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Invisible 作者:mamiyasai/anonymous

字体:[ ]

 
    【文案】
 
    透明人总攻,NP,单元剧类型,有灵感想写时就写。
    肉多,重口,无三观。
    
    第01章
    
    林隼是个自认公认都不是个好人的人。
    个性粗暴,常常与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虽然没出过人命,但伤害罪已经背了不少。而且他还特别喜欢干男人,不是那种出来卖的白白弱弱的弱鸡少爷,而是那种跟他身材差不多,最好还是个直男。
    他就是享受这种男人被他按在跨下尽情操弄,被蹂躏得只能哭爹喊娘的感觉。
    自从他好运拿到简直是上天为了他打造的两个道具后,对于实现他这个梦想简直是如虎添翼无往不利。
    林隼也不害怕万一哪天被抓到会怎样,反正自己操也操爽了,大不了就赔上自己一条烂命,怎么算都是他赚到。
    他看着公车上那个站立着有着宽肩蜂腰窄臀及修长的腿、体格壮硕的青年,那年轻男性还长了一张极度符合他喜好的脸。理了个看起来非常精神的短髮,英俊阳刚的长相一定深受女生欢迎,眼神清澈却显示出是个意志坚定的类型。
    青年或许是念体育的,露出衣服外的皮肤都晒成了健康的麦芽色,鼓胀的肌肉把衣服撑开,光看就知道衣服包裹着底下是多富含力量的肌肉,具有多大的爆发力。
    林隼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运动长裤包裹下的屁股又挺又翘,圆得让人想上去狠狠在上面搓捏两把。
    看这腰这臀扭动的样子,这婊子干起来一定爽。
    林隼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看上了就要弄到手,所以他马上决定这次的猎物就是这家伙。从上次勉强吃了一个平常没怎么锻鍊的上班族后,他就没发洩过了,下面那根憋得慌。
    现在这辆公车已经是最后一班,跑得又是往城外的偏僻路线,乘客本来就没几个,正是下手的好地点。
    他慢慢凑近了那正低头玩着手机的猎物,飞快地掏出了他两个宝贝之一。
    任景阳闻到空气中突然出现的甜腻香味,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这辆破旧公车上还是一样只有几个人,坐在位置上的人还是刚刚那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似乎并没有人闻到这奇妙的甜香。
    他也没想太多,继续手机里刚刚玩到一半的游戏。
    可是他突然觉得自己屁股被什么东西给摸了一下,他再次抬头,可是他周遭并没有人影存在。
    该不会见鬼了吧?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任景阳是不相信那种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他觉得果然还是神经过敏。
    可是就在他再度低下头,手指才刚碰到按键时,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臀肉被人碰触到,而且还不是那种不小心碰到,很明显是在用两个手掌用力揉捏着他的臀瓣。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两只手是如何大力掐住他的肉,让两块臀肉被挤在一起。
