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都想抢我男朋友 作者:寒门丫头

字体:[ ]

 
《谁都想抢我男朋友》
 
 
 第1章 萌动一
 
    六月,w市的温度已经突破三十度,热气席卷了整座城市,到了下午五点,艳阳还斜斜的挂在天上,散发着热度。
 
    w高外,围着数不清的家长,w高内,鸦雀无声,但若能将耳朵无限延伸,就会听到笔尖与纸摩挲的声响,以及——砰砰砰的心跳声。
 
    “叮……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题。”广播里传来清脆的女声。
 
    无数考生心里同一时间都咯噔了一下,怀着难以言诉的心情放下笔。
 
    等出了教室,夏子珪才缓慢的吁出一口气。
 
    高考,真累人!
 
    他背着书包,一边感叹着,一边穿过无数的考生,迅速赶往另一栋教学楼。
 
    作为w高本校的学生,夏子珪在这里待了三年,对这里的布局一清二楚。他选了最近的一条路过去。
 
    当然,他并不是想去考场找人。高考不是平时的考试,考完了根本就不能在考场逗留,这点他知道。
 
    他只是赶到另一栋教学楼,然后从那栋教学楼出发,再选一条离大门距离最近的路出学校大门。
 
    这样弯弯绕绕,定然会增加他出校的路程,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诶,余羡,等等!”他飞快往前跑去,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
 
    余羡锋利的眉毛微皱,肩膀一耸,躲开夏子珪的泛着热意的手,淡淡道:“你怎么往这边走?”
 
    “我考场那边的厕所挤满了人,我就跑到这边来了。多巧啊,学校今天这么多人,我一下子就看到了你。”夏子珪收回手,一点也不尴尬。
 
    余羡的视线立刻转到夏子珪的手上,两只手,都是干的——天热的时候洗手,夏子珪习惯性不擦干,等手自己干。
 
    而从厕所出来,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自己干得了。
 
    ——他上厕所后没有洗手!
 
    余羡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走了两步。
 
    夏子珪没察觉余羡是故意和他拉开距离,只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有点远,于是立刻把距离补上。
 
    余羡脸色微沉,再往旁边走,夏子珪又立刻补上。
 
    如此往复好几次。
 
    夏子珪道:“余羡,你有没有发现,你走路很斜?”
 
    余羡:“……你不要挨我太近,热。”
 
    “哦。”夏子珪闻言主动往旁边走了两步。
 
    然后观察余羡走路的路线,发现他确实再没走斜线。
 
    揩一把头上的汗,夏子珪看着余羡清爽的模样,感叹道:“平时没听过你喊热,除了运动的时候也没见你流过汗。我一直以为你不怕热,原来你只是热了也不怎么流汗的体质啊。”
 
    他是微卷齐刘海,略长,会遮住他飞扬的浓眉,发梢差不多要碰到他的眼睫毛。这样被他随手往旁边一捋,刘海就显得十分凌乱。不过他长得好,浓眉大眼笔挺的鼻,发型乱了也依旧耐看。
 
    而且拨开刘海,更能清楚的看到他姣好的五官。
 
    不过很快,夏子珪就五指成梳,又将他的刘海抓顺,遮住了眉毛,并且由于头发沾了汗,变直了,也变长了,连眼睛都半遮着。
 
    余羡的视线顺着他的手,移到他刘海,盯了一会才移开:“你这么怕热,怎么不把头发剪短点?”
 
    夏子珪想了想很认真道:“我觉得头发太短,脑袋好像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四处凉飕飕的,不安全。”
 
    余羡:“……”
 
    虽然夏子珪的话很奇怪,但余羡知道,夏子珪是认真的。
 
    从他高二转到w高后,一直与夏子珪是同桌,对这个同桌时而冒出的奇怪的想法早就习惯。
 
    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学校大门前。
 
    夏子珪问:“你妈在学校外面等你吧?”他考试这两天都远远的看到过余羡的妈妈。
 
    “恩。”余羡知道这两天夏子珪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来的,迟疑了一下道,“我妈说今晚请我吃饭,你要一起去吗?”
 
