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与教主解睡袍 作者:有人无品

字体:[ ]

 
【文案】
解睡袍第四弹
我与教主解睡袍
写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第一人称攻
 
三观不正攻x三观不正受
 
请关注微博:有人无品
内容标签:强强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七少爷,琅青雪 ┃ 配角: ┃ 其它:解睡袍,主攻
==================
 
  ☆、 第一章
 
    
  1.
  这个世界上有两柄天下无双的剑。
  一柄叫断水剑。
  一柄叫七少爷的剑。
  断水剑人人都可拥有,而七少爷的剑全天下只有我能用。
  2.
  辰时,无风。
  我站在魔教门外。
  “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竹虚阁阁主琅青雪。”
  守卫之人凑过来小声道:“七少爷,今儿我们教又换了名称,叫朗月教。”
  我顿了顿,从善如流的改口。
  “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朗月教教主琅青雪,还请阁下出门一见。”
  琅青雪果然推门而出。
  时逢寒冬,他身上披着青色的大敞,领口一圈成色极好的白色狐毛,微微扫着他的下巴。他双手拢在袖子里,只倚着门望我。
  身旁众人皆低头不语。
  “七少爷远道而来,是青雪有失远迎,不如到在下教中,温壶热酒,驱驱寒可好?”
  我并不搭话,只低头取下背后的剑。
  琅青雪站直了身子:“可还是与以往一样?”
  我点头。
  琅青雪解开身上的大敞,随手扔到一旁,右手一伸,便有仆从恭敬的捧着一柄剑递到他的手中。
  那柄剑通体翠绿色,似翡翠一般,隐隐透明。
  这便是那天下无双的断水剑。
  我等在一旁,冷眼看着他这一通做派。
  琅青雪往前走了几步,周围仆从自发退下。
  他望着我,双目忽然一凝,杀气扑面而来。
  风依旧很冷,天气愈发阴沉。
  似乎是要下起雪来。
  我的剑已经出鞘。
  3.
  这是我第七十四次刺杀琅青雪。
  皆以失败告终。
  刺杀琅青雪的任务大约是一年前接下的。
  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琅青雪的武功这般出神入化。
  若不是违约金太过高昂,想必我早就甩手不干了。
  七少爷是世上顶级的刺客。
  琅青雪是万人憎恶的魔头。
  但是正如同我无法取下对方的头颅一样,琅青雪同样对我无可奈何。
  我们有着这天下绝世无双的两柄剑,杀人如麻。
  如果他不是我的任务对象,或许我们可以坐下来温壶酒,小酌一番。
  “叩叩叩”
  门被敲响。
  我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剑,起身开门。
  琅青雪站在门外,依旧一身青衣,手里捧着一只食盒。
  我不由分说的关上了门。
  又上了门闩。
  琅青雪从窗户飞了进来。
  “你躲着我作甚?”琅青施施然在桌旁坐下。
  我站在那里没动。
  “出去。”
  琅青雪似是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打开手中的食盒。
  “今儿闲来无事,做了些糕点,想着你大约尚未用食,便送了过来。”
  我收回之前的话。
  就算琅青雪有日不是我的任务对象,我也不愿与他一起把酒言欢。
  这厮甚是烦人。
  4.
  “七少爷。”
  我将目光移了过去。
  七少爷是我。
  这个名字不是外号不是尊称,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我姓七,叫少爷。
  琅青雪道:“再过十日,你我第一次见面便有了一年之久。”
  我道:“不用过十日,我便能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琅青雪抿唇一笑:“巧了,你昨日也曾这般讲过。”
  我无言以对。
  我见他在桌边坐的稳当,心下有些不耐烦。
  “你来此地到底有何要事?”
  琅青雪叹道:“不过是来送些糕点罢了,竟惹得你如此猜忌。”
  那放在食盒中的糕点确实做的精致小巧,看起来十分的有食欲。
  但是我是万万不敢吃的。
  第一次吃这些糕点的情形历历在目。
  那时对方也是这般笑着,提着食盒过来示好。
  若是我杀不了他,他也杀不了我,我们私下相交一番也无妨。
  但是那些糕点看起来像是出自大师之手,吃起来却像是□□一样,我只吃了两口便吐了。
  这可能是我见过最好看却最难吃的糕点了。
  或许下次可以并入毒.药一派。
  琅青雪大约是看到我的脸色有些难看,猜到了我心中所想。
  “这次你且放心,味道定然是极好的。”
  看着琅青雪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将信将疑的坐在另一旁,伸手捻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糕点上有没有毒,我一闻便知。
  从我做杀手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能在毒.药上瞒过我。
  这糕点不仅没毒,入口后反而唇齿生香,十分的美味。
  我看了一眼琅青雪,对方望着我,似乎翘首以盼。
  “如何?”
  “尚可。”
  我放下手中的糕点。
  琅青雪笑道:“你若觉得好吃,我日日做了送来,如何?”
  “不必劳烦教主,我每日已有旁人做饭。”
  琅青雪忽然敛了笑容,杀气凛凛,四下弥漫。
  断水剑已向我逼来。
  我心下一惊,这琅青雪怎么说变脸就变脸,说开打就开打,一点预兆都没有。但是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右手一翻,剑柄已滑入我手心。
  “铮——”
  火花四溅。
  5.
  辰时,无风。
  我站在魔教门外。
  这是我第七十五次刺杀琅青雪。
  魔教门外的牌匾已换了一个。
  一碗教。
  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朗月教昨日已被人平了山头。
  心里竟止不住的生气。
  琅青雪的人头是我的,不知是谁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在我的刀下抢人。
  守卫之人凑过来道:“昨日教主高兴,多吃了一碗饭。”
  原来多吃了一碗饭便要叫一碗教。
  那我顿顿吃三碗,岂不是要改名叫七三碗?
  我站在魔教门外。
  “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一碗教教主琅青雪,还请阁下出门一见。”
  一碗教教门大开,却不见琅青雪的身影。
  寒风凛冽,在山顶呼啸而过。
  一碗教的旗帜猎猎作响,琅青雪的声音从教中传来。
  “本座今日偶感不适,若是刺杀,还请他日再来。”
  琅青雪声音浑厚,内力强大,即使隔了层层院落楼宇,这声音落到耳边却依旧像是轻声低语一般,字字清晰。
  只不过话语中的血腥之气,却是无法隐藏。
  大约是之前杀了人。
  我转身离去。
  第七十五次刺杀琅青雪,再次失败。
  对方不曾露面,也是失败的一种。
  6.
  刺杀琅青雪已有一年之久。
  我从最开始的摸黑刺杀变成了现在的光明正大。
  并不是我仗着武艺高强有多厉害,实在是晚上刺杀太过尴尬。
  第一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正在出恭。
  我提着剑出现在琅青雪面前,对方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来,就开始红着眼追杀我。
  我被琅青雪打的吐血。
  对方也身中好几剑。
  我失败而归。
  第二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还在出恭。
  我提着剑出现在琅青雪面前,对方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来,提起断水剑就开始咬牙切齿的追杀我。
  我再次失败而归。
  第三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黑着脸在屋子里等我。
  我送上治疗拉肚子的秘药,诚恳的问他:“我以后白天来刺杀你,行吗?”
  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寒风渐渐平缓,我已从山上下来。
  周围的景色在我面前快速退去。
  忽然我停了下来。
  有人在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
  那人一袭黑衣,怀中抱剑,一张脸被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狂热的看着我。
  “晚辈严秋!仰慕七少爷许久!不远千里,只想一睹七少爷的剑的真容!”
  我问他:“你真想看?”
  那人拼命的点头。
  我点头:“好。”
  我从背后取下长剑,一剑将他通了个透心凉。
  “看见了吗?”我问他,“厉害吗?”
 
