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慕尤 作者:蹊彦

字体:[ ]

 
 
文章简介为何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 ▽ ` )?
慕尤看起来是个骄傲的不得了的艺人。然而怀着一颗追星的星踏上了娱乐圈。然而万万没想到说好的追星却变成了想着法的要把自己送到偶像怀里。
余廷表示和富家贵公子谈恋爱什么的太多麻烦事了,因为自己就曾经是富家公子哥。然而慕尤真的怀着一颗执着的心走过来的时候,他也不想躲开了。
那就,克服艰难险阻,在一起吧。
内容标签:娱乐圈 平步青云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廷。慕尤。 ┃ 配角:木箫季源吴忧路遥等 ┃ 其它:
 
 
 
  第一章
 
  余廷算的上是飓风这家大型经济公司里最大牌的经纪人了。十七岁从美国回国后被星探挖掘,19岁出道,成为影视音三栖艺人。22岁凭借电影《只剩青山》中顾青山一角拿下最佳男主角的奖项。同年开始担任经纪人。四年来只要经过他手的艺人没有不大红大紫的,当年的影帝季源、影后苏蔓蔓;今年刚拿到最佳新人奖的人气小天王吴忧……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也有很多人曾说过,余廷长了一张他手下所有艺人都比不过的脸。因此就算再大牌的艺人见了他,不管年龄几何都习惯叫一声“老师”或者“前辈”。不过余廷挑选艺人的要求也是苛刻,虽然人很温和,也极其护短,却几乎从不夸奖人。在飓风更是流传过一句话“如果有一天被余廷前辈夸奖了,你离影帝(后)就不远了。”
  觉得余廷是钻石王老五想要钓个金龟婿吗,你想多了,他是gay,就算单身他也是个 gay。然而是gay也还有女人想要贴上去,这才是他的魅力所在。
  “余老师您来了,”正在训练室做示范的舞蹈老师看见了余廷,连忙停下来问好。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当余廷觉得自己可以再带些新人时就会在新人训练快结束时在公司不同的训练室转悠,看到满意的就点下来等公司准备安排出道时直接转到他手里。
  余廷点点头,“继续吧。”
  训练室里站了九个人,几乎每个人听到舞蹈老师的称呼后眼睛都亮了,他们九个是公司这一批最出类拔萃的人,所以给派了最好的舞蹈老师来教,能让一向严苛的舞蹈老师用恭敬的语气说话的,而且还姓余的人,只能是传说中带谁谁红的余廷了。能被他看中的话……所有人都更加卖力的随着舞蹈老师舞动起来,期待着自己被余廷看中。
  余廷却微微蹙眉,这已经是最后一个训练室了,有不错的苗子,但却都太浮躁。这些人也不例外。
  耐下性子继续看着,倒是发现了两个有趣的人,一个所有的动作都只是刚刚和的上节拍,却依然很努力的学着;另一个显然游刃有余,眼角透着浅浅的不耐,动作也更加随性洒脱。两个人恰好是并排站着,彼此的优劣更加突出。两人长相身材都是上乘,只是一个更温和,一个漂亮的更加张扬。
  “停!”最后一个八拍结束后,舞蹈老师转过身,“木箫,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动作要自然!你多跟你旁边的慕尤学学,不要硬邦邦的毫无美感!”名叫木箫的男生抿了抿唇,低低的应了一声。余廷微眯起眼,木箫应该就是刚才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余廷明显看到其他八个人眼中的不屑,应该说只有七个,因为自己看到的第二个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慕尤,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不耐的表情。
  余廷笑了笑,对舞蹈老师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走到木箫身边,微微低头看向他,温和的出声问道:“你叫木箫?”
  “是……”男生显然有些不安,虽然每次上舞蹈课都会被挨骂,但这是在余廷的面前啊,他从余廷刚出道时就开始喜欢他,不顾家里的反对毅然来到飓风就是为了能见到自己的偶像,没想到见是见到了,却是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你是声乐课唱《远帆》的那个人?”
  “是……”木箫的长处在唱歌,他的声音像极了刚出道时候的余廷,《远帆》是当年《只剩青山》的主题曲,也是余廷演唱的。虽然木箫对自己的歌声还算有信心,当时声乐课上唱《远帆》时还被称“十分动人”,但在正主面前却不由得惴惴不安。
  “愿意做我的艺人吗?”
  “啊?!”所有人都一脸惊诧,而木箫更是直接向后一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只想着余廷千万不要讨厌他,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问话。“我……我跳舞很烂……”然而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开心地接受而是嗫嚅着拒绝。他怕自己打破余廷“带谁谁红”的定律,他怕自己红不了还拖累余廷。
  “扑哧”余廷看到被自己吓到坐到地上还一边红着脸拒绝的男生不由地笑了出来,也跟着蹲下,“我要你是因为你是一个好歌者,舞蹈学不好就不跳吧。”
  “……”木箫呆呆的看着他,不知怎么反应。
  “现在愿意做我的艺人了吗?”余廷伸出手,把他拉起来,抻了抻衣服,又问了一遍。
  “愿……愿意。”木箫仍然是一脸震惊。
  “那就好,不过我可不要一个结巴艺人。”余廷笑笑,拍拍他的肩膀,在所有人的震惊中向门口走去。
  “我唱歌不比他差,跳舞也比他好,为什么不选我?!”快走到门口,一片安静的教室中突然传来一个压抑着怒气的男声。
  余廷挑挑眉,转过头,哈,是慕尤。
  “我不负责带全才型艺人,如果你想你所说的那样,大概会分到路遥手里,她算是我的小师妹,并不比我差。”路遥比余廷晚一年出道,自己的人气却一直不温不火,倒是转行做了经纪人后手中的艺人各个都有出息。也算是飓风经纪人中的第二人了。
  “我会做得比他出色!”慕尤的脸色很不好,在余廷以为他是无话可说了准备走人的时候听到了这么一句。
  “如你所愿。”余廷笑笑,离开了训练室。留下一众神色各异的人。
 
