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留香 作者:楚寒衣青(上)

字体:[ ]

 
  【文案】
  白棠留香。
  主攻。cp商怀砚。
  冷冷淡淡大美人攻×内心封印泰迪受。
  内容标签: 甜文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白棠 ┃ 配角: ┃ 其它:
    编辑金牌推荐:易白棠也从梦中惊醒后,发现自己不幸被绑架,正当穷凶极恶的绑匪举起棍子之际,一个陌生的男  人替自己抵挡住了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对同样深陷危机,他表示不解。最后易白棠凭借自己高超的  厨艺和手段让绑匪自食其果,自救成功。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经过这次意外,那个叫商怀砚的男人堂而皇之的走进自己原本安静的生活。
  作者文笔细腻,行文似娓娓道来流畅自然。开头从一场绑架案切入,通过语言和心理描写将主角的性  格体现的淋漓尽致,让故事开头充满戏剧性。随着情节推进,两人的性格不断深入,高冷大厨和小泰  迪的形象深入读者内心,同时文中融入的美食元素也给整体增色颇多。
  ==================
  【hors-d'?uvre】
  第1章 被绑架了。 
  
  易白棠睡得不太安稳。
  混沌混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在他脑海中响起,像好好的拼图平白被抹去大半,只剩下只鳞片爪地几块,突兀地摆在记忆之中,提醒易白棠某些事情。
  我怎么了?
  梦境之中,易白棠有点迷惑。
  就算在只有自己存在地方,他也仔细地将一边的眉头皱起,好好回忆。
  他记得自己本来是去便利店买东西,但还没有进门,一群戴着黑头套的人就从里头冲了出来。
  那一群人想必也没有料到会碰见他,照面之后一阵慌乱,其中一个还左脚拌右脚摔倒了。
  然后“砰”地一声——
  记忆在此断裂。
  易白棠也从梦中惊醒了。
  他费力地撩起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
  光线像一柄剑,轻易刺开了易白棠眼前的黑暗,照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模糊的轮廓在易白棠睁开眼睛的第一时刻就凑进来,清晰的声音传入易白棠的耳朵里:“你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吐?知道这个是几吗?”
  混乱的光影分向两侧,视线前的薄纱被拉开,一切变得清楚。
  易白棠的目光掠过乱糟糟而逼仄的室内,在厨房堆积如山的没洗碗筷与半遮半掩的洗手间玻璃门上掠过,忍着脑海的晕眩和呕吐的欲望,最后停留在凑到自己身前的人身上。
  一双眼尾微微上翘的桃花眼正对着易白棠。
  桃花眼的主人现在稍微有点落魄,身上的名牌西装不再挺括顺滑,变成了皱巴巴的腌菜;往日精心打理的发型松散开来,成了三七分,几缕额前碎发掉下来遮住眼睛,还有一撮毛竖起来冲向天花板;就连形状漂亮的下巴上都冒出了胡茬,平白给人添了几分颓丧。
  易白棠闭了下眼睛,再张开的时候,他已经适应了此时的状态。
  他稍微后撤一段距离,目光先下垂,看见缠绕在对方和自己腰间的锁链;接着再抬起,看清楚对方比划出的两根手指。
  对方再次重复:“现在感觉怎么样?看得清楚这是几吗?”
  这么简单地问题,懒得回答。
  脑海控制身体,易白棠冷淡移开目光,沉默地看向禁锢着自己的空间。
  一厅一室的房间里,到处都杂乱不堪,香烟的厌恶笼罩了半个屋子,就在易白棠前方不远的位置,一张牌桌前围了三个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打着扑克。
  “杂色!”
  “同花!”
  “荷派!”
  “我赢了!”
  忽然之间,一个背对着易白棠的人哈哈一笑,翻开了自己的底牌。
  其余两人骂骂咧咧的声音随之响起,室内堪称乌烟瘴气,易白棠脑海中的晕眩却随着嘈杂沉淀下来。
  他记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了。
  他晚上去便利店买盒饭,被人一棍子敲晕了,然后——
  易白棠的手摸到了自己腰上冰凉的东西。
  他伸手抖了一下,哗哗的铁链抖动声随之传进耳朵里。
  然后,他就被关在了这里。
  “别——”被锁在旁边的人连忙开口,但不等他的话说完,一声怒喝已经从前方传来:“吵吵吵,吵什么!”
