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麻辣小龙虾 作者:SkinTouch

字体:[ ]

 
 
文案
第一天回家的时候,秦淮就感到背后有人在跟踪,但是令人疑惑的是,那人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第二天回家,那人又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的跟踪。
 
第三天,第四天……秦淮觉得自己可以写一部有关跟踪与反跟踪的传记了。
 
直到某一天,那个人终于脚踩泥洼子来到自己面前,从衣服里摸出来一把锃亮的刀子对他阴冷的说:“跟你好几天了,识相点就把钱给老子交出来!”
 
仍隐匿在暗处的某人登时震惊无比。
 
于是荆江从隐蔽处冲出来,将拦路抢劫的人一掌劈晕,凶神恶煞的瞪着秦淮,然后伸手一指小龙虾:那个,给我。
 
秦淮:等等……我感觉有点不太对
 
 
又名#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之间果然有JQ#
 
#打是亲骂是爱一顿不打浑身痒#
 
#新一期情感伦理节目:同居后暴力导致的家庭悲剧#
 
#你他妈的给老子滚滚滚滚滚滚×N#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淮,荆江 ┃ 配角:配角太多不写了 ┃ 其它:
==================
 
☆、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是跟踪狂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跟踪了。
  秦淮冷静的颠了颠手里提着的饭盒,又一次做好心理以及肉体上的准备,一旦那人蹿出来,就操起饭盒——左勾盒,右勾盒,一记升天盒,啊呔!打你个鳖孙。
  秦淮想象了一下画面,止不住嘚瑟的比划了几下。金刚如意盒已在手,孙子快来叫爷爷。
  尽管他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但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纠结。
  其实秦淮还挺纳闷的,为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身份成谜的尾随者。
  首先,他一没招惹人,二没结仇家,好好做人,专心过日子,还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人惦记,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就被人跟踪上了。
  其次,秦淮第一次察觉到这人时,第一反应就是保持冷静,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跟踪目的,然而一直到他爬上楼梯,走进家门,上锁,睡觉,到次日清晨起床上班,都没发生一点在他预料之中的事情,搞得他有些抑郁。
  再之后无论哪次被跟踪,最后都是同样的过程和结局,什么也不做,但就是要跟着,简直是个怪胎。以至于秦淮每次察觉到身后的视线出现时,都有冲上去直接把钱包塞给他的冲动,然后求他不要再跟着自己了。
  综上所述,虽然搞不明白这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因他从未做出过实质性伤害,秦淮也就既没有与亲近的人透露,也没有报警。但每晚都会从爸妈家里做点小龙虾带上,一方面可以当做防身武器,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被袭击还可以当夜宵。他这段时间小龙虾吃的十分勤快,把老妈口中辛辣少吃的叮嘱全抛在脑后,要不是因为这点,秦淮还真能冲上去把钱包扔给那个怪胎。
  但是要说为了什么而纠结,还真不是为了这事,秦淮瞅了瞅自己手里的饭盒,啧啧一声,一大盒麻辣小龙虾,新鲜起锅,热气翻滚,稍微离近了还能闻到一股勾人食欲的麻辣鲜香。
  秦淮唱起了挽歌:啊~我要认怂,我要吃龙虾~~
  今日与往日好像并无两样,秦淮走了大半条巷子也没见那人有什么过格的举动,于是他又想把钱包塞给人家了。
