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竹马温小花 作者:drsolo

字体:[ ]

 
  文案
  从双倍单箭头到双向单箭头~
  温凡×魏天,不要逆CP!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天,温凡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从洗手间回教室,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我被人堵住了。四个牛高马大的男生,从四个方位包抄了我,我认得这四人,东南西北分别是高二九班的章隆、赵傅、高二八班的柳窦、马勉,我扶了扶眼镜,抬头看看教室门牌——高二一班,没走错。
  我试图突围,没有成功。
  天真热啊……嘿!!
  ……又一次突围,没有成功。
  章隆背后还能看见我课桌上摊开的那本物理奥林匹克竞赛赛题集锦,我方才在洗手间憋条时好不容易想出了解题的思路,被他们一堵,登时前功尽弃。
  没办法,只好跟他们走一趟了。
  我早知道是谁差这四大金刚来找我的,学校里能喊得动这四位爷的,只有一个人。我和那人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也是时候去会会他了。
  下楼时我们始终保持着这个东南西北中的队形,在楼道里横得跟只螃蟹似的,走出教学楼,灿烂夕阳兜头洒下,四大金刚的影子继续笼罩着我,我们一路走下天桥,这时我终于看见了这只挟持我的螃蟹的主人。
  温凡穿着校篮球队的队服,独自一人坐在露天篮球场的球架下,屁股下垫着一只书包,只见他两腿前曲,双手抱膝,下巴牢牢地钉在曲起的膝盖上。我从天桥扶栏边探头往下望,真是温凡,一米八几的个头做这么个姿势,看起来就跟马上要前滚翻遁地的王八一样……很怂呀。
  我们学校篮球队的队服是定做的,红黑白三色系,说白了就是一山寨的湘北队服,在温凡入队以前,走哪儿都会遇见一溜儿的嘘声,别校的人会喊“喂,你们的流川枫呢?”然后就是哄堂大笑,这笑声往往会陪伴倒霉的校队队员们一整个赛季,直至他们打道回府,好在这个糟心的过程通常不会太久。
  不过这两年被嘘的情况得到了明显改善,因为再有人这么喊的时候,他们就会看见一名少年拉开外套,露出内里那件11号球服,此时无声胜有声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去……并走回来。
  这个少年就是温凡,用毕生COS流川枫的人。如果你敢质疑他,他不介意在球场上让你好看,如果不在球场上,他也不介意在你面前来回走个两遍。
  如今这件山寨队服的左胸口上已经印上了两颗星星,代表连续两届全市大赛的冠军。温凡就是摘星星的人。
  也因此温凡对这件队服相当情有独钟,走哪儿都穿着,比美国队长穿战斗服还勤。学校规定到校必须穿校服不能穿私服,他就钻空子穿着那身篮球队服到处晃,进教室时能从第一排走到最后一排(他就坐最后一排,明明可以从后门直接进来的好吗),坐地铁能从地铁这节车厢走到下下下下下节车厢(如果地铁里人不多,我打赌他能把自己遛一个来回)……
  我很想劝他说你还是去弄一辆自行车来骑吧,人家流川枫不这么穷晃悠。但是偏偏温凡骑不了自行车,他小时候骑车被摔过,摔了个长抛物线,头倒栽葱进泥巴里,挺惨的。我把他跟萝卜样拔^出来后才发现那辆自行车还是四个轮子的……
  温凡的三次元偶像是科比,我相信如果他有这个底子,他是愿意COS科比的,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觉得平生当不了亚洲的科比,那么往二次元偶像看齐也是很好的。然而并没有什么人指着他的背影喊:“看!流川枫!”反正从小到大我一次都没听见。
  温凡长得好看,瓷白皮肤,黑长睫毛,确实像漫画美少年,但并不是井上雄彦笔下的那种,更像是……Free男子游泳部里的那款,你们懂吗?他穿上湘北的球服,老实说跟二次元乱炖似的。
  尽管我深知这家伙做梦也想别人这么喊他一次,当他跳起做假动作的时候,当他强力灌篮的时候,当他在地铁里晃悠的时候,当他骑着四轮自行车被抛出去以前……我有无数个机会可以如他的愿,但我就是不想。
  我脑子里跑马一般闪念过这些的时候,温凡已经结束了预备前滚翻的动作,他忽然拿起身边一罐可乐,喝了一口,又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从先前的静止不动到现在忙碌起来的样子,如同一只在冰河世纪被冰冻的松鼠终于结束了几个世纪的冬眠。
  温凡外套的衣袖撸到了胳膊上,喝可乐时白生生的手臂亮出来,阳光照在那一截手臂上,像照着一截汉白玉一样光生,看手臂那根本就是排球女将。流川枫?想太多了呀少年。
  我走得离篮球架近了,温凡跟听见橡果坠的松鼠似的,一下支起毛茸茸的大尾巴,回头看着我被他的四个护花使者挟持着走下来。
  说这四位爷是护花使者,是因为打小温凡就有一个外号,叫温小花,我取的,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这才是从灵魂深处契合他的名字。
  我瞧见温小花一张笑容明艳的脸,心里敲鼓一样告诫自己,别被他的脸骗了,他脑子里的坏水都要从脑门里喷出来了。
 
