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喂饱吸血鬼 作者:夏瞳涟

字体:[ ]

 
文案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刘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看了颗牙,阴差阳错间不但丢了工作,更要流落街头。
人高马大厨艺好,何愁工作没处找。
可这住处……
 
是血族也是人,饿了也会想吃饭。
严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治了颗牙,鬼使神差间不但对了香味,更是掏心掏肺。
钱多腹黑颜值高,何愁猎物没处找。
可这味道……
 
当厨子遇上血族,问题来了——
如何喂饱吸血鬼?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个雷:
 
本来没打算写这个,鉴于基友善意的提醒写一下吧 -。-
看清楚:有女性,楠竹直掰弯,性格狗,爱爆粗。
戳到点了请绕道!
 
总结就一句:不喜欢直接叉,我不爱多叨叨。
喜欢请务必点:收藏此文章哦!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捷,刘原 ┃ 配角:丁鹏,严墨,沈昆 ┃ 其它:吸血鬼,都市
==================
 
☆、01
 
  严捷喝多的那天晚上,正赶上刘原下班。
  他们两个在厕所门口撞了个满怀,彼此都特别狼狈。严捷脸色刷白,脸上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而刘原因为去厕所着急,在门外就把裤子拉链给拉开了,结果让严捷这么一撞,手上抖了抖,拉链夹着毛了。
  “哎哟我操……”最脆弱的部位遭受了敏感一击,刘原顿时冒了汗,刚要开口骂,正好对上严捷瞧过来的目光。
  那灰里带绿的色泽,绝不是黄种人该有的颜色。
  “搞半天是老外。”刘原被瞧得心里发毛,想着自己跟个外国人说了也是白说,一狠心把裤子拉链用力往下一拽,疼得一阵哆嗦就往男厕里冲。毕竟比起他上厕所的急切程度,两根毛也不算什么,不要了:“骚锐啊,我这儿着急呢。哎哟操……这拉链也他妈太劣质了……”
  严捷下意识的让了让,放下捂脸的手往门边靠着,刘原擦着他的身体就过去了。
  好香……
  本来是想跟刘原说声对不起的,结果没料到这货居然以为自己是外国人。严捷瞧了眼洗手台的镜子,他遗传了父母优秀的基因,可样貌却是更偏向身为东方人的母亲,除了眼睛的颜色与眉眼的轮廓,整体外貌并不十分像欧洲人。
  只是这样的出生,在属于他自己的种族中却是被排挤的。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之外另一种传说中的存在,以人类为猎物,每月摄入固定量的鲜血,以延续自己的生命。
  传说中的血族,幻想中的吸血鬼,可他不伦不类,渴望人类鲜血的同时,自己体内一半的血统,却属于人。即使这样,却仍然要以人类为食。每日穿梭在人群之中,偶尔闻到像刚刚那个男人身上的香味,最直白的贪婪就隐隐躁动,强烈渴望。
  这是他被灌酒灌得最多最猛的一次,也是他最没风度最没节制被灌到吐的一次,对他而言,原本快乐的事情却成了累赘,负担,厌恶。他很不喜欢人类的酒桌文化,更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庆祝一件本是高兴的事情。他不是纯血统的血族,所以他试着努力融入到人类的生活中去。同他们一起学习,工作,生活。吃他们吃的一切食物,做他们做的一切事情。他学会了喝酒,学会的抽烟,学会在普通社会里隐藏起自己真正的样子。
  每每渴望鲜血的时候,他用酒精和尼古丁让自己忘记最原始的渴求,可时间一久,仍然需要想尽办法去满足嗜血的本性。可再怎么学着做人,都改变不了他是血族后裔的事实。人类的食物会给他的身体造成不可忽视的负担,摄入的太多,就会像今天这样全部都吐出来。
  今晚这一顿饭局是科室每月的固定流程,只是今天不同,因为他被提升成了主任医师。所以,不可避免的被灌了酒。
  “哎小严,你去哪儿了?找你半天了。”刚回到包间,肩膀上就搭上一只手。严捷回头一看,是隔壁诊室的王建。他满脸通红,显然是喝多了。
  “吐了。”严捷也老实,没打算瞒着。
  “我看你这样也不像喝多了啊。”王建将他打量一番,也没瞧出什么不一样来:“真吐了吗?”
  “真的。”严捷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我酒量不好。”
  “没事没事,今天高兴,偶尔一次就要痛快点儿。”王建拍了拍他,举着酒杯又钻回闹哄哄的人群里。 
  古老的生物钟注定了严捷越到晚上就越精神,毕竟白天才应该是他休息的时候,然而种族的进化与自我的调整早就打破了这样的规律,就连阳光也奈何不了他。只是天性使然,比起阳光明媚的白天,他更喜欢阴雨天,更喜欢夜晚。
  终于,众人酒足饭饱,成双成对的摇晃出酒店,该打车的打车,该拼车的拼车,一个个都对严捷左一个恭喜右一个恭喜,可严捷知道,没一个是真心祝福他的。
  人类虚伪的内心,在他看来都写在脸上。
  眼看人一个个都走了,严捷伸手一拉羽绒服的拉链,恨不得把脑袋整个缩进衣服里。他太怕冷了,酒店的空调就跟不要钱似的开,那温度才让他舒服,现在猛那么一出来,根本受不了。
  喝了酒,不能开车,找代驾吧。
  点一根烟,掏出手机,退了两步站酒店大门口预备找个代驾把自己的车开回去。
  那是刘原第二次看到严捷,他能认出严捷来不是因为别的,正因为他那双闪着灰绿色的好看眼睛,此刻正因为手机屏幕的光线亮着好看的晶莹。这会儿的严捷完全没了之前的狼狈样,仿佛刚刚吐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刘原看着他夹着烟的手指,指节分明,手指修长,也不知哪儿来的心情,两手往裤子口袋里一插走了过去,瞄了他手机屏幕一眼,居然全是中文。
  “原来你懂中文啊?”刘原一乐,用肩膀轻轻扛了下严捷。
  严捷莫名其妙的被人撞得一抖,冻得僵直僵直的手差点没夹住烟,往旁边一瞧:“你谁啊?”
  “刚撞了我还没跟我道歉呢。”严捷的口气并不客气,刘原也不在意,他说:“你不是外国人啊?”
  “是想和你说来着,你自己跑了。”严捷将烟叼在嘴里搓了搓手,跟着塞进衣服口袋,把刘原认出来了。各式各样的人混杂在一起,早就冲淡了刘原身上好闻的味道,加上羽绒服裹得紧紧的,香味一阵阵若有似无:“你那蹩脚英文,以后还是别说了。”
  “这什么话。”刘原白他一眼:“现在谁不会两句外语,就算说得不标准,那也是外语啊。现在孩子都学外语,凭什么不让我说。艾目刘原,乃思吐米吐。”
  不让他说?他偏要说。
  严捷皱眉,对这奇奇怪怪的英文实在是有点听不下去。只是他也不乐意搭理他,拿开烟继续低头找他的代驾。不想屏幕刚一滑动,刘原就递了个本过来。严捷一愣:“这什么?”
  “驾照啊。”刘原打开驾照给严捷瞧了一眼:“白天上班,晚上代驾,从这酒店就能招不少生意。你不找代驾吗?别找了,眼前就有一个呢。不过远的不去,你住哪儿?”
  “四号环线,商丘路,去不去?”
  “钥匙拿来吧。”刘原一伸手:“就这个软件能找着我,你下个单我等会儿接上。刘原啊,别接错了。”
  严捷瞧他爽快,也不跟他再多废话,拿了钥匙和停车券交到他手里:“B2,217。”
  “行,候着吧。”刘原走了。
  那天晚上,刘原将严捷送到家后就收了钱踩着他的小板车走了,严捷也对这样一个陌生人半点没往心里去,第二天照常上班,时间一长就把刘原给忘了。
  他每天的工作很忙,根本没心思去惦记这么一个人,直到那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刘原又出现在他面前,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情景。
 
