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排排坐吃果果 作者:粉黄蟹(下)

字体:[ ]

 
    第136章 谁都会有大姨夫来的那两天
    
    当三人走到运输车后面时,看到的就是运输车的车厢门已经打开了一扇。
    应该是车子失控时,安全栓被挤脱了。这样倒是方便了三人。三个成年男人找了可以借力的地方翻上车厢。车厢里,到处是用木板钉的大集装箱。地上一大滩的水,滴滴答答顺着凹槽底板流到外面。金玉阳在一个箱子上摸了摸,触手冰凉,“还是冰的呢。里面应该是冷冻食品。”这么热的天,如果弄点冷饮什么的,就最好了。金玉阳把自己脸贴在箱子上,爽了两秒,开始找工具想开箱子。
    车厢的地板上,确实放着两个翘角锤子。金玉阳拿了一把,很快抱着他发现的箱子撬起来。木头箱子上也只是看着扎实,几个角扎了钉子而已。金玉阳很快把钉子撬了,把上面的木板取下来。木板内,是塑料的大圆筒箱子。这上头的盖子转两下就松了。金玉阳端着盖子,朝里面看了一眼,“是冻鱼。这他妈怎么吃啊,你们要吃生鱼吗?”
    “还有啤酒桶和红酒桶。”许莫庭也开了两个箱子,发现是冰冻的酒,有点意外。他把手里的工具递给六安,“玉阳,去何夏那里拿个水壶来。”金玉阳正在撬其他箱子,听到这里,扭着屁股看了许莫庭一眼,突然严肃问道,“你确定让我去?”许莫庭冷淡撇了他一眼,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酒桶。金玉阳顺着许莫庭的视线,看到了认真开箱子的六安。看到六安,金玉阳就嘿嘿笑了两声。“我去我去。”他把锤子一拎,积极的走到一开始发现的冷冻箱子里。
    那箱子里还有很多未融化的冰块。金玉阳挫了一块地下的冰块块。伸手抓了一把含在嘴里。冰爽吃惊的感觉让金玉阳整个脑袋都冻抽抽了。男人丢了锤子,慌手慌脚从车上跳下来,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朝何夏冲过去。何夏远远看着金玉阳冲过来,那脸上表情怪异的,让何夏一下就站了起来,也不知道金玉阳他们在车上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何夏看着越跑越近的男人,越过雷怒迎上去几步。他这样紧张的神色,简直是毫无戒备啊。金玉阳嘴里含着冰,心里那胆子蹭蹭蹭就窜上天了。眼看着就要撞到何夏了,他也没有停。竟然一个飞扑,压着何夏滚到地上。何夏身下弹起一层灰土,虽然不痛,却也撞得很不舒服。“要死了你,滚起来。”他抬手就要给金玉阳来一下。
    金玉阳压着何夏的身体,臭虫一样在何夏身上扭了几下。一双腿夹紧了何夏的腰,一双手从耳朵处捧住了何夏的脸。他嘴唇硬贴上何夏在骂他的嘴唇,把嘴里还没有化光的冰水冰块,都推到何夏嘴里。冰凉的感觉,让何夏一愣。金玉阳挤进去,第一次,疯狂的彻底的对何夏来了一次舌吻。舔到何夏舌头根都麻了。金玉阳才爽的咂了下嘴,“凉快吧。”何夏用手腕擦了下嘴上的口水,发现他手上灰,这一下,嘴里就有点脏。赶紧呸呸朝外吐了两下。
    金玉阳刚才还挺兴奋的,现在看到何夏和他接个吻,马上就吐出来,脸都黑了。“你这有点过分啊。”金玉阳不满的抱怨一句。何夏摆摆手,“不是嫌你,我嘴里进沙子了。”说完,何夏对金玉阳掰掰手腕,让金玉阳看到自巳手腕有多脏。不管何夏说的是真是假,何夏肯顾虑他的感受和他解释这么一下,金玉阳就挺爽了。
    “车上有冷冻食物,还有酒水。我要拿个水壶过去,许莫庭可能想装点酒。晚上,我们小酌两杯?”金玉阳还坐在何夏身上呢,就使坏在何夏腰上晃了两下,用手顺着何夏的肋骨摸到何夏的腰上。何夏的腰又细又柔润,手感很好。金玉阳自己嘿嘿笑了起来。他之前在许莫庭六安面前发的一些小情绪,这时候不会在何夏面前说,也不会让何夏觉得亏欠了他金玉阳什么。