    任景阳僵在原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任何一丝异样,只好尝试着移动自己身体想躲开这不知是什么东西对自己的骚扰。可是他才一起步,那玩弄他屁股的大手却更放肆地伸到前面,揉弄起他的裤裆。
    而且任景阳这时候也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虽然他还年轻,可是才这么一下,他*具就已经耸立起来,撑得裤裆像座小山峰似的。
    那手在他年轻气盛的*器上又抓又捏得,但是这种粗暴动作却让他身体发热,那种火热瞬间烧遍了全身上下。最难堪的是他*门竟然也开始出现又痒又麻的奇异感觉,他不由得绷紧臀肉像是想借此抵消掉那种不熟悉的感觉。
    任景阳低下头,试图用他最近热衷的游戏分心。
    「屁股痒吗?小骚货。」就在这时,任景阳耳边突然传进很小声的男性声音,伴随着那声音,突然臀缝被什么东西狠狠擦过去。
    他惊慌地环视左右,可是除了公车上昏暗的灯光外,什么也没有。
    然后隔着上衣,他的*头被掐起,拉高着大力扭动着转圈。
    本来应该是充满疼痛的感觉,可是任景阳现在从那两粒硬起的*头上得到的却是酥麻的快感,他呼吸不由得粗重了起来。
    「真骚。」哼了一声,那声音充满了对任景阳的羞辱。
    声音近在耳旁,任景阳甚至能感觉到那人呼吸出的热气碰到他的皮肤,可是车窗上映照出的却是他满脸红晕,上衣上可以清楚地看见胸前突起的乳粒。
    只有他一人。
    任景阳觉得大脑像是因为缺氧而在晕眩。
    有什么东西潜入了他的裤子里,就在内裤里开始狠狠套弄起硬起的肉茎。手指套成一个圈刺激着龟*,不停将上面的包皮拉下又推回去。很快地,顶端就渗出滑腻的蜜汁。
    任景阳紧握住手机的手都在颤抖,最后他只好随便把手机往身上带着的袋子里一塞,免得握不住掉落到地板上。
    身体变得不像是自己的,他努力想维持自己眼底的清明,可是屁股却开始摇动着将肉茎往那人手里送。
    「唔……嗯……」任景阳拼命忍着窜上的快感,可是还是控制不住洩出了哼声。
    那人已经不满足只是玩弄他的*器,另一只手干脆也探进了裤子里,手指在臀缝上来回磨蹭,最后干脆捅进了肉*里开始抽送挖掘起来。
    幸好任景阳今天穿着的是较为宽鬆用鬆紧带固定的运动裤,所以就算两只手都在他裤子里活动也没有让裤子掉下。
    手指捅进去时任景阳差点大叫,可是那痛感瞬间就被没经历过的舒爽感给取代。肉*里的麻痒感似乎因为手指的深入而舒缓,可是紧接着就是让他不知所措的快感。
    「骚货,你出水了,真是欠人干。」男人低哑的声音响起,似乎是要强调这话的真实性,还故意*插着手指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其实你每天都渴望有男人这样干你吧?希望有个男人的大*巴狠狠干你的骚*,把*液全部留在骚*里,喂饱你这贪吃的嘴。」
    明明心理上还抗拒着,可是身体却像是同意这话般变得更加敏感,紧实的*口开始一阵阵收缩,锢紧了手指像是不想让他退出去一样。
    「咬得这么紧,该不会已经被人开苞过了吧?妈的,亏大发了。」男人小声的抱怨全落在任景阳耳里,这简直是对他的羞辱,所以他拼命摇着头。
    任景阳还算个好学生,体大生的他大部分时间都专注在锻鍊身体上,连跟女朋友交往的时间都很少。所以他前面只有过跟女友的两三次经验,更不用讲后面那肉*更是从来没被人这样用过。
    他从来没想过那个肮脏的地方被侵入会带来这么强烈的感觉,甚至比平常手- yín -时都还要来得强烈。
    
