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忠犬归来+番外 作者:青青叶

字体:[ ]

 
 
【文案】
被女王受一脚踢开的忠犬攻完美逆袭成腹黑攻回来报复女王,不过忠犬再怎么腹黑,又哪里真的舍得伤害女王?
 
忠犬归来,女王接招,看忠犬和女王天天相爱相杀
 
忠犬:和我相爱相杀,可好?
 
女王:你爱,我杀。
 
忠犬:成交!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瑟,卓简 ┃ 配角:邹俞霖,裴柯,戚朗,卫靖之,何涵等若干人 ┃ 其它:忠犬腹黑攻,高冷女王受,攻宠受,HE
 
==================
 
  ☆、噩梦的往事
 
      可怕的消毒水的味道充斥鼻尖,病床上两具盖着白布看不见遗容的遗体,周围几个互相推脱抚养的亲戚,眼含同情频频摇头的医生护士。
  画面渐渐的旋转模糊起来,伴随着消毒水和争吵声的淡去,一个少年奔跑在黑夜中霓虹灯闪烁的马路上,画面忽暗忽明,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少年迷茫的眼中终于闪现了几丝光芒。
  然而,等少年看清后,才发现自己拼命奔跑想要寻求温暖的那个人正抱着另一个人耳鬓厮磨。
  “小瑟,你不是回家了吗?”男人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心虚。
  “萧瑟,抱歉,你可能还不知道,靖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男朋友。你总是自命清高,我每次说男朋友有多好你都一副懒得听的刻薄样,结果还不是爱上靖之了?可惜,这只是靖之陪我玩的一个游戏,现在游戏结束了,你这个小三也该退场了。”
  画面里,说了一通的男生并不是那种牙尖嘴利刻薄的样子,反而长得很温柔,声音也温温的很好听,俨然是有良好家教家的孩子。而旁边那个男的也是斯文型的,只是后来再没开口,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耳边环绕着男生嘲笑般的话,萧瑟只觉得头疼的难受,忽然,画面再次一转,校园里充斥着他是小三,抢室友男朋友的流言。
  千夫所指,万般辱骂,萧瑟头痛欲裂,皱着眉浑身颤抖,直到脸上被什么湿软的东西舔了一下才猛然从噩梦中醒来。
  巨大的落地窗被厚实的窗帘遮的密不透风,卧室内十分昏暗,分不清白天黑夜。
  萧瑟一手揉了揉睛明穴,一手搂住旁边不知何时跳上来喊他起床的金毛大犬。
  又做这个梦了,说是梦,其实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往事。
  当时的萧瑟才19岁,刚上大学。宿舍里一共四个人,除了二号床是个diao丝之外,其他三个都是类型各异的帅哥,一号床温润美男何涵,三号床阳光暖男邹俞霖以及四号床高冷女王萧瑟。
  那是A市著名的影视学院,纵然帅哥美女如云,当时这三个小鲜肉也是受到了诸多学长学姐的喜爱。只可惜,美女有意,帅哥无情,因为这三个小鲜肉里,有两个是弯的。一个是萧瑟,一个是何涵,这在当年的校园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何涵,就是萧瑟噩梦里的那个嘲讽他的男生。
  何涵这个人,任谁看来都是个温柔好相处的好少年,比起总是冷着一张脸不爱说话的萧瑟,人缘自然是没话说。只是萧瑟从来都看不上他。
  上大学不到半年,何涵有了个男朋友,据说是临校的一个学长。不过何涵从来不告诉他们他男朋友是谁叫什么名字,更不用说带出来给他们看看,因为他们宿舍还有一个同类——萧瑟。何涵怕萧瑟抢他男朋友。
  对此,萧瑟不屑一顾。
  但是得不到关注,何涵又觉得心里不舒服,总是喜欢“不经意”地提起他那个完美的男朋友。
  有一次国庆长假,邹俞霖在那里刷空间,说什么国庆长假要来了,堵车又来了,这个时候能放下游戏帮女票提前去买车票的男票才是中国好男票云云。
  本来邹俞霖就这么随意一念,何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了一句:“这个我也看到了,不过他说他直接开车送我,不用买票了。”
  他说完,宿舍里安静了,并没有人接他的话。
  萧瑟更是觉得可笑,也不知道何涵是想炫耀他男票有钱,还是炫耀他男票爱他。他这种时不时要用一种‘我并不是故意提起’的态度炫耀他的男票,但是又不敢把男票带出来炫耀的感觉,简直让萧瑟恶心地想吐。
