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夜+番外 作者:朗白公子

字体:[ ]

 
 
文案
 藤堂琉生第一次见到克莱尔的时候,是在四月盛开的樱花树下,那个男人金发闪耀,眼睛里仿佛盛着整个湘南海的蓝,画面唯美得不似人间。
克莱尔告诉他,“我是魔术师。我会保护你。”
硝烟里的爱情亦真亦假。他们在刀尖上跳舞,脚步相互追逐,礼服的燕尾飞舞着,黑色的假面摇摇欲坠。四周是漆黑的夜,他看不清克莱尔的心,亦觉得这个男人也许本就无心。
藤堂家大厦将倾,黑发黑瞳的少女身着赤色的和服,手里握着藤堂家收藏的妖刀村正,闪着寒光的刀尖直指藤堂家主,她笑,左颊酒窝深深,“父亲,您老了。”
 
这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轻笑着的黑发少女,默不作声的神秘少年和漫天倾洒的扑克,英俊的金发魔术师微笑着“哎呀,你抽到一张鬼牌呢。”
尘埃落尽,少女望着一地樱花,“卡俄斯的人啊,多情,又无情。”
内容标签:异能 江湖恩怨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克莱尔,藤堂琉生 ┃ 配角:Bye,莲 ┃ 其它:魔术师攻*伪小白太子受 
==================
 
☆、夜色阑珊
 
  夜。唐人街。
  黑色的车泊在路边,“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黑色长发的少女走下车,抬眼看了一眼Night闪着霓虹的招牌,抬脚走进了嘈杂欲聋的酒吧内。
  穿过群魔乱舞的舞池,路过吧台,一个穿着赤红旗袍的中国女人看到她,放下手中的烟杆想站起来,少女冲她点头示意不用在意自己,几个转弯,径直上了三楼。三楼寂静,黑色的皮鞋踏在柔软的红色地毯上悄然无声,中国风的红色宫灯将走廊映得鬼蜮迷离,几乎染红了少女乌黑的瞳。走廊尽头是一处纸门,门上画着水墨山水,有隐隐的人声从纸门后传来。
  “哧啦——”纸门被少女拉开,门后几把枪戒备地对准了少女的太阳穴。红色的烛火在少女脸上投下深深的阴影,她嘴角勾起,左颊酒窝深深,“Hello~艾伯特。”
  几个黑衣保镖身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美国男人正半倚在沙发上。他脑门微秃,有着中年美国男人特有的肥硕肚腩。一个挑染着酒红长发的亚洲女性正低头伏在他腿间,衣衫尽褪,屋子里春光旖旎。显然,少女的到来打扰了男人的好事。见到少女,男人一把推开腿间的亚洲女人,“Bye!怎么是你!把枪收起来!你们这群蠢货想死吗!”男人一边吩咐着一边手忙脚乱地理着衣服,“都出去!”
  屋里其他人都出去后,纸门重新被拉上了。此刻屋子里静得难受,空气粘稠,艾伯特咽了口口水,觉得刚才氛围暧昧的红色烛光此刻也变得狰狞起来,天知道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眼前这女人了。我就应该躲在庄园里不出来,他想,我真是个精/虫上脑的傻/逼,明知道Bye在找我,还巴巴送上门。他眼神飘忽,语气紧张,“Bye!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Bye走到沙发旁,并不坐下,只是伸手随意地把玩着放在桌上的玻璃杯,“艾伯特,见你一面可真难,找了你许久,终于在这唐人街找到你了。”