  转过巷子的某一拐角,一团黑影突然从秦淮眼前扑来,黑暗中不知从哪个方向走出来的人快步走向他,一把捂住他的嘴扣住他的手臂,电光火石之间,秦淮的行动能力已被卸除,而且还被那人强硬地推向角落,后背贴墙抵在墙面上。
  秦淮几乎要为这人麻利的手脚拍手叫好了,但是他既没有嘴,也没有手。
  反应过来后,秦淮第一反应就是向旁人发出求救讯息,然而他已经错过了先机,大晚上的这条深巷里鲜少有人还在走动,而且由于巷子中光线不足,如若秦淮不发出声音,基本上没人会注意到这么偏僻的角落。偏偏这人力气还挺大,手脚并用,利用身体优势将秦淮牢牢地压在墙角中,一丝声音分毫动作都不允许他泄露出去。
  这种时候只有两种选择,一就是唉,认怂吧,拿钱消灾,保命要紧,然而此刻的秦淮心中仿佛燃起一片赤炎,一咬牙还就不认怂了,那二就是靠自己,赶紧挣扎几下,最好能腾出点空,给这人留下一点终生阴影什么的。
  然而在这么紧急的时刻,秦淮没有去尽全力反抗,而是不停地在脑子中回旋着一句话:‘难道这人尼玛就是整天跟踪我的傻逼?’
  秦淮心里顿时涌出一股强烈的失落的情绪,大概是这么多天的被跟踪已经成为了习惯,那人在他身后观察着他,他也在前方偷偷地观察着这位神秘的不速之客。
  秦淮总是闲的蛋疼猜想这怪胎的目的或来历,这人或许是一时兴起,想做点刺激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其他的特殊身份,然后将秦淮列入了重点观察对象,又或者只是一位身怀保卫社会公共秩序的伟大理想的小朋友,为了社会的进步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多伟大!秦淮猜的不亦乐乎,这是他能够任由这个人跟踪自己的重要原因,因为权当消遣。
  但是不管怎样,秦淮一直将这人视为一个有趣的人物,有趣到能让他即使被跟踪也心平气和的程度,然而现在,这个默默跟踪他的人突然一现身,成了一位最普通最无趣最没意思的劫匪或者小混混。
  秦淮立刻不能心平气和了,他在心里输入“再见”的表情,配上一个字:滚。
  然而正在秦淮脑海里不务正业的思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的时候,劫匪已经把某个锋利冷硬的东西抵上了他的脖颈,压低了声音威胁他:“把钱交出来,别磨蹭!”
  秦淮立刻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还真他妈的是打劫的,连专业工具都备上了。没办法他只好继续思考到底是保小龙虾还是认怂,又或者是等待他的白马王子脚踏五彩祥云前来搭救他?
  无论哪一个选择,秦淮都觉得生无可恋。
  然而就在此时,黑暗中由远及近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且直指他们所在的这个角落,秦淮无视自己的处境,硬生生的歪了个头好奇的看着来者,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的人,逆着巷子里微弱的月光,脚步沉稳姿态坚决地向秦淮和劫匪走来。
  秦淮心里超级激动,非常想向他打个招呼,然后扑上去抱一个,再么么哒一脸,接着说:“王子!亲爱哒!你终于来救我了,我能不能在做牛做马和以身相许之间选择say thank you。”
  然而现实却是,他被劫匪按在墙角,睁着一双明亮到诡异的双眼瞪着对方,特别像一个被捉女干在床的出轨女人。
  劫匪注意到了秦淮欢欣雀跃的心情,恶狠狠的揪了一下他的头发威胁道:“给我老实点!”
  秦淮立刻甩了他一个霸气侧漏的小眼神,但是由于角落太黑,劫匪只看到一坨黑漆漆的脸,或者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玩意儿,毕竟太黑了,劫匪也不知道自己的视线到底对着秦淮身上哪里。
  “不长眼吗?!没看到老子正忙着?!”劫匪粗声粗气的恐吓对方,秦淮自己觉得没什么,就这程度,还不如小时候被隔壁小姑奶奶逼着玩过家家时,喊得那句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踩显气势,但是他转眼一想,说不定王子内心是个小公举呢,秦淮顿时一紧张:王子你不要怂!本公主又有钱又长得漂亮,手里还拎着麻辣小龙虾,快来救我!我还等你给我穿小高跟呢!!
