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笨蛋 作者:柳满坡

字体:[ ]

 
    【文案】
    罗家大少爷罗域,脾性乖张喜怒无常心狠手辣,他病了之后,那些常年活在他- yín -威之下的阿猫阿狗无不拍手称快,在背后偷偷说上一句:报应!
    但是罗域就是罗域,没那么容易翘辫子。
    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的罗大少似乎并不记仇,反而决定与人为善,努力做一个“温柔”“亲民”“包容”“友爱”的好兄长、好老板、好朋友、好市民。参与慈善,热爱环保,还救助了一位智障青年贴身照顾,慈悲之心日月可表……
    神经病阴鸷攻X傻子受
    这是一篇温馨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晓果,罗域 ┃ 配角: ┃ 其它:小清新,正能量,大和谐
    编辑金牌推荐:罗家大少爷罗域,性格乖张行事狠辣。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让常年活在他- yín -威之下的众人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但罗域就是罗域,鬼门关前痛苦地来回一遭,他不仅顽强地活了下来,还似乎多了一颗从善之心。罗域搬到了生态园中疗养,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有智力障碍的青年,阮晓果。
    晓果性格开朗,心思单纯,让罗域心生好感。在晓果遇到困难后,罗域将其带到身边照顾。只是看似美好的生活却时常横生枝节。晓果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冷情冷性的罗域为何会独独对其青睐有加?他对晓果又是什么样的感情?而明明已打算摒弃前嫌,罗家大少的名号为什么依旧让人闻风丧胆?一起来看作者讲述这个关于拯救,关于勇气,关于爱的故事。
    ==================
    
