爸不在,没人给他讲故事也没人给他买漂亮的图册,过了几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颓废生活,塔塔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应该找点有意义的事做!于是塔塔决定,他要做布娃娃!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也很喜欢做布娃娃的,他的抽屉里至今还留存着各种五颜六色的布。
 
那个时候他太无聊了,那个时候爸爸还不怎么喜欢他,不会和他聊天,给他讲故事,不会买好看的图册和玩具送给他。没人和他说话,他就偷偷的把自己的几件衣服剪了,照着一个助手哥哥送给他的布娃娃自己缝,刚开始缝的不好看,后来就慢慢越来越好看了。
 
然后爸爸也慢慢的对他越来越好了,有一次被爸爸取笑像个小姑娘一样喜欢做娃娃,他要证明自己不是个小姑娘,就不再做布娃娃了。
 
塔塔从柜子里翻出以前做的布娃娃,有丑的,也有漂亮的,然后像曾经千百次做过的那样开口,“你好,我是塔塔,你是谁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