  每当何涵这么不经意地提起他男票的时候,邹俞霖和二号床diao丝偶尔会接他的话,但是萧瑟从来只当没听见,这就是何涵讨厌萧瑟的原因。何涵看不起萧瑟的故作清高,也不爽萧瑟这么针对性的忽视他,忍无可忍之下,就让他的男朋友卫靖之接近萧瑟,让卫靖之等萧瑟爱上他后再甩了他。
  卫靖之很爱何涵,何涵常跟他说萧瑟怎么针对他,为了安慰何涵,就接受了这样的报复方式。
  萧瑟人很冷淡,但不代表他没有感情,他只是不喜欢和没有共同语言的人呆在一起,其实他和邹俞霖这个逗比就相处得很好。卫靖之接近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他是何涵的那个完美男友,当年毕竟年少,即便再冷淡清高,在卫靖之这种斯文温柔的攻势下最终还是沦陷了。只是没想到一切到最后都成了笑话。
  萧瑟的冷淡注定了他周围亲密的朋友少的可怜,因此对当时的男朋友卫靖之是有一种潜意识的依赖的,虽然他极少表现出来。
  和卫靖之在一起小半年后,元旦放假,萧瑟回家过节,他是本地人,学校离家只有半个小时车程。而那个元旦,就是萧瑟一辈子的噩梦。
  那天萧瑟到家后,家里没人,直到很晚父母也没回来,后来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父母意外车祸抢救无效双双离世了。
  萧瑟一路跑到医院,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布遮着的两具遗体,周围几个亲戚互相推脱不肯养他,那个时候萧瑟的世界是黑白的,他还没有彻底绝望。直到一路跑到卫靖之的学校看见他和何涵抱在一起,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他的世界才彻底的黑了。
  至爱的双亲离世,爱人的背叛,亲戚的白眼,小三的骂名,当这些一起袭来的时候,估计没多少人能承受得住。
  当年的萧瑟其实很爱卫靖之,但是现在的萧瑟永远不会再承认这个笑话。
  困境最能磨练人,萧瑟恨当年的一切,但是也感激当年的一切,如果没有尝尽人情冷暖,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百毒不侵”,眼高于顶,万众瞩目的娱乐圈第一怪导萧瑟。
  十年了,每次做了这个噩梦,萧瑟都会把当年的事回忆一遍,他不会忘记,也不许自己忘记。很多人,很多事,都该付出应有的代价,苍天饶过谁?
  苍天会饶过谁萧瑟不知道,他只知道,最近苍天就没饶过自己。今年建立了自己的萧瑟工作室,为了打造华语影坛顶级巨星。萧瑟是导演,想要培养自己的爱将,最近刚投资了两部同志电影,都是中上规模的那种,并不是小年轻玩玩的网剧。
  萧瑟之所以是娱乐圈第一怪导,就是因为他只拍同志电影,他进军娱乐圈六年,拍的片子有深刻的,有轻松的,无一不是为当今社会遍受异样眼光的同性恋们寻求平等对待,也算是为同类们追求幸福加油打气,因此受到了广大除反同团之外的观众喜爱和追捧。
  萧瑟拿过不少奖,这次是第一次由自己的工作室投资,和两个合伙的朋友拼拼凑凑两部电影一共投了1亿,之后可能还有追加。这两部片子萧瑟都挺看好的,哪知前几天其中一个合伙人卷款潜逃了!
  卷款的那个人叫吴恺,是个不得志的导演,其实他挺有才的,可惜在圈里混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名气,萧瑟看中他的才华,有意拉他一把,因此建工作室的时候见他有意加入就同意了。没想到才不到半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事情发生的时候萧瑟挺冷静的,人情冷暖,该体会的他都体会过了,这一点背叛他承受得了。只是承受归承受,既然背叛了就必须付出代价。
  当天萧瑟就报警了,现在三天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当初吴恺出了一千五百万,萧瑟出了六千万,还有两千五百万是萧瑟的死党邹俞霖出的,现在不说大家的钱都没影儿了,就说那两部片子正急着等投资呢,他去哪里再筹个1亿去?
  他虽然有些名气,但毕竟只是个看质量且只拍偏类电影的导演,不像某张导某冯导家产那么庞大,萧瑟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去卖血卖器官也凑不出1亿来。
  今天又做了那个噩梦,每次做那个梦,准没好事,萧瑟已经习惯这种噩梦的预兆了。
