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恰好+番外 作者:霜霖(上)

字体:[ ]

 
文案
——你恨我么?
——我恨我爱你。
俩字攻。
 
ps:想了想还是打算把名字改了,原先那个实在过于文艺又像古文!-_-|||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常钦,郗苓 ┃ 配角:若干 ┃ 其它: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芒种之;咸蛋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85693字
第1章 一
喧闹的包房里,肖钰正举着麦克风一声接一声地嘶吼,常钦则被一众人包围在其中,一杯接一杯地灌酒。
“常总监,再来一杯。”项目经理周永将他手中的红酒杯重新灌满,笑意盈盈地递到常钦嘴边。
“不能再喝了。”他不住地摆手,面色微红,神智只剩半分清醒。
“这杯一定得喝。”周永作势板起脸,“常总监这次的项目获得如此大的成功,以后我们组还得靠常总监扬眉吐气。”说罢,又把酒杯递向常钦。
“对对对!”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
一年前,常钦以设计总监的身份,亲自领导并设计了旧厂房改建工作室项目,这是他入行以来,第一次主持设计并施工,他发挥出毕生所学的才能,并赋予年轻人前卫的思维模式,工程完工后,工作室以其独特的造型及功能在业内广受好评,而他身处的“晨曦”设计公司也跟着鸡犬升天,上至执行总裁,下至普通员工,都跟着扬眉吐气了一把。今晚的庆功宴便是为常钦而设。
“我告诉你。”周永偷偷附到常钦耳边,一脸神秘地说,“下午蒋总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透露了些口风,听他的意思,似乎下半年的历史文化村项目,也要交予你负责。”
“什么?”常钦在微醺中努力睁大眼睛,“历史文化村?那可是公司今年的重点项目,蒋总怎么可能交给我。”
“怎么不可能!”周永推推他的手臂,继续低声说道,“原本是不可能,公司项目的重中之重,按常理自然落在徐总监头上,但现在不一样,谁让你常总监一举成名了呢。”
常钦别过头,见对方乐呵呵地扬起嘴角,便不再疑虑,举起酒杯与之碰了碰,豪爽地一干到底。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这杯酒后,常钦便彻底失了神智,连那晚是怎么回家的也压根记不清。
第二天,常钦被喧闹的来电声吵醒,他狂躁地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好一阵才找到手机,抓过来一看,竟然是大老板蒋总,顺便瞥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常钦急忙靠床坐起,调整了几下呼吸,接起电话,因为设计师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晚上忙到通宵,上午睡到十一二点再去公司本是家常便饭,蒋总倒并未对常钦的无故旷工放在心上,反倒语气轻快,通知他下午两点到办公室,有事商谈。
估摸着是为了历史文化村的事儿,常钦挂掉电话,想起昨天昏迷前周永的那番话,不禁喜上眉梢,这几年国家越来越重视历史文化的保护,特意在几座省级市里批出一块地,用以建造以历史名迹为主题的文化园,宣传中国的古文化,当时政府向全市招标,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明眼人都清楚,这就是块大肥肉,做得好,不仅公司扬眉吐气,设计师也能跟着一举成名,万一失败了,背后还有政府扶持,倒也不怕公司倒戈,但是上头既然重视,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想着假公济私必然是天方夜谭,也就是说,此等大项目,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想到这儿,七分睡意早跑地无影无踪,常钦赶紧起床洗漱,拎起车钥匙便直奔公司。