  “你找我做什么!”艾伯特皱着眉头,想快些结束这对话。
  “哎呀,看你这话说的,真叫人寒心哪。”手中的杯子偶尔有暗色红芒闪过,“好歹十年前我也曾镇压过北美,那时你可没少从我这儿拿好处。”
  艾伯特额头有冷汗流下来,“可你现在掌管亚洲暗杀部,跑来北美做什么。”
  “听说,最近你接到一件麻烦事?”Bye轻声问。
  最麻烦的就是对付你……艾伯特苦笑道,“也……也不怎么麻烦,你知道无非就是家族纠纷什么的,其实挺好解决的……”
  Bye看着艾伯特冒着冷汗的额头,她知道艾伯特这个人不仅唯利是图,而且贪生怕死,这两点很好。“家族纠纷?我听说,这个家族在日本可是有点来头的。”
  “……那是你们亚洲的事,这儿可是北美!天知道什么日本的家族……”
  “不要装傻,艾伯特。塞菲利亚把任务交给了克莱尔。呵呵,东亚的任务越过我,交给了北美的克莱尔,我倒是很好奇,这是什么人的任务,让塞菲利亚这么忌惮我。”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只是个线人,任务虽然是塞菲利亚通过我的手发给克莱尔的,但我也只知道个大概……咳咳。”艾伯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喝了口红酒掩饰。
  Bye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左颊酒窝浅浅,似乎毫无恶意的样子。玻璃杯轻轻在大理石的桌沿上磕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呃?说说你知道的大概。”
  艾伯特眼神紧张地偷瞄着Bye手中的玻璃杯,他知道那漂亮的器皿在她手里杀伤力绝对不比一把短刀差,“我只知道那几个日本人姓藤堂……”
  “咚!”Bye手中的玻璃杯滚到桌子下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艾伯特的神经随之一紧。“哈哈哈哈……”她收回手,捂着脸笑出声来,笑得不能自已。“藤堂……居然是藤堂家……哈哈哈,难怪塞菲利亚不把这个任务发给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
  艾伯特擦擦冷汗,“Bye,我可什么都没说!”
  少女止住笑声,放下手面无表情地望着天花板,“你当然什么都没说。”说完站直身子,转身向外走去。
  “喂,你打算怎么办!”
  Bye头也不回地答道,“东亚的任务,还是由我亲自接比较好。”
  “你该不会是想……你快走吧,我今天谁都没见!”
  少女随意地挥挥手,走出房门。房间里,艾伯特长舒一口气,“我就知道会这样……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接任务了!”
  Night楼下,Bye坐在车上,黑色的车窗缓缓升起,“走吧。”
  “告诉塞菲利亚,藤堂家的任务,我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233……
 
