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你是不悔的旅程+番外 作者:南枝

字体:[ ]

 
  【文案】
  农民工攻和豪门受。
  爱上你,是不悔的旅程。
  攻受互宠大甜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峰,易潜 ┃ 配角:傅斐,赵昊 ┃ 其它:HE
    编辑银牌推荐:卢峰上高三那年,因为替一个朋友打抱不平,失去读书的机会,只能到大城市打工养家。面对高楼商厦以及彻夜不停的霓虹灯,他觉得自己能做得似乎只是看看而已。在春节前夕,当所有人都盼望着赶快竣工回家过年,卢峰在机缘之下和那个叫易潜的男人连番相遇。最终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身份相差甚远的两个人竟会越走越近。
  作者文笔细腻,行文流畅自然,善于用细节表达人物情感,将文中的角色刻画得活灵活现十分到位。攻和受出身和性格使两人走到一起的生活充满看点。随着情节递进,两人的感情不断加深,故事平淡中的温馨和励志更加凸显。
  ==================
  
   第一章 工地初遇 
  
  南方,Z城。
  为了在年前把大楼封顶,商都大厦上的工程队已经连着十几天日夜不休地赶工了。
  最近寒潮来临,这座好些年没有下雪的城市也飘起了雪花。
  卢峰正在扎钢筋,雪花飘在手背上,刚落下来就化成了水。
  工地上有几十个人在,有人喊了一嗓子:“下雪咯!”
  但停下手里活计看雪的人只那么寥寥几人,还有人在骂:“叫啥jiba叫,要看雪,把这工程干完球了,回老家了,你还看不够哦。”
  “赶紧干你的,干完了回去睡会儿吧。”也有人态度温柔。
  虽然温度已经零下了,但工地上热火朝天,大家都穿得少,卢峰穿着工服戴着安全帽,额头上还在冒热汗,汗水滴下来和雪水融在了一起,浇在手背上的沾着水泥灰的冻疮上。
  卢峰在工地上已经干了大半年了,这是他干的第一处工程,最开始的时候,他还要师傅带一带,到如今,不管是扎钢筋还是倒模还是倒混凝土,他都干得非常顺了,而且是一把好手,做得又快又好。
  不远处的陈顺伟过来说他:“你这么死命干,莽子又不会多给你发点工钱,你还是站起来歇会儿哦,给你说,你这样对肾不好哦,你年轻着呢,还没讨媳妇哦……”
  莽子是他们的包工头,是他们的同乡,他们这种建筑工程队,是建筑公司外包给他们做的项目,一般就是包工头,包工头找一些同乡来给自己打工干活。他们的工钱是二十块一个小时,正常状态是一天工作十小时,不过现在要赶工,轮班去休息,每天要上工十六小时,不过包工头不会给他们十六个小时的工钱,反而会克扣一些,每天给个二百七八差不多。
  卢峰直起身来对他笑了笑,说:“把工赶完了,也可以早点回去过年嘛。”
  陈顺伟说:“就你娃实诚,莽子就喜欢你这种人。我说你连人也敢捅,干活倒这么实诚!”
  卢峰尴尬地笑了笑,跑过去把塔吊上吊过来的钢筋扶着放落地,又继续干活了。
  他上高三那年,为了替一个朋友打抱不平,被叫去站场子,结果两伙人打起来,他发狠捅了人,结果对方家里颇有些关系能耐,卢峰和一干打架的人,都遭了秧。他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去年才从里面出来,即使出来了,回去读书是不可能了,只能出来找活干养家。他家里还有一个病弱的老妈,还有一个在上高中的妹妹,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再说因为他坐牢的事,他爸为了让他出来到处找关系把家里钱花光了,最后甚至因为心力交瘁和劳累太过尿血死在了工地上,他心里愧疚得很,只想多挣些钱让老妈和妹妹的生活好点。
  雪越下越大了,有些人不想干了,想回公棚去休息,管工地的是莽子的大舅子老胡,他不让大家回去休息,大声嚷嚷着:“这他妈哪里是雪,根本就是头皮屑,大家赶紧干活了,不然年前哪里能好啊。再说,今天上头的大老板说了要过来视察的,要是人来了,工地上空着,还拿什么钱啊!”
  有人叫骂:“你他妈的头皮屑有这么大啊!这么冷,狗屁大老板会来视察。”
  但不管他们怎么嚷,怎么造反,并没有什么卵用,最后还是该干嘛干嘛。
  卢峰一直弯着腰,腰酸得厉害,不得不站起身来休息一会儿,站在十四层楼房的边沿,下面不远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
  这里是近市中心,周围全是高楼商厦——彻夜不停的霓虹,进进出出的豪车,妆容精致的女人,穿戴整齐的精英白领,卢峰也只是看着而已,因为一直在做工,每天都穿着脏兮兮的工服,工棚里洗澡洗衣服都不是特别方便,所以他即使很想进那些商场里看看,给老妈和妹妹买点过年的衣服,也总因为形容不整而没进去过。
