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留香 作者:楚寒衣青(下)

字体:[ ]

 
  第61章 赌斗。
  
  最近发生在泰德楼的事情让胡建明焦头烂额。
  他一面飞快打电话给相关部门,希望快点把有关泰德楼不利的新闻消息给公关掉;另一方面怀揣着一腔怒火开始排查,花了大工夫之后总算弄明白了究竟是谁在背后作怪;这还不算完,他还必须做好员工的安抚工作,让知道消息的员工不要东想西想,现在网络上的流言对于泰德楼而言固然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但风风雨雨二十来年的泰德楼,必然能够跨越眼下的艰难险阻的!
  事情发生到现在一共也就两天时间不到,泰德楼的员工们已经听了胡建明的三次训话合计四个小时不止。
  厨房的二厨终于忍不住开口:
  “胡锅,网络上那些闹事的就让他们闹去吧,反正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我们就一个餐厅而已,又没杀人又没放火,再吵也就那么回事,过个两天大家都忘记了。现在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事情闹大,所有同行都知道我们秘方泄露这个问题。咖啡伴侣究竟是不是关键秘钥?如果是的话,我们要早做准备,很可能其他做这个菜的酒楼已经试出了我们招牌菜的味道,一旦顾客发现在所有酒楼都能吃到正宗的泰德楼三套鸭,我们相较于其他餐厅的竞争力就下降许多了啊!”
  胡建明怒道:“这个当然重要!但我们泰德楼的名声就不重要了吗?你看问题还是太过片面了!”
  他还想再冲二厨发火,但背后传来的苍老声音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够了,建明!”
  众人连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胡广庆扶着早已不露面的胡大师出现在泰德楼中,胡大师不怒自威地看了胡建明一眼,冲其余人挥挥手,提早结束了这场并没有太多意义的训话。
  其余员工都离开了,泰德楼就只剩下胡大师一脉的徒弟。
  胡建明连忙上前:“太师父,您怎么来了?我很快就能解决这件事情——”
  胡大师淡淡问:“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解决?”
  胡建明咬牙切齿:“太师父,我已经查到了!在背地里搞我们的就是易白棠!易白棠敢将我们的秘方泄露出去,我就直接找消防局、卫生局的人员三天两头去有棵树餐厅检查卫生安全问题,让有棵树餐厅连生意都做不下去!”
  胡大师仔细看了胡建明一眼。
  “别人说了你家的秘方,你就找政府相关部门去捣乱?”
  “当然!”
  “你有没有想过,知道秘方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他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肯定是厨房中人泄露!”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厨房管得不够好?”
  “这……”
  “他是吃出来的。”胡大师叹了一口气,“建明啊,我和你师父将泰德楼交给你经营,是觉得你能够将泰德楼经营得很好。但现在看来,你经营得太好了,都快变成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彻底忘了厨师行业中约定俗成的一些事情了。”
  “太师父……”胡建明欲言又止,面露不服。
  胡大师也不急,将事情细细地说开来:
  “响鼓不用重锤敲,一位食客上门来就告诉你他有招牌菜的秘方,但没有立刻说出来,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在等你将他请进后堂,或者要一笔钱,或者想和做这道菜厨师比比手艺,究竟是哪一个目的,取决于这位食客本身或者背后人的身份。”
  “你之前找人去易白棠那边闹事了吧?”胡大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接着,他也不等胡建明辩解,再接下去说,“好了,现在人家派人上门来了,对你说,我们都是厨师,我们就来试试厨艺手段,看看究竟谁厉害。”
  “可惜你没听懂,最后才闹个满城风雨。”胡大师评价。
  “太师父,”胡建明终于忍不住了,“凭什么他找人来约战我就要应战?”
  “就凭你们都是厨师。”胡大师回答,“厨师间有了矛盾,不用厨艺解决,用什么解决?之前你说的工商局税收局消防局卫生局吗?你既然和这个局那个局关系这么好,怎么不求他们给你个位置让你也一起加入,好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去?八成是早知道比厨艺比不过别人吧!”
  “我……我才是您的徒孙啊!”胡建明又尴尬又委屈,喃喃自语。
  “你要不是我徒孙,我就不给你擦屁股了。”胡大师重重叹了一口气,“我们泰德楼的招牌菜一共也就五种,他吃得出三套鸭的,难道就吃不出别的招牌菜的关键秘钥?三套鸭的被他说了就算了,要其他四种再被他一一说出来,我们怎么办?”
  胡建明悚然一惊。
  “你去,打电话去。”胡大师又说。
  “打什么电话?”胡建明还没反应过来。
  “打电话给易白棠,”胡大师没好气地拍了拍桌子,“告诉易白棠,我答应和他比试厨艺,他输了,他就给我滚出四九城;我输了,我就从此封刀不做菜!”
  “这赌注这么大!”胡建明又是一惊。
  “你现在知道谁是我的徒孙了吧?”胡大师挖苦说,说完之后,他神色严肃起来,“这个赌注不止是我的意思,也是易白棠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只想私下比试,怎么会一开始就选择会唱曲会相声会变魔术的食客过来交涉?明显是笃定事情最后会闹大。这小家伙,不可小觑啊!”
  胡建明确实查到了易白棠的手机号码。
  可当这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并不是易白棠,而是商怀砚。
  商怀砚接起电话,懒洋洋地喂了一声:“谁?”
  胡建明飞快思索一下,觉得这声音……好像和自己当初听见的有点不太一样。他试探性问:“你是易厨吗?我是胡建明。”
  商怀砚对厨房里的易白棠说:“泰德楼人的电话,是胡建明。”并按下了免提键。
  易白棠听清楚了,他回应:“厨艺赌斗。”
  胡建明飞快说:“可以,你输了,你就从四九城离开;我太师父输了,我太师父就从此封刀不出山。”
  商怀砚淡然说:“哦?太师父都出来了,他差我家白棠几岁?”
  胡建明噎住。
  易白棠:“可以。”
  商怀砚哭笑不得,正想和易白棠分析一下这赌约的不合理性,就听易白棠再继续:“我输了,我可以立刻离开四九城;他输了,他不用封刀。好了,打电话给厨师协会,让他们开小随园,发邀请函。三日之后,我和胡承平做堂菜斗艺。”
  商怀砚与胡建明一起大惊,不同的是,胡建明的大惊中带着惊喜,商怀砚的大惊中带着匪夷所思。
  “为什么?”
  “说好了别反悔!”
  两人的声音一同传进易白棠的耳朵里。
  不等商怀砚挂掉电话,电话那头占了大便宜的胡建明已经飞快掐断了这道通讯,接着他喜滋滋转头:“太师父,您听见了吗——”
  胡大师听得一清二楚。
  他对胡建明怒目而视,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觉得我赢不了?”
  胡建明哑然:“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兴奋,好像真有那么一点点……这样的顾虑……
  胡大师恨得牙痒痒:“我的脸早晚要被你给丢个干净!居然要一个小辈这样相让,就算到时候赢了,我好意思出去说吗?也不知道你脑袋里头究竟是怎么想的!”
  胡建明不敢多说,诺诺应声,又道:“太师父,我先给厨师协会打个电话,让他们开小随园……”
  胡大师一愣:“开什么?”
  胡建明:“开小随园?”
  “小随园……”胡大师忽然之间也有了点不确定,“他真的是在国外学成厨艺归国的?”
  “应该是啊,怎么了?”胡建明纳闷。
  “现在会斗艺的厨师少了,所以你们不知道。厨师协会的小随园是不会轻易开的,对在那里斗艺的厨师有很严格的要求,我主持过国宴,固然有这个资格,但他凭什么说开小随园呢?再说,那些外国回来的家伙,怎么会懂得这些规矩。”胡大师自言自语,觉得依稀有什么事情,脱离了控制……
  就在泰德楼两位冥思苦想的时候,商怀砚也丢开手机,走进厨房,费解地问了易白棠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不要对方的赌注?”
  “因为我不能以大欺小。”易白棠回答。
  “……”商怀砚内心一阵恍惚,不由认真看看易白棠的年轻的面孔。
  “一旦我以大欺小。”易白棠还没说完呢,他顿了顿,脸上掠过淡淡的阴影,“就会有人重新出山,告诉我什么叫做尊老爱幼。总之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的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他的失败是自然而然的,所以不能占他这个便宜。”
  
