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外红线+番外 作者:乌青

字体:[ ]

 
《意外红线》作者:乌青【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小开和舞蹈家应该是怎么遇到的?公演?酒会?都不是,泉凛和辛杰的相遇是因为一场车祸,这不是谁的错,起因是个坏掉的交通号志,却让一个运动员断了脚,一个年轻人背负极大罪恶感,因为意外而交会的两人,从没想过这是一条红线。
 
  泉凛一向为付出而开心,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求回报的,但在这次撞伤人,他却开始觉得自己所做所为都只是为了罪恶感,对方的一字一句都让他灰心,让是放下的时候了吗?
 
  辛杰自认为自己是个和恶运无缘的人,也从没想过一夕之间会被夺去最珍贵的东西,‘我的脚’,不管那家伙做多少我都无法原谅他,我要让他痛十倍!
 
=====================================
 
泉凛不知不觉闭上眼睛,听着、感受到他呼吸越来越近,却无法知道到底多近,到他好奇张开眼,辛杰居然就在离他不到一公分处,眼神清澈得那么干净。
 
“辛杰……。”
 
“嘘。”
 
他轻哄着,随即在他唇上印上印记。
 
 
 
============================
 
    
 
第1章 说在前头
    一切要从车子锐利的煞车声说起,在这划破早晨平静的巨响後,是轿车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是路人的讨论、救护车的咿喔声。
    药水味刺鼻的急诊室很嘈杂,哭叫、怒骂和器械撞击的声响没停过,仔细听才能听到一些有意义的句子。
    「医生拜托你,一定要救他,我真的。」
    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男士,年纪约二十有五,一身洽商的标准黑西装,从发型到领带配色都很有条理,感觉没什麽能让他吓到,现在却哽咽又言语破碎的,像个受惊吓的小孩。
    「要多少钱都没问题,一切请用最好的。」
    他站在帘幕外看着医生护士忙进忙出,他们注意力大都在床上那位,回应男士的只有闪开、让开、不要妨碍我们。
    什麽,我怎麽了?
    躺在床上的男子朦胧的想着,对於围绕自己的混乱完全没有头绪;自己好像在回家路上,经过一条小巷,接着是不是有一台轿车?那个人好像就是驾驶的说。
    「没有什麽会危及性命的了,脚的情况有点严重,其他就等门诊医生安排。」
    忙乱结束,医护大队带着工具赶去下个绿帘,留下来解释的医生也只匆促说明,把器械塑胶袋往口袋一塞急着走。
    「等一下,请问刚刚帮他打的针……」
    肇事者叫住医生,客气问起刚刚的医疗处置,用原子笔在自己名片背後记录下来,医生回应口气却很差。
    「那种药不是副作用很大吗?怎麽能不经过同意就用,要是出问题一辈子就完了。」
    「我们是以救他为优先,就这样,其他等主治医生来再说。」
    肇事者再有问题也没问了,从急诊室一角杂物堆拉出一张竹编小椅,坐下下巴刚好和床齐高。
    脚严重?多严重?跳跃还行不行?躺在床上的的苦主意识朦胧的想着,虽然没法随意动弹,关键几个字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不能再这样躺着,得快点把脚……。
    「你醒了!」
    原还在用湿纱布帮他擦嘴的富家子惊叫,开心握住床上男子的手,四周并没人有空回应他的喜悦,照样尖叫哭声吵闹不断。
    床上男子还没搞懂,只觉得背酸麻得使不上力,喉咙还有种强烈异物感,让他想咳想乾呕,有点慌张的想拔掉管子。
    「你好,杨辛杰先生,我是郭泉凛。刚刚你呼吸有点不顺,医生帮你插了管,放轻松不要说话,会没事的  。」
    谁?
    安慰的温柔语气说着,轻巧握上他的左手。
    泉凛又凑近让他能听得清楚点,双手握着他左手欲言又止了好一会,才用着颤颤声音说:「记得吗?在巷子口,我的车子撞到你了。」
    浑蛋,就是你撞断我的脚?
    「欸欸,杨先生,不要乱动,医生医生!」
    放开我!我要掐死你。
    
