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拉不是买卖 作者:焦尾参(下)

字体:[ ]

 
    第71章 亲戚
    
    邝耀威缠着章希安一起洗澡,七月的天气泡热水澡,出了满头满脸的汗,但是邝耀威不以为意,宁愿出汗,难道让章希安泡冷水。
    宽大的浴桶里,章希安和邝耀威对坐着,邝耀威拿了布巾擦拭章希安的身体,“太瘦了,这里那里都没有肉。”
    章希安伸出手指戳邝耀威的腹肌,邝耀威故意吸气,腹肌硬硬的。章希安戳戳戳,邝耀威使坏的抓着他的手就往下探,章希安避之不及摸个正着,瞪他一眼,手指一摸一拽扯断几根毛,邝耀威呲牙。嘴上说着也要报仇,摸到章希安哪里舍得让他痛,把他抱过来坐在腿上。
    “我给你想了菜谱,以后你就按照我给的菜谱吃吧。”邝耀威摸着他的肚子说,“早餐吃猪脚面,虾饺,鸡蛋和牛奶,中午吃扣肉,排骨,肉圆子,海参炖鸡和炖蛋,晚上吃牛羊肉锅子,枸杞乌鸡粥,鸡蛋和牛奶。早上起来吃燕窝甜汤,下午茶吃糯米山药糕和红豆牛奶。”
    “你这是喂猪?”章希安说,向后靠着邝耀威,两人在水里把玩着彼此的手指。邝耀威在他耳后亲亲,“喂猪哪里要这么精心,吃草都能长肉。”
    “那真是对不起你了。”章希安说。
    邝耀威血气方刚了,就这么挨着坐着肯定会出事,他沉迷的在章希安耳后啄吻,手也越摸越下。
    “出去冲冷水吧。”章希安说。
    邝耀威用鼻音撒娇,不愿出去,章希安说,“你让我泡你的那个水吗?”
    “有什么关系。”邝耀威说,章希安要起身,他连忙拉下他改口说,“不泡不泡,咱们去床上。”
    “正经人不会白日喧yin。”章希安说。
    邝耀威只能爬出浴桶,在一旁冲着冷水,下身耀武扬威的精神着,邝耀威看着章希安,他笑吟吟的看着他,邝耀威起了玩弄心,干脆在章希安面前做起手活。
    原本以为章希安该羞得没脸看,但是章希安趴在浴桶边上,看的挺起劲,邝耀威喘息着,想拉章希安的手过来帮忙,章希安把手收回放进浴桶里,在邝耀威有些失望的神情中,他站起身,水珠在白玉般的皮肤上滑落,邝耀威看着咽了咽口水,章希安把上半身靠过去,邝耀威单手揽过他,在主动送上来的香舌的刺激下解决了一次。
    “你还真是欲擒故纵的高手。”松懈后邝耀威懒洋洋的说,手还搁在章希安的后腰,摸着滑腻的皮肤。
    “你不要太贪心了,说了正经人不能白日喧yin。”章希安说。“出去吧。”
    邝耀威冲了澡,用浴巾把章希安包了直接抱出去,章希安搂着他的脖子,“你再这么抱着我,等你走了,我连路都不会走了。”
    “我在家的时候就不让你走路。”邝耀威说。“就长在我胳膊上吧达令。”
    洗了个情意绵绵的澡,两人又腻歪在沙发上看书,米花进来说,“少帅,夫人说舅家来人了,让你得闲时下去陪客。”
    “我哪个舅舅?”邝耀威问。
    “好像是二舅老爷。”米花说。
    “哦,我知道了,等会我会下去的。”邝耀威说,让章希安继续躺在他腿上,他继续看书。
    米花下去了,邝耀威低头对不解的邝耀威说,“我二舅舅第一个老婆死了后,娶了个自己喜欢的,嗯,窑姐儿,那是个厉害的角色,拾掇着二舅和外祖家大舅小姨家都闹翻了,和我娘也闹了几次不愉快。这次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你没听娘怎么说的,让我得闲时下去,我在楼上守着你能有什么要紧的事。”
    “那我要下去吗”章希安说,“到底是二舅,就算他再不堪,该我们做的礼数也不能少。”
    “再等一会,你下去后我再下去,那女人是厚脸皮能说会道的,免得她欺你面嫩。”邝耀威说。
    章希安先下去,刘彩云的亲戚他就是过年期间见了邝耀威的大舅大舅母,看着是非常面善的人。章希安到了楼下,只见刘彩云和二舅二舅母在客厅那坐着,二舅看着和大舅很相像,应该比大舅小几岁,然是看起和大舅差不多,还有一个年过三十,凹凸有致,长相穿着都非常艳丽的女人,显然就是那后娶的二舅母。