敲开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坐在办公桌后的蒋总依然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这次常钦为公司挣足了面子,蒋总连着几天见他都是笑呵呵地。秘书从屋外端来两杯绿茶后,蒋总开门见山道:“今年的两岸四地建筑设计大奖参奖项目,公司准备用你这次的旧厂房改建工作室项目参奖,你回去准备准备,下周五前把资料交给我的秘书。你这次的项目得到业界多方赞扬,获奖肯定毋庸置疑,只是能否夺魁,还要看评审团的喜好,这半年里我会多跟建筑协会的领导们接触,争取为你赚些口碑。”
常钦急忙谦虚道:“谢谢蒋总,我还年轻,对名利并不奢求,只要大家能肯定我的成绩,我就心满意足了。”
蒋总大笑道:“我知道你向来低调,不过年轻人,对自己应得的,总该努力争取,这才有年轻人的样子嘛,这也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下个月,公司的历史文化村项目就要启动了,你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来说是重中之重,董事会们决定,把这个项目交由你们组负责,命你为主案设计师,全权领携设计。”
常钦虽然对此消息早已了然于心,但面上仍一副惊讶状,“谢谢董事们对我的厚爱,但我自知能力不足,不如还是像往常一样,交给徐总监吧。”
蒋总摆摆手:“论资力,徐总监确实比你老道许多,项目交给他当然最保险,公司决定借文化村这个契机,配套相应的服务设施,周边划出几块地建造以历史为主题的高档酒店,另外,政府还有意将此打造成大型的影视基地,到时你常总监,就真的声名鹊起了,既然公司选择创新,首先就该在设计师上创新,不然总是老生常谈,公司就不要发展了,哈哈哈!至于徐设计师那边,你不用担心,董事会自然有项目交由他负责。”
常钦点点头,心里却越发忐忑,公司既然肯定他的能力,这本是好事,但徐一然是他的前辈,更是他的老师,这次抢了风头,怎么也于心不安。常钦从业多年,太清楚人际交往间的趋利避害,如果因此而骄傲自满,那离嗝屁也不远了。
“谢谢蒋总,我会努力的。”常钦答应道。
“加油!”蒋总笑着拍拍他的肩,“明天早点来,上午九点约了律师和工程部经理开会。这次公司新聘任了一位律师,施工前的规划和场地分配都需要他配合完成,希望你们能够合作顺利。”
“怎么?”常钦随口问道,“方律师不跟我们了?”
“托你的福,旧厂改造大获好评,方律师也跟着水涨船高,律师费翻了几倍。”蒋总笑道,“不过这次跟他解约倒不是因为他的身价大涨,主要还有一个原因,历史文化村项目涉及我们国家的历史,而这次跟我们合作的律师,副业是历史学教授,请他来为我们出谋划策,再合适不过了。”
“什么人物这么厉害,又是律师又是教授的!”常钦感叹道。
“等明天见了,你就知道了。”
常钦看着蒋总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还以为对方是个极其厉害的大人物,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哪知第二天在会议桌前一碰面,他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让常钦诧异的不仅是公司新任用的这位大律师年轻地不可思议,还因为,这个人,他曾经见过。
那是四年前,常钦刚参加工作没多久,作为从小学开始就受万人追捧的校草常钦,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生,当时他的女朋友叫谢容儿,因为小名念起来跟金庸笔下的黄蓉有些像,所以常钦总被身边那帮朋友称作“郭大侠”。
那时候常钦刚进公司,几乎每晚都得加班,加班到一半时,谢容儿打电话让他过去,常钦处理完手头工作急忙赶去。一进包厢,发现里面热闹非凡,除了几张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外,还有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被谢容儿一众姐妹围在中央,那张脸长得异常标志好看,鼻梁直挺,薄唇微抿,眉眼弯如新月,就算常钦这般从不贪恋男色之人,也不由在那张白皙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然而下一秒,他便蹙眉收回了目光——对于从头到脚装扮从不超过两种颜色的高品位常钦来说,眼前这位男士的着装着实醉人:淡黄色休闲衬衫,肩头添了两块莫名其妙的琥珀色花布,下身配一条卡其色工装裤,裤子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突兀补丁……实在是,不忍直视。
看到常钦,谢容儿一阵风似得贴到他身边,笑吟吟地说:“常钦,你来了?”
