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玷污经典童话 作者:芦一荻二

字体:[ ]

 
 
 
文案
【睡美人|沉睡的森林】
心有狂狮的漂亮王子,
反贵族又懦弱的忠诚骑士,
传说能带来好运的神秘公主,
他们的命运交织成森林,正在沉睡。
【灰姑娘|失落的情人】
午夜的钟声敲响
灰姑娘遗落的水晶鞋
骑士压抑的深情
邪恶的阴谋逼近
究竟谁才是王子失落的情人
是的已坑
【青蛙王子】
无良小短篇
【大海之子】
人鱼攻X王子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黎明战铠
 
  阴霾。理查用乌黑的手指抠着地面的裂痕,哀格蒙特偷眼看他。
  三月的旅程让胡茬子从理查有力的下巴里争先恐后地冒出来,这宫廷中漂亮的公子哥总算多少有了点王者应有的沧桑感。但可气的是这于他的英俊反而是极大的增益,他肩胸宽阔,腰臀窄收,线条流畅紧绷,复有英雄气概……哀格蒙特微微哂笑,不过从经过逆流河后他就再没机会维护自己的优雅,半个月洗澡的缺失让他心情烦躁,裸.露在外的皮肤沾满泥土和血迹。也许公主并不欣赏这样的解救者。
  “阴霾,”理查突然说,“总是阴霾。他妈的什么时候下雨!”
  哦哦,看他的优雅!
  但哀格蒙特没有附和,他多年护卫王子的经历给与他时而忤逆的权利。非但如此,王子允许他与他同乘一车,亲如兄弟——是为了护卫甚至替身工作的顺利进行,这是莫大的荣誉,为一个人死,为一个王子死,哀格蒙特当然也这么认为。
  漂亮的王室贵胄,出生起就一直作为宫廷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品闪耀着,脆弱,英武,美丽,同时矛盾地存在。然而他终于还是得做点什么,做为一个王子,终于要做点什么了。
  ——对他的软弱心灵和空虚体格都还算有好处。
  ——可惜公主们大多只欣赏与她们自己相似的精致面孔。
  他们穿过龙岭,火谷和逆流河来到遗忘国度寻找传说中的公主,这场征途听起来很浪漫,不明所以的民众被这浪漫感染得怒骂……哀格蒙特有时感叹世理的可笑,当他们其实敷衍时他们欢呼,当他们真正奉献时他们气愤。不过是好心为邻国国王的疑心病着想。
  画像中的公主有金子般的长发,娇俏的小下巴,玫瑰色皮肤碧蓝眼睛,虽然身穿男子猎装也美丽极了。王子则黑发灰眼,想必着女装和公主站在一起仍是一对璧人。值得一提的是,哀格蒙特倒是同公主相同有金发蓝眼,他出身平民。这无疑说明了一个问题,但在需要的时候,血统和审美观统统不重要。
  “我不想继续了。”理查说,“我也不想回去了。让他们该怎么样怎么样吧,与其历经痛苦娶一个不知如何的女人,倒不如去做游侠。”
  哀格蒙特不知该说什么。
  “我们还有钱吗?我记得带了许多出来。”
  哀格蒙特轻轻一笑:“您该不是不记得我们走了三个月吧?还有发给士兵和骑士的军饷,死人手中余钱虽然会收回,但尸体散落不便取回。还有向巫师询问的报酬,探路小孩死去的补偿金……”
  “行了行了,就是说我们逃跑也不会过得好是吧?那就去找她吧,上帝保佑她早入天堂!”
  让王子不得不履行职责的是国内的旱灾,饥荒使人民焦躁不安,王室美好生活岌岌可危。国王又长年沉浸于声色犬马中身体空虚,外强中干内毒不深的王子似乎是唯一的希望。迎娶传说中得到便能实现三个愿望的公主……国王也想这么做,好吧儿子做到也不错,丰富的嫁妆和没有聘礼,还能有哪里的公主能更漂亮呢?
