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丧世之有毒来袭 作者:落墨江白

字体:[ ]

 
 
文案
  哦,我有病,亲爱的,来颗药吧。
  没有。只有毒。
  老大,丧尸来了!
  全部打去,别让他们打扰我恩爱。都别怕,你们大嫂有药!
  【唐门大少穿越千年,结果赶上丧世?活着的人不多,是不是该赶紧逮着哪个是哪个?】
  【这个原本一脸冷漠样的祁大少爷,其实是闷骚吧?他根本就是一妻奴啊!要不,就是唐大少的改造能力太强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沁(小九),祁静宸(七七) ┃ 配角:顾洛白。裴佩 ┃ 其它:强强,丧尸,唐门
 
 
 
  初章 唐大少没有毛
 
  当灼痛感传来的时候,唐沁已经无法睁眼,耳朵也因为轰鸣声而短暂失聪。最后的想法,就是不甘心多年的研究就这么失败,他可是临门一脚了。只是依旧功亏一篑。
  不过奇怪的是,割裂的疼痛却没有传来,反倒是一阵晕眩,感觉掉入了一个无底洞一般。那种脚不着地的感觉,让他有些作呕。可是他却睁不开眼来看自己现在是怎么了。
  而因为爆炸而赶来的其余唐家众人,在乎唐沁的,已经三三两两的失声痛哭,至于其他的,则是淡定的灭火,清理碎石焦木。
  虽然唐沁的小院地处唐家偏远的院落,可是却依旧得小心,否则风助火势,烧了其他的地方,可就不好了。
  而大家以为已经死了的唐沁,却是在爆炸初起的那一刻,被身前的一抹红光,带进了一个黝黑的空洞里。此刻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
  唐沁听着驳杂的脚步声醒来,依着一贯的作风,他并没有睁眼,甚至呼吸都没有乱。看上去,谁也看不出他其实已经清醒。
  唐沁习惯性的感知周围的事情,可是不但是众人说话的方式让他感到奇怪,就算他能够理解他们一字一句代表什么意思,可是她们谈论的话题,他却是一点也不懂。
  正想着自己难道不在唐家了?因为自己不小心将未成形的暗器弄爆炸,所以唐家认为他死了?可就算是如此,他在唐家再不得势,至少也给他个草席裹尸吧?难道这般仍在荒郊野岭,被人捡了回来?
  脑中思绪电转,但是却有人来打扰了唐沁。护士端着针具和药水过来,要给唐沁注射药物。说来唐沁这伤可算是轻的了,除了一些灼伤,其余都是擦伤,比起那些困在车里的可要好的多。
  一整辆车,就唐沁坐在车尾靠窗的位置,车子摆尾撞上山壁的时候,他被甩了出来,还带着行李包垫底。那些困在车里的,不当被擦伤刮伤,更是被变形的车挤压着,费了好大力才救了出来。
  更有直接就被挤压致死的。所以唐沁只是被烧焦了衣服,烤焦了头发,外带些擦伤,真的是根本不算什么啊。
  对自己被警察和医务人员定位为幸运儿的唐沁,对此事可是一无所知。或者说他根本连警察什么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他此刻则是抓着人家小护士的手,眼神锐利的瞪着她。小护士的手腕其实还蛮疼的,可是架不住唐沁那张脸太具有吸引力,小姑娘脸红红的,根本忘了疼。
  虽说唐沁的头发被烤焦了,已经全部剃了,可是人家顶着一个光头,却还是很帅啊。
  而且洗干净的一张脸,白皙细嫩,剑眉星目,还是眼尾上挑的挑花眼,这种人是一眼就能勾人魂。更别说因为护士拿着针具,唐沁警惕的眯着眼看她。
  当然,这在小护士看来可不是瞪,这分明是情意绵绵啊。
  久了,见小护士红着脸,一脸怀春的样子,唐沁虽心有疑惑,却也断定这姑娘对自己没有恶意。遂放开了人家的手,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是这人家姑娘也没有恶意,他还是得顾及男女之防。
  并且睁开眼之后,唐沁也完全可以打量这地方了。入眼满是一片白,左手边飘荡着一些雪白的挂在墙上的布,那里阳光铺洒,他能够看到外面树木,还有一些有人在里面走动的屋子——那应该是屋子,可是他却从没见过那种样式,而且比他们唐门的屋宇高太多了。
  “唐少爷,我,给你打针了。”小护士将唐沁放开他,正打量四周,不由轻声提醒。一边说着,一边将已经混好的消炎药抽进针管里,拿着皮筋就要系在唐沁的手上,好找出他的静脉。
  可谁知道她一靠近唐沁,唐沁眨眼间已经从眼前消失,带起一阵风。实在是太敏捷了。
  “唐少爷,小心啊,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唐沁的伤虽然不重,可是这可是祁家送过来的人,他们能不小心照顾着么?而且再过会儿祁家就得来接人了吧?小护士可不敢想若是唐沁有事儿,她会怎样。
  唐沁却是离着她远远的,看着他。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奇怪穿着,并且站起来之后他才看见刚刚被床挡住了的护士的小腿,她的裙子只到膝盖。
  这里的一切唐沁都不熟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个女子会认识他?
 
