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只是婚姻+番外 作者:水天无色

字体:[ ]

 
  【文案】
  季宁用自己的婚姻换来了拯救母亲生命的手术费,婚后平淡却安稳的日子,让他想要一直和沈慕远过下去,可是两年后一纸离婚协议还是摆在了他的面前。
  七年后再相遇,季宁想着,当初确实是沈慕远救了他母亲,尽管母亲从小到大都在骗他!他也不怨恨有了新人的沈慕远。只是,若是可以,他希望和这人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他只要和儿子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就好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宁,沈慕远 ┃ 配角:沈季然 ┃ 其它:幻想未来,都市架空
    编辑银牌推荐:季宁用自己的婚姻换来了拯救母亲生命的手术费,婚后平淡却安稳的日子,让他想要一直和沈慕远过下去。可是得知了沈慕远压根没喜欢过自己还有了新人之后,一纸离婚协议还是摆在了他的面前。再相遇,季宁想着,和沈慕远的所有事情在他心里都已经过去,他只想和儿子好好过日子。他却是没想到被迫回沈家之后,慢慢的发现,很多事情和并不是他当初认定的样子。
  怨恨很正常,每一个正常人都会的。你可以说小受为什么自作多情,为什么会认为他们说相爱的。但当这种巨大的幸福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谎言的时候,他有多痛;得知自己怀孕,还去找小攻,结果却发现他站在门口,理都没有理他。以至于下一次出现是七年后,那么理所应当。虽然有着种种误会,但攻不爱是有目共睹的,或者说,没有意识到并不是忽视伤害到理由。每一个故事的主角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无论多心酸,无论多感动。
  ==================
  
  第1章 结束之后   
  
  季宁望了望手腕上的时间,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他今天得去给沈慕远买两件秋天的外套,虽然海城的秋天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不过沈慕远这人一向讲究,不能让他将就。
  季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了,这个点大多人都已经下班了,不过季宁却还是习惯性的问了客厅的管家,沈慕远有没有回来,大概有半年了,沈慕远每天不是快要十点才回来,就是干脆几天都不回家。
  “少爷已经回来了,他在楼上书房。还有,少爷交代了,你回来就马上去书房找他。”本来季宁以为沈慕远和往常一样还没有回来,没想到却从管家嘴里听到这么一番话。
  平静的朝着沈慕远的书房走去的时候,季宁却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他说不清原因,就是心里七上八下难受的很。
  “慕远,你回来了。”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过了,也不知道公司是不是真的这么忙。
  “坐吧,看看桌上的文件,有什么不满的可以提出来,我都会满足你,然后签了吧。”
  桌上的文件……和季宁所想却不敢面对的一样,那是一份离婚文件。
  和以往所有时候一样,沈慕远怎么说季宁就怎么做了。他坐到沈慕远的对面,一直没有抬头去看对面的人,嘴角轻轻的动着,可是最终还是什么话语也没有从嘴角漏出来。
  拿过桌上的笔,季宁干脆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依然没有抬头去看对面的人,只是轻轻对人说了一句:“谢谢,我母亲的病已经痊愈了。”当年他母亲的事,他还从来没有正式的对这人说一声谢谢,现在是时候说了以后没机会了。
  离开沈慕远的书房之后,季宁回了他住了两年的房间,他记得前年因为要出国,他买了一个旅行箱,也不知道他放在哪里了,他的东西一个旅行箱应该可以收好了。
  收好东西出门的时候,季宁站在房间门口望着沈慕远书房的方向呆呆站了十几分钟,书房的门一直紧紧关闭着,看了外面的天色一眼,季宁还是决定走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一路上季宁遇上了几个沈家的佣人,他们都问他怎么这么晚了还要出门,他也只是对人笑笑,就因为晚了才要出门啊,因为这里已经不是他的家了,他不能这么晚了还留在别人的家里这样会遭人嫌弃的。
  季宁家里的房子已经被他妈妈卖了,他只能先随意找了个地方住下,他今天什么都不想去想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一头扎到旅馆的床上,季宁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新郎沈慕远先生,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意承受并接纳季宁先生做你的合法伴侣,诚实遵照上帝的旨命,和他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愿意终生养他、爱惜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以至奉召归主。你愿意吗?”
  “我愿意”
  “新郎季宁先生,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意承受并接纳沈慕远先生做你的合法伴侣,诚实遵照上帝的旨命,和他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愿意终生顺服他、爱惜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以至奉召归主。你愿意吗?”
  “我……愿意。”自己愿意吗?季宁不知道,因为他今天和他结婚,正和他举行着婚礼仪式的人也只认识了一个月罢了,至今他们只见过三次面。
  一个月前,为了等着手术费的母亲,季宁跟着父亲去见了这个已经成了他丈夫的男人。在父亲的交代下,他知道他应该是要讨好这个男人的,可是事实却是一顿饭下来他们几乎没有说话。
  本来以为那人不会看上自己,母亲的手术费还不知道要哪里去筹,可是第二天却接到了那个男人的电话,要他留着约会的时间,也就在那仅仅一次的约会之后,男人就定下了婚礼的时间。
  直到现在,季宁脑子都是迷糊的,怎么会呢怎么会就要结婚了?他还没有谈过恋爱,甚至没有过喜欢的人,还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怎么就要结婚了不,应该怎么会就结婚了,因为婚礼的一切仪式已经完成,而他们早在一周前就已经领取了结婚证。
  从宴客的酒店出来,季宁跟着男人一起回到他以后要生活的地方,这地方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因为这里是海城有钱有地位的人居住的地方,他们家在海城还未开发的西区,根本没有这么豪华的地段。
  季宁在结婚之前对沈慕远是一无所知的,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个男人不好相处,因为他几乎很少笑,脸上从来没有多余的表情,很多时候甚至会觉得他浑身冒着冷气,让人不敢接近。
  “沈先生,我……”
  “不准备换个称呼吗。”命令式的语气,完全不是询问而是不满,季宁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的脸,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这人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算了。”一句话,像是得到了特赦,季宁这才敢慢慢的抬起头来,对着沈慕远歉意的笑了笑。
  “反正你一会儿会换的。”
  “……?”季宁不知道沈慕远是什么意思,直到两个人都洗漱好,躺倒了一张床上,他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才反应过来刚刚沈慕远是什么意思,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他不可能到了现在还是叫人沈先生吧。
  接触到柔软的床铺,季宁就一直闭紧了双眼,他不敢看身上男人的脸,也不敢面对他们现在正做着的事。这是他连想都没有想过的羞耻之事,别说睁眼看着,就是闭上眼睛光是想着,他都觉得浑身发烫。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光是看到睡在身边的人就让季宁落了个大红脸,身下的痛感更是清晰的提醒着他昨夜发生的事,这让他更加的别扭了。他没想到昨晚沈慕远会那么直接,他们明明还算是陌生人啊,为什么就不能多给彼此一点时间。
  “醒了。”
  “嗯。啊,我该……别!”季宁今年刚满二十,大学还有两年毕业,现在刚开学不久,他是学生自然得去学校,一时忘了已经请了婚假的季宁反射性的一下坐了起来,正准备起身却被身边的人一把拉住,又带进了被窝里,之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的爬出来。
  现在正是秋天,一年里海城天气最好的时候,尽管这天气至多只有十几天。
  季宁和沈慕远起床已经快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吃完饭两人说起蜜月的地点,季宁才发现,因为婚礼时间太过仓促他们有许多的事情都还没有谈到过,而他也仅仅只是知道沈慕远的名字而已,其他的都是一无所知。
  “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我有十天的时间。”两人坐在后院的木椅上面,今日没有阳光不过因为没有起风,倒也舒服惬意。
  知道沈慕远嘴里的十天时间是什么意思,季宁想着从小就想去的地方,有些试探的开口说道:“我小时候经常听我妈妈给我讲土耳其的神话故事,从小就想去那里看看,不过一直没有去过。”别说国外,就是国内的许多名胜风景区季宁也是没有去过的,他从小去过离着家里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学校组织的一次海城郊县的夏令营,那还是初中时候的事了。说来,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呢。
  “还有别的想去的地方吗。”
  “嗯没了。”其实地方自然是还有的,只是一时季宁也说不出来想去哪里,索性的就不说了,剩下的就交给沈慕远安排就好了。
  “知道了。”沈慕远说着就放软身体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面,季宁看着闭上了眼睛,以为他想睡觉了,可是想到两人起床又没多久,不可能又困了。
  他是在想事情吗?
  “蜜月的地方我会安排好的,明天去看你妈妈,我们后天出发。”果然,这人说话的声音不像是困倦的样子,不过……他现在好像没有平时那么疏离了,声音也没有以前那么冷漠淡然了。
  因为一开始,两人就不是以着平等的身份去交往的,所以季宁一直不敢去直视沈慕远的脸,就连昨晚他也没有那个机会,也就是现在这个人就坐在自己身边,而且还全身放松的样子,这才让他细细的观察起了沈慕远的脸。
  以前季宁就觉得沈慕远虽然整个人都冷冷的,不过长的倒是好看,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外貌的人,不过却觉得沈慕远整个人都是好看的。
  浓浓的剑眉,有神的双眼,还有挺直的鼻梁,他整个人虽然很冷,可是略显丰润的唇又让他的整张脸不会太过冷冽,让他整个人有了一点温润。季宁看着沈慕远的样子,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像极了母亲的外貌自然是好看的,可是他却不会有身边人的魅力,因为一张娃娃脸让他一直少了一份男子气概。
  
