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偏见[情敌变情人] 作者:白花花

字体:[ ]

男男  现代    正剧  虐心  强攻强受
 
白月光结婚了,两个失恋的情敌酒后乱性……
然后他们滚到了一起[喂]
 
CP:严漠×许谦,不拆不逆,HEHEHE说三遍。
攻自尊强爱脑补还有洁癖,但是他人妻。
受脾气暴一点炸还没节操,但是他有钱。
先虐受再虐攻,这是一个从情敌变炮友,从炮友变情人的故事,目标是愉快的撒狗血和炖肉……
 
 
 
    序章
    
    许谦睁开眼时,已经是在医院。
    被高高吊起的右腿隐隐传来疼痛,许谦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再眯一会儿,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他的小助理领着饭盒站在门口,见他醒了,霎时红了眼。
    “许哥……”
    “……叫魂呢,闭嘴。”许谦啧了一声,头疼的闭了闭眼,又道:“有吃的还不快拿过来,我饿死了。”
    助理小跑着提溜过来,将饭盒打开,一股米香回荡在空旷的室内,许谦瞥了眼,问:“有咸菜吗?”
    “还有我妈做的霉豆腐。”助理说着,替他准备好餐具:“许哥你昏迷一整天了,大家都急死了。”
    “辛苦你们了……不过我住院的事还是先不要声张出去。”许谦低头喝了口粥,又挑了口咸菜,笑道:“阿姨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棒。”
    助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就知道您会这么说,所以我只告诉了几个高层……许哥,你不是说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么?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还出了车祸,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我都吓死了,还好没出什么大事,呃,不过您这腿,恐怕几个月内是下不了地了。”
    他在一旁唠叨着,许谦跟没听见一样,呼噜噜的喝完了粥,把嘴一抹:“行了,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死不了。待会麻烦你回一趟公司,跟他们说一声,这几个月我可能要在医院办公了。哎对了,过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把资料带来,还有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报表也一起,上个月的账我还没过目呢。”
    助理愣愣的看着他,结巴道:“这、这不好吧,许哥您才刚醒没多久,医生说要多静养……”
    许谦嗤笑一声:“老子住的最贵的病房,费用一毛钱没少给,他还管得了我干什么不成?放心,你许哥我是什么人——不过马有失蹄人有失足,这回把腿摔了,也算得到个教训……”
    他越说越是手脚冰凉,刚才的热粥仿佛失去了效用,渗出冷汗连衣服都打湿了,心口更是一抽一抽的疼,疼得他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刮子,再骂几句没出息。
    许谦颤抖着吐出一口气,他闭上眼,眉宇间尽是疲惫。
    “你先过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助理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那什么,许哥……纪文翰毕业了,这几天就回国……”
    许谦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我手机呢?帮我拿过来。”
    “……哦。”
    许谦出车祸时,手机就放在口袋里,屏幕有些碎了,但使用上还是没什么问题。
    助理给他细心地充好了电,但还没开机。许谦用手指描绘着上面的裂纹,像是犹豫了很久,终于做出决定。
    屏幕上跳出苹果图标的时候,他能听见自己瞬间激烈的心跳声。
    因为他还记得……出事前的那通电话。
    在闻彬的生日宴上,许谦喝了很多酒,却是越喝越清醒。
    他清醒的看着严漠把那副精心装裱好的画赠给了闻彬,画框还是自己买的那个,紫檀木制的,花了大价钱。拍下原木的时候严漠就在他身边,还笑着说他太俗气。
    许谦没告诉他,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的框,才配得起那幅画。
    后来严漠要把画送人,许谦看着孤零零的画框怪心烦的,便说当做自己的那份礼物一起送给闻彬。
    直到现在他也不后悔。
    他只是有点不舒服,他喜欢闻彬是不假,但闻彬已经结婚了,孩子都出生了,他没必要下那么大的资本去讨好对方。
    他都已经逐渐放下了,可严漠还是执迷不悟。
    许谦叫不醒严漠,也没有叫醒的资格。
    毕竟他们的立场从最开始时便是相悖的,哪怕后来阴差阳错的上了床,成了炮友,也没有心心相惜的可能。
    那天晚上,他借着酒意通过电话告了白。
    然后呢?
    然后严漠挂了电话,他得到的是冰冷的电流声。
    接下来便又是一场灾难,如今的许谦躺在这里,握着屏幕破碎的手机,连开机都要犹豫。
    因为他已经猜到了结果。
    屏幕震动了一下,跳转到了输入密码的页面。
    许谦咬了咬牙,一鼓作气的解了锁。
    严漠并没有回电,他只是发了一条短息过来,只有短短几个字。
    “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许谦的呼吸有些发颤,他吞了吞口水,表情像哭又像笑。
    他不甘心啊,却又不想丢了面子,于是他抖着手回复了一条。
    “我操你大爷。”
    按下发送键之后,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明明疼的全身发抖,许谦却觉得爽。
    他是好面子的人,从来不会在对方言明拒绝之后死缠烂打,之前做出的一切已是极限,他怕继续下去,他会不管不顾,把最后一点尊严搭在里面。
    那小子摆明了不喜欢自己,是他犯贱的送上去,自欺欺人了这么久,终于是清醒了。
    好在,他还没有陷得太深。
    许谦越想越是庆幸,他大笑着将手机摔了个粉碎,如释负重的倒在床上。
    去他妈的情情爱爱,去他妈的严漠。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从未遇见过闻彬。
    至少这样,他也不至于爱上了自己的……情敌。
    
