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荣耀之路[星际] 作者:浅蓝岚

字体:[ ]

 
 
文案
本文崩设定且烂尾,慎入……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科幻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序章
 
  宇宙历五百六十年,帝国历八年。
  以诡异的速度在飞行器间穿梭的仿生机甲被粒子光剑击中了。机体外侧的防护涂层被大剑一般锐利的银色光束撕裂,酝酿着危险的火花在缺口处崩裂、四散开来。
  “警报!左侧动力系统失灵,无法感应机械臂末端。”
  “警报!防护涂层破裂,体表温度上升率20%。”
  驾驶舱内的罗伊斯成功地无视了警报。但他不得不正视来自额间的疼痛。刺入太阳穴的生物电线在皮下突突地跳着,引起剧烈的头痛——那是仿生机甲的智脑正向他发出抗议。
  分明有着同系列机体中最强的性能,却这么胆小。
  罗伊斯轻轻地叹了口气,将那条与机体自救意识连接的电线扯了下来。鲜血从额头正中央的伤口涌出,沿着鼻梁锐利的轮廓流下,又被罗伊斯轻轻拭去。
  强行剥离生物电线是一定会受伤的,罗伊斯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但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
  对接连不断的警报充耳不闻,罗伊斯启动推进器,操控这座即将崩盘的机体躲开下一波来自敌人主舰的攻击,顺便向方才击中他的敌人连接发射两道脉冲波。那架银白色的重型机甲被第二道脉冲波击中,然而厚重的机体并未因为这光团而有所损伤。
  “警报!机体体表温度过高。是否启动逃生系统?”
  罗伊斯表情漠然地听着驾驶舱内回响着的刺耳尖啸。他那没有表情的脸孔、如同死水般的绿色眼眸,就算在主人陷入危机、经受痛苦的时候也不会改变。
  的确,如果温度按这个速度增长,会有机体表面自燃的风险;但是,只要机体还能够活动,一切就都不是问题。“只要我的设想正确。”罗伊斯自语,看向因为不断弹出红色警报而闪动着的荧光显示屏。
  从敌人主舰舰体内飞出的、小巧灵活的不明飞行器,被仿生机体灵活地躲避开来。而机体表面的温度,也不再增长了。
  “就是这么回事,艾琳。”罗伊斯启动通信系统,与他仅剩的一名战友通话,“那些白色飞行器的涂料——或是内部装置——有针对我们机体的辐射,不过并不强烈。我刚刚试验过,十公分就是安全距离了。”
  “别说的那么轻松!看看这数量呀,罗伊斯!”艾琳气急败坏的声音透过听筒传了过来,“说起来,你的伤没事吗!”
  “我没事。比起这个,杀了这家伙更要紧些。”
  罗伊斯并不像他表现出得那么若无其事。他所驾驶的仿生机体受到了重创,而作为驾驶员的他感同身受。那些刺入他皮肤、与神经相连的生物电线刺得他肌肉生疼;他的机体刚刚被击中了左侧的机械手臂,因此而陷入紊乱的生物电线在他的左臂肌肉内部翻搅。他不得不强行将连接左臂的线组扯下来,尽管那会割下大片血肉。
  此刻的罗伊斯正死死盯着屏幕中的银白色重型机甲。那双万年不变的、平静的绿眼睛深处,闪耀着亡命之徒一般的疯狂。
  他的敌人是帝国的十号机,第三星球人心中的死神。第三星球人引以为傲的仿生机体,却能够被这台拥有碾压级别力量的重型机甲轻而易举地撕裂。
  面前的重型机甲,是与第三星球制造的仿生机体完全不同的存在。“安全可靠”得过分的厚重机体,如同行动迟缓的巨型野兽;而机械臂外侧分别装载着耗能量极为可观的激光大剑与环形炮,更是将机体行动时会受到的阻力加大至可怕的程度。
  从理论上讲,这样笨重的机甲,根本不可能对快速敏捷的仿生机体造成任何威胁。
  事实上,在早期的、第三星球与帝国之间的战争中,双方是势均力敌、互有输赢的。与帝国坚固如堡垒的重型机甲相比,仿生机体显得纤细而脆弱;但重型机甲为了保持灵敏,只能装载轻型武器,具有超强的行动力的仿生机体,即使在单兵作战的情况下也能全身而退。
  但局面在战争全面爆发后就发生了改变。在全面战争开始后才投入使用的九号机与十号机都装载了分量令人咋舌的武器系统,而那些重型武器恰好针对仿真机体的弱点;更糟的是,它们的速度竟然也比初代有所提升。
  虽然无懈可击的钢铁躯壳令人无法窥探机甲内部的秘密,但罗伊斯笃定,帝国新一代重型机甲在技术上取得了某种飞跃性的突破,使得它们能够完成看似不合理的进化。他也确信,所有变故的始作俑者就是帝国十号机里面那家伙,现任帝国皇帝的辅佐官,古斯塔夫·梅洛——无论是战争的起因还是机体的更新。
  这也是罗伊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对方的原因。
