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果我失去颜值+番外 作者:花无九

字体:[ ]

  
    这是一个帅比兼苦逼失去颜值后悲伤的、却又意外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的故事。
    关键词: 苦逼 人生转变 温馨 甜文 现代 校园
    
 
第1章 楔子
    凡是在A大混的人,基本是没几个不晓得林舟这俩字儿的。
    林舟,不为别的,就为他那张堪称倾国倾城的脸,打他一入学的那刻起,就撑起了整个学校的颜值。
    身为颜值担当的他,自然走哪儿,哪儿就是一亮丽的风景线。
    去打个球,基本上球队里就他一个人吸尽了目光。他那张脸在灯光下是那么完美、阳光,以至所有人下意识忽视了他那烂得掉渣的
    球技。每到这时,平时争着为他送水的女生空前团结地给他加油,加油声此起彼伏,一个个喊得那叫一个浪。他一上场,整个球场就
    只听得见“林舟”俩字了。
    他迟到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就没见过一回被罚的。他冲着任课教师随意撒个小娇就化解的事儿,在他眼里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还有啊,多少女生倒贴着往他跟前凑,情书都塞满了他的储物柜。可他呢?虽来者不拒,却是没一个真心对待的。
    其实也不为什么,就是因为:
    他是个Gay。
    可是有一天,如果这个靠脸吃饭的Gay,失去了他赖以生存的颜值,故事,又会变得怎么样呢?
    
 
第2章 我真的失去了颜值
    大清早,阳光刺得我难受,我勉强睁开了眼皮。
    我睡的是上铺,从被窝里坐起来,很容易就发现寝室里一个人也没了。
    桌上还堆着昨晚邵湾几个磕的瓜子皮,我头昏得厉害,光记得昨晚哥几个在寝室得了几罐啤酒,喝得疯,我自个儿也没管住自己的嘴,喝了好些,这要是昨晚户航不强硬地把我制住了,我还真怕自己喝得胃穿了。
    今早没课,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就洗漱去了,我可无法忍受一个不耀眼的自己。
    水珠顺着我的脸滑了下来,面上清凉的感觉让我满意而清醒,我双手撑着洗面台,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容颜精致的大帅哥。
    皮肤白皙,眉目俊朗,典型的小鲜肉模样,我感谢上苍给了我这么好的皮子,可以让我在这世上活得是这么自在。我都觉得只要靠着这张脸,哪怕一辈子从A大毕不了业,我也能乐呵呵地混下去。
    想到这儿,我一笑,镜子中的人也笑,笑得是那么意气风发,耀眼夺目。
    我出了卫生间,给手机充上电,谁知道一开机,吧唧吧唧的短信和未接来电就往外蹦。我随意翻了翻,都是些不认识的,我又往下翻,看见沐乔的短信,问我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
    沐乔跟我一样,也是个gay,我跟他是在gay吧碰见的,看对了眼儿,平时没事儿就厮混在一起。
    他在大公司上班,职位挺高的,平时忙,抽空也就跟我出去逛逛,再给我说说情话什么的,倒还没真的上过床。
    他有钱,找情儿基本都是傍他,现在一心就想找个安分的。我虽有时花他的钱,但有底线,这段关系也就一直顺利维持着。
    我俩之间,没爱情,爱情在我们这类人眼里,还真他妈有些避之不及的意味。
    给沐乔报个信儿,我又继续往下看,就挑了个印象里颜值高的妹子回复了短信,准备一会儿去图书馆跟她见面。
    她是那种我喜欢的类型,虽然我不爱女人,但平时逗着她玩也挺有趣的。
    我麻溜地换起衣服,忽然听见门口传来声响,也没注意,随口问“邵湾?大清早的哪儿去了你?”
    半天没得到回应,我套上外套,扭头一看,就见俩包子和一杯粥递在了我跟前。是户航回来了。
    户航神情淡淡的,似乎有些疲惫,“林舟,给,把早饭吃了再出去。”
    我心里就惦记着出去浪,哪儿听得进他的话,蹭蹭两下穿上鞋站起来,笑了笑。
    “唉,你自个儿吃吧!有人找我,等不得的。走了!”
    说完,我夺门而出,一时也没注意他的脸色。
    图书馆,我如愿见到了那个女孩儿。当我看到她时,她就站在窗户边上,一身白裙,眉眼弯弯,好生清丽。
    我叫了她一声,她迅速回过头来,顿时羞涩得像只惹人怜爱的小鸟。我听见她温柔地对我说:“你终于来了,林舟……”
    我笑得十分优雅,像个绅士,凭借一米八几的身高垂眼看她,越发觉得她娇小可人。
    她羞嗒嗒地冲着我说了许多絮絮叨叨的话,言谈间无不是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正能量的赞美,仿佛她就是那世间最与世无争的白莲,心中包容着整个世界、整个太阳系、整个宇宙!
    我温柔地望着她,也仿佛包容着她的一切,直到她一直将话说完。
    接着她柔情似水地望着我,说喜欢我。她说她喜欢我的微笑,喜欢我的阳光,喜欢我的全部。句句诚恳。
    就算知道我是个gay你还喜欢?我不禁这样想。
    然后,我同意了。
    一瞬间,她双眸含泪,强撑着动人而大度的微笑望着我,看上去满心欢悦地上来,投入了我的怀中。
    她说:“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可傻子都知道,我林舟谈女友向来来者不拒。这个承诺,未免真的太假了。
    我觉得好笑,就真的笑了出来。
    她羞涩地望着我,邀我与她共进晚餐。我说可以啊,她就笑嘻嘻地跑走了。
    我望着她远去的身影,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接着,我随意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趴在桌子上,有些疲惫。不知不觉,我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朦胧间,我听见有人在尖叫。
    接着我被巨大的嘈杂声震醒。
    一睁眼,入目的是满眼狼藉。学生们惊慌失措得疯狂。突然,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钻入我的鼻孔,我未留神,一下子从椅子跌在了地上,开始不停地咳嗽。
    整个图书室只有我猛烈的咳嗽声还在回荡,有个女生似乎好心地拉起了我,我却很不争气地重新跌倒在地,随后她也不再管我,惊恐地逃走了。
    刚才还宁静安逸的图书室,为何转眼间就会这样?我不解,只顾死命地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
    我搞不清状况,以为只是普通的意外,直到那一点两点的火焰,钻入了我的视线。
    火灾。
    顿时犹如当头一棒,我慌张间,竟未意识到已陷入被火舌包围的境地!
    那火焰肆虐着、蔓延着吞噬一切,浓烟滚滚中,我看见平时那群老头老太太硬要我们背诵的书也被烧得精光……热浪席卷着整个图书室,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颗火星砸在我的身上,然后将我烧得连灰都不剩。
    我疯狂地向前爬去,开始嘶吼,我不想死!
    可下一秒,我却被那火焰残忍地点燃了外套。
    我一把将外套脱下来甩了出去,望着它在火焰中消失殆尽,一点一点地,真的连灰都不剩。
    突然间,我真的怕了。
    我开始绝望地哭泣。我从未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死去。我哭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声嘶力竭。
    “不要哭!!林舟!!!”
    恍惚间,我听见有人在远处怒吼,似乎比我还更要声嘶力竭。我抬起酸涩的眼睛,似乎看见了户航不顾一切地向我奔来,无畏得令人心悸……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当我醒来的那一刹,我甚至都不敢睁开眼睛。
    我感到我的脸上缠绕着层层纱布。
    忽然,门被打开,似乎有很多人进来。他们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像是没发现我醒来。
    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在离我极近的地方响起,他似乎在摆弄我身边的什么仪器。所以他的话,我听得异常清晰。
    “手术很成功,患者面部已与常人无异,这点无需担心。只是……容貌却与曾经相差甚远。”
    一瞬间,我的血液仿佛凝固。寒意就那么一点点侵蚀上我的心。
    忽然,那个人一顿,像是将视线转到了我的面上。
    我睁开了眼睛,眼睛好酸。
    我看见了户航,他就站在不远处看我。他似乎受了伤,看我睁开眼睛,显得很是激动。那一刻,我以为他会哭。
    接着,有医生为我拆除了纱布,并且递给了我一面镜子。
    