    “娘。”章希安喊道。
    “希安来了,这是你二舅,二舅妈。”刘彩云笑着说,只那笑容没有到达眼底,章希安也察觉了,称呼后就挨着刘彩云坐下。
    “这就是希安,长的真俊啊,跟咱们大少爷一定很配。”二舅妈笑着说。
    章希安只真挚的看着他,好在邝耀威很快就下来了,他代替不想说话的刘彩云和章希安担起交谈的重任。
    邝耀威和二舅妈你来我往的寒暄起来,二舅妈偷偷拉二舅,二舅对邝耀威说,“这次来也是有事要拜托你。”
    “你媳妇现在生意不是做的很大,应该需要不少人手吧,你表弟也长大了,不是读书的料子,我就想让他来给你媳妇打个下手,你看怎么样?”二舅直接的说。
    “是宽仁表弟,他不是在大舅那帮忙吗?”邝耀威问。刘宽仁是头一个二舅母生的,新舅母进门后,外公就把他带到身边了,现在一应前程婚嫁都是大舅在张罗。
    “不是宽仁,他有你大舅护着。”二舅说,“是宽福。”他的二儿子,和后二舅母生的。
    “宽福今年才多大,着什么急。”刘彩云说,“叫他来做什么。”
    “十五岁也不小了,在从前也是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二舅母说,“我生的孽障,顶不得什么大用,好在还懂事听话,我想着到底是大少爷的亲亲表弟,希安生意大了也得有亲近人帮着。大少爷的亲兄弟不是不顶用吗?”
    “什么不顶用,不要乱说。”刘彩云说,“耀宗和耀祖都要往军队发展,其余还小就不算。他二婶的大儿子跟宽福一样大,他二婶都没开口,我能先把侄子叫过来,再说这是希安的嫁妆产业。”
    “不是姐夫的话,他的生意能做那么大,到现在当然不能简单算是他的嫁妆生意。”二舅说,“姐,那可是你亲侄子,你做姑姑不提拔他,你让他跟我一样一辈子窝囊。”
    “你做父母的不给他挣前程,倒指望我这做姑姑的。”刘彩云说,“你倒是给儿子做个好榜样。”
    “姐,你别这么说老爷,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但是我们的日子真的过的不好,大哥继承了爹全部的土地,老爷他只有钱,钱有怎么经得起花,住在城里衣食住行都要花钱,姐,我们的日子真的辛苦。”二舅母说。
    “这不是你当初要的钱吗?”刘彩云不为所动的说,“当初你拾掇着老二分家时可是卷走家里大部分现金,怎么,现在又眼馋土地了吗?”
    “姐,我也是你弟弟。”二舅说,“你真看着我去死。”
    “你现在死了吗?死了吗?死了再来找我吧。”刘彩云说,“黄黍,送客。”
    黄黍把二舅二舅母送出去,刘彩云摁着额角头疼,章希安见状让米花来给她按摩头部,刘彩云歉疚的对章希安说,“我不知道他们来是为了这事,要不然早就让他们走了。”
    “如果表弟能干的话,叫过来也可以,我这用人地方挺多的。”章希安说。
    “那我让人去大舅家说说,大舅妈还是很会教孩子。”刘彩云说,“家里人过来帮忙,聪明倒是其次,心眼要老实,人要听话。亲戚间帮一把没什么,要是帮出祸来就不好了。”
    “娘你放心,我会帮他看着的。”邝耀威说,“宽福我见的少,不知道他怎么样,但是我想,有那么个娘,再好我也是不敢用的。”
    “是这个理,眼睛钻到钱眼里的人,偏又目光短浅,自己失利了还怪别人,千方百计惦记别人兜里的钱。”刘彩云说,“你二舅就是个傻子,被哄骗的只听那个女人的话,我现在是看着他们就脑袋疼。”
    “让外公去教育他。”邝耀威说。
    “你很久没去见外公了,要不带着希安去外公家看看。”刘彩云说,邝文武的兵越来越多,她爹就渐渐不上她家的门了,邝文武后来越来越忙,也不能去丈人家,后来只年节的时候,他爹让他大哥上门来走动,耀威小时候还去过外祖家,雅姝就没去过几次,“把你妹妹也带上。”
    
