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入轮回 作者:百日耀葬花

字体:[ ]

 
一个像伊藤润二的作品《富江》一样的不死的年轻男人,为了“正义”而形成一个三人联盟,为这个社会的不公做幕后的制裁者。
违法?踩在法律的锋芒上,用暴力来制裁漏网之鱼。
他不知道活了多久,也忘记了自己是谁,上天注定他孑然一身的命运。
对外强势对内温柔律师攻x败类不死中二不止受…… 
 
关键词: 前世今生 现代 推理 灵异
 
    
    第1章  「1」死亡表演
    
    夜风很凉,尤其在20楼的这里。
    电梯房,天台上还有住户搭的天棚,偷偷摸摸地种了不值钱的花花草草和一些青菜,夜晚没有阳光,叶子都耷拉着,但是长势不错,看来主人有给它们好好浇水培养它们。
    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这里,看着在灯光闪耀的城市上方的无尽夜色,好像在思索这片黑暗会通向什么地方。
    他额前的碎发太长了,该是好久没剪了,跟着夜色迷茫,几乎把他的眉眼遮住。被风一吹,轻柔地挠着他的脸,飘扬在微扬的嘴角前。
    “蓝锐。”
    身后有个沙哑但很有磁性的声音在呼唤,划破了沉寂的空气,在簌簌的风里还是那么清晰。男子闭上眼,狠狠地扯动嘴角,转过身看他。那人藏在昏沉的夜色中,抿着薄唇,因为紧张而用力过度,让他的嘴唇有些发白,让那个被叫做“蓝锐”的男子阵阵心疼。
    蓝锐想着,自己很喜欢他的嘴唇,吻起来很软,带点坚毅的味道,很容易上瘾。所以蓝锐此刻微微失神地凝视他的嘴唇,想象他曾经那么深情、那么用力,用它在自己身上刻下他的印记。
    “蓝锐!”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过一点光泽,眼球上是稀少的泪水,看来是泪水让他的眼睛发着淡淡的光,看上去那么耀眼,但是他的眼睛……果然很迷人。
    可惜,眼里是着急,而不是曾经那痴迷的爱意。
    蓝锐艰难地动嘴,声音好勉强发出来:“宁德……你真的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他神色突变,眼中泛着慌张。蓝锐立刻用哀伤的神情愉悦地看他的变化。“公司……真的撑不下去了,和她结婚是救公司的唯一办法……公司是我的全部。你知道的,只要和她结婚,钱就有了。”本来就和那个女人有婚约,只是有了蓝锐,宁德才将婚礼推三阻四的。
    真是个贪心的男人。
    蓝锐厌倦这个毫不新鲜的说法,一阵失望,表情却装得是一派失落。“没有钱也没关系,你还有我。”蓝锐认真地对宁德说,一边尽力忽略喉咙和腮帮子的酸麻。
    宁德的脸变色好快,像打翻的颜料盘。“这个放一边,你约我来这里干什么,都两点了。”宁德走近他身边,伸手要抱住他。
    蓝锐轻轻侧身躲开,他尴尬地缩回了手。“这楼你不是给我买了一套么?虽然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蓝锐转回身,扶着刷了白漆风吹日晒了有些掉色的栏杆,往下看去。视野里有灯火,但是什么也看不清。他皱眉,这下面应该没有什么遮挡物吧,怎么就看不清楚呢?
    “我……”没等他说什么,蓝锐又强迫自己扯起嘴角,露出笑容:“你是赶我走,那个房子会是你的新房吗?”
    宁德沉默良久:“……我会安排你的住处,你的东西我会尽快整理好。”
    “不用了,起码你还想着我。”蓝锐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要让它表露于言语。
    宁德诧异地看着他,随即颤着声说:“谢……谢谢你这么理解我。”蓝锐朝他一眨眼,微笑道:“烧给我就行了。”
    宁德的瞳孔骤然紧缩,蓝锐在他做出动作之前,迅速攀上栏杆,重心向前,跳了下去。
    他在空中张开双臂感受下坠的失重快感,夜风像温柔的刀,划过他的脸颊和耳畔,吹得他的衣服哗哗作响。闭着眼享受着这种快感,脑海中想象宁德趴在栏杆上盯着自己身体融入夜色时那因恐惧而扭曲的俊脸,他怕忍不住想笑。20层楼啊,而且这楼刚好这会儿电路检修。时间掐得真准,让他乘着电梯上来,不得不跑楼梯下去。
    砰!
    一切重归静谧。
    没有感受到太大的痛楚,就没有任何痛感了。
    头部有凉意,一定是颅骨摔碎了,20层楼啊,灰白的脑浆应该也流出来了。
    不知道内脏有没有破裂,不熟悉物理的重力加速度,没有什么灵感,不过这也不重要。
    反正自己一定是死了。
    太好了。
    血一定溅得很开,一定摔得像肉泥。
    一辆丰田从蓝锐身边开过,又倒退回来停下。
    果然快乐的时间是很短的。
    车窗无声地降下来,里面传来女性的声音,轻蔑的淡漠的啧啧声。
    “你赶紧起来,脑袋摔得这么碎好恶心,我不想管你,好恶心。”重复了两次的“好恶心”,车子也没有挪动半分。
    涂抹着樱红色的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小巧玲珑的鼻子以上的地方都隐没在黑暗里,让她多了些神秘感。
    她等了一下,用力啧了一声,拿出手机拨号。电话很快通了,她没等那边的人开口,自顾自地说起话来:“他不让我接!他就想在这里干掉吗?”
    “……”
    “日!早说!”女人骂了一声,挂断电话,划了根火柴丢向尸体,然后升上车窗,毫无留恋地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距离这个坠楼地点足有5公里,女人开着车,小心踩着最高限速的边缘。车子几近无声地滑入一个小区,七拐八扭后一个别墅映入眼帘,早已开启的车库门大大方方地等待进入。女人快速地停好车,从车库钻出来,摁下了关闭车库门的开关,看也不看就蹬着高跟鞋进了屋。