  坐在前方麻将桌边输了一下午的绑匪心情不爽,抓起放在房间角落的棍子,跨过三两个大步,已经来到了易白棠跟前,高举木棍,就要打下来——
  一眨眼之间,手臂粗的棍子就要落到身上,易白棠眉心猛地一簇,但这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木棍从头上落下。
  正是这时,刚刚还在他眼前像兔子耳朵一样摇来摇去的两只手指猛地向前一跳,一只胳膊横在他面前,挡住了落下来的棍子。
  木棍与肉体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商怀砚倒抽一口气,半条胳膊都没了感觉。
  他也没怎么掩饰自己的痛楚,一边抽气一边笑着和绑匪侃起来:“大哥别气,您看他这倒霉的,好好出来买个东西就被一棍子被砸破脑袋,昏了大半天现在才睁开眼,还不知道清醒不清醒,您和他计较什么啊?不如给杯水让他喝两口,保证安静下来,怎么样?”
  易白棠与绑匪的注意力都被这横插出来的金主给吸引了。
  绑匪哼笑一声,看商怀砚俊俏的模样不爽,蹲下身来用手扇扇商怀砚的脸:“我的好老板,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考虑别人?”
  商怀砚不惊不怒,心平气和,特别善良地冲绑匪笑了笑:“几位大哥的做法我其实特别能够理解,也十分赞成这种做法,大家均均贫富,社会的矛盾就少了,社会的矛盾一少,世界都美好了起来。”
  绑匪:“大老板还真看得开啊!”
  商怀砚:“我是发自真心这么想……”
  “你和他说什么废话!”
  伴随着这声不耐烦的叫喊,第二个人又从牌桌那边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动脚直接猛踹商怀砚的腰眼。
  商怀砚一句话没有说话,闷哼已经冲口而出,整个人像虾子一样朝易白棠所在的方向弓起来。
  易白棠沉默地看了半天,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昨天晚上去便利店的时候碰到了一群绑匪,绑匪那时候正好已经绑完了人,就是他身旁这个大老板。
  因为他不幸运地和绑匪照了面,所以绑匪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也给绑了过来……
  他仔细地看了一眼商怀砚,打算将连累自己的人看个清楚,就和已经抬起胳膊护住脑袋的商怀砚对上视线。
  两人的目光这么一交错,易白棠见本来向自己倒来的商怀砚有点莫名其妙地顶着绑匪的殴打,朝反方向一滚,从自己身旁滚远了,于是本来站在易白棠身前的两个绑匪也跟着从易白棠身边远离两步,追着商怀砚去了。
  这是做什么?
  易白棠对商怀砚莫名其妙的动作不能理解。
  十五分钟之后,单方面的殴打暂时告一段落,绑匪们又回到桌子边打牌去了,商怀砚在地上躺了几分钟缓过一口气来,才慢慢爬起来,一点点坐回易白棠身旁。
  当两个人再一次肩背碰撞的时候,易白棠感觉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被人碰了一下。
  他垂头看去,见一个还剩半瓶的矿泉水瓶碰到了自己的手。
  他再抬起头来,看见脸颊淤青了一块的商怀砚正冲自己风度翩翩地微笑,那双桃花眼睛里好像正闪烁着阳光的碎片。
  商怀砚的声音压得很低,因此有了一种异样的温淳,像流水一样宽厚:“感觉怎么样?先喝一口水吧,刚才趁机从旁边拿到的,这里也就只有这个条件了。”
  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落在易白棠脸上,看见对方肤色白皙,鼻梁高挺,嘴唇却薄而红,瞳孔不是深黑而是褐色,眸色浅浅淡淡,略一转动,就是一抹惊鸿掠影的波光。对方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这个阴暗低矮的出租屋里头,全身上下就像玉一样自生光晕。他越看越高兴,好像连刚才被踢得疼痛的身体都舒服了几分。
  美好的事物果然是支持人走下去的原动力,还好他刚才朝另一边滚去了,不然拳脚无眼,不小心碰到这个人了,不是让人心疼死?商怀砚在心中感慨,又以百分之一百的诚恳将水再往易白棠处推了推,期待问:“我姓商,商怀砚,你叫什么?”
  易白棠一点回应商怀砚期待的想法都没有。
  他懒懒收回目光,眼神再一次落到紧闭的门窗上,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傻瓜。
  拉低人类平均智商。
  现在重要的,不是自救离开吗?
  