  十余种可行方案在罗伊斯脑海中浮现。时间紧迫,他只能选择最简单快速的方案。“记得当初我为机体材料做的燃烧测验吗?虽然有着极高的燃点,但自燃后火焰的扩散速度极为可观。此外,为了保持机体稳定性而使用的镇定剂是腐蚀性极佳的强酸。”他很快说出结论,“只要缠住那家伙、之后同归于尽就好了。”
  “别开玩笑了!自毁机体的惩罚可是很严重……啊,对了。”通信器那头传来艾琳的带笑的声音。她正努力地表现出与往常无异的爽朗自信,但声音里的绝望出卖了她,“不会有人来执行军纪的。我们已经亡国了。”
  罗伊斯沉默了一会儿。
  是的,现在的他与艾琳是丧家犬一般的存在。他们隶属的第三星球已经完全沦陷,成为了帝国的殖民地。而不管能否杀死古斯塔夫,他和艾琳都有了死的觉悟,也是一定会死在这儿的——这是通过充分分析得出的结论。
  “你的任务是吸引主舰的注意力并冻结敌人的发射口。不要打开防护盾,那会让敌人意识到你是在掩护我。你只要坚持五分钟,就足以令我接近十号机。在这期间,我会将机甲表面温度升至自燃临界点、同时保证良好行动力。”罗伊斯快速地发布指令。出于私心,他又补上了一句:“如果可以,请逃走吧。如果我没算错,你的燃料还剩42%左右,活下来的可能性是有的,姐姐。”
  听筒那边的艾琳倒吸了一口气。“计算真是精确。不,罗伊斯……你说出这么感性的话,真让我吃惊……”
  而罗伊斯已经操控着机甲冲出去了。
  沉默寡言的罗伊斯被认为是极内敛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对 “科学”与“空间”有着太过于狂热的热爱,以至于第三星球所拥有的独特技术、甚至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星系,都满足不了他的探索欲。
  “我只是想要学习。”
  想要更理性地思考。
  “我只是想要碰触不一样的东西。”
  想要探索那许多光怪陆离的星系。
  “有很多事情,我其实是做不到的。”
  通信器中传来因异电波而产生的杂音,那是帝国十号机的驾驶员强行与罗伊斯接通信号。
  罗伊斯干脆地切断了它,与之前几次对方试图与他通话时一样。他不认为自己与古斯塔夫有什么好谈的;另一方面,面对在杀害君主、扶持傀儡、把持大权的情况下仍旧能够获得民心的古斯塔夫,自己也不可能在口头上占到任何便宜。
  “我是个胆小鬼,口舌笨拙,根本不可能和这样的人交流。”
  仿生机甲孤身直入,翻转着在飞弹中穿梭而过。携带着可观能量的飞弹以强烈的光芒划开无尽虚空般地宇宙,又因为错过攻击目标而湮灭在黑暗之中。
  当罗伊斯驾驶着仿生机甲来到帝国的十号机近旁,古斯塔夫,这个不知为何并未在这次追杀中摆出赶尽杀绝态度的家伙,也终于做出了战斗准备。透过荧光屏,罗伊斯看见莹白色的光芒在黑暗无垠的宇宙中以美丽而危险的姿态盘旋飞舞、汇集向中央,最终成为粒子光剑应有的形态。
  “但我想保护那些在我生命中出现过、并留下美好记忆的人,以及他们生活的地方。”
  像是自暴自弃一般地,仿生机甲以直线轨迹冲向对面的重型机甲。光束劈下,如利牙般将仿生机甲左侧机械臂彻底斩断。
  但是,罗伊斯仍旧占了上风:中子光束在这个过近的距离下,将敌人机甲配备的环形炮毁灭性地粉碎掉了;而在按下发射中子光束按钮的一刻,罗伊斯驱动机甲动作——那是只有纤细灵活的仿生机体才能做出的动作——将被斩断的机械臂以回旋踢的方式送向对方机甲的头部。强大的冲击力撼动了堡垒般的机甲,炸裂的金属碎片喷散开来。
  罗伊斯深呼吸了几次,以此缓解生物电线带来的疼痛。尽管他与自己的机体有良好的兼容性,但在这种自毁性的战斗形式下,疼痛是无法避免的。
  “如果不能做到,那么,我至少要为那些死去的人、那片死去的土地,报仇。”
  在脑海中再度演练了一次毁掉对面重型机甲的过程,罗伊斯瞥向了挂在自己左侧的镜子。那是他为了维持形象而挂在那儿的,但已经有几个月不用了。
  镜子里映出了一个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英俊青年。一个月的逃亡生涯令罗伊斯面色变得惨白,眼周因为疲惫而染上了深深的青黑色,漂亮的黑色卷发也乱蓬蓬的。生物电线正在透支他的生命,令他血管突出、青筋暴起。
  在这样狼狈的形态下,罗伊斯微笑了。强烈的兴奋从心中涌出,最终化为光芒在他碧绿的双眼中迸发。他再次启动中子光束炮,却不仅仅是为了发起攻击——机体表面温度极度接近自燃点、已经不能负担大型武器的运转了。
  “当你假惺惺地谴责我们、发起战争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罗伊斯在对方躲避光束炮攻击时,将自己的驾驶舱调整至面朝机体的角度——这是同归于尽的最佳位置。虽然这样一来,驾驶舱的弹射出口会被封死,但罗伊斯已经不在乎无法逃生这件事了。看着荧光屏上弹出的、红色的警报框,他笑出了声。
  他所驾驶的这架机体正在崩毁,同时向外辐射着巨大的能量。
  化为灰烬吧,古斯塔夫·梅洛!
 
