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帮男神追男人 作者:元君_

字体:[ ]

 
 
文案
因为家庭原因变成御宅的江月,被小姨塞进了经纪公司,成了男神何仁的助理。
而男神简直是个变异中二病,幼稚不可靠,还在一份非常不靠谱的爱情里垂死挣扎,江月开始了他的□□男神之路。
终于小少爷江月把男神养成了霸道总裁,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故事有点虐,其实也很污,可惜一直被锁锁锁,拉灯部分可短。
 
 
想说的话:
 
这篇文里的男性角色设定基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原朗:
弄权重利,胆大妄为,却又有一颗赤子之心,要形容就是个老派的江湖人,虽然满身市井气息却又有着现代社会上已经流失的老式情谊。我特别喜欢原朗,他的人设是我的情怀。要说他喜欢谁,这样的人说白了对谁都走心了但谁也会不留下,兄弟如手足,老婆大过天,到最后他也会去结婚生孩子,拿稳家业,不授人以把柄。
 
宋显:
他这人要脸有脸,要钱有钱,天生好命,好玩弄人心,跟人搞暧昧,钓上了就钓着,世界都是他备胎。但这样的人总会给自己留一个长期备胎,这个备胎就是何仁。他毕竟悲哀的是没发现自己喜欢何仁,等他发现了何仁跑了。
一个天子骄子,又对任何东西都唾手可得,自然放不下,得不到更想要。何仁与他其实就是个鸡肋,还没到要为了他跟家人闹翻,把家业给拱手让给异母兄弟的份上,但也不愿意就这么松手。
宋显这种人是我现实看到过好多的,说白了就是个天生不羁爱自由的壕二代,对没打开眼界的人特别有吸引力,例如何仁傻逼的时候。
 
江月:
江月要说其实是个变化的人物。
在他母亲的事情之前,江月的人设是个少爷,从之后会写的何仁的回忆可以看出江月娇里娇气不知多能撒娇,他在蜜罐子里泡大,家境好母亲疼爱,养成了个我的东西是我的,我要的就要得到,连在路边看到个人,他都会当成自己的玩具,人跑了他就嚎。
但是母亲出事打破了他这个“能得到”的度,他得不到了,但他少爷的本质是没有变的,他就会用最极端的方式,损害自己利益的方式来得到,所谓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大概就是江月这种人。
他身上的少爷气吸引我,活得有礼有节,有法有度,能向前挑起生存的担子,也能退后闲适自我的生活,聪明不卖弄,拥有不在乎。他逼问人的时候不自觉会本性流露,跟原朗的市井和野不同,他给人压迫感,在他面前不自觉低了一等,他对此不自知,但原朗知道,夏末知道,原朗是公子与他相惜,夏末太草根觉得他做作。他自觉养了周长治,会条件反射看到喜欢的同龄人报以“收养”这个念头,基本都是潜在的少爷心在发酵,原朗与人交朋友,他与人在搞收藏。
 
 
何仁:
至于何仁,我对他是真爱啊。
他绝对不是个什么好攻,也确实万人迷过,就是万人迷的很早期,他那种校园式的万人迷进入社会就变成万人嫌了。
他是个我所想象的男人从草根到小有所为,跌入低谷,自我膨胀,重新定位,直到能够成为一个足够有魅力的大叔,这种进程式的人物。
何仁的自我膨胀,在现在已经出现了,草根出身自我膨胀的三十岁男人,事业上升期,急功近利,急切渴望被认可和崇拜,控制欲变强,独断专行。这些问题会一点点的在他身上暴露,但何仁本性上有着80年代跟原朗同样的义气感,比原朗更甚十倍的义气作祟,可上升期的权利诱惑与之相撞,早晚会让他跟江月这个感情重于物质的人产生观念差,直到误会崩盘。
但何仁虽然不算是个耽美小说里的好攻,但他在经历过沉淀以后,会是个好丈夫。他本性里对家庭的渴望,对江月这种人格的嗜好,都是典型的好丈夫的标准,至于他会怎么重新定位,演变成个有魅力的人物,基本在第三阶段视角变换以后了。留点悬念儿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月,何仁 ┃ 配角:宋显,周长治,原朗 ┃ 其它:
 