  第二章
 
  之后的经纪人与艺人之间的挑选,木箫直接进了余廷的手中,慕尤也如余廷所说进了路遥手中,同木箫一起被分到余廷手中的还有当时被余廷挖掘的女生范郁馨。
  余廷给木箫安排的路是从一档选秀节目《最优歌者》出道,《最优歌者》是淘汰赛制,而且对歌手的专业性要求较高,向来评委的要求也很苛刻,所以这种出道方式在大部分艺人中是最不受欢迎的一种。相比范郁馨直接被公司提去做吴忧MV里的女主角来刷人气的方法,木箫简直是要从零开始。
  “知道为什么我给你安排了一种最受罪的出道方式吗?”余廷坐在办公室里翻着手下艺人们的行程表,对刚训练回来就被叫到办公室的一脸紧张的木箫问道。
  “不知道……”木箫讷讷的回答。
  “我知道你有想法,怎么想怎么说,我是你经纪人又不是你家长,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余廷轻轻一笑。
  “……余老师应该是想让我通过选秀节目克服紧张的情绪,多长点表现的经验。”
  余廷微微颔首,他就说这家伙不象表面看起来这么木讷,自己还知道自己的不足,这才让自己有带他的欲望,自己可不喜欢太蠢的艺人。“你也别叫我老师了听起来怪怪的,和以前我带的艺人一样叫我廷哥吧。”
  “是……”
  “比赛的时候注意发挥自己声音的特色,偶尔也可以利用一下你这张容易脸红的脸。”余廷继续低下头看着手中的东西。
  “是……”木箫又一次脸红了。
  “你的声音像我是一个不错的卖点,刚开始时用这个特点让别人记住你也不错,但是慢慢你要培养出自己的特色了知道吗?”
  “是……怎么培养?”木箫惯性地答道,突然脑袋一顿,问道。
  “唱多了就有自己的特色了。”余廷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木箫,“你总不能顶着\'像余廷\'这个帽子顶一辈子吧。”
  “我……我知道了。”
  “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余廷准备在交代一句什么,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是路遥,余廷接起来:“路遥”
  “师兄你到底对慕尤做了什么啊!!!!”路遥在当了经纪人后依旧不改叫他师兄的习惯,而且在他面前丝毫不见在众人面前精明干练的形象,余廷很无奈,几次提出意见,但发现路遥的以利简直超乎他的忍耐,也就随她去了。
  “慕尤?”余廷重复了一声,在脑海里努力寻找这个人……不能怪他太健忘,毕竟没有谁会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
  “他被你刺激了还是什么啊,一直在说要更出色做给你看之类的话……”路遥继续在碎碎念。
  “啊?”余廷终于在记忆深处挖出了慕某人。
  “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啊……”路遥持续着声音攻势……
  “怎么?”余廷漫不经心地问,而后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匪夷所思的情绪。
  挂断电话后,余廷看向立在办公桌前当柱子眼观鼻鼻观心的木箫,露出了一个“温暖人心”的表情:“还记得慕尧吗?”
  “记得。”他怎么可能不记得,屡次被舞蹈老师要求向他学习,慕尧这个名字都快成了他心里的噩梦了。
  “他会跟你一起去参加《最优歌者》。”
  “啊?!他不是……”他不是直接被选去做某卫视跨年演唱会的嘉宾然后以此出道吗……怎么会过来和自己参加同一档比赛?!
  “你怕了?”余廷斜睨着他。
  “没有。”就算是真的有点怕也不能在余廷面前表现出来,木箫暗暗说到。
  “比的是唱歌又不是跳舞你怕什么。”余廷笑笑,“我可不希望你的名次比他落后。”
  “是……”木箫应了,看不出什么情绪,
  “行了,回去吧,好好训练准备比赛。”余廷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廷哥再见。”木箫抿了抿唇,走出办公室。
  木箫走出门,一下子松了下来,长吁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余廷面前总能感受到一种压力,和他在一起时生怕自己会说错话做错事。
  “哼!”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子从他身边走过,低低的“哼”了一声,已经到了冬天那人却只穿一件衬衫,已经被汗湿透,看他来时的方向是刚从舞蹈教室出来,那人是……“慕尤。”木箫听出他声音里的轻蔑,轻轻叫他的名字。
  “怎么?”声音很轻,慕尤却听见了,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想让我退出是吗?害怕和我竞争了?”
  “不,我不会输给你。”木箫仍然低着头,语气却很坚定。
  “你以为你有了余廷你就会跳舞了是不是?”依旧是嘲讽的语气,比当初在训练室时还要刻薄。
  “廷哥说,比的是唱歌不是跳舞。”木箫一字一字说的清晰。
  “好啊,我看你怎么不输给我!”慕尤声音一下有些尖锐,夹杂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慕尤,你进来。”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余廷站在门口,显然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余廷着一件灰色的毛衣,一直不敢看余廷的木箫这才发现他人口中“长了一张比自己的艺人都好看的脸”的含义。
  “廷哥……我……”木箫回过神来,明显感觉到余廷的不郁,想要解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