  第 2 章
 
  我很想看看温小花这次又要搞什么名堂,走到他面前,扶了扶眼镜,严肃地问:“找我有何贵干?”
  温小花弯腰抄起脚边的篮球,单手举到我面前,笑容可掬地说:“我想找你打篮球。”
  夕阳将我俩的影子匀称地拉长在地上,像两格移动信号。
  我,穿上鞋也只有一米七八,温小花,赤着脚也有一米八二,我,手上只有常年握笔的茧,温小花,单手就能把篮球稳稳地吸在掌心,我,鼻梁上架着度数600以上的镜片,温小花,挺翘的鼻梁上只有一双阴险狡猾的狐狸眼。他这是要正经找我打篮球吗?这摆明是想羞辱我!
  我默默告诉自己不要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毕竟男人最重要的不是身高,而是肩膀。
  “什么意思?”温小花问我。
  我没察觉自己说了什么。
  “你刚说男人最重要的不是身高,那是什么?”
  我不好意思说是肩膀,因为事实上我的肩膀暂时也还不能和他比。
  “我不会打篮球。”我说,赶在温小花和他的四大跟班要嘲笑我以前继续道,“但我会打乒乓球。”
  温小花举着颗篮球傻了吧唧看着我,又傻了吧唧看了看东南西北四个跟班。
  温小花不会打乒乓球,他显然没有料到我面对他的刁难竟然没有退却,反而另辟蹊径。
  对付这类女干诈小人,就是要时刻掌握主动权!
  我的乒乓球水平得我爷爷真传,堪称国手,不过转战乒乓球台的路上我还是有点虚,温小花是天才,三步上篮他学了一会儿就会了,把他丢水里他就能学会游泳,把他挂阳台上他就能学会攀岩,他不单头脑好,学习好,连运动神经都超级发达,除了性格烂,可以说一无不是之处。
  不过待他拿起乒乓球拍,我就放心了,看他握球拍那个手势,一看就是完全没打过乒乓,他学得再快,也不可能头一次握拍就能击败准国手的我。
  我发扬绅士风度,让他先发球,温小花“哦”了一声,呆呆地接过球在球拍旁比划了两下,我看他握着乒乓球,绞着眉头一脸担心的样子,活像手里握着一只快要孵出来的恐龙蛋。
  我板着脸,如日本武士一样缓缓摆开了架势。
  温小花抬头看到俨然专业选手的我,表情愣了愣,那样子……怎么瞧着还有点委屈?
  不过他这么聪明,八成已经预感到自己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要丢脸了。想让我放过你?晚了呀少年!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和谁对抗,是我呀,魏天,住在你楼下你从小到大都没放在眼里的竹马,我床下可有好几箱你的观察日记,饲养员观察熊猫也未必有我对你看得勤,你那些招数放在我身上早就不灵了。
  温小花终于叹了口气埋下腰,小花猫挠爪子样小心翼翼开出球来。
  橙色的小球“吧唧”一声,蹦蹦跳跳地过来了,温小花那期待的目光,好比念了半天的咒放出去一只召唤兽。不过这种速度在我眼里不过是一朵肥皂泡的级别,我抄起球拍,一记削球把这只蛋大的召唤兽以雷霆之势送了回去!
  这一记绝杀快得让温小花压根没回过神,球跟子弹似的回击过去,一下打在温小花的下巴上。
  白`皙的下巴上被戳了个红印子,温小花捂住下巴,活像被人扇了一巴掌,惊讶地看着我。
  被他这么一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居然就有点后悔了,虽然温小花性格不好,但那张脸是无辜的呀,他爹妈把他造出来的时候也没想到他体内会注入如此邪恶的灵魂啊,我干嘛跟他的皮过不去呢,我只要挫挫他的锐气,瞄准他恶劣的人格开火就可以了嘛。
  “对不起,”我揉了揉鼻子,歉意地说,“下次我会看准点儿的。”
  温小花正委委屈屈揉着下巴,听我这么说了以后立刻回了我一个灿烂大度的笑脸:“没关系!”
  后来我便没有照着他的脸去了,不过温小花不愧是天才,被我秒杀了三回就能在我手下回球了,这之后只要我不上绝杀,他几乎都能接住我的球,以或金鸡独立、或马步蹲裆、或大鹏展翅的姿势。
  在我的记忆中,除了那个泥巴里的倒栽葱,温小花再没做过这么丑的动作,他对自己的人设可是篮下的流川枫,现在这些丑动作居然一做就是一打,我心里既有些痛快,又有些不忍,还好附近除了护花使者没别人围观,要不然他这个丑可丢大了。
  尽管温小花为了接我的球拼尽了全力,三局下来,我依然是赢家。
  我放下球拍,扶扶眼镜,低调地说我赢了。
  温小花累得像只气喘吁吁的大狗,他手撑在乒乓球台上,翻了翻手里的球拍,笑着对我说还挺有意思的。
  我看着他人畜无害、被汗水染得发亮的笑脸,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咳嗽一声,说我要回去看那本物理奥林匹克了。
  说完我阔步离去,温小花在我背后挥手喊:“拜拜魏天!你乒乓球打得真好!”少年清脆干净的嗓音里听不出半分恶意。护花使者也跟着他一起朝我的背影挥手致意,我瞅着教学楼玻璃上这一溜人的倒映,温小花居然将这个友好的表情保持到了最后。
  我在楼道里偷瞄了好几次,也没等来他换回恶魔脸。回到教室,我盯着那本物理竞赛题,不禁想起了我和温小花这许多年的渊源,唉,怎一个一言难尽。
 
