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娇少爷与穷主 作者:浅紫微雨

字体:[ ]

 
文案
夏木荣擦掉男孩儿脸上的泪水:“我养你!”
落魄娇少爷一愣,还没来得及高兴,唇上便传来一阵温暖的湿意,同时被搂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顿时如坠冰窖。这人的意思是……包养?
“不要就算了。”感受男孩儿身体的僵硬,夏木荣随即说道。无力独自生活的娇少爷心中委屈极了,犹豫很久,终于被现实的残酷打败。
当娇少爷含泪跟着去了金主的小窝,了解了金主的经济状况后,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呜呜呜,都是骗人的!
 
伪兄弟,温馨宠文,偏小白风,主感情,辅种田,写来给自己放松心情的,不喜勿喷,1V1,HE
 
属性:木讷忠犬攻 娇气乖巧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宣言夏木荣 ┃ 配角: ┃ 其它:宠文木讷忠犬攻娇气乖巧受
==================
 
  ☆、第一章 抓住不放
 
夜色朦胧,一个不大不小的宾馆内正上演着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看着约莫十二三岁的容貌出众的瘦弱男孩儿正与宾馆老板进行着最后的抗议,其脚下是一个颇大的黑色背包,里面是他全部的家当。
    “老板,你,你做人太不厚道了,怎么能一声不响地就直接赶我走?这么晚了,还下着大雨,我能去哪里住!”男孩儿一脸的委屈,他在外面晃悠了一整天,腿软脚软外加□□的,一回来却还得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这让他难过极了。
    “小家伙,我这里是宾馆,不是慈善机构,你已经五天没付钱了,白天又不在,我只能晚上赶人了。欠我的住宿费我也不要了,只要你行行好,赶紧走人吧。你那间房我已经租出去了,没可能再让你住了。”宾馆老板是个中年大汉,脾气倒还算不错,说话也还算中肯。
    男孩儿听了,脸色立刻红了几度,底气自然不足了起来,“我,我不是不付钱,我是……”
    “是没有钱对吧?你看,真心不是我不收你,但你也不能让我这么一直亏下去是吧。”中年男子接过话来,要不是眼前这男孩儿看着实在可怜,他早早地就会赶人了,哪可能让人霸王了这么久。要是店里一直没有客人来,他也许还有放任个两天,但这几天连绵不断地下着雨,连带着生意也提高了好几倍。
    这男孩儿明明穿着长相都是上等的,偏偏就是个没有钱的,估计是哪家的任性小少爷在玩儿离家出走吧。但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再好心也不至于继续容忍了,“回家去吧,别任性了,你爸妈该着急了。喏,今晚要是没地方住,就到隔壁那家待一晚吧,我这里没地方了。”
    中年老板看着男孩儿突然变得苍白的脸色,心生不忍,拿出了五十块钱递了过去。算了算了,还是先让这小少爷度过这晚再说吧。虽然眼下天气不算多冷,但梅雨季节总是不那么让人痛快的。隔壁那家自然是没有他这家宾馆高档的,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简陋的,所以价格才格外的便宜,但好歹也是能住人的,凑合一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离家的小少爷也是应该吃吃苦头才知道家里有多好的。
    男孩儿薄唇紧抿,眼眶微微泛红起来,屋外大雨滂沱,哗啦啦作响,在安静的夜里,分外鲜明。在一阵沉默过后,男孩儿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雨幕里,没有拿上那被人施舍的五十块钱,甚至连地上的背包都没有带走。中年老板摇摇头,还真是任性的男孩儿,吃吃苦头也好,随即将男孩儿的背包捡起,放在了顾客遗失物品柜里。
    宣言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雨幕中,环顾四周,除了少许匆匆而过的路人,就只剩川流不息、片刻不停的车辆证明着这个世界还在运转着,但这依旧无法改变他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事实。
    无知无觉地走了不知多久,宣言回过神时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无所谓了,他想着,反正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对他好的妈妈也已经死了,房子也被那家人收回去了,在哪里又有什么差别。他甚至连那些流浪汉都比不上,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些人至少还知道怎么生存下去,而他却是只差一步就要饿死了。
    身上难受极了,宣言明知道不应该,还是伸手狠狠在身上抓了几把,留下了一道道的红痕。痒,好痒。路灯下,男孩儿□□的皮肤上满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红包,明显是由于过敏引起的皮肤反应。
    宣言身上其实还有五十块钱,这是他今天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捡到的,也是这么多天以来他唯一的收入。本来今晚回来前他是打算好好吃一顿的,他还不想死的,至少不想饿死。但欠了宾馆老板这么多钱的事儿他一直都是记着的,所以他一路忍耐着回到宾馆里,想用这五十块钱向宾馆老板换一碗面条吃的,结果却是现在这样。
