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有恶报 作者:一颗勤劳的蘑菇

字体:[ ]

 
文案
祁漠旸,一个典型的嚣张跋扈富二代
 
申实,腹黑的杂志社总编
 
当祁漠旸自认为老被揪着小辫子不放,想要恶整申总编....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祁漠旸的点子非但没有成功,还把自己搭
 
了进去,最终的结果则是......恶人被一"报"再"报"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漠旸,申实 ┃ 配角: ┃ 其它:
 
 
 
  1
 
  “啪”地一声巨响,一本纸质书籍状的东西应声而落,随之而来是祁漠旸咬牙切齿的声音:“真是见了鬼,怎么本少爷去哪他都跟长了眼睛似的。”祁漠旸的怒气未消,转而指着房间里立着的几个墨镜大汉道:“你们这群废物!!老子请你们来是干什么的?这点事都做不好!”
  那几个身穿黑衣戴墨镜的保镖只得低下了头。反正因为这个被骂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祁少爷要骂,只能让他骂去。
  祁漠旸痛快地骂了一顿,心里顿时舒坦了一些,对着这些一声不响的保镖们,自己也骂的有些没意思,手一挥,不耐烦地道:“都给我滚。”
  保镖们互相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地往门口走。
  祁漠旸的目光又移到被自己拍到桌上的八卦杂志,愤愤地将它扫到地上。
  申实,老子跟你没完。
  祁漠旸身为S城首富祁家的三少爷,上面有哥哥继承家业,自己又是祁老爷子的老来子,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疼着,也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整日里游手好闲不学无数,跟着狐朋狗友开开派对,时不时钓个小明星玩一玩。
  一向顺风顺水的祁三少哪受得了天天有个狗仔在身后揪小辫子。可偏偏这杂志社就是不买他祁少爷的账,每天乐此不疲地挖掘他的花边新闻。
  老爷子对这些一向睁只眼闭只眼,但是每每有这些新闻传到他耳朵里自己免不得要受一顿训。
  最近自己被念叨的次数直线上升,全是拜这本一周八卦所赐。
  祁漠旸恨得牙痒痒。
  一周八卦是Z杂志社的一本副刊性质的杂志,专门收集娱乐圈八卦,其八卦水平堪称业界一绝,而且一周八卦是出了名的不畏权贵,一旦爆出来的八卦,那是随便什么关系都压不下去。
  刚压下去一点的怒火顿时又升了上来,祁漠旸恨恨地又敲了一顿桌子,拨了电话,一接通就朝那边说道:“在哪?跟本少爷喝酒去。”
  深夜十二点的wingman,不那么耀眼灯牌在星辰街的镜头亮起,进出这家酒吧,全是形形□□的男人。
