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愈之症 作者:九画

字体:[ ]

 
 
文案
吴开乐是个警察,因为调查一起连环杀人案身心受到重创,出国做了六年的心理治疗。某天收到匿名的一封信,决定回国调查当年遗留的旧案,巧的一系列发生的事情让他渐渐发觉,当年经历的那起案件凶手似乎并不是已逝的故人,而是自己……
 
一句话简介:我得了不愈之症,症状:喜欢你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开乐,时越 ┃ 配角:苏辙,邱可伶等 ┃ 其它:人格分裂,有病不想治,作者弃疗
 
 
  第一章
 
  “你是不是很恨我?”
  “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
  “你开枪啊!”
  “砰!”
  夜里两点整,吴开乐带着满身冷汗从梦中惊醒,眼前一片漆黑,连一丝光都没有。他微喘着气按开床头的灯,眯着眼睛适应这昏黄的光线,皮肤接触到的被面温度冰冷而刺骨。空调开着睡眠模式在轻轻呼着暖风,可他还是觉得冷,手抖个不停。
  又做梦了,吴开乐想。
  吴开乐想起六年前刚出国做心理治疗那会儿,也是像这样整宿不停的做噩梦,因为他接受不了好朋友是滥杀无辜的凶徒,更何况那些受害者里,还有自己的亲姐姐。他还记得,抓捕时那人笑着狰狞的说不后悔的表情,脸上带着刺目的鲜红血迹,那画面牢牢的印在脑海里,如同梦魇挥之不去。
  治疗的成效是很不错的,起初他犹如惊弓之鸟对谁都不信任,直到吴开乐的师哥出现才有所好转。吴开乐的师哥叫时越,大他两届,在警校时就辅修法医专业,毕业后出国进修,在心理学方面也颇有建树。
  时越是目前这个世上,他唯一信任的人。
  吴开乐拿过床头的手机走到窗户边坐下,打开窗看外面漆黑的夜色。迎着扑面的凉风点亮手机,划到时越的名字时顿了顿,随后把手机扔到床上往浴室走。他们刚回国三天,时越也忙了三天,除去倒时差的那一晚,他再也没见过时越。如果因为害怕和依赖就给时越打电话,那他的治疗根本就是失败的!
  这个依赖,他想戒了。
  因为没有谁能一辈子陪在谁身边,就算死了说不定都不在一条道上。
  浴室里水雾缭绕,白茫茫一片。吴开乐知道,水很烫,皮肤都被烫的通红,但他却不觉得痛。葱白的手指抚摸浴室里镜子的边缘,在尖锐的地方停留了十几秒,如果他再用力,说不定会有殷红的血液喷流而出。
  吴开乐用冷水洗了把脸,镇定了心神后才出浴室。他接了杯白开水喝完,站着发了几分钟呆,最后实在受不了,只能从行李箱夹层里摸出一包烟和火柴,静悄悄的走到阳台上。火柴燃烧的点点光芒擦亮了黑夜的一角,火焰与烟卷的边角发生了化学反应,烟丝消亡后冒出淡淡的咸味。他吸了一口,被呛进肺里的浓烈味道弄的眼里浮出水雾,虽然身体难受,但心里舒服。
  真是饮鸩止渴,吴开乐讥笑。
  打破平静的,是楼下的响动,有些吵嚷的人声与接踵而至的纷乱车声。吴开乐抬眼望去皱了皱眉,他住在三楼,现在视力不佳也来不及带隐形眼镜,但依稀能分辨得出楼底下的救护车和警车。
  有女人的哭声传来,吴开乐想了想,秒速换了身衣服打算下楼。
  开门的时候却被外面的景象吓了一跳,似乎整层的客人都被吵醒,不满的打着哈欠和警员们对话。他惊讶的是,打开门的瞬间正好有警员准备敲他的门。吴开乐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旁边的酒店经理满脸歉意的朝他鞠了一躬。
  “十分抱歉,打扰您了。”
  这家酒店算不得最高档,但好在服务质量上乘,想必是时越交代了不让人打扰,否则他就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吵醒的客人了。因为,他对面的房间发生了凶杀案,从敞开的门中还能看到凌乱的现场。