 
  第 1 章
 
  “江月,你他妈快来看,你男神又跟小男模被人偷拍了!”周长治怪叫起来,要说周长治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爱刺激江月那点微不足道的小爱好-追星。盯着当红影视明星何仁的时间比江月还多,乐此不彼就为了向江月证明一件事,何仁是个gay。
  “你特么才是gay呢,我男神直的不能再直了”江月叼着块面包从床上支起身子,顺手就把枕头朝周长治砸去”你说你有意思吗,不去看你的show-girl们,成天盯着我一idol好玩吗?”
  “好玩啊,你到底死不承认个什么劲儿啊,搞得跟你男神是gay就伤害了你感情似的,你这种粉啊,就那种一个顶十黑类型的”周长治撇撇嘴,把图转到了朋友圈,不一会儿认识的人渣们都跑来敲江月问候他的心情。
  江月暴躁的把手机静音扔到床底下,从床缝里摸出ipod,将耳塞戴上,何仁十年前那略带着鼻音,还有些青涩却又有着磁性的声音伴随音乐敲打着他的耳畔和心脏。十年了,他粉何仁时刚上高中,经历了人生第一场心动,第一次情感的宣泄和付出,第一回痛苦和流泪,第一个人生的沼泽地。那年他妈在两年的癌症治疗失效后,带着眼泪和无数不舍离他而去了,他爹还没过三个月就和继母再婚,他那年15岁,在朝继母泼了七八次油漆后终于让父亲意识到儿子和妻子无法共存,于是给他在学校旁租了个房子,请了一个退休老教师照看。从此江月就没了家,退休老教师有个孙女孙媛媛和江月一个学校,是当之无愧的校花,笑起来总有两个梨涡,江月的15岁,除了孙媛媛,几乎没跟任何人说过话。在他16岁生日那天晚上,江月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地在家做作业,他爹在外面敲了半个小时门后踹翻了走道上的雨架就走了,江月也习惯了这个每月必备项目,他麻木的心跟瘫痪似的,不懂他爹干这事儿有啥意思,明明是个单选题,他爹非要当多选做。他正胡思乱想着,耳朵忽然被塞进了耳机,一个略带鼻音,充满磁性却又嘶声力竭的歌声环绕在他的世界里:
  “太阳花追随着初夏的炽热
  就像我追随着你我的过去
  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身边有谁
  如果你寂寞,我就在这里
  我始终在这里
  一如往昔”
  江月瞬间就哭了,母亲的离去,父亲的背叛,那些伤被他硬生生的拦截着,他不听不看不与人交流,他只想做一个没有过去,没有记忆,也不想要未来的人。然而那一瞬间,或许是父亲的刚刚离去,或许是生日的促动,或许是和孙媛媛的暧昧情愫带来的荷尔蒙,总之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就这么听着歌,抱着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之后,他饭上了何仁,也不知是在逃避现实还是真的有所促动,被请了三次家长后,他依然没有停下干追星的事。但没过两年,靠唱歌出道的何仁就莫名其妙转型去演戏了,且在戏剧的路上颇有造诣,出众的外形条件让他连接了几部偶像剧男主角,褪去了做歌手时的青涩稚气,29岁的何仁身材修长高挑,高冷内敛,外形颇为俊朗,曾多次入选各类时尚杂志的全球top100最性感男士,和十年前江月追的那个小歌星赫然不是一个人类了。或许正因如此,江月才能持之以恒的喜欢何仁,曾经那崩溃时微弱的触动,在何仁的转型和成熟内敛下逐渐放大,变成了江月所崇拜的男性光影,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跨过的坎,正如何仁曾在杂志上所述,他唱歌是为了曾暗恋过的女孩儿,但伊人离去,他更在意的,是活在当下有所价值的时光。
  “江月,江月”周长治推搡着沉陷在回忆里挺尸的人,”你爸的电话,接不接啊”
  江月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睛,瞥了眼手机,随手一滑,不耐烦的说”干嘛?”
