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陪你倒数之左右手 作者:豆瓣君

字体:[ ]

 
    【文案】
    ——有的时候,爱情可以教会一个人成长,所以,这也是两个男人在爱情中遍体鳞伤的成长故事——
    这是一部叫做“林冲恋”的……男男爱情故事……
    什么?打住!亲,这里不是现同吗?你写林教头是不是发错版了喂!
    我不瞎好吗(作者傲娇脸)?
 
    阴狠腹黑覇道爱吃醋的林小攻……强*暴……了高大健壮稳重细心的傅小受(抠鼻),这梗听起来这么白老狗(小白,老梗、狗血)呢,作者君捂着抠出血的鼻子告诉大家,我特么才不写白老狗,我是专业虐狗(虐恋、狗血)好吗……
 
    下面是80年代电视剧风格的文案君闪亮登场了啊喂:背景深厚、年轻得意的下派市长林原阴狠、自私、覇道、任性,这些性格就像是他有着断掌纹的左手;而爱情中的痴迷、狂野,成熟老练中偶尔的单纯、孩子气则更像是他的右手。
    出身农民、大学毕业考入家乡做公务员的傅冲开朗、乐观、阳光、向上,在遇到林原前这些特质铺满了他的左手,而在被林原残忍地摧毁了肉体、尊严,改变了正常的人生轨迹后,他变的忧郁、冷漠、阴险、绝情,变成了自己都感觉陌生的右手。
    相爱挡不住相杀,相伴又何曾相守,重要事情说三遍:结局是HE HE HE!
    借用哥哥的<陪你倒数>这首歌作为小说名,是因为和两个男主爱情中的某个重要场景非常贴合。
    而哥哥那首缠绵的《左右手》则很像是两个男主爱恨纠缠的写照。
    “不知道为何你会远走,不知道何时才再有对手,我的身心只适应你,没力气回头……从那天起我恋上我左手,从那天起我讨厌我右手……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林原……傅冲……“林冲”组合……吼吼……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报仇雪恨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原、傅冲 ┃ 配角:范丞龙、佟灵秀、闩安 ┃ 其它:现实向、虐恋
 
    ☆、引子
    
    2015年6月5日,深圳的气温和股市一起向高点不断地冲刺。
    “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5000点已经过了,手里的股票全清!全清!全清!”,电话里的人语气看似轻松,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Frank,大盘真的不能涨过6124吗?全世界好像只有你坚持现在清仓啊”!傅冲看着屏幕上红肥绿瘦的个股,看着账户里让他心悸的资金增长速度和惊人的余额,放在卖出键上的鼠标迟迟不舍得点下去。
    “傅,还记得我说过的股市七年之痒吗?今年的行情比上一次更加极端,一旦失足可不是套七年的事儿,我了结了,你早做决断”。电话里的人语气变得慎重了不少。
    傅冲没有再犹豫,屏幕上的红色像火山喷发一样向高处漫延着,他抓紧这个冲高机会飞快地将账户里的所有股票全部卖出。看着这几只从底部持仓数年的股票数额终于变成了零,傅冲长出了一口气。他把目光转向账户资金余额,那巨大的数字让他的大脑有一刹那的空白。他想到了那个账户背后真正的主人,那个高大冷漠的身影。
    他好像听到那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又在自己耳边响起:“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你不想要我的钱,我也要给你!傅冲,你给我好好地活着------”
    傅冲慢慢闭上了微酸的眼睛。平静了片刻,他打开自己名字开设的账户,将里面的股票也全部清掉了。
    一周后,沪指从5178点开始一路狂跌下去,令人震惊莫名的股灾将无数人的财富在短短一个月余的时间内几近化成乌有。
    八月的香港闷热异常,高企的温度即使到了午夜也丝毫没有下降的趋势。
    傅冲一个人在铜锣湾星罗棋布的小巷中四处走着,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他的手机里有一个姐姐白天时发来的信息:“冲儿,林原已经减刑提前出狱了”。
    收到那个信息的时候,傅冲正在公司里等着下班的时间。闩安刚刚打过电话,约了他晚上一起吃饭,然后再去看目前非常火的电影《捉妖记》。闩安一直在追他,傅冲却迟迟下不了和他在一起的决心。Frank和平治说他有逃爱综合症,无论什么样的男人追求他,最终他总是想逃。
    真的是在逃爱吗?傅冲多少次苦笑地问自己,也隔着无垠的夜空问着远方的一片苍茫。或许,连傅冲自己都不知道,那样的他其实不是在逃避,而是灵魂里不自知的一种等待。
    他告诉闩安自己有急事要过关去香港,饭和电影只能对他说声抱歉。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过到香港究竟想做些什么,只知道自己在看到林原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魂不守舍。而香港,好像曾经有过他和他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时代广场,几近午夜的街头依旧人潮涌动,车如流水,东方之珠最繁华之所在果然不分昼夜,纸醉金迷。他看着那些熟悉的街景、地铁口、商场的长扶梯,好像又看到了数年前的跨年之夜。蜂拥狂欢的人群,流光溢彩的街道,闪耀天际的焰火,人们倒数着“------4、3、2、1,新年快乐----”,用高呼和拥抱迎接新年的到来。
    傅冲笑了笑,午夜的风带着潮湿的热气拂过他的脸颊和嘴唇,好像是那个新年夜里男人覇道却不失温柔的吻,刹那间,傅冲感觉有一层薄薄的水雾湿润了自己的眼眶,多少无言的往事历历在目,涌上心头。
    