  旁边的警员一脸公事公办的朝他说道:“例行公事,麻烦配合一下谢谢。
  吴开乐没说话,只稍微点了点头。
  “请问你11点到2点这个时间段内在干什么?是在酒店房间吗?有没有人能证明?”
  吴开乐满脸微妙的看着面前这个警员,还是如实回答:“在酒店房间,睡觉,没有。”
  “那之前呢?在哪里做了什么?有没有听到对面房间的动静?”
  酒店经理会看脸色,吴开乐回答了一句话后就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房间不发一语,他被交代这个客人一定要细心对待,算得上贵宾之列,于是赶忙低声解围道:“警官,这位客人很少离开酒店,他住了三天,除了头天和一块来的朋友出去一次,其他时间都在房里休息,吃食都是定好了送上来的。”
  警员惊讶道:“两天没出去过?什么毛病……谁能证明?”
  “经理经理!”
  “抱歉,我过去处理一下。”因为是半夜出的事,客人们被问的有些不满,看见经理便一直喊,有的恨不得立刻退房离开酒店,酒店工作人员急的不行,经理来来去去的忙也顾不上吴开乐这边。
  勘验现场的警务人员时不时拿着带血的物证经过,吴开乐对此反而很平静,并没有他想象中难以接受,心理性晕血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吧。盘问他的小警员此时也不耐烦了,声音提高道,“你在看什么?请回答问题!”
  吴开乐回过头时冷了脸,“现在的警局对警员的问话培训,是围绕‘证明’进行的么?”
  “嘿!你还教训起我来了?”警员摔了记录本,上来就想要推搡人。
  “小李!”不大不小的一声呵斥过后,警员的衣领被人从后面一扯,整个人挤到墙上。
  “哎哟哟汪队汪队汪队,你轻点儿!”
  “哼!”来人松了手,训斥道:“说了多少遍出现场要带脑子,你惹了多少事儿在身上忘了吗?检查报告还在我桌上热乎呢这就想再添一笔?不想干啦?不想干趁早滚回去,省的我成天给你收拾烂摊子!”
  “嘿嘿汪队,我这不是急了么,案子又多了,上头催得紧!你看这人问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有嫌疑!他还顶撞我!正想带回队里继续审呢!”
  汪队给了小李一个白眼,回头仔细看吴开乐后顿时愣了,“小吴?”
  吴开乐捏了捏自己的手心镇定心神,笑道:“好久不见,汪队。”
  “诶?汪队这谁啊?”小李问道。
  “你啥时侯回来的?什么时候来复职?病……好了吗?”说完汪队长一拍自己的脑门,完全无视小李,“哎哟你看看我!问的什么话!”
  “明天就回队里,也就那样,反正死不了。”
  汪队长满脸心疼小辈的表情,“你呀,诶……明儿回队里再说。小李年轻不懂事你别和他计较,新来的都欠教训!你住这儿?”
  “没事儿,正好对面。”吴开乐比划道。
  “听见什么动静没?”
  吴开乐摇头,“这酒店隔音做得好,我是开窗听见楼下闹腾才知道出事的。”
  “行吧,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这收拾好了回队里。”
  “你忙吧。”吴开乐也不推迟,顺水推舟回房间关门。
  小李警官懵了一下子才找回大脑,“汪队,这人谁啊?”
  “你呀你呀你呀,你真是没脑子!得罪了这小祖宗咱们可就完了!”
  “……这么严重?”
  汪队长白了他一眼,“你是不知道,当年他破案率多惊人!有他回来助阵,咱们队还愁破案率吗?你这把人一得罪,跑二队去怎么办?!”
  “哦?这么厉害?那怎么没听前辈们说起过?”
  汪队长闻言叹气道:“唉,一言难尽啊,人回来就好,也是个可怜孩子。”
  “汪队你别卖关子啊!他到底是谁啊?”