  第一章
 
  罗伊斯在茫然中苏醒过来。
  眼前的世界正在旋转。
  自己现在身处仿生机甲的副驾驶舱,正经历着什么战斗过程中的变故。
  罗伊斯从自己过快的心跳以及脑内的轰鸣声迅速作出判断。他从地上一跃而起,试图躲避从架子上坠下的金属工具与药箱。
  虽然肌肉僵硬的身体还不能完全听他使唤,但凭着对物体运动鬼记得精准判断,罗伊斯避开了一切本有可能砸到他的东西。紧接着,他借助眼下的无重力状态向高处跃去,握住了舱顶的横杆。他打算以此缓解即将到来的冲撞。
  应该还有10秒左右坠地吧。罗伊斯默默计算着,打算在舱体触地的一刻松手。
  剧烈的震颤很快袭来。坚硬的金属身躯也被撼动,副驾驶舱的内壁不安地鸣叫着。罗伊斯以翻滚的安全姿势触地,感到耳内嗡嗡作响、身体因为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而发热。他保持着卧倒的姿势,待身体状况恢复稳定才站起身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想到先前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经历,罗伊斯皱了皱眉。
  自己所乘坐的机甲被十号机拦腰斩断,而仿生机甲内部的强酸如预料般毁了十号机。可惜的是,古斯塔夫·梅洛通过弹出驾驶舱的方式自救成功了,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听到对方的声音从通信器里传了出来——
  “为什么!罗伊斯,你明明……”
  那本应该是自己生命中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M10,属于自己的仿生机体爆炸了。随着机体的分崩离析,驾驶者的身体也会被深入皮肤的生物电线撕裂。事实上,罗伊斯也清楚地听到了自己骨骼折断、血肉撕扯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