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愚蠢肮脏的罗曼史 作者:枭瞿

字体:[ ]

 
 
 
文案:
要良心要正义,要荣誉要钞票,只手遮天,狼狈为女干。
黑警×坏蛋。
一个是表面上年轻有为的警官,一个是隐藏在商人身份后的大坏蛋,他们似是情人又更是仇敌,互相牵制又狼狈为女干,他们都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大局,其实情感不过是一文不名。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三教九流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军,尹斻,肖文进 ┃ 配角:钱文林,阿豪,赫辛将军,方泽池,小卫 ┃ 其它:都是坏人,暗黑致郁系,叫我终结者,受宠攻?当面说爱你背后捅刀子
 
 
 
 
  ☆、第一章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硝烟味,尘土,新鲜血液,迸裂的伤口,错位的骨头,酸臭的汗水——以及隐藏在这些复杂气味里的腥膻的精-液的味道。
  夏军一开始真没想过玩得这么过火,郊外的废弃楼房里四面透风,荒草丛生,周围连一个鬼影都见不到,尹斻被反拷着,膝盖磨得血肉模糊,虽然现在样子是惨了一点不过这也实在是他活该!敢在这敏感时期做毒品交易,更可气的还是自己亲自来,无论如何如果不是夏军跟踪他并且发现了他这些勾当,来自法律的那颗枪子儿他可就吃定了。
  夏军扫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之前的冲突中箱子被撞开了,那些白色粉末也是撒了一地有一些甚至已经被风吹走。
  尹斻还在笑,即使一面嚣张的笑一面疼的直吸气,这秋风真他妈的冷啊!他心里面问候夏军全家,背后火辣辣的疼,外套和上衣被扒了下来双手被反拷在背后跪在地上,裤子已经磨成了烂布堪堪挂在腿弯处。
  这个姿势实在是不怎么舒服,夏军现在是打也打了操也操了,却仍然一脚踩住他的背把他压低,这混账东西总不会是真打算把他交出去的,他有把柄在他手里,更何况现在这副场面最好是快点收场的好,否则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
  “嘶……我说夏警官啊……”尹斻哑着嗓子说话有些困难,可能是被踩住的关系吧,他这么想,“你说你也爽完了,能不能先放开我,这天儿我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会得病的。”
  “你怎么不死啊!没有一天你不是在找死!”
  夏军还是放开了尹斻,但是仍然没有解放他的意思,他看了一眼对方血肉模糊的脊背,上面还印着他的鞋印,伤口里面掺着沙子和土,看起来的确不太妙,方才他的确是失控了,抽出皮带来就抽上去,用的还是金属扣的那一头,愣是刮下来不少皮肉,尹斻的背本来就已经很难看了,这一次又要让他添上了不少更加丑陋的疤痕。
  但他并不怜悯他,心疼这东西用在尹斻身上没用。
  “手铐!给我解开!”还跪在地上的人见夏军半天也没反应,摇晃着身体喊了一嗓子,听起来是带了脾气的,他这次吃了不少夏军的苦头,心情自然不会好。
  “叫什么,闭嘴!”
  夏军踢出去一脚,把尹斻翻了过来,对方这回仰面躺在了地上曲着两条腿半开着,“怎么?还他妈的没完没了了!给我解开!”
  “操-你妈的!”
  肚子被踹的狠,他立即蜷缩成一团。
  “你不长记性。”夏军蹲在尹斻身边卡住他的下巴让他脸对着自己,“你又不缺这几个钱,也不是脑子被赵博阳家的猫啃了,怎么就选在这儿做鸡毛一样的生意了?金三角把你赶出来了?还是你那些干爸爸这次清洗全落马了?”
  夏军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的揶揄尹斻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就算是恨得牙根痒也无济于事,他现在人在别人手上,就是想咬夏军一口都难。
  “落马的那几个可和我没半毛钱关系,上过床就认爹我有病啊!呸!你还是我抬举上去的呢!”
  “你今天这事儿要吃枪子儿你知道吗。”夏军不接茬,他在警局升迁的事情尹斻没事就拿出来说一遍,太烦人。
  “少吓唬我,我可是个好市民,市政府还给我颁过那什么什么奖来着……诶我说,你又不能真把我拷警局里去,在这儿折腾我也没什么意思,咱就不能回去再说?”
  “你觉得没意思吗?”夏军用力的捏了捏尹斻的下巴摇晃了两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完,手用力把尹斻的脑袋往后一磕,直把人磕得眼冒金星,另一只手顺着胸膛一路向下直到大腿,用力的掰开,探进那个隐秘的地方去……挺好,还是有点欠-操,他把手指猛劲插-进去那个刚被弄过的地方,拔-出来的时候故意气人的在头脑迷迷糊糊的尹斻面前晃了晃。
