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采撷一朵高岭之花 作者:明起明灭

字体:[ ]

 
    内容简介:
    多年后再见,攻终于成功憋坏了…
    
    第1章
    
    郑铭没想到会再见到秦疏。
    对方一身齐整的西装,从领带到袖扣的每一个细节都一丝不苟,柔软的黑发被发胶束在脑后,露出两道入鬓的长眉,琉璃般的眸子倒影着郑铭惊讶的面孔,没有一丝波澜。
    没变,一点都没变。
    郑铭站在秦疏对面,看着对方高挺的鼻梁和微抿的嘴唇腹诽着。
    虽然有得体的外表和礼貌的举止遮掩,但男人骨子里的清冷傲慢却悄然流露,令人生厌。
    大多数小朋友小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别人家孩子,而秦疏恰好就是郑铭他们那批孩子家长眼中的楷模。
    学习、家教、爱好特长甚至体育无一不通,就连相貌也出类拔萃,完全不给别的小朋友留一点余地。
    这就是他从小到大的具体表现。
    郑铭可怜一点,从小学到初高中一直没有逃离和秦疏同校的命运,从豆丁时代便听着他的名字被家长念到大。
    郑铭小时候不开窍,因调皮捣蛋和学业不精被家长痛揍过不知道多少次。每每想到过去郑妈边看自己边唉声叹气,嘴里还不停念叨“你看看人家秦疏,你要是能有人家一半优秀……”,郑铭现在还会觉得无比牙疼。
    还好,秦疏高中还没毕业就出了国,他也不用再活在对方的阴影下了。
    只是,他没想到会在十年后,在这样的场合再见到对方。
    原来那个公司从国外高薪聘请,空降来的精英上司竟然就是秦疏。
    郑铭收起自己不小心外露的惊讶表情,微笑着向上司问好。
    “秦总您好,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男人抬眼看他,表情无波,微微颔首算是礼貌回应:“郑组长,我们以前见过?”
    郑铭皱眉,走近了一些,有些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秦总贵人多忘事,我们原来是同校,你大概不记得了。”
    秦疏的神情不似作伪,看来对方真的已经不记得他了。
    也难怪,人向来都只会把比自己优秀的对手放在眼里。
    秦疏这样的人不记得他,也是正常。
    秦疏的瞳仁大而黑,透着清清冷冷的光,那双眼静看着郑铭一会儿,疏离和客套的意味深远。
    “秦总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先回去了。”
    郑铭告辞转身,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是的,这家伙周身上下的清冷高傲,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没变。
    
    第2章
    
    最近公司里女同事们八卦的话题空前的统一,都是有关新来的上司。
    郑铭这几天被八卦扰的头疼,干脆问组里一个妹子:“你们为什么这么爱八卦秦疏?”
    妹子看了他一眼:“组长这你就不懂了,秦总他的人设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实在太苏了,哪个女人受得了!”
    不知道她幻想着什么场景,周围泛起了粉色泡泡。
    郑铭抖落浑身的鸡皮疙瘩,“你再这样,谁都受不了。就算那家伙外貌条件好,可是一看就是冷若冰霜的类型,你们也哈?”
    妹子冲郑铭翻个白眼,继续说道:“组长,秦总他就好比一朵高岭之花,高山仰止难采撷,你还不许人家有脾气吗?那叫个性知道吗?”
    秦疏那样的脾气,高岭冰花还差不多。
    新上司入职,自然少不了欢迎宴。
    比起往常的公司活动,这次明显有些许不同。
    女士们似乎更加明艳动人,男士们见状也打了鸡血一般的殷勤表现着。
    郑铭一身休闲西装,本来只想当个透明人。无奈他身为设计组长,一落座就被其他几个组长拉过去和秦疏坐在一起。
    秦疏话不多,但也会在下属们敬酒时露出笑容,给与言语得体的鼓励。
    宴席进行到尾声,坐在秦疏不远处的郑铭就发现他似乎喝多了。
    秦疏脸色不变,连发丝都没有乱一点,然而郑铭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他拿起了旁边那位组长放在桌上的酒杯,正欲抬头饮下。
    在过去和秦疏的相交中,郑铭知道他有轻微的洁癖。
    郑铭想秦疏一定是喝醉了。
    也难怪,现场这么多人每人敬一杯,没有当场倒下也算他酒量了得了。
    郑铭看了看现场已经完全放开了的大家,干脆提议直接进行下一场KTV环节。
    跟其他同事交代了一下,他便留下陪同醉酒的秦疏。
    郑铭扶着秦疏慢慢地离开,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秦疏今天没有穿正装,脱离了西服的束缚,发丝微垂,他整个人像是要飘起来一样。
    在慢慢行走中,两人默默无言。
    等电梯的时候,郑铭感到被自己搂靠在怀里的秦疏正抬头看他。
    