  第62章 小随园。 
  
  这一日,超过一百封的快件,通过超级顺丰快递,寄往四九城的各个角落。
  超级顺丰快递以绝对优质的服务,绝对迅疾的速度,绝对高昂的价格,在两个小时之内保证同城快递的送达,将这超过一百封的快件递交到了目的地点。
  目的地的的主人纳闷地打开这份突如其来的快件,在文件袋中发现了一张薄薄的请帖。
  请帖是黑色花纹底面,材质像布又像纸,封面并没有字,只用金红细绳捆绑。
  收到请帖的客人隐隐有了预感,迫不及待扯掉红绳,打开请帖,一股极为特殊的香气顿时从请帖之中散发出来,开始像甘甜的瓜果,然后变成肉类丰满的味道,被风一吹,又随之淡去,成为了清雅的花香。
  一半的人立刻陷入陶醉,另一半的人猴急地看向请帖内容,看见:三月二十八日,既本周日晚六点,诚邀您光临小随园。
  此番将有两位国手级厨师准备宴席。
  再次感谢。
  此致。
  另附菜单于末尾,敬请阅览。
  三月二十八日中午两天半,易白棠提前结束了有棵树餐厅的营业。
  这一天的提早结束并不在计划之中,厨房员工连同餐厅员工都有些茫然,纷纷看向易白棠。
  提前租好的大巴车已经等在了外头,易白棠简单对众人说:“出去做个饭,餐厅和厨房的人都一起去。”
  众人恍然大悟,也没多问,各自带好家伙,跟着易白棠上了车子,各自找位置做好,休息的休息,打牌的打牌,还有人正在聊八卦,最先打开话头的,就是上次那位在厨房中看见易白棠和商怀砚抱在一起的杂工小卞。
  这位二十三四的年轻人在巴士上坐下之后,先左右看看,分外遗憾地说了句:“今天商总没有来啊!”
  接着才再问旁边的人:
  “你说看我们主厨这种高冷的模样,要请他带自己的团队出外做一顿饭,总共要多少?”
  杂工对面坐着的算是有棵树餐厅厨师之一,虽然目前有棵树餐厅中的几个厨师都没有正式签署明确地位的合约,但最近除易白棠所做的十桌之外,价格最贵的菜都是他一手包办,也算实质意义上的二厨了。
  他眯着眼睛说:
  “外出做饭的价格和我们主厨高不高冷有什么关系?主要是看怎么个承办法,有按菜色算的,也有按照人工算的。如果按照菜色算,行业价是一桌子五千……要我们主厨这种高冷模样的话,大概八千起价吧,估计还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如果直接按照人工算,看究竟多少桌,十桌以下最少三万出场费,究竟能溢出多少,就看老板多有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