    夏子珪简直受宠若惊,要知道余羡平时十分冷清,就是与他同桌两年,他对自己也一直不热络。
 
    就像之前,连搭个肩膀都不让他搭,更别说邀他一起吃饭了,还是在有家长的情况下。
 
    不过这个惊喜他不能接受,他爸妈今天会调班,早早回去给他做好吃的。
 
    “不了,改天吧。我要赶紧回去。”夏子珪笑得很灿烂。
 
    余羡看了一眼那一口白牙:“那再见。”
 
    “等等。”见他要走,夏子珪赶忙喊住,余羡剑眉微挑,带着点疑问。
 
    “我有东西要送你。”夏子珪把书包打开,拿出一本硬壳速写本,对上余羡意外的视线时,无由有些不自然,一时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只认为自己潜意识怕余羡看过速记本后会骂他。
 
    他十分迅速的将速写本硬塞到余羡手里,不等余羡有所反应,就跑了,边跑边挥手:“我赶时间,再见!”
 
    余羡手里拿着速写本,无奈地看着夏子珪跑远。
 
    他没有立即翻开本子。
 
    由于他没有带书包,速写本又比较大,无法放进文具袋,他便将速写本拿在手上。
 
    “余羡!”一直等在校外的余母看到余羡的身影,立刻走了过去。
 
    余母小心地观察着儿子的神情,没看出任何异样,既不兴奋也不沮丧。于是她便不去想高考这事,自动挽着上儿子的手,笑道,“我已经定了餐厅,你爸爸可能已经到了。”
 
    “恩。”
 
    余母习惯自家儿子少言,也不在意。一边带着儿子去停车的地方,一边高兴的说着她点的菜。
 
    余羡听着,发现全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就道:“再加一道清蒸桂鱼和一道糖醋排骨吧。”
 
    桂鱼是余父的最爱,糖醋排骨是余母的最爱。
 
    余母咧开嘴笑起来,带着点得意:“哦,这两道菜我也点了,刚才忘记说了。”
 
    余羡知道他妈是故意的,略感无奈。
 
    他妈妈或者说旁人总觉得他话少,可事实上,他并不沉默,该说话的时候他从不吝于开口。
 
    他只是,不太爱讲废话。世界已经够吵,他何必再说废话去污染别人的耳朵?
 
    上车后,余母见他依旧没放下手里的东西,就道:“我帮你放到我包里吧。”
 
    余羡迟疑了一下:“不了,我拿着就好。”
 
    余母也不说什么,只是从车里翻出了一个纸质袋子递给他。
 
    余羡将速写本和考试用品全部都放到袋子里。
 
    *
 
    夏子珪揣着乱跳不停的小心脏下了公交车。
 
    他觉得很奇怪。
 
    他听过高考前恐惧症,也听过分数出来后的伤心欲绝症,但从没有听过考完当天患心律不齐症的。
 
    他以他副主任医师的爸和他护士长的妈的医品担保,他现在绝对心律不齐。
 
    正当他捂着心口十分感叹的时候,不远处路灯下的蔡石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小龙虾,你磨蹭什么呢?还不快点走过来?”蔡石把脚下的石头往夏子珪那边踢,没好气道,“好汉一条,考砸了最多来年再来,你捂着心口装病西子是什么德行?”
 
    “呸呸呸,闭上你的乌鸦嘴!我发挥正常得很!”那石头咕噜咕噜地滚到夏子珪边上,夏子珪赶忙把手放下,伸脚将石子踩在脚下移动着,然后朝着没人的方向一脚踢飞。
 
    石头飞得很远,夏子珪心里小小得意一下,然后对高他半个头的蔡石道:“要是我被你的乌鸦嘴诅咒了,我就把你这个石头,踢飞。”
 
    蔡石的小名就是石头。
 
    蔡石“嘿”一声,大步上前,一把揽过夏子珪的肩膀,借着身高优势往他背上压:“能耐了呀,敢威胁我了?”
 
    夏子珪背的书包膈着他不舒服,他放开夏子珪,十分嫌弃的扒拉着他的书包:“哎呀我去,高考而已,你还把你这古董书包拿出来了!?有什么是手里拿不下非得用书包装的?”
 
    说着他提着书包试了试手感:“这轻的,你有放东西进去吗?”
 
    夏子珪弓着身让到一边,抬脚踢过去,被蔡石轻松躲过,夏子珪顿时郁闷得不行。
 
    他小时候长得瘦小瘦小的,总是被人欺负。后来爸妈觉得儿子这样瘦弱不行,就开始给他科学的补充营养,并且制定了科学的锻炼计划。
 
    到他六年级的时候,终于仗着高人一头的身高不再被人欺负,甚至有时候还可以吓唬吓唬别人。
 
    然而初一的时候,蔡母入住这个小区,带来了蔡石这个混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