    第72章 外公家
    
    没准备在外公家住,所以很早就要出发,一车坐人,一车装东西,刘彩云悉心准备了礼物,邝雅姝也在自己的柜子里翻翻捡捡,外祖家有好几个姐妹,她也得带礼物过去。
    邝耀威坐在沙发上,章希安拿了一套新衣服给他,邝耀威奇怪,“给我的?”
    “试试。”章希安说,“被服厂新出的日常军服款式。”被服厂有两个经年的老裁缝,她们也许不懂什么叫工业制衣业不知道什么是设计,但是她们知道怎么把一件衣服分解成各种布块,方便让工业线做成成衣,也知道如何在原有衣服的情况下改动的让他更舒适,在章希安的重金奖酬下,做出新的服装,最后工业线生产出成衣,就会有很多的奖金。
    这件常服就是这样情况下诞生,笔挺的衣料贴身剪裁,小立领贴着喉结有种无言的性感,烟灰色的主色,衣服外面没有任何明显的口袋,只肩膀到袖口缝着藏蓝色布条,和军装的三条银线对应。裤子笔挺,配牛津皮鞋。
    “好看吗?”邝耀威换上后对章希安说。“没有口袋?”
    “在侧面。”章希安说,“是隐形口袋,这样很简洁不是吗?”
    “我穿着好看吗。”邝耀威再问。
    “好看。”章希安说,“简直迷住我了。”
    邝耀威这才心满意足的不再追问。用过简单的早饭,一行人出发。邝雅姝要和章希安一起坐,邝耀威只能坐在前头,时不时回头看见邝雅姝挽着章希安的手有说有笑好不亲热,酸意都要漫出来。
    刘有财的家在江北和江东的交接处,宽广的平原,有大片的土地是刘有财的,他是土地主,好在有个有出息的女婿,在女婿的庇佑下,他没有像其他土地主一样,在军阀一层一层的刮地皮活动中破产,反而更壮大了,他没有别的投资意识,有钱就买土地。如今也是这地头上首屈一指的大地主。
    刘家装了电报机,早早就知道邝耀威要过来,大舅带着几个子侄辈的在门口等着,女眷们在后头也忙的热火朝天,刘家也能养得起几个小丫头,被指挥的团团转,务必要让院子从内而外的让表少爷感受到隆重。
    邝耀威看见大舅就叫停了车,下车,“大舅。”邝耀威和大舅一起走路进去,让车子带着章希安和邝雅姝直接开进去。
    刘大舅是个极像他父亲的人,老实本分的聪明人,他有三女二子,如今跟过来迎接的是他的两个儿子,还有小妹家的大儿子。
    刘有财二子二女,大儿子自然是和他住的,刘彩云在江北,三儿子本来也是跟着他住,后来被媳妇拾掇着分家就搬出去住了,小女儿刘佳云嫁的是个父母双亡的人,干脆也就依着父亲大哥住,她只生了一个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