    ☆、第一章 上
    
    2008年初秋,地处中原一隅的金山市,刚刚经历一轮新的政府领导调整。
    离中午时分还早,户外的天气微凉,金山市政府办主任何亚东站在市长办公室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前,偷偷擦了擦腮边细碎的汗珠。
    办公桌后的真皮座椅上坐着到任第一天的市长,林原。这是何亚东任政府办公室主任以来的第三任市长,也是最年轻的一个。
    林原是省政府直接下派到金山的年轻干部,35岁,在政府网站上的市长履历表中,平均一年一格的升迁之路可以看出此人身后雄厚的背景和极富谋略的政治规划。省里任命刚至,金山政界已经如冷水倒入热油锅,炸出无数火花。流言四起,故事疯传。
    这个年纪的干部在一般地市级能升到副科已属凤毛麟角,升到正科的更是寥若晨星。而新来的市长以35岁年纪、厅级职务主政一方,金山政界不禁一片哗然。
    “我前天让人打过电话,你们说办公室准备好了,这就叫准备好了?上任领导的东西下任继续用,这是你们金山的规矩”?
    何亚东偷偷看了看办公室里七成新的办公桌椅和用具,没敢接话。
    “我的住处谁安排的?是办公室还是机关事务局?你们长没长脑子?政府招待所是招待外人的吧,怎么?没把我林原当金山人看”?这句话问到最后市长提高了语气。
    何亚东脑门上全是汗,市长这句话说得很重了,他连忙解释:“林市长,误会,误会!您的住处是咱们市里定点的五星级酒店,那家酒店正在装修,所以临时委屈您在招待所将就几天,我没向您解释清楚,失职失职”。
    何亚东伺候了多年领导,也算经验丰富,极善机变。其实前几任外来主要领导基本都是住在政府招待所的高间,并没有特别要求住到豪华酒店。但在新市长咄咄逼人的气势之下,他哪敢辩解,只能揣测林原的意思是嫌招待所档次太低,赶紧随机应变。
    眼见林市长听他如此一说后脸色稍显平和,何亚东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
    门外有人敲了两下门,林原尚未出声,门被推开了,机关事务局局长吴林匆匆走了进来。他刚接到政府办秘书科电话,说新来的市长有急事让他马上过来,他不敢耽搁,急忙赶过来。
    林原看着他推门而入,呼吸中还带着急喘,两道浓眉一拧,“金山都是什么规矩?进领导办公室都这么随便?你们去顾书记那儿也是推门就进吗”?
    何亚东偷偷看了眼吴林,后者脸上一副惊慌失措,不知所已的表情。他心底倒是有点幸灾乐祸,总算有人和自己一样被损得一鼻子灰了。
    “进都进来了,报报家门吧”,林原冷冷地瞄着他。
    吴林感觉那眼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漠视和不满,从那张帅气英挺,却又冷峻微寒的脸上传递过来,让那张本是俊逸的脸蒙上了一层戾气。
    “林市长,我是□□吴林,秘书科说您找我。”
    “恩,我的公务用车是怎么安排的”。
    “是这样的市长,我们按规定将康市长调走前坐的车安排给您使用,那辆车的司机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
    林原挥挥手,示意吴林不用再说了:“我看金山下面的几个县山区比较多,以后下去调研走访估计不会少了,让采购办买辆高配的丰田越野,康市长的司机你们另行安排,我自己带司机过来”。
    吴林急忙点头答应下来,心里面却一连串的叫苦不迭。这公车配备国家有严格的级别规定,虽说近些年地方政府财政状况普遍好转,领导为了工作方便大多都是超标准配车,可是眼下又要买严重超标的进口吉普、又要自己带编外的司机,这些事处理起来都是麻烦。
    不过这些话在林市长口中平淡地说出来,虽然声调不高,吴林却感觉根本没有能回旋的余地。
    何亚东此时在一旁已经思考了片刻,这会儿向林市长说道:“林市长,您一个人在金山工作,生活起居方面,我们想为您配备一名专职秘书,既负责跟您的工作,同时也负责照顾您的生活,人选方面,秘书科过后会送来人员资料,我们也可以介绍情况,您挑选后我们再落实”。
    林原点点头,表示同意。
    何亚东暗暗庆幸自己急中生智,临时改变了说法,本来政府办已经为林原内定了一名秘书,现在看,如果贸然说出来,市长保准不会满意。
    林原看看腕表,对何亚东说,去了解一下顾书记现在的时间安排,方便的话告诉市委办我要去向顾书记汇报工作,没别的事你们去忙吧”。
    何亚东和吴林退出林市长的办公室,两个颇有城府的金山政界老人儿互相深深对视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匆匆离去。
    何亚东带着秘书科几个年轻秘书的资料来到市长办公室。他敲敲门,等到林原低沉的声音喊他进来才推开房门。
    林市长正站在窗前吸烟,他的目光扫视着窗外整洁宽敞的政府大院,楼前的旗杆上红旗在风中飘扬。他刚才一直没有起身,眼下站在窗前的身影让何亚东心中有些诧异,林市长的身高少说也在一米八五以上,从后面看宽肩乍腰,双腿修长,倒像是运动员的体态。一身看不出牌子的西装明显是量身打造,服帖有型,他听到门响微微转过身,刀削般的侧面像大理石雕塑一样棱角分明。
    “林市长,顾书记上午的时间排满了,下午两点到三点的时间暂时空闲,市委办问您这个时间方便吗”?
    “好,我两点钟过去”。
    “这是秘书科几个年轻人的资料,都是男孩子,都没成家,方便工作,您先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