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私人医生+番外 作者:小竹子君(上)

字体:[ ]

 
文案
著名留美医学博士楚雲深成为了段家小少爷段瑞祺的私人医生!
“哎呦!楚医生,少爷又蹲在厕所里出不来了!”
没错……段少爷患了肛肠类疾病。
“哦。那我去做一下检查。”楚雲深面无表情,拉上薄如杜蕾斯的橡胶手套。
“我来给你做个指检,怎么样?”青年露出一个微笑,看着面前捂着臀一脸惊慌失措的家伙。
“诶我说!!这可是我家!!你的工资我付的钱!!你……”被强制壁咚,夺取口腔的气息,“唔唔……不能这样……对……我……”
 
医生,有病好好治,不脱裤子行吗。
本文主受主受主受!重要的事说三遍~ 
【傲娇缺爱受】X【控制欲霸道攻】
标签:【小白文】【苏苏苏】【甜甜甜】【宠宠宠】【作者智商下线】请不要过分考究哦~
受就是单纯就是蠢萌!但是会慢慢成熟哒!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雲深,段瑞祺 ┃ 配角: ┃ 其它:
==================
 
  ☆、Chapter 1
 
一个显得有些破旧的老宅,红色的砖块上长满了爬山虎,深绿与浅绿交杂在一起,又有几株蔷薇缠绕在一起,吞噬了一半的墙壁。在炎炎的夏日,这老宅也笼罩着无法除去的阴寒之意,若是在夕阳西下时,便有几分鬼气森森。
    二楼的彩色玻璃花窗已被封死,沾着厚厚的灰尘,显然已经弃用。老旧生锈的铁质雕花大门今日敞开着,咿呀咿呀的摇晃。
    这是,段家老宅。它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如今只留下二人——段家少爷段瑞祺和一位不知姓名的老管家。
    虽说是段家少爷,但却是凯安公司总裁凌中华的私生子。段瑞祺本来和母亲段姝芳一起住在t市,然而在他15岁时,母亲出车祸去世。被正妻赶出父亲给母亲安顿的小别墅,他不得已和老管家一起回到母亲老家f市,靠父亲每年给的五十万生活。外公外婆早在他出生前就已逝世,所以现在这老宅中仅有他和管家二人。
    平时段家老宅很静,也不大会有什么人踏足,但是今天,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走进去,地面是有些暗黄的大理石地砖,虽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却因年久而氧化发黄。大而空旷的客厅仅有一个餐桌和茶几,那茶几上的茶还冒着腾腾热气。往里头,是个狭长的走廊,边上一扇扇门各自通往一个房间。走廊成四方状,围出中间的花园。
    而就在那走廊的最里处,一扇门的边上挂着红木雕漆的小牌子,上书“医务室”三字。屋内,虽然显得有些小,仅有一张病号床和凌乱的仪器,却看得出来是用心打扫了一番的。
    段瑞祺死死瞪着面前的人,两只眼睛瞪的滚圆,眉毛都要竖起来。
    “我绝对不会脱的!”他梗着脖子,脸涨的通红,抵死不从。
    管家花了二十万雇来的私人医生就是这个样子?!虽然穿着白大褂带着听诊器,长得也文质彬彬的样子,据说还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学院博士毕业……但是,但是……
    二十万真的能雇到?
    他十分怀疑。
    “配合一点。”楚雲深皱了皱眉,诧异于这家伙性格的变化,抿唇,表情格外严肃:“根据你的描述并不能直接判断到底是什么炎症,我需要看一下。”
    “不要,哪有看那种地方的!”他小心翼翼的往门口挪,“我拒绝。”
    “少爷,配合楚医生一点。”管家把他拽回来,随即转过头去看楚雲深,“之前少爷不肯去医院看,没过多久就又严重了。疼成那样还不肯去医院,没办法才请了楚医生您。麻烦您了,一定要帮少爷把这病治好。”
    “嗯。”楚雲深点了点头,眸中划过一丝笑意,“我会对病人负责。”他戴上乳白色的橡胶手套,握了握拳,测试手套的弹力。
    而这个动作让段少爷极为惶恐。
    “少爷,就配合一点吧。”管家在边上低声的劝着,然而段瑞祺却拼命的摇头。
    “不要,绝对不要!”被一个陌生人用手指性骚扰?
    楚雲深看他的目光带了一丝探究,“没事,这里由我来吧。”他微笑了一下,声音温和而平静,“您在这里也不方便。”
    “哦……好好好,”管家叹了一口气,“我家少爷脾气不大好,麻烦楚医生一定要多担待啊!”
    “嗯,没问题。”他微笑应下。
    “少爷,一定要配合一点啊。”管家又不放心的嘱咐,随后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医务室。
    “我不要!”段瑞祺说罢就要跑出医务室,却被楚雲深像拎小鸡一样拎回来。他努力的做出凶恶的表情,龇牙咧嘴,狠狠的瞪着他。
    “瞪的眼睛不累吗?”面前的男人显然没有被吓到,定定的看着他。那目光让段瑞祺莫名的心虚起来,在心里不断嘟囔着,却不敢再说什么。楚雲深走到门边把门关上。随后打开酒精瓶,开始清洁双手。
    “裤子脱了,躺在床上。”
    “……就不能不做这种检查么……”只剩下他们两人,段瑞祺没了方才了气焰,弱弱出声。脸皱在一起,格外不情愿。