  他们的运气好得出乎意料,每个巫师都带着热切接待指点他们,尽管问询费照收。在此之前,邻国国王损失了次子和大队人马,而他们,死点人是必须的,至今仍是个队伍就是奇迹。王子是被选中的,但愿见公主前能洗洗澡。
  现在他们进入了最后一关,森林。雾霾封闭了整片遗忘大陆,它将倒在地上沉睡的居民腐蚀得只剩白骨,希望公主……森林中尤甚。这片密林除了坚硬的杉树别无活物,脚踩在灰色沙砾上都会感到阴冷。如果不是巫师好心提供的药剂,恐怕他们就必须返回了。但饥饿还是无可避免地侵袭他们。哀格蒙特庆幸自己与王子关系密切,即使这种时候也能吃饱饭。
  “喂,艾格,你说这种地方的女人会是什么样?老巫婆?蜘蛛女?嗯?”
  “这不好说,理查。她毕竟是你未来的王妃,别太绝望。”理查常亲昵地称他为艾格,自诩是他最好兄弟,可是整个骑士团都认为哀格蒙特是只可怜的被取了名的狗。
  理查看了看将灭的篝火,简洁有力地对传令官说:“继续走。”
  ×××
  在路上哀格蒙特聆听了理查关于结婚的种种想法,他说:“铁青色的天和铁青色地面中间能诞生的女人想必也有金属皮肤,我的老天哪,一个金属女人!我必须找多少情人才能补偿损失!……”
  “我认为结婚只是个形式,你知道的艾格,女人嘛,和我们互相看不起,看看父王和母后……女人嘛,就是这样……”
  “艾格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要在场。记得别找太漂亮的,你总得为兄弟考虑考虑……”
  森林对此表示了明显的不满,作为公主的拥趸,它很快派出了得力手下——稀有的龙越来越不值钱了!虽然个头都挺小,不过五脏俱全,火焰强劲!哀格蒙特立刻抽出宝剑,但他身边的王子以更快的反应速度冲上前去与它凶猛地搏斗。
  哀格蒙特并不担心。王子离开宫廷后就像野生菌一样迅速强壮起来,原本只是空架子的完美体格也填充得货真价实,只是他不慎杀生后就爱上了一剑剑捅刺,以前精心保养的圆润指甲上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哀格蒙特还曾经亲眼看见王子若有所思地嗅它们。好在这些对一个准国王都不算什么,对于一个即将得到无比力量的人物更不算个事儿。
  王子挥动宝剑砍击着,骑士们在各个方向协助,士兵则在布置绳网,因为王子说过下次遇到龙时要捉一条活的带给公主,让她满心欢喜甚至干脆嫁给龙。小龙嚎叫着吐火,火星同血一起落下,王子沉浸在杀戮之中,完全忘记自己的命令。他兴奋地顺着龙的脊背爬上了它的脖子,拿利剑当缰绳深深地卡进它的喉咙,血液滋滋地喷射,小龙挣扎着反转翅膀试图打下他。王子这时候却暴吼一声,似一只狂狮。包括哀格蒙特在内的许多人当场就认为王子必定在打狮妖时中了邪,但他们还未来的及行动,小龙就震颤着勉强飞了起来。
  它速度很快,然而那不能叫飞,它的痛苦和失血都在让它疯狂,它四处乱撞,树木成群倒下。哀格蒙特和队伍紧追不舍,他不担心王子会死,从他小时候从不放开手中的糖果的表现就可以安心,可他担心他越来越兴奋。
  理查忽然长吹了一声口哨,他长剑一横,让那可怜小龙去见了上帝——它的血液泵还在运转。在哀格蒙特来看,他被龙血喷了全身,狼狈至极。可是他的身形剪影光亮闪耀,哀格蒙特甚至忍不住想跪下亲吻。
  理查回身微笑,阳光的渡边刺眼而神圣。
  看哪,黑夜已经过去,战神披上了他的黎明战铠!
  哀格蒙特觉得,理查身上的乌黑泥土和滴落的鲜血,与他的笑容,实在无比美丽。
 