  这座城市里的雪是稀罕的,此时有很多人正在大街上拿着手机拍照,欢呼声一声接着一声,带着欢喜。
  卢峰也很欢喜,因为只有这最后两层楼,盖完他就可以回老家过年了。老家的雪年年都会积起一层,是很好看的。
  他正准备继续干活,就看到有几辆车开进了工地大门,车停到了工棚前面的空地上,好些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正在这时,老胡也叫了起来,说:“大老板真的来了,别偷懒啊,别偷懒!”
  卢峰继续看着楼下,那行人在楼下看了看后,并没有去坐升降机,而是从留出的大门处进了建筑。
  老胡看到卢峰还在打晃,便骂道:“小卢,你他妈偷什么懒!”
  卢峰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话,继续干活。
  老胡见他对自己不理不睬,心里更加不爽,专门走过来骂他:“哟,你小子以为自己读过几天书,总是这副傲上天的样子啊,要不是莽子收留你,就凭你坐过牢,能找到什么事干!只能去当你的二流子。”
  给他们工地上煮饭的大婶家的女儿前阵子来工地上看她妈,她妈正好跟着去拉菜去了,老胡便把人小妹妹往他那个单间工棚里带,这能有什么好事。卢峰看到了,赶紧跑过去坏了他的好事,从此就被他记恨上了,不过卢峰也没太在意,反正这个工地不行还有别的地方,再说,老胡是什么德性,工地上谁人不晓得吗。
  老胡看他一直一副闷葫芦状态,拳头打在棉花上,就更是生气,不过他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他赶紧接听了起来,一边接一边往另一边跑去,把卢峰的事撂到了一边。
  过来看工期的老板一层层爬楼检查到了楼顶,他们到顶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之后了。
  卢峰看到对方一群人都衣冠楚楚,大部分戴了安全帽,一群人簇拥着前面的两个在指指点点说情况。
  这种事与他们这些工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卢峰继续干活,过了一会儿,塔吊又吊了钢筋上来,另一个人拉不住,叫了卢峰也过去拉,卢峰赶紧跑了过去。
  这次吊的钢筋一边长一边短,加上模板上已经搭了部分钢筋了,便让这次的钢筋很不好放。
  卢峰和人好不容易才找到放钢筋的位置,旁边突然插入一个声音进来:“你们这样做不危险吗?”
  是个挺好听的男中音,声音年轻而且干净。
  卢峰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是个里面穿着西服,外面穿了一件中款风衣的男人,浑身衣服都很服帖,头发也打理得一丝不苟,一张脸很好看,五官精致不说,一双眼睛深邃有神,只是眼尾微微上翘,于是有点精致得过分的漂亮。
  他没有戴安全帽,脚上还是皮鞋,只是皮鞋上已经沾了灰了。
  卢峰看到他,脑子都懵了一瞬,差点被往下放的钢筋甩到,在工友的提醒下才赶紧让了让,他也顺便过来把这个简直像来走秀的男人往旁边赶了赶,“这里很危险,你让一让。”
  对方退了几步,很显然,他是有些洁癖的,对脸上脏兮兮的卢峰的驱赶有些不高兴,但他没说什么。
  一边已经有人在叫他:“阿潜,走了。”
  他回答了一声:“都没看呢,就走?”
  对方道:“你看什么呢,赶紧走了。”
  他注意着平衡踩着钢筋骨架走了,大约是他太小心翼翼怕摔倒,行走姿势颇有些扭捏,在他们走了之后,一边的陈建便对着卢峰道:“天呐,以为来看戏呢,有没有觉得他很娘们儿,说不定是做鸭子的呢。”
  卢峰看他的背影消失了才继续干活,说:“小心让人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陈建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压低了声音,道:“你不知道了吧,现在还有男人卖给男人的呢。之前听老胡说,莽子他们请上面老板的时候,去的那什么地方,里面男人女人都有的。”
  卢峰不理他。
  他又盯着弯腰的卢峰看了几眼,说:“你收拾收拾也能去卖了,就不用在这里干这个活,累死累活也没jiba几个钱。我听说上面大老板为了赶工期给了莽子额外的工费的,但莽子他妈的反而扣咱们的工时,真他妈不是东西。”
  虽然他这么骂,但还是在继续干活。
  卢峰不想理他,也不想一辈子就干这个,所以也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他心里想,刚才那个男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很显然不是懂工程的,也可能是第一次来工地,“阿qian”,哪个qian。
  