    如果是普通的情侣,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意气用事的男人很可能第一个埋怨的就是女方。他会觉得自己昏了头了,被一个女人引诱的进入这种困境。可是,金玉阳是成熟的男人。他不会这样抱怨何夏。跟何夏离开普城,首先是因为他对何夏居心不良,想讨点好处。以前是何夏勾引他也好,他自己窥探大嫂也好,都是他自己做的选择。男人要承担自己所做一切事情的后果。他毕竟是普城四少之一的金大少。
    当然,金玉阳想的通,不代表他就这样了。他既然付出了这么多,何夏身上的好处他肯定要捞的。也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危险等着他们。趁着现在大家都还活的好好的,金玉阳就想狠狠吻何夏一次,他这样想,也真就这样做了。何夏打他也好,气他也好,他都准备好了。不过,何夏现在这态度,让他有点意外。也有点,不枉费老子上舔着稀罕你,你终于有所松动的感动。这感动让金玉阳又放肆的把嘴凑上去。
    “你真当老子是死的?”一只男人的大手从何夏身后插进来,搓着金玉阳的嘴巴,把金玉阳推开。然后,何夏感觉自己后背一热,一个毛脑袋靠在了他肩膀上,抓着脑袋哼哼,“夏,我脑袋好痛。”雷怒竟然这么快醒了。金玉阳有点郁闷,不过,雷怒能一巴掌把他脸推开,有那个力气,金玉阳也放心很多。他们虽然在感情上都在争夺何夏的注意力,在其他方面,也没有深仇大恨,还是有几十年情谊在的。
    “觉得哪里不舒服?恶心反胃吗?”何夏转过去,捧着雷怒脸看了看,问了他几个问题。雷怒只是摇头,大卷毛在何夏脖子上蹭了几下,“就是头痛,你让我靠会儿。”
    “矫情。”金玉阳站起来,在一旁拿了水壶,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走之后,雷怒更过分了,竟然开始把手伸到何夏的衣服里,摸何夏的腰,“夏,我头痛。”何夏的神情变了又变,直到雷怒的嘴巴要舔到他嘴角的时候,才伸手打断他,“别闹了,我是问你脑袋痛不痛,不是问你乌龟*痛不痛。”雷怒厚实的身体贴着何夏的后背,“都痛。夏,我们好久没做爱了。你不想吗?我们都没有超过三天不做爱过。”雷怒一开始只是试探何夏反应的,这会儿看何夏对他又有点以前温柔的样子了,想法就多了。
    何夏听他说的这么露骨,也是无语。无语归无语,雷怒说的也是事实。
    雷怒*欲强,确实找不出这么久没做爱的记录。他一路憋着,脸这么臭,或多或少也和无法抒解有关。何夏沉默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回应雷怒的求欢。时间和地点,甚至是人物,都不对。
    “晚上,我们在外面搭个帐篷。我知道许莫庭那里有帐篷,我们可以离他们远点。”雷怒靠着何夏,嗅着何夏身上的汗味。他一只手已经钻进何夏衣服里好半天了。仗着是刚刚脱离死亡线的伤号,雷怒什么要求都敢提。“我还记得那一次在汽车行,我们遇到了枪击事件。当时,我们做爱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晚上。刚刚我又有了那种感觉,好像下一秒自己就要死去,再也不能抱着你了。”
    这种死亡后,会失去对方的遗憾,何夏同样有。不止雷怒害怕,他也同样的害怕。面对这样的雷怒,何夏不可能不动容。他对雷怒是有感情的。雷怒看着何夏渐渐放软的身体,越来越激动了。他都要忘了自己身处的地方了,就想抱着何夏,在地上滚一滚,舔一舔,把何夏的衣服扒光,把何夏的双腿打到最开。
    凶悍的占有他。让何夏在他身下哭出来。何夏最近太强势了,让雷怒更想看到何夏在自己下方顺服的样子。他不在意在其他几个男人面前和何夏亲热,他甚至想,在今夜和何夏亲热的时候,让所有的人都听到何夏*床的声音。
    让他们都知道,何夏还在他的掌控中。和以前一样,他们非常恩爱。
    另一边,金玉阳傻眼的看着进入驾驶席的许莫庭。看着金贵的,有洁癖的许莫庭,把已经死亡的光头男人,从车上踹下去。软塌塌的身体掉在车下,差点砸在金玉阳身上。最让金玉阳受不了的是,车上的许莫庭竟然把水壶里的高度酒,直接泼在驾驶席上。他们的大检察官,竟然要洗尸车。
    “你狠。”金玉阳出门前根本没想过,适应能力最强的会是许莫庭。金玉阳只能竖起大拇指。接受了,他们将驾驶这辆死人车的事实。
    
