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人工生命谈恋爱 作者:睡芒

字体:[ ]

 
 
文案 
#求救,家里的人工生命每天都在算计怎么爬上我的床,这正常吗?在线等,挺急的
 
崔星灿往家里领养了个人工生命
这个人工生命的全部构造从外表到性格都是按照他那死去的弟弟设计的。
但是没想到,这人工生命不仅不用充电,不需要能源,能吃能拉撒……居然还会暖床。
人工生命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他:我是真的……是真的,人。
我只是用这种方式重新回到你身边。
 
我觉得我需要提个醒,楔子最好不要跳过
兄攻弟受(伪兄弟)
重生受,护短加腹黑
忠犬攻,弟奴加弟奴
本文又名《双向暗恋的血泪史》《我拿什么爱你我的弟弟》《非人类的弟弟打算反攻我》#
主受
 
扫雷:
1.攻从小有语言表达障碍,所以说话结巴,后来会好。
2.现实向,不过科技发达,所以略不科学。
3.弟弟真的不是人……严格来讲,真的不是,只是一开始他不知道。
日更3000+,每天的20:35更~当然有时候半夜更新…因为半夜才码完嘛~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梦忱,崔星灿 ┃ 配角:郭小北 ┃ 其它: 
 
 
 
  楔子
 
  索诺兰沙漠。
  直升机降落时卷起地面的黄沙,崔星灿在空中向下望的时候,就看到了黄沙之中的建筑,犹如几块儿散落的白色积木,隔得近了,才知道在空中觉得是积木的建筑究竟有多庞大。
  他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两男一女站在下面迎接他们,清一色的白种人,和直升机上那几个一样。崔星灿一句话也没说,他感觉自己的表达能力又遇到了阻塞,他不会讲英语。
  戴着圆片眼镜抱着一摞文件的金发女人开口了,说得却是地道的中文。
  “崔先生,感谢您参加我们的志愿活动。”女人笑了笑,转过半个身子,指着入口,“您的人工生命,就在里边儿。”
  不,崔星灿在心里说,是我该感谢你们。
  女人口中的志愿活动与人工生命,是崔星灿六个月前在网络上了解到的,尽管现在机器人基本已经普及,但是人工生命,还是一个新词。短短几分钟的宣传片让崔星灿原本死灰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进了网站,填写了报名表。
  全球数十亿人报名,但是这种等于零的概率,却像一大块儿金灿灿的馅饼,降临到了崔星灿的身上。
  但他不知道,这是这家研究所的幕后人设的一个局,为的就是把崔星灿引上钩,把自己赔进去。
  Rina是少数看到过那份电子报名表的几人之一,从上往下翻的生平及资料,眼前这人都毫无特别处,但当他写到“想要拥有的人工生命类型”这一栏的时候,Rina却看到了自家老板的照片。准确说,是十年前的照片,那时候老板外表看起来还很稚嫩,她整整盯了照片半分钟,又迭回去看最前面的生平资料,家属那一栏写着曾经有个弟弟,19岁那年车祸身亡。而下面那一栏的原因,Rina看到了一句“我需要我的弟弟陪我度过剩余的人生,可是他死了”。
  她敢断定,照片上那个人就是她的老板。
  而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他跟着这三个人进入建筑,看起来是一弧面的墙体在眼前的女士扫描了视网膜以后打开了,是一个括弧形的入口。
  这是条看起来十分冗长的过道,有一种密不透风之感。当他转过头望着白色墙壁,却看到原本是墙壁的地方却突然仿佛变成了透明的玻璃。他看得见里面的人在工作,那些人面前是一些浮在空中的3D人偶模型。他眨了眨眼,走了几步之后,透明玻璃又变成了墙壁。
  Rina没说一句话将崔星灿带到了一个房间,白色光面的墙面,中间躺着一个透明的睡舱。
  隔着好几米,崔星灿看到了睡舱中躺着的一个人。他抿着干燥的嘴唇,事当临头,他却有些不敢往前了。
  Rina在旁边的仪器上输入了密码,接着睡舱弹了出来,崔星灿一低头,看到了让他魂牵梦萦了十年的梦忱,他心脏跳动的很快,不由自主伸出的右手也随着身体颤动。眼前的弟弟和他记忆中那样子不太相似,但崔星灿心中却莫名觉得,要是他还活着,活到现在,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分不差。
  睡舱里躺着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熟悉又陌生,和他刻在思想里,骨子里的眼睛一模一样。
  一瞬间崔星灿仿佛心脏被一只大手攥住了,缓慢而有力地加速了。
  Rina说:“这是他第一次开机,也是最后一次,”她看了看紧张的崔星灿和表演十分到位的老板,“从现在开始,你要将他当成一个人,他不是人工生命,他有呼吸,有体温,也有思想。”
  崔星灿缓慢地将手放到了崔梦忱的脸上,他手指冰冷,却在这里感受到了温度。他的眼神聚焦在眼前人的脸上,这个人,对他的触碰只是歪了歪脸,露出仿佛新生儿一样的神情。
  Rina眼神瞥向老板,拼命想用眼神告知他,快适可而止,演的太过了!
  “当然,我们给他灌输的,也仅限于一些基本知识,比如……”
  没等她说完,崔梦忱就打断了她。
  “小结巴。”穿着一身白色连体服的崔梦忱,对着崔星灿喊道。
  “……比如这样,”她默默补完后文:“这些称呼都是在对你的调查里面有的,我们将它输入了……你弟弟的记忆。”
  崔梦忱喊崔星灿小结巴,从第一面开始,一喊就是十几年。
  崔星灿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病早已得到了控制,但是这突然之间袭来的感动,仿佛又让他病发了,他张了张嘴,缓慢又坚定地唤道:“……梦忱。”他弯下腰趴在崔梦忱的胸前听了听,他能听到生命力的跳动,还有近在咫尺的呼吸,都让他难以相信这一幕是真实的,胸口的酸涩涌上来,他盼着这一刻,盼了多少年?
  崔梦忱重重地点了下头,将一个记忆残缺的人工生命演绎的淋漓尽致。
  “只要你愿意,”Rina说,“他就是你弟弟。”
  崔星灿抱紧崔梦忱,微笑着点点头,“这就是我弟弟。”
  “我要对你说一些注意事项,”Rina看着老板被崔先生按在胸口,仿佛那是个和心脏相关的器官,她缄默了两秒,又说:“但是得带他先去做一个检查。”她指了指崔梦忱。
  崔星灿还是狠狠抱着不松手。
  “你先松开吧……他是你的,跑不掉的。”Rina有些无语,这崔先生,对老板是真爱啊。
  “听话,”崔梦忱也适时地点头,“我不会跑的,我待会儿就回来。”
  崔星灿这才缓缓松开了折紧的手臂。
  他注视着弟弟被人带着离开的背影,半响才回过神来。
  Rina凝视在门口的视线也及时转弯,落到崔星灿脸上,“首先你告诉我,在你心里这是一个人工生命还是一个人?”
  “是弟弟。”他回答。
  “好……吧,”Rina点点头,本来就是真的,估计瞒不了多久,“关于他是个人工生命的事实,你决计不能想他人吐露,哪怕是父母也不行。”这么一本正经的撒谎,她还真是不习惯。
  崔星灿苦笑了一下,“你放心,我不会的。”
  “另外,我们会在他身上安装追踪芯片,他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将从你踏出这个研究所以后开始监控,有一点你千万要记住,人工生命不可用于犯罪,不可以伤害他人,”Rina说,“在他身上虽然机器人三法则不适用,但是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他的主人,或者说监护人,我们选择你,是因为相信你有能力培养这个人工生命。”
  Rina看了看门口,老板换完衣服又出现了在了房间,估计是按捺不住分离的滋味。
  “我以上讲得,你都明白了吧?”Rina看见老板重回哥哥的怀抱,脸上露出以前她决计看不到的笑容,她抽了抽嘴角,“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崔星灿点点头,“他没电了怎么办?”
  崔星灿感觉怀里的人僵了一下,Rina也哑了半天,“这个……咳咳,”
  “喂食。”Rina笃定地点了点头,试图在说服自己相信自己的假话。
  “喂食?”崔星灿皱了皱眉,“宣传片上不是说换能源?”他的手直接伸进了崔梦忱的上衣,按到了他的背上,“就是这儿,按一下不就开了?”
  Rina:……
  崔梦忱:……
  “怎么不开?”崔星灿没使劲按,但是四处找了找,也都是温软的皮肤。
  “新技术,”Rina木着脸,“能吃饭能排泄……总之,”
  “把他当成活人。”
 
