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小少年 作者:小模小样(下)

字体:[ ]

 
 
    第32章
    
    “你到底怎么想的衣然?让那种老男人占你便宜?”
    “你说话怎么越来越像我妈,他完全是个暖男大叔好不好,很有味道的。”
    “别提暖男这个词,我听见就恶心。”陶可头疼起来,径直打断了衣然。
    对面的女孩梳着高马尾,灰色的宽松毛衫里面穿着白色无领衬衫,领口的白纱打着学院气的蝴蝶结,短裙也大半裹在毛衫里。这一身打扮衬着女孩纤瘦的身体和裸妆的小巧面容,满是不做作的青春之气,如此再搭配上毛衫和短裙下深秋里还裸§露出来的大片白皙的大腿,清纯里自然荡漾出的诱惑,足够整间咖啡店的老男人都丢眼珠子过来了。
    “衣然你不冷吗?”貌似发呆了很久的小舟突然咳嗽了一声说道。
    两个愤怒地彼此对视的女孩都暂停下来转头来看他,衣然的火气上了一个新的档次,“我不冷,‘老爸’!”
    小舟条件反射地做了个阻挡的动作,靠在椅背上,尽可能地远离战场。
    衣然又转向陶可,继续喷火,“再说我跟他都已经分手了,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认真的,你还是跟我妈打小报告了。”
    “你跟老男人出去瞎玩没有错,我还有错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可不想有一天在优酷上看到你,标题是大奶当街扒光小三!”
    “擦,我跟说了,我当时不知道他有老婆。”
    “啊又是这句傻女人的经典台词,你跳小天鹅的时候转圈转得太快把智商转飞出去了吗?”
    小舟想笑,但是被衣然愤怒地瞪了一眼就憋回去了。从这句开始两个人吵的话小舟就没太听见,他们认识太久了,吵架超过五分钟以后基本就没什么新意了。
    他给夏末回了几条短信,认真想了一会晚上吃什么,夏末整个十月份心情都很好,也许是他的实验室开工大有希望。如果事情定下来,是不是应该送他个什么礼物。买瓶酒?把夏末灌醉了要多少瓶酒?还是买瓶酒精度数高的——算了还是买瓶纯酒精吧。
    “夏小舟!”陶可的胳膊肘突然撞在他的胸口,把他疼得回过神来。
    “什么事?”
    “你就不能说句话吗?”陶可气急败坏地说,她的脸胀得通红,急需援手。
    “她不是说……”小舟迟疑了一下,“已经分手了吗?”
    “就是啊。”衣然立刻说。
    陶可气得要爆炸了,“事情不是那样就可以了,她根本就没意识到她做错事了!”
    “啰嗦。小舟你可千万不要找她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你看到她有多啰嗦了吗?你相信她今年十九岁吗?少女脸老太婆的内心——你的心都打褶子了你知道吗?”
    “衣然你也确实不应该这么随便,你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就算你很聪明,但是大你十几岁的男人,他们也不是白活那十几年的,凭借人生经验就够哄骗你的了。”小舟平和地说到一半又被衣然给截住了。
    “算了吧你,你的情史比我复杂多了,而且你一直都偏爱比你大的。”
    小舟张了张嘴,愣是乏力得没说出话来。
    “哈,无言以对了。”衣然得气焰再高起来,两个人都压不住她。
    “小舟不管怎么恋爱,也没有像你一样逃课浪费时间,他自己的事从来都处理的很好。”陶可说,“而且至少他每次恋爱的时候都是认真的,都试图得到幸福。你根本就没有想要认真,你就是在浪费时间。”
    “我在体验我的生命,我怎么就浪费时间了?不论什么事,只要看起来没有意义,你们就根本不会做是吧?我跟你们两个理智的学霸没有话可讲,你们干脆变成机器人算了。”
    衣然一把抓起自己的包,站起身就走。
    “衣然。”小舟喊住她。
    衣然给了他个面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下次别穿这么短的裙子,我是认真的。”
    衣然几乎要抓狂了,“你们两个死脑筋。”
    陶可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看着衣然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的笑容也没能维持多久。
    “想开点,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说理工科生和文科生经常不能互相理解,那理工科生跟艺术女孩就是地球人和火星人的差别。”小舟安慰她。
    “火星上没有人。”陶可较真地说,话音刚落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陶可说,“我只是想起我们小时候,我们三个人总是在一起,一起去公园,一起看电影,无话不说。我们那时候有多亲密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彼此不能理解的?那个能在电视上跳小天鹅的小女孩,好像昨天她还说她要做个小公主,将来嫁给小王子的,不是什么……什么有了老婆还在外边乱搞的老男人。时光为什么总是夺走最好的东西,我表妹怎么会变成这种肤浅的女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查尔斯王子就是个小王子,同时也是个有了老婆还在外边乱搞的老男人。”小舟低声说。
    陶可绷了一会,终于哈哈大笑出来。