  “哼,小吴抓犯人的时候你还在学校翻墙呢。刚要不是我拦着你,你敢对他动手就不是按墙上了,是被踩地上!”汪队长数落他,“你说你,性子莽莽撞撞的也不知道改!哪天别遇到个横的吃不了兜着走!少说话多做事懂不懂?”
  “是是是……他要是把我踩地上那不是袭警么?”
  “你还敢顶嘴?!”
  关了门的吴开乐背倚着门站了几分钟,安静的室内让他脑海里又闪出那艳红的血色,手不由自主的开始抖了起来,呼吸也逐渐沉重。他用力咽了几口唾沫吞下那呈几何倍速增长的恶心感,总觉得嘴里都是血腥味,他要吐了。
  做了几番心理建设的吴开乐到底是没撑住,拿了烟匆匆走到阳台,划火柴的手抖的跟帕金森综合征似的,没拿稳掉了几根。他干脆坐到地上倚着墙,一手托着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把抽烟这一勉强算得上性感的姿势弄的跟吸毒似的,过后一想,这不就是“吸毒”么?
  等呛人的味道平静过后,阳台的地上满是烟头,吴开乐人也有些恍惚,不过那股血腥味倒是散了。他吐出最后一道烟圈,看着手上地上的烟头,头疼欲裂。吴开乐讥笑一声,在心里自嘲道:吴开乐啊吴开乐,连血都怕你还回警局做什么?
  舒缓的铃声乍然响起,吴开乐顿了顿,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这时候联系他的只有那人了,他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拖着步子走过去接起。
  “师哥?”
  那边倒是没想到会有人接电话,声音充满了意外,“这么晚还不睡?”
  “天都快亮了,师哥。”
  “哦,我忙忘了。”那头应了一声,换了句话说:“你怎么起这么早?嗯……不到六点。头疼了吗?”
  吴开乐在国外治疗时对时越是完全信任的,根本没想过隐瞒,酒店发生的事情他本打算说,可他从时越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了疲倦,话到嘴边就改了口,“嗯,有点疼。”
  “药别吃,再睡一会儿吧,早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我想吃正宗的广式早茶。”吴开乐还真认真的想了一会,又道:“今天不是要去局里,时间来得及吗?”
  时越笑的有些懒慵,“呵,我回来时差没倒完就被拉壮丁了,吃个早饭的时间都不给?那还不如不回去,你的话晚点也没关系。”
  “嗯,听你的。”
  时越那边似乎有人在喊他,他应了几声便道:“乐乐,我开工了,晚点去接你。听话,再去睡会儿。”
  “嗯,知道了。”
  吴开乐抱着手机蜷缩在床上想,下次让师哥录首歌,听一听头就不会疼了。
  床边的地上摊着一张有许多折痕的信纸,似乎已经被翻来覆去许多遍。
 
  第二章
 
  “你开枪啊!朝这里打!”
  “砰!”
  “死在爱的人手里,也不算亏,哈哈哈……”
  吴开乐一边淋浴一边想,梦里那句“爱的人”是啥意思。他的病自从好转后就很少失眠多梦,这一回国就连续噩梦不断,连小憩半小时都如此。之前还给师哥保证过基本“痊愈”了呢,这脸打的啪啪响。
  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吴开乐见到“失踪”了三天的时越。正确的说,应该是皮笑肉不笑气场七米八即将化身修罗的时越。吴开乐想想自己和时越的职业,立刻就明白了他师哥生气的原因,于是讨好的笑道:“师哥你忙完啦?”
  时越左眉一挑,双手环胸倚在墙边看他,“你回国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骗我?呵,看来我必须考虑要不要继续留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