  “看看,我喂你吃了多少……”
  “操,你他妈的吃错药了吧!再不给我解开我废了你!”
  “你现在这个样子三岁小孩都能干掉你,别嘴硬了,下面不是也早就硬了吗?”夏军的嘴巴可真欠,尹斻心里想着,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 yín --荡了啊,什么话都恨不得往下流地方说,口味也是古怪。
  不过……
  他低垂眼睛看一眼自己,确实也挺兴奋的。
  罢,就当是角色扮演,情景游戏好了。
  “夏警官您老悠着点儿,当心折里边儿!”尹斻一咬牙,干脆不挣扎了,他就不信这个邪了,夏军这厮还能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跟他耗一辈子不成,早解决早解脱!
  并不知道尹斻心里想法的夏军这一次倒是卖力气的很,以至于尹斻觉得自己的背后已经要被粗糙的水泥地磨光,他一边随夏军的动作律动身体,一边勾勒出自己背后骨骼暴露出来的模样。
  疼的久了不是会不疼了,而是习惯疼痛的感觉,这感觉就仿佛渴了喝水一样自然,与此同时也从未如此暗自盼望着自己的床伴是一个快枪手过。
  “啊!”射出来的时候尹斻觉得自己好像是连脑浆子也一块给射了出来,要么怎么也不会在夏军给他打开手铐和正骨后一把将人搂得死死的。
  “我没衣服了……你难不成让我裸奔回去。”他把头抵在夏军身上闷闷的说话,夏军身上可是真暖和,比他这个被抽去半条命的人好太多了,好在现在只是秋季,要是冬天这么折腾非冻死他。
  夏军摸了摸尹斻后脑勺的头发,这家伙常年留着带自然卷儿的长头发,手感有时候就像只大型泰迪犬,他边摸边叹气,“咱们还有一具尸体没处理呢。”说完顿了顿又道,“你可以穿那倒霉鬼的衣服。”
  一小时后穿着死人衣服的尹斻填好最后一铲子土压平,他摸了摸外套口袋,里面正好有半包芙蓉王和一只便利店的打火机。
  “真骚包,还买了个紫色的。”嘟囔着,拿出一根来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一只手支撑着铲子放松的依靠在楼房的外墙上,蹭的袖子上都是白灰。
  “背不疼啊?”这时夏军收拾完“战场”走过来问了一句,手一伸,“给我一根。”
  “你不提就不疼。”尹斻瞥他一眼,干脆把烟连着打火机都扔过去,被夏军得意的稳当接住,看着对面那个也学会黑心的大队长,忍不住讽刺了一句,“其实你这次跟踪我,还搞了一出救我的戏码,就是为了从中多赚点油水吧。”
  之前的交易并非完全夏军破坏,是对方想要黑吃黑在前,夏军这才杀出来的。
  尹斻没再看夏军手里拎着的箱子,反正这点现金他也不在乎,夏军说的没错,他不缺这点小钱,金三角的线路其实更稳固更安全,完全用不到在S市掺和那些小鱼小虾的生意。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不是?
  哪怕只是一时想给什么人找点麻烦,尹斻觉得也没什么不好。这座城市里和他作对的从来都不少,越是这样他就越想在对头的生意里插上一脚,获利不多就为了恶心恶心别人。
  “队里的电脑该换了。”夏军掂了掂手里的箱子说。
  “随你便吧,反正我的货也没了。而且和你这种有徽章的流氓也斗不起。”尹斻吸完最后一口把烟蒂踩进了土里。
  “就这么一箱有个屁用!”夏军也灭了烟头,颇有些凶狠意味,“你别告诉我这一箱子是你自己准备压箱底的。”
  “我早戒掉了,你见过几个卖这玩意儿的自己没命的吸,能这么干的都是些傻逼。”似是不屑,尹斻丢下铲子走向夏军拍了拍他肩膀,“别他妈的总盯着我,有那闲工夫你多抓几个变态杀手去。”——“不过你们还真不一定能抓到,我可听说了啊,每年都积压了一堆无头案,连受害人身份都弄不明白。也是,这么大的一个S市,人人都干点儿龌龊事情还不累死你们。”
  语毕,越过夏军径自走向自己停在不远处的车,发动,马力十足,一阵车轮摩擦和轰鸣后就不见了踪影。
  夏军再回头就只能看见尘土飞扬,他摸了摸被尘土骚扰得发痒的鼻子,随后大声的打了个喷嚏。
  “混账东西!”他骂了一句,但是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声骂是带着笑意的。
  尹斻一边开车一边感觉有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漏了出来,湿冷粘腻,感觉就像是控制不住的失禁,十分恼人,他不是不习惯内-射,甚至有的时候还挺喜欢的,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个做法医的好友给他的深度科普,就只觉得无比恶心。
  于是,车子开得更快了一些,他要尽快回去洗干净!
  