  “小月,你好久没回家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呵呵”江月对着电话笑了两声,却嘴角都没咧一下。
  “你到底想做什么,都毕业三年了,给你找好关系去读研你不去,安排工作你也不去,你到底想干嘛,就这么混一辈子?”
  “你有钱给你老婆投资开店,给你小儿子读私立学校,就没几千块钱的生活费养我?”江月闭着眼睛,开始习惯性插他爹一刀”你小儿子才几岁就一年几十万的花,我这把年纪了吃不了你多少,放心吧,啊!”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男人的声音有些暴躁”你小姨从柏林回了,给你半小时给我滚回来”说罢就听到那边摔东西的声音,电话也随之挂断。
  江月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思前想后,还是爬起来随手理了理皱巴巴的衣服,打算去看看,毕竟爹可以不要,但小姨还是得要的,这是过世母亲唯一的亲人了。
  其实江月并非没有工作,相反他还相当的忙碌,刚上大学他就签了一个工作室给人做枪手写论文,后来也陆续用几个笔名发表了一些轻小说,但一直没有什么大出息,现在和周长治一起经营工作室养了十几个写手。他妈得癌症后瞒着江俊超把所有的私房钱拿去弄了几套精装公寓,留了遗嘱待江月成年转到他名下,江月光租房子吃喝其实就相当的不愁,当然这些破事儿除了周长治没人知道。
  电梯叮的一声,江月看了看左侧的门,哀叹一声按响了门铃。
  “小月!”门里冲出一个女子,猛地把江月搂在怀里,哭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小姨,你淡定”江月拍了拍女子的背,嘴上这么说着眼圈也有点红。
  李蓉紧紧攒着江月的手将他带进了客厅,边走边看根本停不下来”都瘦了”,说着又摸了摸江月的脸”还黑了”
  江月头上一万只乌鸦飞过,小姨每次回来都搞得跟他活在非洲难民区一样,永远都是黑瘦了,不禁撒了个娇”小姨我白着呢~”
  李蓉扯着江月的手,姨甥俩开始没完没了的唠嗑,至于江月旁边那吉祥三宝就这么被晾在客厅,从头到尾江月也没打个招呼,李蓉也没让江月去打这个招呼,上道。
  “去小姨的公司吧”李蓉凑近了江月低声说”我们老板前阵子把何仁给签下来了,去公司经常能看到”
  “什么?!!!!!”江月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江俊超拿着遥控器的手一抖,顺手给摔了,本就不耐烦的他不禁大喝一声”吼什么吼!
  “哎哟,姐夫您真能耐,我还在这您就吼小月,小月进门来江维连个招呼都没打,您怎么不说说他啊”李蓉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人还看着江月,也没打算和江俊超纠缠”小月以后去我那工作,您就不用管了,我已经安排好了”说罢又扯了扯江月问道”怎样,去不去?”。
  江月连着点头”我去!我去!我去!”
  李蓉脸僵了一下”好好说话,别骂人!”
  “哎!”江月都不知道李蓉到底在说啥,就这么晕晕乎乎的答应了。
  一直坐在角落没吭声的任馨芸把江维朝江俊超的方向推了推,任馨芸已年近四十,虽保养得宜,却因这些年来家里一直气氛压抑,神态明显充满了疲倦之色。江维很聪慧的领悟到了母亲的意思,爬到江俊超身边甜腻腻的撒娇叫着爸爸,缓和了江俊超一直瞅着江月和李蓉亲昵时流露的挣扎表情。
  李蓉斜眼看着,不禁冷笑了一声。
 
  第 2 章
 
  京城的清晨裹着带着湿气的白雾,街边卖早点的小贩陆续出着摊,间或有骑着自行车的行人在窄巷里穿行。江月随着汹涌的人潮被挤出地铁口,迷茫的瞅着天盛传媒几个巨大的写字楼水晶字,依周长治所言他就为了个idol把自己给卖得连妈都不要了。
  江月上了楼,李蓉昨晚喝高了还没来,天盛的太子爷彭承朗或许给李蓉面子,亲自接待了他。江月长这么大还没正经上过班,一时连手脚都不知往哪搁。
  彭承朗莞尔”没想到蓉姐还有你这样个外甥,长得不错,想当明星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