  祁漠旸是GAY,这一点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掩饰过,包括他的父亲祁老爷子。祁老爷子刚知道的时候简直气得背过气去,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这个逆子要是搞女人还不知道要搞大多少人的肚子,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再说,祁家的香火也不必由祁漠旸来继承,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祁漠旸一向我行我素,才不管自己老爸是个什么想法,即使有想法,他这样的性格,也能搞得别人没有想法。
  Wingman是他的一个朋友介绍自己来的,环境不错,经常会有可口的小猎物。对于祁漠旸来说经常玩小明星也是会腻的,这里的男人没有那些小明星们那么出众,但是仔细挑,还是能挑出不错的对象。加上他祁少爷的身份,也不乏送上门来的。
  祁漠旸心情不佳,进门就往自己往日经常去的包厢走,就在穿过中间舞池的时候,祁漠旸眯起了眼睛,视线落在某个角落的男人身上。
  这背影看起来怎么这么熟悉?难不成……?
  祁漠旸走近几步,那人的面容渐渐露出,他咧嘴一笑,真是冤家路窄,刚才在脑子里恨不得一刀捅死的人可不就坐在这里。
  “呦,申总编怎么也在啊。”祁漠旸几步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手指敲了敲桌子,脸上似笑非笑的。
  被他叫做申总编的人抬起了头,在看到他的时候挑了挑眉,道:“原来是祁少。”
  祁漠旸漫不经心的用手指点着桌子,视线在申实的脸上游移。
  “啧啧啧,想不到申总编也会来这种酒吧。”祁漠旸弯下身子在他耳边说道:“不知道申总编有没有兴趣自己做一回猛料主角?”
  “哦?”申实知道这个祁家这位三少爷祁漠旸一直对自己有些耿耿于怀,每一次他的那些个绯闻都会被Z杂志下面附带的一周八卦给爆出来。申实也无奈啊,谁让这位祁少绯闻多还不消停呢。
  他长手一伸,将祁漠旸的脖子勾住,往自己身边一拉,本来祁漠旸就是弯着身子重心不稳,这脚下一个不当心……就滑到了申实的身上去,申实也被那力道猛地一推靠在椅背上,他倒是好整以暇地吻了一下祁漠旸,然后说道:“祁少看来是也想跟我一起当绯闻男主角?”
  “你!!!”祁漠旸自己也没反应过来,等他有所反应的时候自己却已经以这样一幅姿态了,他气得脸都有些憋红,奋力推了申实一下,自己站起来,气势汹汹道:“你给我等着!!!!”说完似乎还不够解气又狠狠瞪了一眼,祁漠旸这时才发现申实旁边还趴着个人,看起来像喝醉了,再仔细一看,祁漠旸满腔的怒气就一下子被压了下来,这不是东华老总身边的那个助理么?他怎么和申实在一起?看样子还喝醉了?
  祁漠旸脑子转的也快,切,这个每天抓他小辫子的人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么,自己不也是一样的龌龊!他邪笑着指了指趴在桌上的黎烨:“申总编你这是打算趁人之危?”
  “本来有这个打算。”申实眼光在黎烨身上停了几秒,随后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眼睛眯起就像锁定猎物般盯着祁漠旸:“可是我现在发现祁少爷更有趣一点。”
  “申实你给我等着!”
  祁漠旸抹了一把嘴,喝酒泄愤的心情已经完全没有了,瞪了他一眼,祁漠旸不再逗留,气冲冲地又带着保镖们离开了酒吧。
  出门后祁漠旸又用力地抹了抹自己的嘴巴,真是晦气,自己一定要想个办法,不整死申实自己就不叫祁漠旸!
 
