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别时雨 作者:顾酒温

字体:[ ]

 
很多年后,易小别回忆起年少的荒唐事,总忍不住问自己,若当初不曾相遇,后来的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
ballball你们不要吐槽封面不要吐槽封面不要吐槽封面QAQ
 
至今没法给攻受下个定义,伤心难过。…… 
 
关键词: 易小别 1V1 BE 爱而不得
    
    
    第一章  黑暗
    
    十二仲冬,寒风凛冽。
    街道繁华如昨,霓虹灯映亮了半边天际。
    行人匆匆过,车辆如水流。
    夜晚,奢华、迷离、热闹、堕落、黑暗……一切的一切汇集在一起,让这座城市鲜活起来。
    一家人逛着街,欢声笑语不断歇;热恋中的情人,在街头肆意接吻;闺中密友手挽着手,大包小包的从这家店逛到那家店……
    这里正在发生着的事情,似乎都很和谐。
    可总有那么几个不安分的因子,跳着脚窜出来扰乱这安宁。
    在路灯照不见的角落,一场叛逆青年单方面的斗殴正在进行着,拳脚落下,痛呼不断,他们兴奋的大吼大叫,起哄鼓掌。
    不知是哪位“多事”的路人或者他们中间的“叛徒”拨打了报警电话,当警笛声叫嚣着接近时,正处于亢奋状态的青年们纷纷作鸟兽散。
    翻墙、躲垃圾桶、跳到正在行驶的三轮车上……能想象出来,能做到的最快逃离现场的方法,他们都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警员和医生的及时赶到,制止了这场愈演愈烈的荒唐事件。
    尽管全力追捕,最后还是让主使者逃离了现场。不过,还好还有些或多或少受了伤的,或者逃跑时没那么精明或利索的被抓上了警车,送往派出所。
    到现场的医生很快发现了一名倒在阴暗湿地中的人。
    将他送上担架的时候,意外发现,竟是一名清俊秀气大概也就十六七岁的孩子。
    那名秀气青年在意识模糊之际,似乎听见医生在他身旁耳语。
    “孩子,父母赐予你生命,不是让你拿来斗殴逞强的。”
    头……疼的似乎要炸裂开来。
    仪器滴滴声充斥在耳边,还带着隐隐约约的哭声。
    哭声?是谁在哭泣,又为了什么而哭泣?
    手和脚都没法动弹,我这是……怎么了?
    躺在病床上的男孩拼尽力气想要睁开眼睛,最后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病床旁边坐着两个中年夫妇,女人双手捂着脸,泪水不停歇的从指缝中流出,滴落在洁白的被子上,绽放出一朵朵无色的小花。男人的脸色白的难看,双手一直扶着妻子的肩膀,也许这样能减轻她的些许伤痛。
    “老婆别哭了,小别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男子嘴唇开开合合许久,终是说出一句话来。
    “儿子到现在还没醒,你叫我怎么可能不哭?怎么可能啊?!!”女人的情绪很激动,一句话带着压抑与痛苦。
    “杨医生说了,儿子已经脱离危险期,现在就等着醒过来了。不过三天而已,还没有到第七天,我们还有希望!相信我们的儿子吧,他不会那么轻易离我们而去的……”易兴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然而那发白的嘴唇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他可是说过会给我们养老送终的。”
    赵秀在听到丈夫的最后一句话时,扑倒在了床上青年身上,沙哑着喉咙不停说着:“儿啊!我可怜的儿啊!上辈子我是做了什么孽才会遭到这种报应啊!”
    爸?妈?
    他们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哦……对,我想起来了。
    病床上的男孩在迷迷糊糊中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哟!恶心的同性恋!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华池镇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孙源拦住了易小别准备回家的路。
    从旁经过的同学在听到“同性恋”三个字时,都向他投来了或嘲笑讽刺或恶心厌恶的目光。
    易小别在听到那三个字时,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在他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在他交了第一个男朋友时,他无时无刻不在害怕着,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怕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就像现在这样。
    和这群生活在阳光下的、性取向正常的人相比,自己永远都是恶心的,见不得光的,甚至于必须去死的。
    所以,他从未把这个秘密告诉除恋人外的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
    “我…我不是同性恋!”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易小别吼出了这么一句。
    孙源被吼的愣了一下,随后笑的更加恶劣更加猖狂:“哦?那你来给我看看,这手机里的人是谁?”
    易小别颤抖着身子凑过去,那手机里显示的图片让他眼前一黑。
    那是,他和男友的接吻照。
    “什么照片什么照片?让我也看看呗!”
    旁边几个狗腿模样的人也伸长了脑袋看向手机,易小别在这时候突然发了狂。他大叫着将孙源手中的机器拍打到地上,力气大到连自己都愣了神。手机撞向巷口的转角上,屏幕摔碎。在孙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一次快步跑上去将那手机一脚踢到路中,汽车飞驰而过,手机彻底碎裂。
    “卧槽尼玛的那是我新手机!!易小别你找死?!”孙源气得浑身发抖,握紧双手,上前一步对着易小别的脸,给了结实的一拳。
    易小别本就瘦弱,又没怎么锻炼过,哪里经得起孙源那揍遍全校的拳头。当下这一击直接让他倒在了地上,狂风暴雨般的拳头紧随而至。
    “张思,给二哥去个电话,告诉他十分钟内到,好东西到手了。”
    孙源对着倒地不起,鼻子流着血的易小别嘲笑道:“瞧这弱不禁风样,和男人搞多了得艾滋了吧?真是越看越让人恶心。”
    张思打完电话后,孙源一脚踢上易小别要害处,疼的这男孩蜷起身子。
    “我二哥可就喜欢差人折腾你这种同性恋了,待会儿可要好好享受。”
    后来,迷迷糊糊间,孙源的结拜二哥,华阳县最让人头疼难抓的王勤带着一帮人到了。
    然后发生了什么呢?
    ……啧,头真疼啊……
    “二哥,是这货没错吧?”孙源点头哈腰的问着王勤。在这华池镇上混还得仰仗着这个喜欢搞男人的人。
    王勤叼着烟,捏住易小别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嘿嘿一笑:“果然是戴权那厮的小老婆。”
    说话间便对着易小别的唇亲了上去。
    本来被打的眼冒金光的十八岁少年却在那股子烟味接近自己时清醒过来,张嘴狠狠咬了那根让他恶心的舌头,嘴里瞬间被血腥味溢满。
    “妈的还敢装贞节妇?!”王勤就着捏住易小别的姿势,抬手一拳打上他光滑的下巴,“给老子往死打!”
    说罢,退到一边,旁边几个打手得了命令立刻对那躺在地上的男子拳打脚踢。
    “别打…疼……求求你们……”易小别蜷缩起身子,似乎这样能减少痛感,乞求着那些恶势力们手下留情。
    “小子,要怪就怪戴权吧,要不是他多事横插一脚,老子的生意就成了。”
    王勤愤恨的啐了一口,手握还未熄灭的烟,对着易小别后颈便戳了下去。
    “啊——”
    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大大满足了他的施虐欲,王勤得意的扔掉手中烟头。
    或许是这声音太过惨痛,让某个身处黑暗中的人萌生善意,又或者是被某个路过的不忍心的善人听到,打了求救电话……
    终于,他被送上了救护车,暂时保住一条命。
    
