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翳翳+番外 作者:禅狐

字体:[ ]

 
内容简介
 
情愫萌生,恐惧亦随之滋长。
 
---------
 
?现代灵幻耽美。
?作者情报:网站×噗浪。
※在此故事人物、团体组织、情节设定皆为架空。
  
    
 
第1章 壹
    刚升上高一的新生,齐槐丰,每天清晨六点都骑自行车从旧社区巷弄绕出来,停在转角等红绿灯。左前方的便利商店骑楼下,一名少年的背影不知何时开始吸引他目光。
    不是因为那第一志愿的白衬衫制服和深蓝长裤,阳光下那头短发特别黑亮柔顺的服贴在耳际跟颈背上,自斜後方看去,那人有双修长的腿,但吸引齐槐丰的仍不仅如此。那种特别的感觉,说是因为清新的印象,但又有点不同。无论外面柏油路多热或天气如何,那道身影周围给人感觉都是低温而封闭的。
    齐槐丰也不清楚自己是什麽时候开始留意起那个陌生人,只知道每天上学前经过便利商店那儿,六点的时候一定能看到对方骑着黑色脚踏车,把刚喝完的饮料扔进一旁垃圾桶,绿灯一亮就如飞鸟般滑出骑楼绕进圆环。
    齐槐丰还是个高一新生,靠着甄试上第二志愿,为了能工读多赚点学费而放弃再拼联考的机会。对他而言求学只是过程,在哪里经过并不重要。只是偶尔他也会不经意浮现一些想像和憧憬,想像自己也能穿上和那少年一样俐落的制服。
    清早六点遇到那陌生少年并不是个巧合,齐槐丰每天五点起床,他跟母亲相依为命住在老社区里一间屋龄三十几年的老屋,从来不晓得父亲是谁,他也没问过关於父亲的事,好像一切都很理所当然的生活着。
    如果用一种天气来形容他目前的人生,他会认为是阴天,或许气压还偏低,有些闷,可是不至於晒得人无处可逃,也不会被雨打得无处可躲,日子过得去就好。
    而那少年的背影不知不觉间成了齐槐丰早起的动力之一,只要想着能见到那人的背影一眼,他就能抱着一点期待睡去,并在次日醒来时打起精神。这会让他觉得日子是安稳的,世界是仁慈的,精神上是有点余裕去留意课业及生活之外的小事。
    他从不曾绕到前方看对方的样貌,尽管好奇却认为没有必要。对他来说那像个放松的时间,仅以目光去依赖、跟随一个陌生人,想像自己有个伙伴,催眠自己并不孤单。
    那个人从来不缺席,清晨六点便利超商外的骑楼下,总是坐在黑色脚踏车上喝完一瓶果汁再出发,书包跟衣着、发型同样乾净,一点累赘的挂饰或杂物都没有。齐槐丰不禁希望对方跟自己一样是高一生,但是奢想凝望对方三年也未免有些太执着吧。
    自己到底有多脆弱,需要这样靠一个陌生人来转移对现实的压力?想到这里,齐槐丰认为自己挺可笑悲哀,不过实在没有理由需要戒掉这个小秘密。
    学期不知不觉过了一半,这段期间齐槐丰依然不曾去探究对方的真面目,而那个人也从来不会转头看一眼,他们之间的交集仅止於他的注视和那少年的沉默背对。他本以为这场无声的交集有天会无疾而终,以他的遗忘和少年不再出现告终,但现实的转折令人意外。
    从前考上第一志愿的几个同学兼好友邀齐槐丰去校庆园游会玩,那间学校不仅历史悠久,学生也很多,尽管如此齐槐丰仍怀抱一丝期待。
    其中一个朋友带他们去向自己直系学长打招呼,那学长是个幽默风趣又很英俊的人,今年高三,名字是吕恒。齐槐丰对吕恒印象深刻,那大概是他至今在现实生活遇过最抢眼的家伙,并不是指外貌抢眼,当然好看是很好看,不过那人天生有种魅力会吸引人关注,只要吕恒开口,所以人都会聆听。
    除此之外个性也很有趣,开玩笑或耍宝都很大方,而且很会照顾人,一会儿分配、指挥工作,一会儿又招呼客人,八面玲珑。朋友说吕恒学长家里好像是地方望族,并非空壳,而是有背景、财力的大家族,用一句话讲就是人生胜利组吧。