  CHAPTER 1
 
  这是一个四季都被尤加利笼罩的城市。在高墙内,只有这样一颗红褐色的桉树,才能让顾梦忱站到更高的地方,看向更远的地方。
  漫山的灌木丛就像萦绕地面的袅袅青烟,使山顶的这家孤儿院显得格外迷惘。
  石楠丛和楼房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云层从天际退开,露出红彤彤的太阳。顾梦忱在桉树上乘阴酣睡,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垂下来的枝桠和深绿色的叶子也将树上的人罩上一层保护色。
  不知道该说他是胆大还是孤僻,完全不将这孤儿院的统治阶级放在眼里,他是这群孩子里面最不合规矩,也是最不合群的那一个。大约是第二次生命让他十年也没缓过劲,可他终究不喜欢和那些双商下线的“同龄人”一起玩。
  尽管顾梦忱天生长了一张极易让人产生好感的好看脸蛋,他仍然在这里受到了排挤。而他的午睡,照例是躺在树上,宽大的树干犹如一张狭窄的床榻,自然的味道则更容易让他进入睡眠。
  顾梦忱这个名字,是他出现在这家孤儿院门口时携带的,那可不是什么脖子上的玉坠,仅仅是简简单单地在衣服缝里塞了一张手绢,墨水的字迹有些浸染,上面就写着这三个字。应该说抛弃他的人还算有良心呢?没忘记给他一个好听的名,要知道这孤儿院里没爹没娘的人,也大多没姓名,都是没什么文化的院长翻字典取名,翻到哪个,就取哪个。
  这天和往常没什么差别,顾梦忱睡着睡着,怀里的书就从高处掉了下去。
  而不同的是,他的书这次砸到了人。
  如同牛顿被苹果砸到,树下的崔星灿先是捡起书,再抬起头,什么树上会结故事书?不,应该是:树上有人吗?
  树冠茂密而巨大,他从阳光走到这方浓荫,崔星灿看了看手上的书,封皮上印着《小王子》。而他抬起头,鼓足勇气说:“你的……书。”
  很好,没有结巴。崔星灿在心里对自己笑了笑,然而他抬起脑袋,也只得到微风掀动叶片的簌簌声。这风从海面吹来,又途径山谷,掠过野花,爬上山丘,最终登上峰顶,所以崔星灿吸了吸鼻子,他还能闻见海的潮味。
  他在树下站了良久,因为他坚信上面有人,或者说,无论是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或许他要是爬上那棵树,就能看见一个神秘的洞口通往另一个世界。但这树有些高了,崔星灿内心隐隐存在着害怕。
  顾梦忱睡得香甜,他不知道树下有人捡到他的书,并且在那儿站了很久。他醒来时抻了个懒腰,树冠随着他的身躯舒展微微晃动,崔星灿立马抬起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