    第3章
    
    秦疏忽然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郑铭……”
    郑铭心中一颤,侧过头看他。
    秦疏的眸子又黑又沉,在灯光照射下泛着清清冷冷的光。他的表情没有什么波动,醉酒后也没有平添什么不同。
    然而,郑铭却在那样的注视下无端升起了燥热。仿佛有火在烧,闷得不行。
    他开始好奇秦疏为什么会喊他的名字。因为近几次的交流,秦疏都称他“郑组长”。
    怀揣着某种情绪,他情不自禁地侧过头靠近秦疏,想听听他下面会说什么。
    秦疏注视着他,表情终于有了些松动,他轻蹙着眉再次开口:“郑铭……”
    电梯一层层地下降,郑铭在失重的过程中感到心脏跳的有点快。
    他急于知晓靠在怀里的男人会说些什么,结果等待半天的结果却是——
    秦疏慢慢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睫毛轻颤如同振翅的蝴蝶,而后发出酒醉后绵长的呼吸。
    郑铭叹了口气,把怀里失去意识的秦疏搂的更紧些,小心地将他扶出了电梯。
    坐到车里,郑铭深呼吸两下,让自己有些过速的心跳得以平复。他捏了捏眉头,不自觉地扭头看向副驾驶闭眼沉睡的秦疏。
    睡梦中的男人静静地靠在座椅上,头微侧,柔软的发丝落在眉间,下巴埋在外套衣领里,露出抿成一条线的嘴唇。
    郑铭不自觉地靠近他,连抬手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
    等手指触碰到了秦疏的脸,温热的触感才如同火焰炙烤一样让他清醒过来。
    
    第4章
    
    秦疏刚回国不久,公司暂时将他安排在高级酒店里。
    郑铭扶着他,发现自己竟然比怀里的人高出了不少。
    郑铭现在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秦疏的场景,那时他刚上初一,而秦疏比他大两岁已经是初三的学长了。
    他们所在的学校是一所贵族学校,小学初中高中部都有,分别在不同的校区。郑铭的爸爸是在郑铭小学时代开始发家,后来投身房地产业财运大开成为富豪。
    郑铭几年内一跃成了郑少爷,物质方面自然有了质的飞跃。郑爸郑妈望子成龙,直接把他送进了贵族学校培养。
    然而,贵族学校里的学生大多数从小便养尊处优,对于郑铭这种暴发户出身的很是看不起。
    最初的时候,郑铭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有的时候还会遭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
    他正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传说中的秦疏。
    初一时候的郑铭还没开始发育,个头小小。
    被两三个同级的学生堵在墙角的时候,愤怒地握着拳头,像一只被刺激的小野兽在龇牙咧嘴。
    “乡巴佬”、“暴发户”等等的词语充斥在耳间,郑铭被对方推了一下,心里恼怒万分。他冷笑了一下,几乎准备动手了,却被一个声音制止了。
    “你们在干什么?”
    声音来自一个人,那个人背着光,晨光在他的身侧镀上了一圈金边。
    那个人走近了些,穿着和他们同款的校服,面容冷肃,周身透着一股冷意。他胸前带的是高年级的校牌。
    “学长好。”找麻烦的家伙们瞬间溜走了。
    只留下郑铭还傻站在那儿。
    “谢……谢谢。”
    郑铭那时并不知道这个高年级的学长是谁。他只觉得面前这个人把校服穿的非常好看,虽然语气冰冷,但一看就是真正的翩翩佳公子。
    那学长看了郑铭一眼,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冲着他挥了一下手。
    郑铭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拿着本书,脸瞬间涨得通红。
    刚才的种种原来是因为他们几个占了学长读书的场地,并不是什么看不惯校园恶势力之类的桥段。
    郑铭赶紧转身想要跑开,不过身后响起流利的英语朗读时,他又不自觉地慢下了脚步。
    像中了某种蛊一样,郑铭回过头,看到的是沐浴在晨光中人,黑发黑眼,着一身整齐的校服如同青松般立在墙边,脚下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
    声音如同琴音般流泻,在光影中仿佛幻化出了实体,像音符一样跳跃。
    后来郑铭知道了那天那个学长在读的是《Gone with the Wind》。
    也知道了他就是自己百闻未见的秦疏。
    
    第5章
    
    郑铭过去常常听秦疏的大名,却从未在意过对方的样子,而自从那次相遇后却发现生活处处都充斥着对方的影子。
    例如开学典礼上秦疏代表高年级讲话,篮球场上经常有他运球的身影,学校荣誉榜上张贴的照片等等等等。
    当秦疏的存在在他的生活中变得日益清晰时,郑铭也不知不觉的开始蹿个子,原来的小不点很快长高,高一时他已经一米八并且还有越长越高的趋势。
    他也告别了之前瘦弱的身体,在加入校篮球队后练出了一身健康强健的漂亮肌肉。
    随着年龄的增长,郑铭骨子里暗藏的腹黑本质慢慢冒头。之前找他麻烦的几个家伙反倒被他收服,对他言听计从奉若知己,完全忘了他曾经是他们最看不上的暴发户。
    与外表一起成长的,还有他的自信和魅力。
    如果说这三年的时光中郑铭的生活还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是和秦疏的关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