  第一章 丧世来袭
 
  吐出一口浊气,唐沁这才站起身来舒展筋骨。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他的身子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就是内力恢复的并不理想。毕竟那场业火虽说没有要了他的命,可给他的伤害还是不小的。
  走到书桌盘关上电脑,想想十多天前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全新的陌生的世界,多少是有些恐慌的。这里的一切,他当真是闻所未闻!至于这个叫电脑的东西,他也操作不熟练,之所以开着,也不过是掩人耳目。
  “这所谓的二十一世纪,还真是……”神奇?还是奇怪?不过在触及保暖壶里的温牛奶,唐沁的心一下子就温暖了起来,以往在唐家堡里,他有过这个待遇吗?他一个庶出,怕是死了也没人埋得吧?
  一口将牛奶喝完,唐沁不做多想,便去洗手间准备洗漱一下休息,只是刚踏进洗手间,便闻着一股顺风从小窗里飘来的味道,这是,血腥味!
  游走过江湖的唐沁对于这样的味道,可谓熟悉之极。可是他自来到这里,便知道这是个法制严明的世界,当然,对此他多少持保留意见。
  而且这家所谓是他母亲的闺蜜的人家,其实不就是个黑道家族嘛?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公正!
  只是这黑道一哥的家,还有人敢行凶作案吗?
  想到那个看着和蔼但自有一股威仪的妇人,还有那个时常冷着脸,却有时又让人觉得无奈的男人,唐沁不免眉头皱了皱眉。虽说那两个人有可能是认错人了,可是到底唐沁是一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这两个人是真心对他的。
  行动比思想更快,刚想完这些,唐沁已经出了房门。想也是确定一下到底是哪里来的血腥味比较好,虽然这别墅内外防护似乎挺严谨的,可毕竟这么大的屋子,晚间巡逻的人,难免会疏漏吧。
  正找寻着,还没下楼,便听楼下,或者准确的说来是花园,传来了枪声,以及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
  这是,夜袭?
  唐沁这边着急忙慌的下楼,那边祁静宸也踩着报警器响的点儿奔出了房。只穿着真丝睡衣,手中两把□□握的紧紧地。陆续的,从楼上楼下跑来不少人。而此时外面却是静谧无声,但血腥味却是更严重了。
  “妈,你等在这儿,我去看看。”客厅灯火通明,祁静宸见自家老娘也爬起来了,便让她呆在客厅,留下些人保护,自己领着另一些人去看看。
  “小九,麻烦你陪一下我妈。”至于先一步闻声赶到客厅的唐沁,就被祁静宸拉过来陪伴自己的母亲,其实也是保护他。
  “静宸,小心一点。”一声火红的性感睡衣的安薇薇袅袅娉婷的站在一边,这时一脸担忧又略微紧张的神态,不过眼神之中,表达的全是对祁静宸的信任。而祁静宸对此没有回答,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带着人准备从阳台的落地窗里出去。
  恰在此时,突然听得一声咆哮。外面虽然黑了,可屋里开着灯呢。还是看见一个人形影子扑了过来,被厚实的落地窗挡住,只是那一脸的血迹和红红白白的东西,在玻璃上留下一大片的污迹。
  那人影,在灯光下倒也看的清了。竟然是后厨的一个女佣,面目已经看不清了,毕竟满脸的血污,甚至眼珠子都已经吊在了脸上。
  顿时听见安薇薇惊了魂的尖叫,毕竟她虽与祁家有些渊源,可是到底是个千金大小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已经吓晕了过去。
  反倒是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的祁妈妈裴佩,此刻却十分镇定。甚至还拉着要过去查看的祁静宸,摇了摇头。
