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恰好+番外 作者:霜霖(下)

字体:[ ]

 
 
 
 
第57章 五十七
常钦停下车,像上次一样,把副驾驶座上的郗苓抱出来背在肩上,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把这个一米八的男孩扔进沙发里,郗苓个子跟他一般高,但身型比他消瘦,身上也没什么肌肉,常钦能勉强抗动他,但是短距离尚且可以应付,现在从停车场一路背进电梯,又从电梯背进家里,着实把常钦累得差点翻白眼。
 
一个小时前,他在半路截到郗苓,也不知这家伙在雨中淋了多久,等他把对方摁进车座里时,郗苓身上没一处是干燥的,常钦气得直想骂人,偏偏这个始作俑者却跟没事儿人似得,倒在座椅上不省人事,常钦用车里的毛毯吸干他身上的水,也没舍得把对方叫醒听自己训斥,只好叹口气,强压下这股怒火,一路低空飞行来到郗苓的家。
 
常钦先去浴室放了热水,然后回到沙发上,抬手探了探郗苓的额头,竟然烧得滚烫,再抚上他的面颊,却是冰凉一片,头发还是湿哒哒地,不断有水珠淌下来,打湿他白净的脸庞,常钦赶紧脱掉郗苓身上的湿衣服,这个时候也没心思耍什么流氓,他打横抱起脱得赤|裸的郗苓走向浴室,把他放进浴缸内,然后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坐了进去,他在郗苓柔软的黑发上倒了点洗发水,仔细地揉搓后,拿莲蓬头替他冲干净。
 
温热的水柱从头顶流下,郗苓不小心被呛了一口,低下头连连咳嗽,常钦急忙放下蓬头,轻轻拍他的背脊,紧张道:“怎么了?呛到了?”
 
郗苓神智依然十分混沌,他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嘴里反复念叨几个字:“爸爸……常钦……爸爸……常钦……”
 
当他念着“常钦”的时候,常钦就轻柔地嗯一声,接口道:“我在这儿。”
 
当他念着“爸爸”,常钦的喉间就难受地一紧,抿紧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只顾替郗苓洗澡。
 
他先把郗苓冲干净了,拉过一条大浴巾给他擦干身子,然后替他套上浴袍,把他抱到床上,在他背后垫了几个抱枕让他靠着,拿出吹风机给他吹干头发。
 
期间,他不时地触碰郗苓烧烫的额头,眉头紧紧皱着。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他把抱枕拿开,小心地扶郗苓躺下,又去厨房冲了一碗板蓝根,找出一板退烧药跑回床边,扶起郗苓半靠在自己身上,推推他的肩,低声哄道:“郗苓,醒醒,先吃药。”
 
郗苓已经不再絮叨他的名字,刚才被常钦服务地极舒服,早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此时又被吵醒,情绪极度烦躁,常钦急忙把药碗拿开些,生怕被郗苓乱挥的手打翻,见怀里的人像个孩子般抗议不肯吃药,他叹口气,重新把郗苓放回枕头上躺好,自己灌了一口药水,嘴对嘴地给对方送进去。
 
郗苓仰躺在那儿,一口药水流进喉咙里,冷不丁又呛了一下,他急忙坐起身,咳嗽不止,原本因为发烧而微红的脸颊涨得越发通红。
 
常钦连忙放下碗,贴过去拍他的背。
 
“垃圾桶,垃圾桶……”郗苓边咳嗽,边呢喃道。
 
“你要垃圾桶?”常钦反问。
 
郗苓用力点点头,断断续续地说:“吐,要吐……”
 
常钦赶忙拿过一只垃圾桶,郗苓见状迫不及待地夺过来,两手抱住桶身,“哇”地一口吐出一大堆浊物。
 
看郗苓这难受的样子,常钦只觉得浑身比他还难受,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依旧轻轻地拍打着郗苓瘦骨嶙峋的背脊。
 
“还要吐么?”等郗苓吐到再也吐不出东西了,常钦这才低下头,看着郗苓的侧脸问道。
 
郗苓不确定地摇摇头,把垃圾桶递给常钦,自己则倒回枕头上。
 
常钦把桶放在地上,用湿巾纸给郗苓擦干净嘴,又嘴对嘴地喂他喝了几口热水,然后贴在他耳边叮嘱道:“我先把垃圾扔了,再去洗个澡,垃圾桶我就放在床边,如果还是难受想吐,伸手就能够到,知道了么?”
 
郗苓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也不知到底听懂了没。
 
常钦不放心地多看了他几眼,替他掖好被角,从衣柜里翻出一套郗苓的睡衣,扎好垃圾袋口冲出卧室。
 
刚才只顾给郗苓冲洗,没来得及顾上自己,常钦速战速决,草草冲完澡赶回卧室,见床上的人正安静地躺着,胸膛平稳地上下起伏,他终于松口气,绕过床尾从另一侧爬上床。
 
他从背后环过郗苓纤细的腰身,抬手贴了下他的额头,仍旧火烧般烫人,他的心也跟着揪了一下,拿过床头柜上喝了一半的感冒冲剂,继续用嘴慢慢给郗苓喂药。
 
这次很顺利,没有呛着对方,喂完冲剂后,他又喂了一颗退烧药,担心郗苓半夜醒来还要吐,他把垃圾桶拉进了一些,这才关了灯,把对方紧紧搂进怀里,闭眼睡觉。
 
“常钦?”黑暗中,郗苓张嘴喊了声他的名字,吐过之后,郗苓的神智好像清醒了许多。
 
“嗯。”常钦答应道,手臂又收紧了些。
 
“对不起。”郗苓低声道。
 
常钦嗤笑一声:“你终于知道自己做错了,你知不知道,为了找到你,我把整个墓园里里外外都绕遍了,打你的手机也不接,真是快把我给急疯了。”
 