  2
 
  祁漠旸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点着,刚才手底下的人来汇报了申实的日常行踪,申实似乎是那间酒吧的常客,啧,祁漠旸邪笑了下,申实和自己还是同类呢,那他倒是要好好整整申总编,谁让他平时那么“照顾”自己。
  他从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放在掌心里来回地看,有了这个东西,申实你就走着瞧吧。
  看我不好好地回馈一下“申总编”。
  一想到这,祁漠旸心情大好,总觉得舒坦了不少,思绪开始飘远,他想起来最近新上的那部偶像剧的男二似乎长得不错,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倒是很符合他的审美,等这桩事了解了,他可得好好花功夫跟那小鲜肉玩一玩。
  祁漠旸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就接到手下人的电话,说是今天申实又在WINGMAN喝酒,而且是一个人。
  他一听,顿时精神一振,可算是让他等到了,带着人拿上东西,就往酒吧街那赶。
  祁漠旸刚一进门就看见申实坐在之前的角落位置,他先挑了个不远的地方坐下,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招摇,特地把手底下的人都给支开了让在门口等着,自己一个人进去。
  还好酒吧里的光线比较暗,祁漠旸一边望着申实,一边在想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合适的机会。
  申实虽然是一个人坐着喝酒,不过由于申实的外形也算是出挑的,不乏有人去搭讪,不过去搭讪的人不用几秒钟就都不甘地离开了。
  “切。”祁漠旸看着那些在申实旁边绕圈又走了的人,不屑地哼道。这些人的眼睛是瞎了么,申实有什么好的,一看就那么阴险。
  祁漠旸叫了瓶酒,早早地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把棕色瓶子里的东西全部倒进了酒瓶里。
  他等得有些不耐烦,围着申实转的人还不少,想到此行的目的,祁漠旸又硬生生忍住了,耐着性子继续等。
  申实的身边终于再没什么人去搭讪,祁漠旸心里一喜,提着酒杯酒瓶慢悠悠地晃到申实的面前。
  申实下了班习惯性地会来酒吧坐一坐,倒也不是想来找乐子,只不过平时的工作已经够忙了,在家里也实在无聊,不如来这里坐一坐,倒也能让自己感受下人气也不那么无事可做。
  申实在祁漠旸站定了几分钟之后才抬眼看他。
  对于祁漠旸这个人,申实的印象大概就停留在,祁家的三少爷,无事可做,花边缠身的富家子。
  不过上次的事件倒是让申实对祁漠旸有那么一点点改观,想起那天晚上祁漠旸跳着脚抹嘴的时候,祁漠旸申实的标签大概又多了一个:天真。
  祁漠旸见申实只是朝自己看了几眼,却没有说话,本来少爷脾气已经起来了,可一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便不再跟他计较,只把酒瓶子往桌上一放,在申实身边坐下。
  申实见他坐下,微微挑眉道:“祁少爷,我想我并没有邀请你坐下吧?”
  本来祁漠旸早该跳脚了,他耐着性子,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以为,我和申总编应该很熟了。”
  申实笑了笑,细长的手指在嘴唇旁边摩挲了几下,若有所思地道:“唔,似乎也是。”
  他的动作在祁漠旸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挑衅,他当然忘不了那天晚上跟申实接吻了的事实,为了不再让自己更加生气,祁漠旸拿过手里的酒,晃了晃道:“反正申总编也没人陪,跟我喝一杯怎么样?”
  申实以为祁漠旸应该是很讨厌自己才对,现在确是要请自己喝酒,虽然疑惑,不过转念一想,大概祁少爷是想让自家杂志社的八卦版面少注意一下他吧,申实想到这里勾起了嘴角,自己并没有要下面的人去盯祁漠旸的花边,只是祁漠旸也是运气不好,每次跟个什么大腕的新闻,自己的小狗仔总能顺便拍到祁漠旸,既然拍到了,那不用白不用,祁少爷的花边还是挺有人买账的。
  祁漠旸在申实沉默的期间已经自己把酒倒了起来,酒杯往申实面前一递。
  申实接过酒杯,耐心地等祁漠旸开口。
  祁漠旸现在关心的是申实什么时候能把酒喝了,他见他迟迟不动,便说道:“咳……申总编,敬你一杯。”
  说着他将杯子在申实的杯子上一碰,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申实笑了笑,还以为祁漠旸会趁机说点什么,不过……只是这样而已?
  “申总编,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都敬你了,怎么也喝一口吧?”
  申实将杯子举到嘴边,喝了一口,道:“祁少爷没有别的话?”
  看着被子里的液体下去了一半,祁漠旸的内心已经按捺不住地雀跃起来,不过脸上却还是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对于申实的问题,他尴尬地笑了笑:“申总编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的。”
  “哦?祁少不说,我怎么知道?”
  祁漠旸特别讨厌申实反问的时候,总觉得他似笑非笑看着他的时候特别的碍眼。
  “申总编,能不能麻烦你手下那些记者们别没事老拍我。”
  申实得到这样的回答,忍不住带着点笑意,这完全也算是巧合吧,明明人家狗仔没想要拍他祁少爷,可他偏偏又出现了,那只好是拍咯。
  不过即使他这么告诉祁漠旸,祁漠旸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申实没继续说话,只是又将杯子举起,喝了几口,瞬间就见底了。
  祁漠旸也不在意申实有没有回答他,他只是盯着申实手里的酒杯,在那杯子见底的时候祁漠旸觉得自己的心就快激动地跳出来了。
  为了掩饰自己这不自然的表情,祁漠旸又拿起酒瓶给申实倒上。给他药的人说几滴就够了,不过他还是怕没效果,硬是把一整瓶倒了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