 
第3章 我认清了现实
    那之后,我在医院又静养了一段时间。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有时会哭成一滩烂泥。
    现在我身上发生的,不必我细说,也很明了的。我失去了那张引人注目而引以为豪的脸,就好似失去了一张华丽的面具,现在只能赤裸裸地暴露在人群面前。我骨子里的优越感,就这么被残忍地、硬生生地剥夺,紧接着又被一块我无力承担重量的大石头砸得稀巴烂。
    一些东西痛到极致,我就连半分也不愿意再去想。因为想得实在太多了,就像陷入了一个可悲的循环。我常常拼命地麻痹自己,最终还是哭得一塌糊涂。
    医院的大夫总会撞见我泪眼朦胧、不断哽咽的模样,见多了,他们就总会调笑我像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就连那些年轻的女护士也跟着笑!每当这时,我就哭得更伤心了。
    我父母因为我的性取向,高三那会儿一脚把我踹出家门后,我们之间就老死不相往来——我想,此时此刻我住着院,他们也一定什么都不知道地在哪个麻馆里窝着。
    这期间,每一天户航都会从学校坐公车赶来医院照顾我。学校离医院有些距离,他却依旧不厌其烦地来找我,经常还会给我带很多新鲜的水果——在医院这几天饭菜寡淡,我口重,在我情绪好转后就想让他给我带些零食或辣鸭脖,可他却总是态度严厉地拒绝我,不管我说多少次都一样。这令我很不满意,好几次他跟我说话,我都堵着气不理他。
    但讲真,他很会照顾人。平时对人的态度温温润润,也从不轻易发火。我和他高一开始同学,直到现在大学又一个学校,大三了,我都没发现他的性格有何大的改变。
    可有一次,我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场景,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我现在的这张脸。想着我以后就是这沧海一粟了,心里难受就不想吃饭。户航当时的脸色就变了!他安慰我,却分外强硬地要我吃饭,不容拒绝,好似老妈子一样担心着自己的小孩儿把胃搞坏了。
    在我眼里,其实我们俩的关系不是特别亲密,我张扬,他内敛。但他却是整个学校里在我出事后对我最好的人。我的脑海中不时的就会冒出户航在大火中毫无畏惧地向我奔来的模样,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对他充满了感激。
    话说回来,他自己分明也受了伤,可每当我提起时,他总会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我隐隐觉得或许没他说得那么轻松。有一回我趁他不注意扯起他的袖子,赫然一道如蜈蚣般的疤痕呈现在我的眼前!当时他一把拍开了我的手,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了。我以为他生了我的气,心里也难受了好些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