   第二章 商场再遇
  
  到腊月二十六,商厦总算封顶。
  建筑队的包工头陈莽给每个人结了部分工钱,其他工钱要等之后再结。
  这时候再买火车票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坐汽车回家。
  工棚里的建筑工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即使不是同村,也必定是同乡。
  因要收拾回老家过春节,工棚里一片忙乱。
  在忙乱之外,很多人也将自己收拾一新,准备去商场里逛一逛,给家里的老人孩子买点东西。
  卢峰和另外五个人同住一个工棚,这里洗澡非常困难,没有淋浴,或者让厨房给烧热水洗澡,或者自己用烧水棒烧一桶水洗。
  卢峰一大早起来,好不容易可以好好休息,其他工友还裹在棉被里睡觉,他提了水桶出门,出门后,又将门拉上。
  外面天蒙蒙亮,沁冷的空气就像一盆冰水扑面而来,卢峰打了个寒噤,走到水龙头处接水。
  整个工地沉浸在静默里,只有水泄入水桶里的哗啦声。
  接满了一桶,他便提着水回工棚去,把烧水棒放进水桶里烧水。
  等水烧热的过程是漫长的,他趁着这个时候,刷了牙,洗了脸,收拾了一番箱子,那是一口24寸的行李箱,他所有稍贵重一点的东西都在里面——衣服,纸笔,还有书。
  他翻了几页那本几乎翻烂掉的薄冰语法书,这书是他高三时候花了一个月零花钱买的,还没怎么看,就出了事,之后他出狱回家,在家里装着他旧物的箱子里看到了这本书,他就把它带了出来。
  又翻看了一遍记着他工时的笔记本,他又算了算他的工时,他一共可以拿到两万多工钱,结算了一万多,还剩一万多。
  收起笔记本,他才把几件稍稍干净的衣服拿出来,再回到水桶边,水已经热了。
  卢峰在临时的厕所里洗了头和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再回到工棚,其他工友才陆陆续续醒了。
  陈顺伟是年近四十的大叔,他一向比较照看卢峰,看他穿得整齐,头发也洗了,一向覆在额头上的头发被他扒拉着往后立起来,露出了宽额头和如锋的剑眉,他不由打趣他说:“你小子这是要出去相看妹子还是咋的。”卢峰长相很好,身材又高大挺拔,只要稍稍收拾,便颇引人注意,也难怪陈大叔要打趣他。
  卢峰把脏衣服用袋子装好放在床上,轻描淡写回他:“我去买车票,顺便给家里买点东西。”
  “哦,那倒是。你帮我们一起把车票买了吧。你回来我们补你钱。”
  卢峰先去了一趟ATM机处,把领到的工钱存进去,又转了两趟公交车到汽车站买票,汽车站里四处人挤人,等他好不容易买到了汽车票出来,已是下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