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排排坐吃果果 作者:粉黄蟹(上)

字体:[ ]

 
    内容简介
 
    在七年之痒的关卡上,何夏目睹自己的爱人出轨。 他警告过他的,如果警告都没有用的话,那就报复吧。 普城亲如手足的四个男人,只怕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睡在一张床上。 
    【抢】【抢】【抢】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如果是个男嫂子呢? 
    看三个男人,如何抢嫂子。
 
    排排坐吃果果的关键字:排排坐吃果果,粉黄蟹,何夏
 
    【第一卷 抢男抢女不如抢嫂子】
    第1章 暴怒和暴露!
    
    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和舞池里如爬虫一样扭摆着贴在一起热舞的人群,都让何夏深深的皱了下眉头。
    他后悔了。在进酒吧之前,他应该给雷怒打个电话,让他派人把酒吧VIP通行证的会员卡给他送过来。这样,他就不用从舞池的那群疯子中挤进去。
    不过,现在再从酒吧跑出去打电话又太麻烦了。通往二楼包厢区的楼梯近在咫尺,忍一忍也就是十几步的功夫。何夏皱着眉,长腿跨出。
    当一只属于女人的手不轻不重挥到他后脑勺上时,何夏不禁想,他今晚为什么要发疯跑出来呢?
    因为雷怒,都是因为那个比他小了七岁的恶霸情人雷怒打了那个电话。
    和他的喜静不同,雷怒在认识他之前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后来两人在一起了,雷怒也没有改这个习惯。
    何夏并不干预雷怒丰富的夜生活。偶尔因为一些原因,雷怒还会在外面打电话给他。比如今天。
    雷怒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何夏正在浴室里淋浴。哗哗的水声让雷怒的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的。何夏一开始是漫不经心的听,当酒吧两个字钻进他耳朵里时,他本能就说出了拒绝的话。
    然后,雷怒又说了两句什么,电话就挂断了。等何夏穿好睡衣,坐在沙发上时,才反应过来雷怒好像提到今天是他朋友六安的生日。
    在首都普城的上流社会,一提到雷氏家族大少爷雷怒的名字,一百个人听到恨不得有一百零一个人自称是他的朋友。雷怒的狐朋狗友多,可真正称得上至交好友的其实只有三个,六安就是其中的一位。
    就因为这样的关系,何夏在家里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来酒吧露个脸,给雷怒长长面子。他决定要来的时候并没有给雷怒电话,所以才出了眼前的状况。
    穿着条纹衫,卡其色休闲裤的何夏和酒吧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他走过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忍不住看他几眼。毫无疑问的,何夏是一个英俊的闪闪发光的男人,笔直修长的双腿走路时的样子都和别人不同。十年前被普城雷大公子苦苦追求,闹的轰轰烈烈满城风雨的人物,必定是个妖孽。
    被人看看也还能忍受。可当一只男性的手摸到他屁股上的时候,何夏脸色整个不好了。他并没有回头,而是隔开人群继续朝前走继续走。
    身后猥亵他的男人受到鼓舞,竟然也追着他朝舞池外面钻。