  第 3 章
 
  温小花是天才,但不幸拥有一个魔鬼的人格,小时候掏蚂蚁窝、砸窗玻璃这样的捣蛋事就没少干。我现在翻开小时候的日记,上面十页有九页全是温小花的劣迹,我那时一个三十公斤不到的孩子常常都写得力透纸背!
  不怪我总是记录他的劣迹,实在是这人太可恶,我小时候爱看《包青天》,甭管是年轻的年老的还是少年的,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虎头铡把温小花那颗可恶的貌美如花的脑袋瓜子斩了!叫他再往教室里放蟾蜍!我最怕蟾蜍了!叫他再把树上的虫子全打下来!叫他再说金龟子是变异的蟑螂来吓人!话说回来他怎么这么喜欢这些爬来跳去的小玩意儿啊?你是法布尔还是达尔文转世啊?!
  温小花打小就这么能作恶,章隆赵傅等人绝对功不可没,因为小时候的温小花的确就长得像朵花儿一样好看,四个被美色糊了眼的小屁孩自那时起就爱围着温小花打转。当温小花的小跟班,当然就免不了助纣为虐,温小花掏完一处蚂蚁窝,他们就帮忙找下一处倒霉的蚂蚁窝,温小花砸玻璃,他们就负责放哨,温小花爬树上偷鸟蛋,他们就负责赶鸟……
  不管温小花性别为何,这四位爷都视而不见地拿他当小公主捧着,虽然玩家家酒时温小花把他们四个都当壮媳妇、壮公主、壮妃子娶过一遍又一遍,整个儿就一种马皇帝的做派,壮媳妇壮公主壮妃子们依然心甘情愿当着他的护花使者。自从博闻强识的温小花借一次春游的机会摇头晃脑地纠正他们“桃花和别的花不同,桃花不分公母,都是雌雄同体的”后,那时还只有八^九岁的章小隆赵小傅等人仿佛得了天启,忠诚度越发的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