 
  ☆、第二章
 
  站在水流激烈的花洒下把荒唐后的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很多时候仿佛水能洗干净灵魂一样,沐浴后的人获得了新生,尹斻把大把的沐浴露抹在身上,随即刺激的身上的伤口疼痛的不容忽视,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医药箱,或者一个医护工作者。
  但是他不能去找赵博阳,那家伙是个法医,眼睛太尖了,又是自己从小的好朋友,隐约地尹斻猜测着赵法医是知道一队长夏军和他狼狈为女干的事,只是赵法医很给他面子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毕竟夏军那边如果被出柜的话实在是有够冤枉的,对将来的前途有很大的影响,更何况谁听说一个警察队长和一个有犯罪嫌疑的家伙不清不楚都是不好的。
  尹斻和夏军是在高中起建立起的关系,那时候的夏队长还是个整日逃课打架的混混,一日莫名撞破,让夏军跟着尹斻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那是皮革、金属和绳索的情色的毒药,深入骨髓,尝试过一次就永远也戒不掉了,说真的,这玩意真的上瘾!
  在彻底把泡沫冲干净后尹斻胡乱地擦干身上的水走出浴室,今天是星期一,夏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抽出的时间跟踪他的,后续的事情很麻烦,他打死了对方一个人,其余的都跑掉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想出什么办法对付他,左不过会是那些偷袭伏击之类的下三滥这招数。近几天他和罩着他的那老家伙闹得挺不愉快的,这时候不去服软就只能办些蠢事了。
  想了半天,他坐在床上头发也不擦,任水淌下来,而后泄愤般地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床,还是拿起电话给人家打过去了。
  “世伯……”
  两个字刚出口,对方就挂断了他的电话。原本在腹中打好的草稿也没有地方施展了,看来这件事自己躲不过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有意染指S市干脆便做的彻底一些也好,想到这儿,他又觉得心里舒坦不少,不过聪明人是都知道有些什么地方是沾不得的,尤其是在风声紧时,可他现在却就是犯了偏执。
  另一边夏军已经回到了警局里,他很少缺席,今天也算是头一遭,平时他工作起来很有一股拼命三郎的味道,回来时刚好是午饭的点儿,于是他干脆直接去了食堂,赵法医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正端着个饭盒坐在不远处的一桌,独自一个人面无表情。
  他总是这样的,冷冰冰的和死人似的,也是死气沉沉的关系,即使家庭背景再好人长得再好专业技术再好也还是没有什么朋友,从高中认识到现在更从来没听说过有女朋友。尹斻是赵博阳的朋友,但是夏军却和这位赵法医不是很合得来,但奈何对方实在是一副谁都懒得搭理的样子,无论他怎么撩也好像起不到一丁点作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