    顺着黑色大理石墙壁看到身后男人的模糊投影,何夏心里冷笑连连。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急着找雷怒了。在舞池外面停了一步后,何夏笔直的双腿调转了一个方向,朝楼梯后面的走廊拐进去。
    这走廊的设计很特别,只一墙之隔就把外面的喧嚣压制下来。相对安静的空间下,很容易就听到身后虚浮紧跟的脚步。何夏嘴角勾了勾,加速几步走进了男洗手间。洗手间的宽敞有些出人意料,门墙对面是一整排的格子厕所和对应的便斗器。
    何夏走进洗手间并没有去洗手台或者格子间,而是一闪身站到了门墙的一边。他凝神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一只脚的脚掌踩地,随时准备发动攻势。
    当男人微凸的肚子出现在视线时,何夏抬起的那只脚毫不留情的踹了过去,目标直指男人的鼠蹊部。他下脚的动作又狠又猛,和他高高瘦瘦的形象很不符合。
    哐当一声,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
    “唔……狗*的,你……”肥肥的屁股撞到门板,猝不及防的一脚下男人后背靠着门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双手捂着裤裆,脸色扭曲到已经认不出长相。杀猪般的嘶喊声音从他嘴里迸了出来。
    何夏朝前走了一步,俯视地上这个胆敢偷摸他屁股的男人。这种满脸油光的丑东西,何夏心里厌恶,一只脚干脆踩在男人的脸上,眼不见为净。
    “灌了点猫尿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你再骂一句试试,想不想看看老二被人割下来塞进嘴里是什么样子。”何夏的脚底在男人的嘴上磨了磨。直到男人的嘴皮被磨破鲜血染到何夏的鞋底,他才施舍一般移开脚。
    只是,他放过了男人的嘴,却没有放过男人的老二。油棕色的手工皮鞋从男人的肚子上踩过,在男人的闷哼声中落到了他的裤裆位置。
    “我错了还不成吗?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有眼不识泰山……”何夏的一系列动作实在是太猛太狠,地上的男人连叫嚣的时机都没有,直接被打压的从心里产生惧怕来。他之前也没发现,现在从仰视的角度看,才发现何夏瘦归瘦,可是身材绝对高挑,不是个下手的好对象。
    他冒着血珠子的红肿嘴巴一张一合,不断求饶。何夏的脚在男人的手上掂了掂,想到今天来酒吧的目的,这才脚步一抬朝洗手间外走去。
    地上的男人等人走了,大大松了一口气,嘴里骂骂咧咧都是些敢怒不敢言的粗口。然后,他捂着裤裆,叉着腿钻进了其中一个格子里。格子间上扣的同时,一扇半掩的门打开。从格子间走出来的男人缓缓放下捂着话筒的手指。
    “许老大,怎么突然没声音了?”电话那边的人忍不住问。
    握着电话的男人一双幽暗的眼睛缓慢的眨了眨,他的目光还望着之前何夏站过的地方。“看到了有趣的……事情。”
    “有趣?”能被外冷内更冷的许大检察官称之为有趣的东西,电话那边的人很好奇。
    “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你说的事情晚些我会处理。没事的话不要来电话了。”既然手底下的人都知道他外冷内更冷,那应该很清楚他没有把自己的趣味性发现分享出来的习惯吧。
    “何……夏吗?”被称为许老大的男人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叫何夏的男人,应该是他好友雷怒口口声声念叨的温—顺—爱人。
    ps:大家可以把大背景设定为宇宙平行空间内的其他星系的故事,我实在不喜欢翻资料查看京城的地名特色。
    