    第一章 我觉得这样很好,能帮助别人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前温馨提示:攻受性格如文案,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弱受,雷者慎入。小攻人品如文案,雷者也慎入。
    绿野生态园的余经理这天接到了来自大老板的第N个电话。
    余经理耐心地回复:“杨总,我已经在去别墅区的路上了,刚也跟方老师通过短信,房子的装修和安排他们先前都看过很多遍,应该不会有问题……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放心……”
    “老余啊,我当然信你,但罗家人那脾气,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好……”电话里的老板似是有苦难言,话说一半又觉得自己过于丧气了,转口道,“总之他们临时有什么要求我们这边都尽量满足,尽量满足。实在不能处理就给我打电话,我来跟罗先生好好沟通。唉,要不是这边有会议走不开,我今天肯定到场……”
    “我明白我明白……” 余经理不停地做着保证。
    后几年他们园区和对方公司有很多挂钩的项目,这个客户千万不能得罪。这些话从接到这笔生意开始,杨总就翻来覆去说过八百回了,其中还包括罗家人的难搞程度,害得余经理也跟着压力了很久。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前期准备,不知是自己的业务水平正合了客户的心意,还是那些传闻有些言过其实,余经理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反而一路通畅,合作愉快。
    挂上电话,余经理告诉自己,老板虽然过于谨慎,但他也的确不能掉以轻心。
    正思忖着,座下的汽车却停了下来,余经理朝外看去,原来是另外几条道上的车都汇聚在了这个岔口,把前方的路给堵了。生态园平日十分幽静,尤其别墅区域,今日涌入那么多访客,一时有些消化不了。再看看前方这一小溜的队伍,怕都是和自己去往同一个目的地的。
    前进的速度如此缓慢,后方便有人等不及了。忽然一阵高频的喇叭声从一辆亮银色的超跑里猛然炸起,一下就穿透了四面八方宽广的山林,徘徊的回音把周围的鸟儿都吓得啪啪乱飞。
    然而摁了喇叭还见没效果,那车主坐不住了,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年轻帅气的脸,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冲着前头就是一串脏话。
    “草你妈的开不开?!送葬的都比你们速度快!堵着找死啊。”
    他这话说得难听,却没得到任何反驳,反而有隔壁道上的车主摇下车窗跟他打招呼,一口一个“小少爷”的喊着,并在他的骂声中附和两句。
    银色超跑的副驾驶座上还坐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子,比那“小少爷”要年长,一直低头看手机,许是身旁实在太吵,她终于无奈地念了一句。
    “宝凡,别闹,前头就到了。”
    叫宝凡的男生却毫不理会,依旧骂骂咧咧。
    眼看着他气势汹汹地准备开门,余经理坐不住了。这里靠近保护区,本就不能鸣笛,万一打扰到别的住户他们一样很难交代。他赶忙先一步下车,用手势示意等候的众人稍安勿躁,接着快步跑向最前方,帮着区内的工作人员一道疏散起了拥堵的路况。
    等把这些车阵都疏通,余经理再赶到别墅区3号一看,方才那些车主们又全聚集到了这儿,将门口的停车位挤得满满当当。那发脾气的男生也在,正和一个中年男人说话。余经理见了,默默退到一旁。
    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瘦长脸,皮肤略黑,唇上蓄了一圈胡子,看人的时候目光炯炯有神。
    “这借的什么破地方啊!能住人嘛?!。”
    余经理听见那男生朝着中年人不爽地嚷嚷,不过立刻就被身边的女子阻止了。
    “方老师,罗域醒了吗?”女子问中年人,态度客气。她和那男生长得很像,看年龄该是一对姐弟。
    被称为方老师的男人点点头,瞥了眼那男生道:“罗先生醒了,他说宝凡先生和宝蝶小姐到了可以先上去。”
    二人大概没想到这么顺利,互望了一眼,犹豫着进了门。
    目送那两位离开,余经理这才上前。
    “方老师你好,我是绿野生态园的经理,之前我们通过好几次电话。不知园区的房子还住得惯吗?有什么别的需要可以告诉我。”
    方老师同他握手:“罗先生挺满意的,要不一起上楼聊吧。”
    说着正打算进屋,却被后头的人拦了下来。
    一伙人边将各种精美礼品往前递,边七嘴八舌的关心着。
    “方老师,罗先生好些了吗?”
    “方老师,我这有点小礼物,不成敬意,给罗先生补补身体。”
    “方老师,罗域他……”
    “方老师……”
    一叠声的呼唤听得余经理都跟着耳鸣,然而这般热情却被方老师轻轻一句话全给打回去了。
    方玺说:“你们来这么多人,是想让罗先生好好休息呢,还是不想让他休息,一个个陪你们聊他的近况?”接着也不等应答,直接挥手把这一群来客都留在了门外。
    厨房的阿姨端了一个托盘过来,方玺接了,示意余经理跟着自己。
    余经理边走边注意着屋内的装修摆设,上下三层的结构,整体简洁明亮,细处又精致贴心,心内不禁满意。
    能不满意嘛,耗了几个月的精力下去装点,连院子里的花都是设计师一株一株亲自挑选的,怕是连接待老板的丈母娘大概也没这么花过心思。
    等来到二楼最里间的房门外,却又撞上了那对姐弟。他二人早早进屋,然而到现在还没进房间,只在门口等着?
    余经理发现那男生倚墙而站,烦躁地抖着腿,而那女子则死死盯着楼梯口,见了方老师上楼明显松了口气。
    “怎么不进去?”方玺问。
    女人尴尬地笑了笑,余经理从她脸上感觉到了一种紧张的僵硬感。
    方老师径自推开门,便见一间宽敞的房间呈现在眼前,雅致舒适,还有着超大露台,视野极好,放眼望去可以收揽大片的园中美景,正是生态园中最经典的方位之一。露台边摆放了一张藤椅,一人正背对此处而坐,面前还站了一位年轻男子,拿着文件汇报着什么。
    听到身后动静,椅内的人回过头来,是一个五官俊秀的男人。他戴着一副银边眼镜,镜片后的眉眼温润,衬着唇边一点笑容,模样瞧着十分年轻,但气质却又透着一种平和成熟之感,一时倒叫人瞧不出年纪来。
    见了他们,那人笑了:“宝蝶宝凡来了。”
    方玺将手中的托盘放下,端着碗朝露台走去:“他们早就到了,在门边就是不进来。”
    “我、我们是怕打扰了罗域谈生意,”被方玺这句话说得尴尬,女人赶紧解释,又推推身边的人,示意他打招呼。
    宝凡顿了下才叫了一声:“哥。”
    余经理这会儿确定了,这俩人该是罗家的另一对子女,罗宝蝶和罗宝凡。
    “没什么生意要谈的,小事而已,”罗域接过方玺的点心道。他语调轻软,音色却带着一种丝质的冰凉感,糅合在一起分外好听,当下就让余经理想到了一句话。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嗯?你们怎么还站着,快坐。”罗域见两姐弟不动,便伸手指了指面前的沙发,“宝凡,来,坐这里。”
    罗宝凡从方才起就一直左腿换右腿,给人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此刻听了罗域喊他,整个人不由一怔,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
    “坐啊……”罗域重复了一遍,笑笑地看着他。
    罗宝凡挺直了背,憋出一句:“我……不累,站着就行。”
    如果说刚才余经理所见的那位罗家小少是只没教养的小鬣狗的话,现在的眼前人就跟只胆小的老鼠差不多了,哪有半点嚣张跋扈的气焰在。
    罗域倒也没坚持,垂首搅了搅碗中的莲子羹。莲子的浅淡香味在这炎炎盛夏中闻来特别宜人解暑。
    余经理注意到他那只执着勺子的手白得近乎透明,薄薄的皮肤下血管清晰可见,还有其上遍布的针眼和小片的淤青,一眼望去颇有些触目惊心。此时正值八月,屋内没开冷气,温度并不比外头凉快多少,然而这位罗少爷却还妥帖地穿着长袖衬衫和长裤,身上不见半点汗渍。
    “你们吃过午饭了吗?”罗域喝了一口汤羹,关心地问。
    罗宝蝶忙点头:“吃过了,吃了才来的。”
    “要不要盛一碗点心?阿姨做的,很有营养。”
    “不、不用了……你才应该多补补。”罗宝蝶道,说了又觉得这话不对,怕罗域多想,忙想解释,“呃,我的意思是……”
    罗域却没在意,回身抽了一张面纸,向神游天外的罗宝凡递去:“擦擦汗,怎么热成这样。”
    只见罗宝凡薄薄的T恤此刻全粘附在了身上,额前的头发更是被汗水打湿,汗沿着鬓角一行行的下淌。
    然而瞧着眼前的面纸,他却一动不动,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种惊惧的神色。
    罗域举了一会儿手便酸了,他又看了眼不远处同样僵硬的罗宝蝶,慢慢收回了面纸,自己擦了擦嘴,视线终于转向了一旁的余经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