  第2章 相处之后的偏向 
  
  和沈慕远预计的一样,第二日两人去医院看了即将出院的季宁母亲。也是在这天,季宁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的事只是母亲的谎言,母亲根本不是被父亲抛弃,而是她即使怀了自己也没能让父亲离婚,自己的母亲其实是个破坏过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而他自己则是个私生子。
  季宁不知道他那个父亲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件事,是为了让自己改变对他的态度吗?他从来没有叫过那个人一声爸爸,和他见面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好表情,可是即使是这样又怎么样呢?想到从小几乎没有出现过的父亲,自己必然是不被他喜欢的,既然这样,自己对他的态度怎样又有什么关系呢?
  “宁宁,你答应妈妈吧,只要沈慕远帮你爸爸的公司一把,他就会和家里的那个女人离婚,我们以后就能一家人在一起了。”因为病重,姚琳的脸色很是难看,她一脸祈求的样子,季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
  “妈,我和沈慕远根本可以说是陌生人,我怎么能去和人家提这样的条件?还有,他不是已经给了我们一大笔钱了吗?”母亲的手术费,还有后续的所有费用都是沈慕远出的,怎么还能要求他给别的?他们结婚,他什么都没有给别人的,反而一再的从比人身上拿好处,哪有这样的婚姻?他是结婚不是把自己卖了。
  “宁宁,就当妈妈求求你了,你答应我好不好?我等了二十年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你爸爸结婚,妈妈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吧!那个沈慕远只见过你两次就决定结婚了,他一定很喜欢你,你爸爸只是要一千万罢了,那对他来说只是小钱,他一定会给的。”
  “妈!我……我先回去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母亲,季宁只有选择逃回去,沈慕远还在外面等他,一会儿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