  第2章 我有一个遗愿。 
  
  被控制的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像被拉到了无限长。
  人生中第一次经历绑架事件,易白棠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坐在他身旁的商怀砚不知道脑袋究竟被什么东西踹了一脚,一直在无意义的絮絮叨叨,简直跟绕着脑袋的苍蝇一样烦人极了:“现在情况不好,你不想说名字也没有关系。”
  “你放心,绑匪要求的赎金我已经在筹了,外面应该已经准备妥当,我们很快就能够脱困了。”
  牌桌上的绑匪突然站了起来。
  商怀砚立刻闭上嘴巴,一本正经做出“大家好,我是一朵纯天然安全无害小白菜,朋友们小心脚下,千万别伤害花花草草”的姿态来。
  绑匪这回不是针对肉票,他有点饿了,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想找点食物,结果探头一看,当下啧声道:“就剩下两罐啤酒和一盘昨天没吃的小龙虾了,不顶饱啊,怎么办?”
  “还怎么办,门口就是便利店,下去买啊。”另外一个绑匪头也不抬说。
  “屋里还两个人质呢,钱明天才会到账,大哥,要不我们先忍忍?”最后一个绑匪建议。
  “忍什么,”大哥不屑说,“我们是做绑匪的,不是来当肉票的!天天就知道忍忍忍,有什么出息?老三,你下去买点东西上来吃,顺便探探外头风声怎么样了,看我们办的案子有没有惊动警察。”
  老三答应一声,拿起桌上的钱包,开了门离开房间。
  三个绑匪走了一个,老大一开始没注意商怀砚,这时候却也没忘记商怀砚,只见他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像旧时候的地主大老爷一样慢悠悠走到商怀砚跟前,冲商怀砚笑。
  商怀砚也笑。
  大哥却一忽儿拔出腰间的刀子,用刀子的背面轻拍商怀砚的脸蛋,说:“大老板,你这张俊俏的脸蛋可骗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啊——”
  商怀砚的微笑变成了苦笑。
  他看向另外一个绑匪,但三个绑匪中的二兄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径自走到热水瓶前给自己倒杯热水,眼睛的余光都没冲这里多瞟一眼。
  他正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解释解释,比方说他再怎么会骗姑娘们的芳心也不至于骗到绑匪周围的人身上,但话没出口,一声巨响就如同炸雷一样在室内响起,刚刚离开的老三旋风般冲进室内,大喊一声:“大哥,二哥,不好了!警察找来了!!!”
  大哥的匕首一抖,割到了自己的指头,血流如注。
  二哥的刚倒了热水的水杯“啪”的掉了,碎玻璃和热水如同烟花一样在池面上炸起,开得绚烂。
  短暂的混乱之后,三弟将事情说了清楚:
  “我下去买东西的时候看见了警察。不管是不是锁定了我们的案子……大哥二哥,有个警察在周围,我们呆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大哥和二哥对视一眼。
  大哥说:“没错,我们应该转移了。不过我们就三个人,两个人质不好带,有一个是没用的废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