☆、太阳神海
 
  黑色学生西装的藤堂琉生站在路边的樱花树下,左手提着书包,右手拿着一个信封,看邮戳应该是从东京寄来的。一片樱花飘飘荡荡身姿柔软地扫过他的指尖,他闭着眼深呼吸一口,“神明大人保佑我!”说完将书包夹在怀里,撕开了信封。随着白色的信纸展开,他屏住呼吸,心跳加快,心里不停默念“保佑我保佑我保佑我……”
  白色的纸上测试评价一栏,印着一个小小的“A”。明媚的笑容绽开在藤堂琉生脸上,“A!果然是A!太好了!”这时,一阵风吹来,将他夹在指缝里的信纸吹得飞起来,脸上的笑尚未来得及收回,就看见那页信纸被卷到一个人的脚下,那人弯腰拾起,手指修长,“东京大学入学模拟测试成绩单。”那人看着上面的字,微笑着看着藤堂琉生,“恭喜你,同学。”
  藤堂琉生连忙调整自己脸上的表情,“谢谢你,先生。”在接过成绩单的时候,藤堂琉生看到了樱花树下那人漂亮的金发和蓝色的眼睛,“外国人吗……”他想。没想到就这么说出了口,他连忙弯腰致歉,脸红到了脖子,连耳根也通红通红,“真的很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外国人生的英俊,身材修长,五官如同刀刻似的,每一笔都精雕细琢过,站在樱花树下确实能让人晃了神。看着藤堂琉生失措的样子,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克莱尔觉得有趣,笑出声来,“藤堂君不用道歉,没关系的,哈哈。”
  “嗯?”听了这话,藤堂琉生直起身子,疑惑地望着这个异邦人,这人英俊的外貌的确会让人忍不住与之亲近,但还不至于能让人完全放下防备。
  “哈哈。”克莱尔笑着指着他手中的成绩单,“上野学园高等中学三年二班,藤堂琉生君。”他的蓝眼睛被浓密的金色睫毛覆盖着,像南湘海的蓝。他长得真好看。藤堂琉生想,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又很快红着脸低下头,“抱……抱歉。”
  “别这么说,琉生君……呃,我可以这么叫吗?”
  藤堂琉生闷声答道,“可……可以。”
  “那真是太好了,琉生君,哎呀,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克莱尔,嗯……是个外国人,请多多指教。”
  藤堂琉生抬眼看到克莱尔嘴边恶作剧成功的微笑,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这算什么自我介绍。”
  克莱尔冲他摆摆手,“好啦好啦,重新自我介绍。我叫克莱尔,是个教师,英文教师。要去任教的地方刚好也是上野学园呢。刚才不小心迷路了,不过能遇到琉生君你真是太好了!”说着抬手看了看表,“说起来现在这个时间已经迟到了呢。”
  藤堂琉生手忙脚乱地看了看表,“糟了!迟到了!”将成绩单塞进书包里,“克莱尔先生,您跟着我,我带您去上野学园。”
  克莱尔的蓝眼睛眯成一道缝,“多谢啦,琉生君。”
  克莱尔一路跟着藤堂琉生来到上野学园,学园此时空荡荡的,偶尔有几个快步跑进教学楼的学生。“那就是理事长的办公室。”藤堂琉生指着一栋白色的楼,第三层有一个打开的窗户,窗台上爬着浓密的植物。“我去上课了,再见克莱尔先生。”
  克莱尔冲他挥挥手,“再见,琉生君。”看着藤堂琉生冲进教学楼的背影,他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放在藤堂家简直像狼群里混进一只羊,轻易就能被撕碎了。那孩子一定是被保护得太好了,纯净得就像一块玉,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染上颜色,雕琢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他一只蓝色的眼睛恶作剧地挤了挤,“请多多关照。琉生君。”
  理事长办公室,克莱尔坐在转椅上百无聊赖地扭来扭去,看到窗台上放着一株盆栽海棠,就把椅子泊过去,伸手去掐海棠的花,越掐越来兴致结果手就贱的管不住,将花全都掐下来后就开始揪叶子,一片一片的揪,还不是好揪,每揪下来一片就弄的其他叶子也摇摇欲坠落了一地。正揪的起劲,理事长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四十多岁打扮精干的女性,那女人穿着正统的灰色西装,戴着眼镜,怀里抱着一塌资料,看到正趴在桌子上揪叶子的克莱尔和一地的花叶,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那株光秃秃的海棠突然迅速地抽出枝条,一条细细的藤蔓猛的缠上克莱尔手腕,让克莱尔的手一时间动弹不得。女人扶了一下眼镜,“虐待植物是会遭到报复的。克莱尔君。”
  克莱尔回头看见眼镜片反着光的女人,“哎呀,好久不见啊,上野夫人。”手腕一翻,从藤蔓里抽出手来,“您今天看上去格外迷人呢。”说着伸手从上野的鬓边扫过,变出来一朵玫瑰递给上野。
  上野伸手接过玫瑰,随手□□办公桌上的玻璃瓶里,“别再玩你的鬼把戏了,你手上的玫瑰已经告诉我你把她藏在袖子里了。”
  克莱尔看着坐回办公桌的上野,“真的吗?它还告诉你什么了?”
  上野扶了扶眼镜,“她告诉我你今天喷的香水太难闻了,浓郁的香气让你看上去像一只正在求偶的雄孔雀!”
  克莱尔越听脸色越黑,“这该死的植物!”他骂道。
  上野冲他努努嘴,示意他坐下,“坐。”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档案袋,“里面是你的入职手续和其他资料,你看看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