    捏着湿哒哒的几张纸票,宣言走进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面包和几瓶啤酒,剩下的三十六块钱到底是没敢乱花,小心翼翼地揣在了口袋里。摸了摸脸上的水渍,眼角泛红的男孩儿缩在便利店的角落里吃着干巴巴的面包,一口一口喝着啤酒,即使很快的,这里他也将呆不下去了,这家便利店十二点就会关门的。
    “呕~~~”可能是太久没有吃东西了,面包又是不容易消化的,再加上灌下去的啤酒的刺激,男孩儿的胃里一阵颠乱,随即无法控制地趴在桌角吐了个天昏地暗。难闻的气味传来,刺激得男孩儿又继续吐了几口酸水,直到胃里被掏了个干干净净再无一点东西可吐为止。
    耳边充斥着的是年轻的店员气急败坏的责骂声,宣言知道自己又给别人添麻烦了,脸色涨得通红。但是他也不想的,他只是想喝点酒让大脑麻痹一下而已,他不知道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的,他不知道!
    被人扯着衣服拖出了店里,一个没站稳,宣言摔倒在水泥地上,冰凉冰凉的,身上紧紧贴着的是早已湿透的衣料,衣料上沾着的是难闻的呕吐物。那个年轻的店员气得将他拖到在地,用他的衣服擦着那些他吐出来的赃物的举动,宣言知道,却无力阻止,酒劲上来,他的脑袋已经昏昏沉沉了。
    但他好歹还是知道现在的自己很脏很脏的,这让他实在无法忍受。所以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再次走进雨幕里,站定不动,任由雨水冲刷着全身。好半晌,宣言低下脑袋努力睁大眼睛看了看自己,呃,应该干净了吧。
    毫无目的地又走了两步,宣言想着,他是不是快要死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难受的不是吗?肚子很疼,疼得他已经直不起腰来了。这样下着大雨的夜里,这样无人的街道旁,要是他就这么倒下,估计就再也起不来了吧。
    死亡的恐惧让宣言真正哭了出来,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得现在这种地步了。明明不久前他还在妈妈的呵护下享受着安逸而美好的生活,却只一夕之间,天崩地裂。他知道自己是私生子,知道他和妈妈都是见不得光的,但他和妈妈真的没有苛求太多,一直都是在安安分分地过着自己的日子,甚至没有踏出这个小镇一步。
    不过是那个男人心血来潮非要妈妈陪着他去外地出差罢了,宣言不肯,妈妈也不愿的。但最终,心软的妈妈还是跟着那个男人走了,却再也没能回来。那个男人跟着妈妈一起死了,飞机失事谁也没能侥幸逃过。但妈妈是他的全部,他的全部在那个男人的心血来潮之下完全毁了,谁还记得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他?
    撑不住了,宣言死死咬着唇也再无法撑住身体了,他是真的不想死的,即使现实如此让他绝望。但他依旧记得妈妈说过的话,那个善良而软弱的女人总是难得坚定地对他说,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只要活下去,总会遇上令自己开心的人事物,死了却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趴在地上的宣言睁大眼睛,看到的全部只是地面和雨水,直到一双运动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宣言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但事实上,那双运动鞋是真的存在着的,他伸手就能握住。宣言真的伸手握住了,虽然他已经无力抬起上身看看运动鞋的主人是谁,但无疑,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救赎。
    宣言并没有就此昏睡过去,他只是意识昏沉无力睁眼罢了,感觉仍然还是在的。他知道被他死死抱住双脚的人最终向他妥协了,他被人抱起。原本这人是想背着他的,可是他肚子实在是太疼了,蜷缩着的身体无法打开。那一刻,宣言心里是着急的,他怕这个人因此而抛弃了他,他拼命放松身体,但身体像是抽筋了一般,怎么都无法舒展分毫。
    好在,这个人最后还是选择了打横抱起了他,在接触到带着暖意的体温之后,宣言紧闭的双眼内不断地有水流滑出,与满脸的雨水交流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雨水哪里是泪水。没有被抛弃,真的是太好了。
    好像走了很远,宣言察觉到男人正在抱着他上楼。是的,捡起他的是个男人,并且,宣言相信,这应该是个成年男人,从脸颊下贴着的坚实的肌肉中就能判断出来了,少年人哪可能有这样的身材。
    开门声响起,男人抱着他直接进了浴室,被放在浴缸里后没多久,略有些烫的热水洒在了他的身上。宣言觉得自己整个人瞬间活过来了,冰冷的身体渐渐有了温度,知觉也随之恢复过来。然后,这种由死转生的悲凉而又欣喜之感击溃了宣言,他就这么僵直着坐在浴缸里,不受控制地呜咽着哭出声来。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二次痛痛快快地大哭出声,第一次是他真真切切看到妈妈的遗体的时候,而这一次大约是因为身边有听他哭泣的人存在。
 