    “陶陶,不会有那么完美的事。”小舟也笑了笑,“人是很复杂的,不会有你想要的那么纯粹的好,但有时候也坏不到哪里去。衣然还是那个好女孩,但是她对生活有了她自己的选择,那是她的生活。如果我们继续强硬地干涉,她就不会再当我们是朋友了。朋友也不能干涉别人的人生,只能在她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能提供帮助。”
    陶可叹了口气,“所以我就只能等着她倒霉?”
    “也许她很快就能想明白,也许我们也不是完全正确的,谁知道呢?”
    陶可点了点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你是对的。”她想了一会,“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是吧?我就是不喜欢她那副不负责任的态度,在她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是我小题大做。不过算了,不说这事了,你呢?你最近在忙什么呢?何唯说你最近在你哥哥家里住?我说你没有特别亲密的哥哥,他跟我说是小时候照顾过你的一个夏家的亲戚。”
    小舟思考了一下怎么说,结果还是忍不住吐槽,”怪不得衣然说你像老妈。”
    “我当然得负责吧,别人都不会问你这些事啊。”陶可放下杯子理所当然地直视着小舟的眼睛,眼睛睁得溜圆,猫儿一样,“就是咱们在食堂遇到过的那个吗?你当时是不是在骗他什么?啊你又在逗别人。不过后来你说过他是老师。能在咱们学校当老师,一定很牛逼。”
    “当然。”小舟咧开嘴笑了。
    陶可的猫儿眼盯着他,“你傻笑什么?”
    “我傻笑了吗?”小舟一愣。
    陶可打量了他两眼,狐疑地盘算起来。小舟有点坐不住了,陶可的脑子转得快,联想也很丰富,挖掘别人大脑的能力更是堪比蓝翔挖掘机,他总隐约地担心陶可会说出点什么他一直没想起来的而且始终不太想去想清楚的事。
    但他高估陶可了,一定是因为他自己心里有鬼。总之陶可没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只是摆弄了几下手机,“把他电话给我吧,万一有什么事还能互相联系。”
    小舟答应了,不答应她更麻烦。她从小就是个严肃的小女孩,时不时地还会脑筋错乱地觉得自己应该对他和衣然承担起监护权。
    “你们相处的很好?”陶可一边存号码一边问他,“夏末,这名字真有意思,暑假的末尾,一年最热的时候。”
    “相处的还好。”小舟说的矜持,想想又忍不住说,“他女朋友就没那么喜欢我了,不过那也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愿意看见她。”
    “都到了不愿意看见她的程度了?你可很少这么说起谁。”陶可吃了一惊,捏着手机琢磨了起来,小舟刚要再说话,她突然被一个想法砸中了大脑,惊愕地抬起头,“天呐,你嫉妒她。”
    “我……”小舟怔住了,“我怎么可能嫉妒她那样的人?”
    “你就是嫉妒了!”陶可激动起来,“我和衣然跟弹钢琴的郑小雨一起排练节目,还一起去看了电影的时候,你就是这副表情!我们还特意重新陪你又看了一遍那个破电影才哄好你,要不然你都不跟我们说话了!”
    “什么?谁是郑小雨……啊我想起来了,我那时候才十岁!”小舟脸上发烧,觉得陶可是胡扯,但是又很尴尬。
    结果又让陶可抓住了把柄,“你都露出十岁的表情了,你还否认个毛线?你竟然恢复了小孩的占有欲!”
    小舟牢牢地闭上了嘴,再跟陶可说话只会被她说出更多别的事情。他满心地不舒服,偏偏又被陶可的话提示了,暗暗也开始怀疑自己。
    陶可的思路拐了个弯,突然起了八卦之心,“她是什么样的女孩?”
    “你最不喜欢的那种,你绝对不会跟她做朋友的那种。”小舟说。
    “明白了。”陶可了然地点头,三分不屑地做了个鬼脸。“但是你哥能跟她恋爱。他们有共同话题吗?”
    “我哥不怎么跟她聊天。”
    “那怎么还会在一起?”
    “她挺漂亮的,所以……”小舟猜测着说。
    “男人都这么肤浅。”陶可皱眉感叹了一句,又摇摇头,“我对他了解不多,可是只要见过他就能感觉到他是有精神世界的人,他不会娶她的。”
    “但万一他娶了呢?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灵魂伴侣,你总是会把爱情和婚姻想的特别完美,我哥要是最后觉得马马虎虎地的话她也不错,就那么对付着结婚了怎么办?”
    陶可闷笑一声,没回答小舟那忧心忡忡的问题, “幸亏他是你哥,如果他是你姐,你肯定是爱上他了。而且衣然说的没错,你历来喜欢那些比你大的女人,你喜欢成熟的人。”
    小舟心惊了起来,含糊着没有顺着陶可的话题瞎聊下去。但是这个话题不知怎么又好像含着特别令人兴奋的因素,他的内心已经跃跃欲试地想跟无话不说的老朋友说上几句,哪怕只是试探性地透露几句。只要聊一聊夏末,说一说他现在的生活,然后听听陶可怎么说。她总是不停地分析这分析那,她可能会分析一下他现在奇怪的生活,分析一下他哥为什么看起来特别在乎他。
    但是话到嘴边,脸先发烫了。他就没敢说,有些事情连他自己都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我……”他试着换个话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给我哥的女朋友打工,不过我已经决定下午的工作完事之后就辞职了。”
    “嗯……那样好吗?你哥会不会觉得你在闹脾气啊?一般嫂子不喜欢弟弟,肯定不会明说啦,女孩不喜欢直接的方式,而且还要做的面上好看。所以她给你不痛快肯定不是直接的,你哥也就不知道。是吧?我真猜对了?哎呀所以我就不喜欢跟女孩子玩,心眼太多了。你辞职不干了,你嫂子怕担嫌疑肯定会跟你哥说你做事没恒心呀,没毅力啊,老是变来变去什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