 
  ☆、 第二章
 
      7.
  七少爷的剑天下无双。
  无人见过。
  每个人都想亲眼看一看七少爷的剑。
  但是这句话的重点是七少爷,并不是剑。
  只有七少爷手中的剑才能天下无双。
  世间万物在我手中都可做剑。
  一草一木,一花一叶。
  全是七少爷的剑。
  全是绝世无双的剑。
  这人想要看我的剑,我懒得解释,不如直接给一剑来得干脆。
  谁叫这人学我穿了一身黑。
  碍眼。
  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快要晌午。
  以往环境幽雅的客栈此时人声鼎沸。
  来往的官差正在盘问着客人,查问着什么事情。
  我叫来躲在柜台后瑟瑟发抖的掌柜。
  “饭菜可曾做好了?”
  掌柜的看到我,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恶人一般,用力的甩过我的手大叫了起来。
  “是他!是他!王二每天都给他送饭的!”
  官差纷纷面露凶相,围了过来。
  每日给我做饭菜的那个小二。
  死了。
  无声无息的死在客栈的后院,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还是温热的。
  脖子上一条细细的伤口,一剑毙命。
  鲜血淌了一地。
  满室浓郁的血腥味。
  我被官差翻来覆去的盘问,虽然心中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但是面上却不露分毫,配合着他们的调查。
  后来官差始终问不出什么,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只能将我放了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