  然而还没等秦淮继续在心里碎碎念完,就看到对方已经扬起了他的手臂,一记手刀劈向了劫匪的后脖颈,破风声呼啸,下手果断,直接将劫匪劈晕在秦淮面前。
  秦淮眼睁睁的看着劫匪在自己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摔倒在地,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高大的身影,这个身影顶着一双目光凌厉的双眼,让秦淮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感受到一股一瞬不瞬紧盯着自己的视线。
  秦淮顿时有一种唯我独尊的王霸之魂在熊熊燃烧的错觉。
  但是救命之恩不得不谢,于是他便顶着这凶神恶煞的目光,怀抱着无上的敬意,幽幽地说道:“多谢兄台出手相救,敢问有什么是在下可以报答兄台的吗?”
  “……你闭嘴。”荆江被秦淮的酸腐调调瘆的虎躯一震:“正常说话。”
  秦淮:“呵呵,不会。”
  于是荆江就直接跳过与秦淮的劫后心得交流,声音冷淡的问道:“要报警吗?”
  秦淮愣了愣:“就这还报警?放他一条生路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了他一马总有一天你会……”
  “……闭嘴。”
  “好吧,”秦淮果断选择体贴救命恩人:“那咱们继续之前的话题怎么样?”
  荆江一脸冷漠:“之前有话题?”
  “……有啊,”秦淮轻咳一声,幽幽的重复了一遍:“敢问有什么是在下可以报答兄台的吗?”
  “……你闭嘴。”
  秦淮轻叹一口气:“你看你,总让人闭嘴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因为你是我救命恩人,我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好吧,我再说一次,”秦淮瞄了荆江一眼,“你帮了我的忙,说个要求呗,我好报答你啊。”
  黑暗中秦淮看不明确对方的神情,但是下意识就认为对方应该在皱眉头。
  半晌,此人才开口,而且同时目标明确的指了指秦淮……手中一直不离的饭盒:“那个是什么。”
  “哦这个啊,”秦淮语气里有小小的得意:“这是我自己做的小龙虾,咋的了?”
  “给我。”荆江手掌翻上,勾了勾。
  秦淮愣了愣,结果对方又重复了一次动作。
  秦淮顿时无语了,还真没见过伸手要东西要的如此理直气壮的人,但是伸手的这位爷毕竟算是踩着泥洼子来救自己的白马王子,这点要求还是不忍心拒绝的,于是秦淮点了点头:“好吧,你想要就给你吧……”
  荆江即刻伸手去接,但秦淮一个扭身,十分灵活的躲了过去。
  荆江:“……”
  秦淮:“咳咳,习惯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荆江:“……”
  秦淮无视对方狰狞的气场,打开饭盒的盖子,手在上面转了转试了下温度,才抬头对荆江说:“都不是刚出锅的温度了,你跟我回家,我热了你和我一起吃。”
  荆江向他投去疑惑的视线:“去你家?”
  秦淮耸了耸鼻子:“是啊,去我家,难不成还去你家吗?” 
  “去我家不行,我家很远。”荆江语气认真的回答。
  秦淮愣了愣,这人尼玛到底有多奇葩,跑那么远就为了……好吧,回家再谈:“先让我捞你回家,咱再慢慢掰扯。”
  秦淮大手指点江山般一挥,领着白马王子,踏着劫匪先生的“尸体”,就起驾回宫了,而荆江则跟在秦淮身后。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不仅秦淮,连荆江都没有多想,深夜造访他人居处到底有多么不合适!
  回到家,秦淮先摸索着开了客厅的灯,冲着干净的只有一个茶几和一套沙发的客厅叹了口气,才回身招呼荆江进门。
  秦淮,年方二十五,单身男人,因为新工作的原因刚刚搬进自己租住没多久的公寓,于是连带着自己家也是一清二白的单身汉模式,三室一厅,挺宽敞,却因为家具太少以及只住着他一个人而略显空旷。
  荆江进门后随意地扫了一眼,便直接坐在了客厅里唯一的小沙发上,小沙发顿时向下一陷,将荆江整个儿一人吞了进去,荆江措手不及,倒没有手忙脚乱,但表情好像更加狰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