    第二章  重生
    
    王勤的话语不停在耳边回响。
    因为……戴权吗?
    易小别在心底暗暗嘲笑了自己一番。
    看吧,人们都是专检软柿子捏的。因为不敢得罪那个蜀川省长的儿子,所以找上了他那没权没势的恋人。
    听着母亲依旧未停止的哭喊,父亲压抑痛苦的安慰,易小别又一次嘲笑自己,果然是个软柿子,保护不了自己就罢了,还害的父母这般伤心难过,自己…真真是个不孝子。
    拼尽全力挣扎,终于是有了些动静。
    “老婆,老婆…儿子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易兴德正在安慰,猛然发现儿子好像动了一下手指头,也不管是不是眼花,立马兴奋的叫了起来。
    赵秀闻声抬头看去,易小别不负期望,手指活动更大了些。
    喜上眉梢。
    易兴德赶忙找来医生,为自己儿子做检查。
    易小别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各种冰凉仪器探测,整个过程浑浑噩噩。
    应该忙活了有一些时候吧,周围终于安静下来,他也慢慢的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墙顶、吊瓶……还有父母。
    双唇开合,沙哑着嗓子:“爸…妈……”
    话音未落,泪水涌出眼眶,赵秀紧紧抱住自己儿子,流了三天的泪又止不住往外冒。
    易小别感受到脖颈间的湿润,缓缓抬起右手,搂住母亲的肩膀:“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对不起……”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赵秀不知道自己儿子是犯了什么事,才会被人这样殴打,她只求着儿子醒来。当初被通知自己孩子重伤入院,还很有可能不会醒过来的消息,她只觉眼前一黑,脑中空白。现在孩子终于醒过来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只要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易兴德通过警方已经知道那天大概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比赵秀更多了一层痛心。
    那群殴打小别的青年,说儿子是同性恋,还是省长儿子的恋人。
    他感到很不可思议。
    但是在他前脚刚到警署,那省长儿子后脚也就到了。
    他和那个叫戴权的年轻人谈了很久,属于上位者的威压让他双手一直冒汗,脚也止不住的发颤。他不认为眼前的人能给儿子带来幸福,更何况,他们是同性。
    顶着压力,易兴德请求那个男人离开自己的儿子,离得远远的,最好永远不要再相见,他不想看见小别再陷入任何的生死险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