    第2章 撞破的事情,都不是好事。
    
    从一楼洗手间出来,何夏一边走一边整理自己的袖扣和领口。很快,他一脸的情绪收敛起来。从雕花楼梯上到二楼的时候,何夏满意的看了眼大理石墙壁里自己的影子。
    墙壁里倒影的男人一张端正雅致的脸,有一种文艺气息。他的文艺和其他自称文艺的青年不同,他文质彬彬的样子是刻在骨子里,有细节和实质的。别人学不来他这种举手投足间的文雅。他眉目里好像寄宿了宇宙银河,灿烂夺目的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特别是看着你的时候,会让你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可是,他不看着你的时候,你又觉得自己只是一颗尘埃。
    这是个多情又好像无情的美男子。尽管已经三十多岁,何夏还是具有强烈的勾男惑女的魅力。他的年长更显得他成熟内敛,把自身的优势应用的收放自如,大大加分。
    一上二楼,何夏就直接朝走廊尽头那间包厢走去。尽管很少来这家酒吧,何夏还是很清楚雷怒他们喜欢在最大的那间包厢里搞活动。
    隔着门还好几步,何夏就发现包厢的门并没有关。实质木门上有一块磨花的玻璃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何夏也不急着进去,虽然基本确定就是这间,可他还是想从半开的门缝里确定一下。
    他的手指搭在门锁上,把细小的门缝又开大了一点。房间里昏暗一片,只有数字电视的荧光屏灯打在沙发区。正对着电视坐着的男人他认识,是雷怒的朋友刘安,不过更多人叫他六安,是国际知名的大导演,也是今天的寿星。
    此时,六安正磕着眼睛不知道是打盹还是在闭目想心事。何夏听雷怒提过他的这个导演朋友,据说是一个有心理缺陷却又极度有才华的人。有没有才华何夏不清楚,不过能在这么吵得地方打瞌睡,何夏还是很佩服的。
    看到六安,就可以确定是这个房间了。何夏舌头在口腔里卷了一圈,脸皮动了动,扬起清爽的笑脸,伸手就要推开房门。就在这时,他注意到正对大门的那面墙壁上倒影的一个奇怪影子。
    那影子之所以吸引他,就是因为影子里属于男人的张狂发型很像今天雷怒出门时打理的模样。何夏僵硬着背脊站在房间外的灯光下,房间里音乐震耳欲聋的,唯一对着大门方向的六安还闭着眼睛,可以说,何夏的到来根本没有惊动房间里的人。
    他看着墙壁上那动作着的影子,不知道怎么的,脑袋里就有一种不好的直觉。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从他心口里蹦出来,炸的他心口疼痛。
    何夏深吸一口气,手指压着门把慢慢把那细小的门缝推的更开一些。
    本来藏在电视对面那条沙发椅上的两个人影就这样曝光在何夏的眼睛底下。那是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其中一个几乎被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挤压进了沙发里。
    尽管那个压着人的男人背对着何夏,何夏还是能一眼认出他的背影。
    是雷怒,是他的爱人。
    细碎的属于男人的清魅喘息从房间里传出来。针刺一样扎进何夏的耳朵里。他知道这声音代表了什么。这是欢愉和享乐的声音。
    他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撞破雷怒偷情。何夏有些不依不饶,他的双脚恨不得在原地生根发芽。
    沙发上的雷怒压着男人耸动了多久,何夏就看了多久。
    他站在门口低头看着自己在门上折叠的投影,双眼眨了眨,然后转了个身朝去舞池方向的楼梯走过去。
    他的身影还没消失在楼梯口,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从另一个空置的包厢里走出来。走出来的男人表情高深莫测的看了看半掩的房门,和何夏不同,他走到门前根本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推门声惊动了房间里的所有人。六安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眼门口,然后又继续磕眼,作为一个寿星,他安静的好像希望全世界都无视掉他的存在一般。
    而沙发另一边刚做完极限运动的两个人相比六安就热情多了。其中一个一边把下身的保险套滑下来扔进垃圾桶,一边叉开腿坐到沙发上对门口的男人挑眉。
    “莫廷,赶紧过来和六子碰一杯,他无聊的都快睡着了。”说话的男人正是刚刚发泄过的雷怒。他一头张狂的棕色卷发,脸是英俊的,眉目硬挺不失霸道,鼻大且挺,从侧面看就是一个小山。他胸前的几颗扣子没有扣上,看着胸膛硬邦邦,显然是练过的,是那种女人喜欢的喷薄却不突兀的健壮身材。
    许莫廷一看雷怒一脸餍足的样子,还有他刚刚丢进垃圾桶的保险套就知道他做了什么。
    面对雷怒的招呼,他没有前进,反而朝后退了几步。转脚就追着之前何夏跑的方向去了。
    雷怒看的莫名其妙,忍不住搔搔头问一遍的六安,“他刚才进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六安不说话,雷怒旁边的男孩子却笑了笑,端起一杯酒含了一口想和雷怒再亲热亲热。只是,他嘴巴都凑到雷怒脸庞了,被雷怒一巴掌推开,“我干你,只是要证明我是个爷们,可没要和你耍感情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