“怎么这么热闹?这个人是谁啊?”常钦好奇道。
谢容儿急忙介绍:“这是郗茯的亲弟弟,刚从国外回来的。”郗茯是谢容儿的闺蜜,她俩打小学起就是同学,初中高中同校,到了大学又是同学,好得不能再好,只要放假铁定粘一块儿,郗茯率真豪爽,谢容儿却小家碧玉,两个人性格互补,认识十多年从未吵过架,在女生的交情中实属难得。
“哦。”常钦点点头,忍不住又打量了年轻人几眼,对方却全未察觉此时房内多出一个人,只一个劲儿地拉着郗茯男友曾默的手左右晃动,一脸恳求道:“好姐夫,你就帮帮我吧!”
“不去!”曾默挣脱他的手,“上次陪你去见你爸,被骂得狗血淋头,再指望我假扮你男朋友,就死了这条心吧,再说了,你爸爸已经拆穿我了,还怎么骗得下去。”
“不会的不会的,这次我有准备,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郗茯的弟弟重又拉过曾默的手,眼里闪着明亮的光。
常钦的注意力却停留在“男朋友”那三个字上,不由一阵哑然,难道说,郗茯这海归弟弟是……
未容他多想,曾默突然发现了他,伸手大力扯了常钦一把,常钦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海归弟弟身上,好在后者眼疾手快地推了他一把,常钦借力站直身子,整了整上衣,顺势瞪了曾默一眼。但曾默全未理会,依旧抓着常钦的手臂对海归弟弟说:“要不让郭大侠去吧,他合适!”
未等常钦反应过来,斗转星移,自己竟成为了全屋焦点,他愣在那儿,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郗茯拍手称赞:“这个主意好,我举双手赞成!”
“我也同意!我看常钦比曾默合适。”谢容儿的另一个闺蜜雨轩也跟着起哄道。
“你别说,郭大侠浓眉大眼,配我弟弟的‘凤眼’正合适,他俩站一块儿还真有‘cp感’,曾默你快起开,别破坏画面美感。”郗茯说着把曾默推向一边。
听姐姐这么说,帅气的海归弟弟不由转头打量起常钦来,一双本就弯成新月的眼睛更添了几分柔情,看得常钦竟莫名脸红起来,他急忙避开这灼人的目光,摸摸鼻子道:“郗姐姐,你在说什么?”实际上郗茯比常钦小,但比谢容儿大了好几个月,再加上她风风火火的性格,常钦便跟着谢容儿叫她郗姐姐,对此郗茯倒也受用,一直都是来者不拒。
“是这样的。”郗茯笑着解释道,“我弟弟在英国看上了个男同学,想说服我爸爸同意他俩交往,又怕吓着我爸,所以想先拉个人试水,上次拉了曾默去,被我爸爸好一通教训,为此曾默三天没理我。”说着忍不住瞪了曾默一眼,后者愤然地别过头,“过两天我弟弟就要回英国了,这不他又想拉曾默去见我爸爸,希望他老人家能接受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的事实。”后面几个字,郗茯拖得特别长,并夹着几声叹息,恨铁不成钢地看向弟弟。
海归弟弟倒不以为然,就像压根没听出郗茯话中的意思,只是拉过常钦的手,像刚才讨好曾默般讨好似得说道:“你叫,郭大侠?”他不由地皱眉,“好奇怪的名字。”
常钦一头汗,急忙挣脱他的手:“我叫常钦,寻常的常,钦点的钦。”
“常钦。”海归弟弟点头重复了一遍,嘴角上扬,“这个名字真好听,比什么郭大侠好听多了!”
“怎么样郭大侠,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帮帮我弟弟,也帮帮曾默吧。”郗茯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又看了谢容儿一眼,“当然,这事儿还得先征求你女朋友的意见,是不是,蓉儿?”
那头的谢容儿早已乐成一团,腰都直不起来,只连连摆手道:“我没意见,我当然没意见,常钦你们随便借,随便使唤。”
“谢容儿就是仗义!”郗茯跟雨轩击了个掌。
常钦愤恨地瞪了“猪队友”谢容儿一眼,咬牙道:“不是,我不明白,既然你们想让伯父接受自己儿子是同性恋,为什么不直接把英国那同学带回家,他们俩才是正牌夫夫,干嘛非拉个外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