  眼睛四周都揉了一通后,萧瑟终于睁开了眼睛,事情再难也得起来去应付,他工作室人虽不多,但都是自己看好的爱将,自己若是不出来应对,让他们喝西北风去?
  看到主人醒了,大金毛再次舔了舔主人的脸。
  萧瑟淡淡地笑了笑,喜爱地揉了揉大金毛的头。其实他有点小洁癖的,但是对自己的爱犬,可以容忍,反正待会儿要洗脸的。
  “皇上,现在几点了?”
  听到主人的问话,大金毛连忙跳下床,嘴咬着窗帘往边上拖,不一会儿窗帘大开,暖暖的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落在萧瑟身上,有些刺眼,但很舒服。
  拖完窗帘,大金毛又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头拱进去,叼起手机上挂着的木雕小狗,然后跳到床上,把手机叼到萧瑟手里。
  萧瑟不爱在手机上挂东西,挂这个简单的木雕小狗就是为了方便大金毛帮他拿手机。他不喜欢睡觉把手机放在边上,有辐射且碍眼。
  手机上显示八点,晚了,萧瑟心里有些堵,该起床去面对压力了。
  刚坐起来准备换衣服,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小凳子。这是邹俞霖,就是那时候一个宿舍的那个三号床逗比暖男,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是萧瑟的好朋友。
  当年发生了那么多事后,萧瑟一个人躲在家里消沉,是邹俞霖追到他家里安慰他照顾他。那些势利眼的亲戚帮着处理了父母的丧事后就一个个躲着萧瑟,不肯抚养,是邹俞霖带他回家,告诉他,谁说瑟瑟没爸妈了,以后我爸妈就是你爸妈。而邹俞霖的父母也真的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照顾,供他吃穿,供他上大学,此恩此情,萧瑟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萧瑟就从表演系转到了导演系,他不想做一个被摆布的戏子,他要去导演自己的人生。
  邹俞霖对萧瑟而言,已经不仅仅是死党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亲人。
  很多时候萧瑟也想,如果邹俞霖是个弯的就好了,估计自己就可以托付终身了。娱乐圈乱,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喜欢萧瑟的,想包养他的不计其数,萧瑟可以陪他们玩感情,但从来玩不掉自己的心,不过都是互相利用罢了。
  “瑟宝!还没起呢!皇上今天怎么这么晚都没叫你起床!”
  邹俞霖这么一嗓子嚎起来,萧瑟嘴角就忍不住抽了一下,关于刚才那个邹俞霖可以托付终身的念头瞬间粉碎。算了,还是安静地做你的直男吧,别来祸害弯的!
  “吴恺有消息了?”萧瑟懒得和他废话,直奔主题。
  “哎呦,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昨天是不是那几个色胚贴上来要借钱给你了?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要!这么多钱,一旦碰了就说不清了!听到没?瑟宝?瑟宝!你听见没有啊!”
  “我知道,没理他们,你说话声可以小一点,别惊了皇上圣驾。”
  一旁的大金毛听见主人叫它的名字,高兴地舔了舔萧瑟的手。
  那边的邹俞霖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这才放轻声音,“还有件事,谋格服装设计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国内数一数二的服装设计公司,在国外也享有盛名的那个,就是那个总公司在H市,后来在国外有好多分公司的那个,就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诶,我这不是怕你孤陋寡闻不知道嘛!谋格的总裁要在咱们A市开分公司,地址什么的都已经选好了,据说装修也快完工了。”
  “重点。”
  “那个卓总要收购咱们的工作室,不过!瑟宝,你先别激动!卓总那边的意思是他有意涉足娱乐圈,所以见咱们有困难,互利共惠。他说了,把咱们的小工作室发展成完整的娱乐公司,他只是收购,做个幕后老板,你仍然是公司一把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