    “根据你的描述,可能是肛肠类疾病,也可能是前列腺疾病。”楚雲深走到他身边,低笑,“你就算去医院也是一样要做指检的,所以,躺下吧。”
    “……”他明显还在犹豫,然而就在此时,菊花又开始疼起来。捂着肚子,面露便秘之色,结结巴巴的问:“你就不能给我开点药……巴豆什么的……”
    “巴豆?”楚雲深直接把他按倒在床上,拽住他的裤子,“吃了巴豆你可以等着拉到脱水了。”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他的手直接按在了拉链上,吓得段瑞祺浑身一抖。
    “放开我的裤子!”他挣扎起来,“你……不过是,我雇来的一个医生……别忘了……你的工资,我付的钱!”
    “我帮你脱。”楚雲深显然没有被他威胁到,眯着眼睛,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手拉开拉链。段瑞祺不断挣扎,然而面前的男人仿佛力大无穷,很轻易的就把他控制住。裤子被一点一点往下拽,白色的内裤已经完全露了出来。
    “我自己脱,我自己脱!”他叫起来,楚雲深放开他,段瑞祺立马抱住了自己的屁股。
    菊花那里又痒又疼……好痛苦。
    “你,转过去。”他瞪着楚雲深,“不准看。”
    “好。”楚雲深转过身去,重新给手套消毒,顺便拿出凡士林。段瑞祺无比纠结的脱掉了外裤,望着自己的内裤,久久没有动作。
    是脱,还是不脱?
    “好了没?”楚雲深转过身,看见他还穿着内裤,并且认真的盯着自己的两腿之间,仿佛在思考国际问题。
    段少爷傻愣愣的抬起头,看见他盯着自己……的内裤,立即炸毛:“说好了不回头的!”
    楚雲深的目光轻飘飘的滑过那小小的凸起,顿了顿,嘴角上扬了一些,“看样子还是要我帮你脱。”
    “……不就脱个裤子么。”段少爷高傲的抬起脑袋,直接就拽下自己的内裤。楚雲深的目光在那毛发稀疏的东西上停顿片刻,随即挪到了那条短裤上。
    他的眉毛跳了跳。
    “你,多久没换内裤了?”
    段瑞祺认真的想了想,“……也就一星期吧。”他的表情很认真,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在问楚雲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楚雲深沉默,他似乎知道了这小子生病的原因。
    段瑞祺眨了眨眼,“你还看不看了?”这家伙……为什么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面前的人目光终于从他的内裤上移开,定定的看着他的脸,淡淡开口:“……跪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
    段瑞祺两只眼睛瞪的滚圆——那不是……后入式吗?!
    面前的人似乎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面无表情的催促:“快点。”
    “……”他真想现在就跑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敢不听这家伙的话。段瑞祺慢吞吞的跪下,无比羞耻的抬起了自己的屁股。
    “看完了吗?”他着急的问。隐秘的地方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天国的妈妈,他好方。
    “你最好开始深呼吸。”楚雲深淡淡提示,右手食指上摸了些凡士林,左手按住他的臀。目光在那白皙的翘臀上定了定,又挪到那紧缩的小洞,随即伸出食指,轻轻在周边摸过。
    段瑞祺浑身一抖,“你……摸边上干嘛……要戳赶紧戳!”
    “直接插入,你会很疼。”楚雲深继续在周边轻轻按压,并用手上下拨弄。他的表情很严肃,没有丝毫别的神色。然而段瑞祺却紧张的不行,菊花不断收缩。
    “不是肛裂,也没有肛萎。”他轻轻按摩起肛缘,看他紧张的样子,扬了扬唇角,“深呼吸,放松。”
    段瑞祺用力的呼吸着,但是还是无法缓解那份忐忑的心情。
    “你……能不能不要……”他结结巴巴的开口,“就这样看看……不行么……”
    “我并不知道你到底患了什么病。”楚雲深皱了皱眉,继续在边上按压,“开错药只会加重你的病情。深呼吸,并不会很难受。”
    段瑞祺努力的呼吸起来,手指轻轻按压的感觉让他浑身都在抖。楚雲深又按摩了许久,那紧闭的菊花才略微放松了一些。又在边上转了转,才轻轻的戳了进去。
    “疼吗?”
    “……不。”颤抖着声音,确实不疼,但是那种感觉……
    仿佛时光回溯的时候你刚好在上厕所。
    手指没入一个指节,抚摸着内壁。段瑞祺皱着眉,这种感觉令他十分不舒服,“好了吗?到底什么毛病?”
    楚雲深没有说话,继续抚摸。
    “啊……”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从他抚摸的地方传来,段瑞祺忍不住叫出声,浑身都在颤抖,这种感觉……
    “你你你……在……干什么……”咬紧牙关才没再喊出声,这种强烈的刺激感让他满面通红。然而身后的人依旧在那个地方不断按压,一波一波的快感几乎要把他淹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