  婚礼
 
  黑珍珠,紫水晶粒,猩红的石榴石,破碎的金银沙,摇曳的厚重流苏……苍白的手指尖从黑天鹅绒袖口中伸出来,裙摆带出一地星光。公主猛力转过头,她黄金似的金发被重重甩过去,用一种睥睨式的傲慢仰视哀格蒙特。
  她优雅地拉开塔裙,各色宝石将哀格蒙特晃得脑晕,只得愣愣注视着公主纤细手指上扣着的一枚翠榴石戒指。——虽然作为结婚仪式的见证这玩意儿本该稍后出现,但公主十分恳切地要求并威胁过……她身着理查的王国的传统服饰,庄重威严的结婚礼服以细呢和天鹅绒制成,色调沉郁,饰以各种暗色宝石。哀格蒙特只能默想它在相当程度上雅致地体现了“重”。幸而公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她与这沉重正好相配,不,也许她适应更沉重血腥的……她姿态优美,梗着脖子手执羽扇时像一只惬意的天鹅。理查会爱上她的,理查甚至早就爱上她了。
  理查将用那种哀伤的深情的眼神看着她。
  ——理查确实那么做了,他倾斜着身体俯身去看身边娇小美丽的妻子。在更早的以前,他这门功夫已练得炉火纯青,闲着无事时,他就这么深情地盯着墙角的花瓶。但这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现在回到婚礼前来,哀格蒙特心中不知所谓地瞅着未来王子妃的手指看,双方都未曾意识到失礼,反而认为理所当然。
  共犯或同盟的心态。
  公主微微一笑,她划过裙摆上的珠宝,“它们真是迷人。”
  “是的。不过……”
  ——理查俯下身吻她,他们身后的贵族们嘲笑般地咳嗽,理查更着迷地享受着背德感。
  理查未来的妻子只到他的上腹部,看起来像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哀格蒙特深知这并不是问题。理查不知道,国王不知道,全王国都不知道。他与公主共同保守秘密,这让他又虚荣又惶恐。他其实并不想背叛理查。
  他们跟从光明走出雾霾森林后就在不多远处望见了城堡的尖角,金光熠熠,仿佛高山的雪峰顶!这其中必定睡着一位美丽的公主……或是别的美丽的什么。城堡被重重荆棘包裹着,哀格蒙特带着骑士团奋勇清道也未赶上它们恢复的坚定速度。王子终于无可忍耐,他又冲了上去,荆棘理所当然给莽撞的人类来了一下,然后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王子的血液像火油一样燃烧,虽然只是一小撮,并很快熄灭,但无疑是希望。
  理查十分不情愿。
  “你无路可走。”他亲爱的艾格说,“我们没有钱。”
  理查贡献了血液。当他们能够开出一条道路时理查已经失血到只能被人扶着走了。他叫哀格蒙特过来,拉着他的双手,下遗嘱似的说道:
  “我亲爱的兄弟艾格,接下来拯救王国的使命就交给你了。把那女人带来替我娶了她!哦不,我还是不要伤害你……”
  哀格蒙特独身前往城堡深处,这是一个典型的矮人宫廷,矮小的家具,高不可测的穹顶,粗犷的建筑风格,暴发户式的奢侈豪华。真希望公主没有胡子。哀格蒙特想起理查的风物学老师讲过矮人无论男女都有胡子,而理查的作业总是他忠诚的兄弟的手笔。
  哀格蒙特走上正厅高台,这里有一只小巧的棺材,哀格蒙特多少理解矮人国王的选择,除此之外还能把她装在哪里呢?长眠不醒与死亡太过相似,死人只好躺在棺材里。
  棺材盖被一脚踢开,哀格蒙特期待看见的金色长毛一根也无,棺材里什么都没有。
  骑士的勇敢是不可估量的,哀格蒙特多少像正常人惊恐一下后,就拿着佩剑毫不留情地随意戳刺周围的织物。如果理查在,王子一定会给地上不知死活的人体们都来那么一下,可是哀格蒙特……他总感到自己心脏有力地挤压,吸收血液,由此他肮脏的一部分得到了清洗。
  他小心地绕过了这些躯体。这里有国王,王后,宫廷侍卫,小丑,女官……都自然而安详地保持当时委地的姿势,仿佛变故是无预兆地突然到来。
  哀格蒙特忽然打了个哆嗦,那么是谁把公主放进棺材摆在正厅呢?公主去哪了?
  冷风从被荆棘刺破的玫瑰花窗中灌入,哀格蒙特不知所措,心中惧怕又迟疑着不愿放弃骑士的尊严。他把佩剑握得更紧,剑身从低垂到微抬,他退到角落处,面对所有躯体努力定了定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