  ☆、第二章 乖乖松手
 
自顾自地哭了好一会儿,热水仍然源源不绝地淋在身上,腹部的绞痛仍在继续,但宣言还是只顾着发泄崩溃的情绪。越哭脑袋越昏沉,打了个酒嗝的宣言哭得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些天的经历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噩梦,好多次走在街头他都饿得忍不住想要偷东西了,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直到今天他实在禁不住诱惑,昧着良心捡起了前面的妇女掉了的钱,快步走远了好几条街的距离才敢把钱拿出来数了数。
    在拿着别人的钱想着晚上要吃什么的时候,宣言觉得自己变坏了,捏着纸票的手却是握得更紧了,想哭的冲动再一次被压在了心底。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些责怪妈妈平日里将他照顾得太好了,以至于失去了妈妈,他就是个废人。
    突然被揽入一个温暖而宽阔的怀抱,背上有着一双大手的轻轻安抚,宣言一愣,完全无法想到更多,眼泪便更加汹涌地决堤而出,哭声也更加响亮了几分。大约是他佝偻着身体的举动引起了男人的关注,没一会儿,男人的一只大手移到了他的腹部,轻柔而不失力道地揉着,掌心的温度似乎直接透过皮肤温暖了胃部,宣言觉得腹部的绞痛好了许多,也可能只是错觉?
    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次被温柔以待,宣言的心里更加难受起来,不自觉地更加贴近这个给他温暖的男人,丝毫不觉得如此的亲密贴近是不是有些不妥。男人的身体微微紧绷了片刻,随即放松了下来,宣言忍不住伸手揪紧男人胸前的衣襟,然后,在男人想要推开他的刹那惊慌地将人死死搂住,环在男人腰上的双臂收紧再收紧,即使这样的用力让他好了许多的腹部再次疼痛了起来。
    男人停下了想要推开他的动作,转而揽住了他的腰,随即,宣言听到头顶传来了一个颇为清冽的男声,“我去拿洗发水和香皂,松开一下,马上回来。”
    清冽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温柔,宣言鼻子更加酸了,双臂怎么都不要松开,眼中的泪水再次满溢,“不,不要!”
    男人妥协,抱起了他,用着抱小孩儿一样的姿势。
    离开了热水,又接触到了空气,宣言的身体抖了抖,但随即,他们又回到了水里。男人的速度很快,而这一次,进入浴缸里的是两个人。
    “哎,松开一点,我也得洗个澡。”男人略有些无奈的声音让宣言的脸红了红,他伸手敲了敲昏沉的脑袋,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因为他,男人的衣服也是湿透了的,应该还弄脏了。呃,不洗澡会感冒,衣服换下来才能洗干净。如此,想明白了的宣言男孩儿才慢慢地松开了圈在男人腰上的双臂,却是转而迅速抱住了男人的一条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