  “再等一下,大家警戒。”裴佩从容的发号施令,唐沁这才想起,当初好像是听说过,这个女人虽然已经四十有五,气势也收敛了不少,可到底是曾经的黑道魁首的当家主母,名声也是大大的有。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在众人屏息以待的同时,对面的玻璃窗竟然被那女佣锤的砰砰作响,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那女佣的模样,是个人就能看出她已经断气了啊。可是她却能够行动自如。
  甚至将那八厘米厚的钢化玻璃砸出了裂纹!
  这实在是太可怕的破坏力,让刚刚冷静下来的众人又有些心慌起来。难不成对面的女佣实际上是个superwoman么?
  “她绝对已经死了!”人群里传来一声咬牙切齿的声音,不知是被这匪夷所思的场景吓得口齿不清,还是想通过故作凶狠的这句话来给自己壮胆。
  可这明显是一句废话不说,待众人看清说话的人是家庭医生即墨之后,就更因此而慌乱了!明明是个死人,还能行动,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这根本不是人,这是怪物吧!
  “大家镇静。柯泉你领杨斌杨诚从大门出去,小心。秦德、张莫、周武从后厨过去。汪海和郑天跟我来。其余人留下保护我妈和小九。”祁静晨冷声吩咐,然后也不顾对面窗上那女佣叫嚣的多么厉害,开始了行动。
  只是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所有人都知道是要多加小心的。住在祁静晨别墅的这十一个保镖都是他信得过的人,行动方面自然无需他多言。
  而今晚轮到王德凯、时光明和吴雷三人巡逻,现在外面除了女佣的咆哮声,没有其他的声响,祁静晨不由十分担心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大家可都是牵肠挂肚的很。
  三行人分别行动。本来这样夜袭的情况,应当是关掉屋里的灯,以免敌在暗我在明,可是此刻却是谁也没有这么做。因为这次的事情透着分外的诡异,明明死了的人还能动,可实在是不像是人能做出来的。
  二十一世纪的人,心里或多或少对于这种情况,都有一丝明悟的。只是对于那个猜想,他们能够接受吗?应当说他们本能的抗拒着,觉得一定是自己电影看多了才会有这么虚妄的想法。
  反倒是不曾接触过多那些生化电影的唐沁,在心底隐隐确认着自己的猜想。
  祁静晨领着汪海和郑天从正面直取,留守的人便与他们打掩护,众人都躲在或沙发或桌柜的后面探头探脑。
  汪海和郑天与祁静晨使眼色,而后将落地窗稍稍拉开了一些些缝隙,这么大的缝隙也不过刚够一个成人的手指伸进伸出。
  而那女佣明显是感觉到了,竟然猛然放弃了她已经要砸开的地方,向着那缝隙张嘴便来,只是她自然不会得逞,毕竟汪海他们不傻。
  对待这个似乎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东西,他们不会将自己暴露在她的面前的。而当她的脑袋挤到缝隙前来的时候,祁静晨几乎同时就开了一枪,正中脑门。
  虽然他们不愿去确定心中的那个猜测是否正确,可还是本能的想起电影之中关于拿东西的描述——只有爆头或者打碎她的脊椎骨,这东西才不会再动弹。而他们是吃的人越多,则越厉害。
  所以祁静晨连开数枪,直到一支□□的子弹已经见底,他才停下,此刻那女佣的脑袋已经成了一滩浆糊。并且终于真的不再动弹了。
  届时,外面也传来了声声枪响。祁静晨三人向后示意了一下,便小心翼翼的拉开落地窗,鱼贯而出,再将门关上。虽然已经受损,可是好歹能够抵挡一下,让人有反应的时间不是?
  即刻,凌源和任丘这两个帮里公认的祁静晨的左膀右臂便冲上前来。一来是关上窗户,二来也是监视着。毕竟祁静晨他们也许还得从这里回来,他们不能关了窗户就不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