    第137章 都想吃独食
    
    雷怒的求欢还没有等来何夏的点头同意,金玉阳就拉着六安过来了。这让雷怒只能郁闷的狂喝了两瓶矿泉水。不止他郁闷,被撩拨了半天的何夏,也觉得身上不太对劲。看着狂灌水的两个人,金玉阳很无耻的笑了,“热吧,等检察官把车擦干净了,咱们去车上去。”何夏远望那辆车玻璃碎的相当彻底的驾驶席,再看车轮地下趴着的软趴趴的人体,“那个人真的死了吗?”发生这样的意外,没有人愿意看到的。何夏语气有点沉闷。
    “恩。莫庭说死的很彻底。他是丧尸病毒的感染者,我们不知道他的尸体会不会传播病毒,不管是就地掩埋,还是带着他去城里,处理起来都太棘手了。他可能必须留在这里了。”金玉阳抓了抓额头,很是无奈。没人会怪许莫庭的决定冷酷无情,这种事情,要谁处理都要做个最终的选择。不管是对自巳的生命还是对朋友的生命,他们都有责任在。一点点冒险的善心,都可能带来严重的麻烦。特别是这里地方炎热,到了夜里感染者的尸体不知道会不会招来毒虫蛇蚁。没人能想象被咬一口会怎么样。
    “这里最多能坐四个人。有人需要到后车厢,呆上一段时间。”许莫庭把车子擦好,坐在驾驶席上,看向车下的几个男人。他在刚刚已经试了车子的基本性能,刹车和油门都没有什么问题,车子是可以启动的。他需要询问的,只是谁愿意坐在车厢后面,和一堆冷冻食品呆在一起。这本来是个难题,可是雷怒眼睛竟然亮了一下,伸手把何夏圈在自己身侧,一只手搂住了何夏的腰,“我和夏去后面。”两双眼睛一起看向雷怒,许莫庭看向何夏,“这边坐四个人没问题,你要不要上来看看?”
    “不用看了。我和夏去后面。”雷怒攥着何夏的腰,很有微词的看了许莫庭一眼。然后就想把何夏带走。一边,六安抓住了雷怒的胳膊,低着头,“我去后面,你们前”
    “嘿嘿,不行我去后面也行啊。”金玉阳手里拿着两个旅行包,直接就朝后面去了。金玉阳专门搞破坏雷怒可以理解。自己的好兄弟六安和许莫庭也这样挡他的好事儿,雷怒就不高兴了。他两步把金玉阳后脖领子拽住,把金玉阳拽的一个趔趄。“我擦,你当牵狗呢,放手放手。”金玉阳黑着脸,把包朝地上一丢,眼神就不对了。让雷怒带着何夏上了后面,两个人会做些什么,那情节就丰富了。就像电视里说的,何夏一双大白腿就能玩两天呢。金玉阳就盼着雷怒来点什么。雷怒一动手,他就来劲儿了,可以闹了。
    “好了,你们俩都他妈前面呆着去。我一个人去后面。”何夏把地上的行李捡起来,无视两个相互对峙的男人。让何夏一个人后面,金玉阳勉强能接受,主要看雷怒缠不缠人了。雷怒看着何夏走了,用手锤了一把车厢的铁皮。
    那一声挺响的,衬着金玉阳笑嘻嘻的脸,就更让雷怒生气了。何夏没有以前好哄了,脾气大有主见,让雷怒很吃瘪。雷怒心里已经不爽了,被这一声响一震,那种让他头痛的感觉又来了。不仅头痛,还伴着恶心。
    恶心?雷怒脑子里灵光一闪。当下就把手伸进了嘴里。金玉阳也不知道雷怒突然想到了什么,就把手吃下去了。很快的,干呕的声音一下下从雷怒喉咙里传出来。“呕呕,呕……”雷怒一连刺了几下喉咙口,那一丝呕吐感终于被他抓住。只见稀里哗啦的消化物直接从雷怒嘴里喷出来,看的金玉阳朝后退了几步。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雷怒脸色都不对劲了,扶着车厢一连吐了好几摊,终于是把胃里吐空了。金玉阳咂咂嘴,以前他觉得雷怒智商低,情商也低。
    这是看走眼了啊。
    “怎么回事儿?”听到前面有的动静儿的何夏,把行李抛上后箱之后,错身看了一眼。他看到雷怒那脸色,在看看雷怒吐在地上的污秽物,就跑过来。雷怒脸上发苦,对何夏说了一个字,“水。”那股又酸又苦的馊味儿,雷怒自己都受不了了。何夏跑回去拿了一瓶水,雷怒灌了几口,把嘴里好好漱了几次。然后,胃里空荡荡的雷怒靠在何夏身上,“我头又晕了,好难受。”“那坐前面吧,前面稳当。金玉阳……”何夏想让金玉阳坐后面,自己去前面照顾下雷怒的身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