    第01章
    
    众所周知,许谦是个暴发户。
    同样是做土老板,但比起那种小学毕业就出来混的,许谦好歹是高中毕了业,大学没上成是因为他妈死了,他爸出轨找小三把家里的东西都卷跑了。那时候的许谦不过是半大的孩子,手里只剩点棺材本,他咬咬牙,竟然拿着那钱去炒股,折腾了小半年,东拼西凑的把所有家当都投进去了,想着再不行就收手时撞了大运,从此一夜暴富……
    有了这笔钱,许谦跟着朋友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事业蒸蒸日上,三十不到就已有了不菲的家产。像这种年轻有为、听名字像个文化人,长的还挺帅的钻石王老五,身边自然少不了花花草草,许谦虽算不上正人君子,但也不想年纪轻轻就染了病,除了那么几个固定情儿之外,也不到处乱搞,因为这位浪迹花丛的许总心目中有一抹无法替代的白月光——男人都是贱的,得不到的总是最好,这些年来他拒绝了多少美人相约,献了多少媚,讨了多少好,只为博那人一笑。
    可是他的白月光就要结婚了,人家压根不是弯的,从头到尾一直把许总当哥们看。一开始他带着女朋友来跟许谦吃饭的时候,后者强装淡定,心想他才二五不到结什么婚呢……结果人还真结了,下个月十号,奉子成婚。
    收到邀请函的时候许谦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捂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心,觉得这些年的付出统统喂了狗。自甘堕落的过了几天,他还是打点好精神,穿着名牌定制的西服,踩着手工制作的皮鞋,乘着豪车去参加暗恋对象的婚礼……
    助理小心翼翼的问需要准备什么礼物,许谦大手一挥:“要最贵的!”
    不蒸包子争口气,他妈的自己都狼狈成这样了,再不装着云淡风轻把面子挣回来,这日子要怎么混?
    所以等他器宇轩昂到达现场,第一眼没看见新郎,反倒是看见了多年以来的情敌,穿着伴郎的西装站在门口,平日惯来冷冰冰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却还偏偏强颜欢笑着招待来客。许谦站在角落里盯了一会儿,直接看乐了,心说你严漠也有今天……他三步并两步的上前,从包里炒出一打票子往桌面上一摞:“礼金。”
    后者的眼角抽了抽,目光中透出一抹显而易见的厌恶:“多少。”
    许谦冷笑两声:“你不会数啊?”
    他看这货不爽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自从自己看上闻彬后,这个严漠就跟个苍蝇似的……不过没办法,谁叫他是闻彬的师兄呢?名校毕业,在国外呆了好几年,近些年才回来,外语说的那叫一个溜,比起除了家乡话就是普通话的许谦,那可真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而严漠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自以为是的有钱人,更何况,许谦还频频对闻彬出手……他与闻彬是一起长大的,后来出国后也老实惦记着,这会儿总算回来了,哪能容许这种充满着铜臭味的家伙靠近他心心念念的师弟?他们俩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闻彬引荐的,结果当场就打起来了,严漠你别看他是个艺术生,人在国外天天锻炼,一身肌肉比许谦结实多了,只是经验不足,打起来也没讨着好,也挂了彩。
    那会儿许谦被他打肿了一只眼,简直就把这货刻在心里了,时不时拿出来戳小人,诅咒他上厕所没纸,吃泡面没有调料包之类的……反正他们俩见面,不是冷嘲热讽,就是一顿猛K,要不然就是像现在这样,心里哭的跟什么似的,还得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就看谁先撑不住了。
    看着对方愈发阴沉的表情,许谦突然不想难为他了,伸手拿着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严漠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将那沓钱丢进身后的家属手里:“许总给的,不用记账了。”
    难得的让步却被这么顶了回来,许谦啧了一声,在心中又记上一笔。
    好不容易进了大厅,看着四周充满浪漫气息的布置,以及人群中间那个修长挺立的身影,这一瞬间,许谦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假象崩溃了,他像是被砍了一刀似的,浑身一震——闻彬脸上幸福几乎要刺瞎他的眼。尽管装的再怎么云淡风轻,这些年的感情总归不是假的,许谦心里淌着血,眼睛酸涩发干,却是连一滴泪也没有。
    他不断对自己说大庭广众之下呢,哭鼻子什么的也太丢人了,更何况怎么说也是一段良缘,自己应该放宽心,祝福才对……这样的道理他对自己说了很多很多遍,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甚至连一个笑容都做不到。
    这时候许谦突然羡慕起严漠来了,至少他总板着一张脸不是?
    后来闻彬一桌桌敬酒的时候,许谦还是喝了,严漠就坐在他的旁边,却是咬死了唇的不说话。许谦见他放在桌子底下的手都在抖,心中叹了一声,将他面前的那杯也拿过来,仰头干尽了。
    五十多度的茅台,一口下去就跟吞刀子似的,许谦却被这股劲儿冲红了眼,酒意上头,他总算能笑了,就是不知道笑得好不好看:“来来来,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