    齐槐丰的朋友没回自己班上忙,反而在高三班级逗留,他自然也就挑了个座位跟朋友们聊开,吕恒班上除了布置在教室的游戏之外,还租了台机器卖冰淇淋,然後另一个营业项目是烤土司披萨。就在大家闹哄哄聊天的同时,吕恒跑来招待他们免费玩一次游戏,这时齐槐丰却被烤土司那区的一个人影吸走目光。
    那是他再眼熟不过的背影,那人默默撒起司条,再将土司送入烤箱,反覆进行略嫌乏味的作业。齐槐丰很意外,望着那身影心跳逐渐加快,如果是那个早晨六点的少年……一定是的,那身形和感觉不会错的,明明是这麽闷热的季节,他却觉得那人周围的温度偏低温,有种说不出的平静气场。
    吕恒留意到齐槐丰分神,笑着问他说:「嘿,少年,你认识端端?」
    端端?齐槐丰看了看吕恒,又看向那默默做事的家伙,尴尬笑了下说:「我认得背影。每天上学经过的便利商店都会看到那位,没想到他是高三学生了啊。」
    「哈哈哈,听说端端都是我们班第一个到教室的。」吕恒笑容爽朗的说着,就撇下那几个玩游戏的後辈,拉齐槐丰的手走去跟他口中的「端端」勾肩搭背道:「端端,这边有个小弟认出你啦。你们是住同一区吧,这麽有缘,你请他吃一份披萨土司吧。」
    那是齐槐丰第一次跟背影少年打照面,他心跳得又快又急,少年转头看向他,目光淡漠盯了半晌,吕恒在一旁介绍道:「刚才介绍过我叫吕恒,他呢,他叫罗咸端。咸菜没有卤字旁,端是端正的端。」
    「你好。」少年面无表情打招呼,平静询问:「吃吗?」他把一片抹好鲔鱼玉米的土司拿起来,准备撒起司条。
    齐槐丰傻愣愣注视罗咸端,吕恒拍拍他的肩背说:「你就别客气,端端请客。嗳,端端,我忙一早上招呼客人,你也请我一份吧。」
    「不要。」罗咸端果断回绝吕恒,把土司送进烤箱後又回头跟齐槐丰说:「等我几分钟。」
    陆陆续续又送来几位客人点单,罗咸端默默忙碌,齐槐丰内心激动,以至於表面看起来反而没什麽情绪起伏。吕恒兴味盎然旁观齐槐丰的反应,阳光爽朗的笑容忽然变得有点暧昧,他压低嗓音说:「你每天早上都这麽看端端?」
    齐槐丰瞪大眼瞅向吕恒,一时答不出话,整张脸慢慢泛红,吕恒讶道:「哇,你脸红得真快。我学弟的朋友脸皮这麽薄?」被点到的学弟跑来抗议,说得好像自己脸皮太厚似的。
    齐槐丰绷着脸解释:「因为天气热啦。学长你不要闹我。」
    「哈哈,我又不是你学校的,喊什麽学长。叫我吕恒就好。」
    罗咸端打断他们,插话对吕恒说:「别摸鱼,去忙你的。」赶人的同时把土司盛好,一手自然贴在齐槐丰背心说:「来,坐着吃。」
    齐槐丰受宠若惊,客气道:「不好意思要你请。谢谢你。我、我姓齐,齐槐丰。槐树的槐,丰是──」
    「笔画很少的那个丰,丰采的丰,对不对?」
    「你知道?」
    「猜的。」罗咸端好像若有似无笑了下,拿起刚送来的点单继续工作。坐在不远客座的齐槐丰边吃边盯着罗咸端的侧影良久,脸上逐渐浮现笑意。
    炎炎夏日,热到令人脑袋发昏,齐槐丰不禁想着,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吧?他竟然有机会跟自己秘密里的主角有交集,真不可思议。
    後来吕恒轮到休息时间,他赶着去做社团表演,直系学弟自然带一群朋友到场边捧场加油,齐槐丰自然是其中之一。吕恒参加的社团是直排轮社,他们帅气登场,不停变换队型表演,这是个三十多人的大社团,而吕恒在其中是最亮眼的一个。
    齐槐丰不由得羡慕朋友,虽然二年级学长听说休学了,却有个这麽有趣的三年级学长。比起他好得多了,两个直系学长彻底神隐,一次都没出现过。