 
第2章 DAY 1
    先不提撞人有错在先,泉凛真的是个很负责的肇事者,距离车祸还没过三小时,不但纯熟的处理好住院手续,还弄到一间景观不错的单人病房,从时间发生到现在没离开过,倒茶、拍枕头样样弄得得服服贴贴,现正忙着帮辛杰调整病床高度。
    「太高、太低,嘶……好痛!你在干嘛!」
    「抱歉,要不要请护士来看?」
    这医院的设施没来得及跟上它快速增加的名声,老旧的病床没办法有太细致的调整,卡住的震动弄痛辛杰还没处理好的腿伤。
    「这边护士那种脸我才不要再看到,好了就这样,算了。」
    医院服务态度奇差的评价倒是和被推荐的程度成正比,本来嘛,去医院就希望早点能康复离开,只是在这待不到一天,辛杰开始怀疑这里病人身体好了,脾气也被磨光了,难怪名列精神科第一个该刷掉的医院。
    「还感觉太低吗?不然我去多要一个枕头。」
    完全不了解他痛在哪里,泉凛伸手也不是、不帮忙也不是,急急忙忙的穷紧张。
    「不要,不想再移了。」
    接过托他买的杂志,辛杰点清钱递给泉凛,泉凛面色迟疑的看了下,默默把它们放到口袋。
    杂志很大范围的吸引辛杰的注意,扯掉塑胶膜就看起来。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泉凛硬着头皮开口:「我还有电话得回,能先离开一下吗?」
    看得正专心,辛杰懒得管其他事情,随便点了头算是允诺。
    早上的医院长廊没什麽人,偶尔有零星几个家属走进走出,距离繁忙的给药时间还有半小时,病人大都还在睡觉,医护人员则休息一下抓紧时间吃早餐,柜台方向传来水煎包的高丽菜香味。
    等拿出手机泉凛才发现没电了,难怪没人吵他;虽然有先打电话回去交代,但当时说得仓促,连原因都还没讲清楚。换上电池开机,他先确认下信箱和简讯,确定没有什麽紧急事要处理,才播了电话给自己办公室。
    「早安啊,老板。」
    独自待在空荡办公室,特助的声音开心又担心。上次通电话是几小时前,老板只来电话急说:『我开车撞到人,明天的事情你帮我档一下。』接着打电话都不通,搞得他睡不着吃不下。
    「早安。有发生什麽事情吗?」
    泉凛换上耳机,掏出笔记本,看着写着密密麻麻字的周记事,脑袋却装满并发症名词。
    「没有,需要你出席的行程我全改到三天之後了,其他……惊奇实业的林先生说有事情和你讨论,我请他等你回覆。」
    说实在,泉凛掌握的事情可大可小,也没什麽急迫性,当他和合作对象交涉改时间,问没事吧的人远比问为什麽的多,而唯一挑出来的是因为泉凛自己很期待合作。
    「我可能还得待在这里,沈先生你先帮我和他接洽,先前我和他讨论的记录都在我电脑里,先和他交换报告书,到时我会再和他确认。如果还有其他事情就先放着,我有空会再找你处理。」
    「嗯,那你那里情况还好吗?」
    「还好。」
    话筒那方迟疑很久才说,特助感觉说不上的在意,把背向後靠到椅子上看着日光灯。虽然两人交情也有十年左右,泉凛对於私事态度却一直是避重就轻,今天不知怎的感觉话差点就出来了。
    应该没什麽要交代了吧,嗯?保险公司的人……。
    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衣服胸章印着某保险公司的商标,他看了看门旁编号,叩叩门後进了辛杰病房。
    「怎麽了吗?」
    突来的停顿让特助八卦心萌起来。
    「没有,就觉得……心脏怪怪的。」
    「你受伤了?」
    「没有,只是累了点,然後等等他又要去手术了,然後对他来说脚很重要,虽然都处理好还是有点担心,然後我做什麽都会惹火他。」
    「要我去帮忙吗?」
    特助声音多了点笑意。泉凛有很多奇怪的小习惯改不掉,一紧张就会然後然後个不停,回想一下上次好像是五年前搞丢重要文件,那次後他做了很多改进,还以为不会再遇到他发作。
    「暂时不用,麻烦你优先帮忙公事。」
    「嗯,还有事交代尽管跟我说。」
    「谢谢,拜拜。」
    「拜拜。」
    泉凛先一步按掉电话,疾步走进病房,那人员正说明辛杰该备有的一堆资料,和泉凛打过照面後继续滔滔不绝,配合着夸张手势。
    「所以最好请医生开一张证明,再请肇事者开保证书。」
    承办人是个年轻人,说话异常缓慢,话题老绕啊绕的说不到重点。
    这种把戏泉凛见多了,如果交给他他有把握办得服服贴贴,可是身为肇事者总得避这种嫌,所以他暂时听着,暗暗按下手机的录音键,拾起丢在一边的抹布擦拭起窗台。
    「我现在全身痛,改天再说。」
    翻着艺术杂志,辛杰耐着性子想平复情绪。维持相同姿势太久脚很麻,左脚膝盖下方一带还能感觉到骨头错位,记得从X光片看来是呈现半脱臼样子,痛倒是还好,就怕又伤到哪里。
    听到这句,泉凛眼睛都直了,差点弄倒立灯。一讲到理赔保险公司巴不得客人赶人,也许就是这样,这个业务才拖拖拉拉半天。
    「可是有些事情有限定时间,慢了会影响到金额。」
    「说了没时间给你!」
    「你是不要钱了喔!」
    「钱什麽,痛死了还钱,我不要钱,要健康的身体!要钱我找那个债主掏就好,干什麽浪费时间听你说话。」
    讲到债主他鄙视的瞪视泉凛,难得有为客人着想的业务扁了嘴,不是要哭就是要开骂了,泉凛扔了抹布、蹲在业务椅子旁,用比他还低的视线劝:
    「对不起,他身体不舒服才那麽凶,能等几天後他情绪好点再来吗?」
    业务看了泉凛一眼,表情没有感激或是气消,只是觉得好笑,转头压了辛杰杂志看内容,让他不悦的用书敲他手。
    「表哥,说真的你什麽杂险都有保,钱不拿白不拿,你用不到给姑姑姑丈用也好。」
    揉揉手,业务收起工作资料,对泉凛嘻嘻笑了下。
    「对了,你通知他们没有?」
    「还在想要不要跟他们说,妈没到过北部,爸身体也不好,只有先和大哥说过,只是他还得顾大嫂和小孩,大概也没法来。」
    「哦,那我就得常来罗?我会和公司说你很难搞的,正好可以多放松,你知道我们病假多难过嘛,腰痛了一星期才准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