“对不起。”郗苓仍旧说。
 
“答应我,以后咱不这样了,行么?至少我给你打电话,你一定得接。”常钦语气放缓了些。
 
“对不起。”郗苓还是重复着这三个字。
 
常钦皱了皱眉,抬肘撑在郗苓上方,黑漆漆的夜里,只有身|下那一对深邃瞳仁中泛出隐约的微光。
 
“对不起我什么?”常钦沉声问道。
 
“很多。”郗苓简略地回答。
 
“今天去看你爸爸,为什么不告诉我?”常钦严肃地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郗苓不答反问。
 
“我不知道,你说你有事儿要做,我本来以为是跟Vincent说清楚,但是……”常钦躺回枕头上,重又把郗苓拉进怀里,“但是我转念一想,Vincent压根就不是,又有什么好说的。”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郗苓的疑问更深了些。
 
常钦得意地笑了笑:“早就知道了,从……”他思索了一阵,继续说,“从上次在这儿,我在柜子里找润|滑|剂开始。”
 
感觉到怀里的人不爽地动了动,常钦哈哈一笑,拍着他的手臂安抚道:“我知道,并不是所有情侣都一定会做那种事儿,只不过,你给我服务时,动作实在是太生疏了,还有我第一次吻你……”
 
话还没说完,腹部就被对方手肘不轻不重地顶了一下,常钦哎呦一声,抱怨道:“郗律师,你想谋杀亲夫么?”
 
郗苓却转移话题,冷声道:“别拿你那一套经验丰富的样子揣度我。”
 
常钦委屈地按揉腹部:“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很多经验,你怎么总是不相信我呢?”
 
“相信你才有鬼了。”郗苓冷哼一声。
 
“唉。”常钦失望地叹口气,“亏我这么相信你……相信你绝不可能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还跟我做那些事儿,我所认识的郗律师,绝不是这种人。”
 
“你能有多了解我,我们那时候也才认识没多久。”郗苓依旧冰冷地说。
 
“我是没有多了解你,可是,爱情,不就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么。”常钦解释道。
 
郗苓怔了怔,只听对方继续说:“当时在伦敦,我在沙发上搂着你,Vincent看到了,却只是站在门口骂了我几句,要是换成我,看到你被人那样搂着,我早就挥起菜刀砍他了。所以我猜,要不就是Vincent根本不在乎你,无所谓这些,要不,你就是骗我的,Vincent压根就不是你的什么男朋友。”
 
“那你为什么……”郗苓困惑道。
 
“为什么还是离开了,是么?”常钦拨开他柔顺的黑发,在他耳垂上亲了一下,“那一刻火气上头,确实相信了你俩就是一对,刚才的那些猜测,是我事后静下心,慢慢琢磨出来的,至于我为什么还是听从你的意思,没有再纠缠你,因为……”常钦顿了顿,语气突然有些哽咽,“因为我想,你既然一心想要离开我,甚至不惜拿脚踏两只船来玷污自己的名声,一定,有你的苦衷吧,”常钦长叹一口气,“既然你都做出了最极端的选择,我又何必……难为你呢?”
 
郗苓一直沉默地听着,片刻后,他把常钦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到唇边,轻轻吻了他的指尖。
 
常钦只觉得一股电流从指尖窜上小腹,正要去解对方的腰带,做些更流氓的事儿,只听郗苓低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去看我爸爸了,这件事儿,我连姐姐都没告诉。”
 
常钦一只手在郗苓身上摸索腰带的位置,口里解释道:“你说你有事儿要做,既然不是找Vincent,那么肯定就是去看你爸爸了,你不是一直因为对他心中有愧,才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么?”
 
郗苓心尖一颤,摁住对方不安分的手,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常钦只好停下动作,换了个睡姿,仰头面向天花板:“你说过,你爸爸因为你气出了心脏病,你也说过,你为了你爸爸,不再跟朋友结伴探险,你一心要跟我分开,我总应该找出点原因吧,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我猜的。”
 
“哼。”郗苓翻过身,正对向他,“你还挺自恋,你怎么就不想想,我可能只是因为不喜欢你了,才要跟你分开的。”
 
“你不可能不喜欢我。”常钦也翻过身,与郗苓四目相对,嘴角挂着狂妄的笑容。
 
“我为什么就不可能不喜欢你?”郗苓又好气又好笑道。
 
“因为……”常钦想说因为他看到了颁奖那晚的照片,照片上对方看自己的眼神,那种神情,是骗不了人的,但他撇撇嘴,压下了这个理由,只是抬手抚上郗苓嫩滑的脸,用指腹慢慢描摹他俊朗的五官,斩钉截铁地说,“我就是知道。”
 
郗苓冷哼一声,骂道:“自恋狂!”
 
常钦又露出一脸- yín -|笑,一口白牙在黑暗中格外醒目:“那请问郗律师,愿不愿意陪自恋狂玩儿一把?”
 
“神经病。”郗苓拍开他的手,“我对自恋狂没兴趣。”
 
“哦?”常钦故意拉长音调,“可是刚才我帮你洗澡的时候,你一个劲儿地喊我名字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