    客厅很大,但没什么光亮,偌大的仿水晶吊灯悬在天花板上,没有打开,明显被冷落了。天花板角落几盏装饰灯零零星星地亮着,发出橘黄色的暗淡的光。做工精细的地毯底下是木质的地板,地毯中间压着一个精致的茶几,旁边几张棕皮沙发随意地搁置着,显示主人有惬意的生活情调。
    沙发上一个白衣男子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地躺着,女人皱皱眉,过去抬腿踢了他一脚。
    “他呢?”
    男子懒洋洋的,不情愿地抬起头。他有柳叶一般纤细的眉毛,眼睛像星辰一样明亮,鼻梁高挺,只是脸色苍白,眼底也有浅浅的阴影。
    “妈的……站了十几个钟,让我睡会儿。”
    他青筋外露的手抬起来遮了一下视线,感觉到了诡异的眼刀几乎要把他的身体穿透,迅速指了一个方向。女人对他的懈怠嗤之以鼻,朝他指的位置大跨步走去。
    客厅的角落有个白瓷浴缸,看来是特制的,尺寸比平常的浴缸大一些。女人扶着浴缸,嘴角浮起暧昧的笑容。
    浴缸里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准确来说,是个残缺的身体。
    他一丝不挂,软绵绵地摊着,膝盖以下空无一物,但是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生长着皮肤和肌肉。
    听到响声,张开了口:“你回来了?”
    和刚刚“蓝锐”的声音如出一辙,甚至外貌都一模一样。或者说,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蓝锐”躺在冰凉的浴缸里,听到了逼近的践踏在地毯上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停下。他知道是她来了。
    由于客厅光线不足,睁开眼看她也没让眼睛受到太大刺激,他盯着她的脸,随即疑惑地问:“你换发型了?”
    她沾沾自喜:“有没有觉得我变漂亮了?”
    “蓝锐”撇嘴:“你本来就挺漂亮的。”
    “起来起来,我给你买了新衣服。”她拉着他的胳膊就要把他拖起来。他哭笑不得:“我腿还没长全呢。”这丫头果然又犯装扮病了,装扮游戏玩太多了真的不好。
    她凶残地嘟嘴,狠命地一跺脚:“得,本小姐给你拿去!”说罢就噔噔噔地走了。他低头看向自己已经生长完全的腿,微笑。
    郑江,和伊藤润二的恐怖漫画《富江》中的主人公富江只差了一个字。他和她的能力也类似,区别在于他是真实存在的,还有一个,那就是他肯定比她活得久,而且他是男的。
    他和富江一样都有再生的能力,不过她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可以产生新的个体,而他不能,而且只能死了才能创造个体。她可以创造无数个新个体,他只能创造一个。她的血液、毛发都能生成个体,郑江也能,而且血液、毛发越多,他的再生速度越快。
    富江有恐怖的诱惑力,能让任何一个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能为她痴迷发狂。而他没有,但他能阅读死人的记忆,只要死者的大脑没有被摧毁的话。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上只有无数个死去的郑江,但只有一个活着的郑江。
    那么,郑江是和富江一样被称为鬼的存在吗?
    他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因为人间的宗教信仰的驱鬼驱魔都对他无效,虽然郑江很质疑它们的真实性。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和他相似的生物,或者说妖魔鬼怪。由于郑江不会衰老,他也忘了自己活了多久,也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有没有父母亲人的,全都忘了。
    然后不得不提一下郑江身边的人。白衣男是市立医院外科医生,叫周文康,非常有才能,但是由于坚持原则,被前辈们耻笑排挤。其实他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是少有的医德仅存的医生。
    这个有装扮狂倾向的女人叫米柳,厌恶自己是官二代的官二代,在一个警局做刑警队教导员。至于他们为什么认识郑江,为什么和他成了朋友,那是因为其中一个发现了他老是死掉,还有一个发现他的身份是假的。见识他死来死去又复活的违背唯物主义原理的事实,他们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和对现实一些行为和人的厌恶,于是组建了三人、或者说两人和一个不明的人形生物的联盟。
    刚刚宁德只是他们复仇的一个对象而已,郑江的身份很多,名字更多,“蓝锐”只是万千假名的其中之一,只是“郑江”是他真实的名字,没有被长久的年月磨损遗忘,记在心里。通过阅读死人的记忆,或者警局上头压下来的不能继续调查的事件,他们替一些无法申诉欺压和含怨而死的人复仇。
    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灵魂,也不管这么做有无意义,他们用偏激的方式践行他们的正义,只是为了让逝者安息,生者重燃希望。如果真有因果报应,纵使他们堕入阿鼻地狱,也无怨无悔。
    虽然目前的态势来看一时半会儿郑江是堕不下去的,而米柳和文康么……
    ……这个世界还是不要太唯心比较好,虽然郑江就是个唯心的存在。
    每个月郑江都会死那么几次,有时候是被人杀,有时候是杀了人再自杀。等郑江重生回来,米柳和周文康会找个机会把尸体烧了,只有这样人们才不能拿到郑江的资料,因为他没有身份,所以他得经常处理自己的尸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