    本来觉得没有也没怎样,但今天有了对照组,齐槐丰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寂寞。思绪被眼前一束小花打断,他蓦地抬头发现是吕恒递来一束精致的花束。
    「给你。」
    「谢、谢谢。」齐槐丰反射性点头道谢,吕恒说了句「你真呆。」就笑着滑步进了表演阵内。
    花束不大却很漂亮,就算花材很多都不知道名字,齐槐丰也感觉它们很贵。後来才听朋友说那是和花艺社合作,花束会在表演时随机送观众,花材都是进口货。
    绿康乃馨、蕨类、紫蓟和白绣球花做的小花束,即使男生拿着也不会太突兀。只不过这是齐槐丰人生第一次收到花束,内心感动得乱七八糟,虽然不是针对他的,他还是相当开心。就算这是一束超级粉红的花束他也不介意。
    不过旁边朋友斜眼看了下,有点吃醋道:「奇怪,我才是吕恒学弟吧。」
    齐槐丰尴尬把花递过去,但朋友却鼻腔哼了声说:「我不要啦。男生收什麽花,你没看到那些收花束的都是女人跟小孩吗?」
    齐槐丰听着有些尴尬,场地那头的吕恒随队型绕圈,扬起一手打招呼,好像对他笑得无比灿烂,然後朋友又开口说了:「学长又笑得那麽风骚了。马的,到底是想勾引多少人啊。」
    听了这话,齐槐丰睁大眼睛瞥了眼朋友,默默想着:「听说男校也不乏会有男男情侣,该不会……」
    不久之後轮到齐槐丰的学校校庆,运动会及园游会在同一周末连续举办。齐槐丰这次邀了之前那几个第一志愿的朋友,但这次朋友们不怎麽捧场,各自都有理由,说是补习啦、家庭旅游啦,一个都没来,反倒是吕恒拉了罗咸端无预警的出现在齐槐丰班上的摊位。
    这对齐槐丰而言无疑是个惊喜,他带他们买了几摊饮食就往学校有名的大花园移动,花园中央有座喷水池,几个男生围在池边吃吃喝喝,其他小情侣都觉得颇煞风景,吕恒他们却笑得很开心。
    那次他们三个交换联络方式,吕恒揉乱齐槐丰松软的头发说:「你跟端端住同一社区,以後多多关照了。有好玩的别忘记约我。」罗咸端轻叹,齐槐丰笑出来,觉得这两人一冷一热恰好互补。
    如此一来一往,齐槐丰和他们有了交集互动,好像还混得比以前那几个国中同学还熟稔。他觉得主要是托吕恒的福吧,吕恒交友广阔,擅於交际,又爱尝试新鲜事物,热情而积极,是校园风云人物。
    只不过这样的吕恒也存在少为人知的一面,齐槐丰不只一次看到吕恒和一些社会人士同时出现在外头,似乎有相当复杂的交友关系。曾经试探性的询问吕恒,吕恒坦言自己喜欢交朋友,感觉对了就试着交往,对象有男有女,而且也不乏社会人士。
    罗咸端对此无感,齐槐丰认为自己更插不上话,所以这话题就这样带过去。有次齐槐丰又看到一个女孩在路边跟吕恒发脾气,拿了包包就往吕恒身上扔,嘴里骂着:「你为什麽对大家都那麽好,那我有什麽不一样,你很可恶!」
    吕恒没说话,随那女孩发泄出气,女孩打了他几下就拎起包包跑了。齐槐丰不晓得该不该过去,吕恒却转头看到他,并笑得若无其事走过来。
    「嗨。周末自修课出来觅食啊?」吕恒一派轻松的打招呼,好像前几秒发生的事是齐槐丰的幻觉,又或者对吕恒自身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才高一哪有自修课,我是留下来帮学艺股长布置教室後面的布告栏。你刚才跟朋友吵架?」
    吕恒皱眉苦笑:「你看到啦?是啊。不过我没欺负她,你别误会。」
    齐槐丰皱眉失笑道:「我有什麽好误会。我是局外人啊。」
    「唉,这种说法好像在排挤我,真让我伤心寂寞。」吕恒凑近他,跟他勾肩搭背说:「为什麽对他们温柔,他们都要发火?」
    齐槐丰稍微挣动了下,歪头斜睇,他猜测道:「因为你太一视同仁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