    第02章
    
    「你这变态……住手…」他在喘气间挤出断断续续的抗议,可是后*传来的快感却越来越明显。
    柔软的内壁被手指粗暴地开发,指腹与黏膜不停接触摩擦,疼痛与爽同样地强烈。
    他前面的肉茎已经胀到了随时可以发洩的程度,而底下两粒圆球则被握在一起肆意玩弄。
    「小声点,想被其他人发现你正在被我操吗?还是你就是想让人看?或者是想被这车上所有男人轮流干?」男人的手指找着了任景阳体内最敏感的一处,毫不客气地用指甲在上面又搔又刮。平常前列腺被这样粗暴对待肯定是只会觉得痛,可是现在任景阳却是爽得他身体直打哆嗦,直接往前趴到了他前面的车椅背上。
    「啊!」任景阳一叫出声就知道糟了,他小心地看着四周,果然有人因为他发出的叫声抬起头看着他的方向。他咬牙忍住了声音,脸却憋得通红。
    可是玩弄他身体的那个东西却不愿意这么轻鬆放过他,指尖不停在敏感处上戳弄,那种酸胀感折磨得任景阳只觉得身体都要发狂了。
    他紧盯着车窗上的倒影,他确定有人在他身后,因为虽然看不见对方,可是那人玩弄他身体时却能感觉到那人的温度。
    任景阳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气,一手扯住自己裤腰,用手肘往后一顶后就慌张地逃到了车厢后面。
    就算他的行为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可能像个疯子,可是他已经顾不了了。
    林隼摸着自己闷痛的腹部,苦笑了一下。
    太大意了,没想到已经几乎到手的猎物竟然还有反抗之力。上次那个上班族可是在他喷了药水后,才摸了几下就哭着让他干。
    不过这样子的猎物才让林隼满意。现在越是活蹦乱跳,等会操起来才够力。
    他看了看现在窝在最后一排,低着头喘气的青年,脸上浮起邪恶的笑容。
    他可是很清楚药水的效力,不被男人狠操根本解不了,而且时间拖得越久效力就越强。不知道这人可以撑多久……林隼很期待对方理智瓦解后,满脸欲情恳求自己操他的模样。
    刚刚已经尝到了一点对方的滋味,那人皮肤摸起来真是又滑又细,而且年轻的皮肤还有那种自然的紧绷跟弹性,让林隼真想脱光他的衣服整个看见底下那结实的肌肉。最好还用绳子绑紧,让那肌肉一块一块呈现鼓出来的状态。而且底下那肉*虽然已经分泌出许多- yín -水,却也是又紧反应又青涩,分明还是个雏。他摩擦着左手的大拇指跟食指,仔细感觉着沾上的黏腻液体。
    林隼已经开始想像自己那巨棒捅进那穴里时会带来多痛快的舒畅感。
    不过等会还是别玩那肉*了,免得等自己捅进去时水太多会少了那么点阻力。说起来,林隼为什么特别喜欢这种看起来不像是被压的男性,就是喜欢强女干这种人时,那人肉*想抵抗却被自己硬捅开的瞬间,那种又痛又爽的表情不管看多少次他都不会腻。
    他静悄悄地走向那青年,小心地禀住呼吸观察着对方的状况。
    那人背靠着车椅,呼吸十分粗重,脸上像是发烧似的红得像颗成熟的苹果,还因为渗出的细密汗水就像上了层蜡一样光亮亮的。两只脚不停地彼此摩擦发出唏唏嗦嗦的声音,腿间那块鼓起的部份非常明显。上衣底下两粒*头还没有完全消退,透着白色衣料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深红的颜色。
    「为什么要忍耐?你舒服我舒服不是很好?明明就骚得想要人操,装什么清纯样。」林隼凑近对方,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讲。「还是你嫌我一个操不够你,想多找点人?」
    「滚…开……唔……」那青年抬起头,像是在找寻林隼的身影一样左右晃动着,明明眼里满满的水光却还是咬牙切齿地回说。
    似乎察觉到不安全,那名青年又开始想移动身体开始躲避,可是这次却被林隼给压制在车椅上。
    林隼双手压着青年的肩膀,膝盖却顶开两只脚,重重地用膝盖顶着压在青年股间膨胀的地方上摩擦。
    「呜……嗯……不……」青年仰起头,身体起了一阵颤栗。他慌乱地用手推着眼前明明应该有人却只看得到空气的位置,手可以感觉到人的存在可是却看不到人。
    触觉与视觉的不协调,让他本来就因为药水作用已经不太正常的脑子更加混乱,这也让他的抵抗显得软弱无力。
    青年想把脚併起来,却碍于林隼的脚所以无法如愿。
    他挣动着身体,可是越动却越觉得身体里出现无法控制的火苗烧灼着他的神经,毁灭他的理智。
    「这里这么硬,可是底下那洞却湿得不像话,果然是个欠干的婊子。上面既然不经用,那就快开口求哥哥我来操你啊。」林隼饶有兴味地看着对方的挣扎,越发兴奋了起来。简直想就这样子扯下青年的裤子,把自己的大*棒给捅进肉*里,狠狠地给他*插个几十下解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