☆、02
 
  “这两天吃得干净点,别刷牙了,消炎药也别乱吃,不是好东西。”严捷摘了口罩往病历本上写字,一笔一划很是工整。
  “牙疼不吃消炎药,那不是眼睁睁的让我看着孩子受罪吗?”严捷身旁站着个四十多的女人,身材略胖,揽着身边哭得眼睛都肿了的儿子干着急。
  严捷手上一停抬起头,冲那女人一笑:“阿姨,孩子蛀牙很正常,他晚上吃蛋糕巧克力你要拦着点,督促他好好刷牙。口腔卫生得从小抓起,他现在整颗牙都蛀没了才来看,当然疼得受不了了。”
  “那也不能不让吃消炎药啊,我也疼过牙,这疼……”
  “疼起来要命。”收了病历本交到那女人手里,严捷双手往白大褂里一插,腰下一松坐到办公桌上:“不是不让吃,是得按我说的适量吃,不能一疼就吃。既然来找我就该听我的,您说是不是?”
  “那……那……”
  “早在他第一次疼的时候就该来看,才多大就拔牙,早过了换牙的年纪长不出新牙来了,多可惜啊。”严捷心里挺为这孩子难过的,人才点点大,可一嘴的牙却是蛀了不少。他摸了摸那孩子头,站起来往诊疗室外头边走边说:“快去配药吧,今天医院人多估计得排挺久的队,您多辛苦以后看着他点,拔牙不可惜了么,还得装假的……行了快去吧。”
  “那谢谢您了啊大夫。”严捷的话句句戳要害,女人被他说得都抬不起头,甩手就给儿子脑袋上一巴掌:“让你刷牙你不刷!看!现在受罪了吧!”
  好不容易送走这一对母子,严捷刚想出诊疗室喘口气,手臂就让人给拉住了。转头一看,是一直来他这里做例行检查的小护士张萌萌。
  “严大夫……”张萌萌个头很小,样貌秀气,一双眼睛特别的大,水灵水灵的。说起话来嗲声嗲气,听得人骨头发酥,可偏偏是个男人都喜欢这类型的。
  严捷也喜欢:“你等会儿,这后面排队呢。”他低下头到张萌萌耳边:“等午休吃了饭你再过来,我现在忙,你这要插队其他病人会有意见。”
  张萌萌脸一红:“那说好了啊。”
  “说好了。”严捷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隐约露出小虎牙来,看得张萌萌心里小鹿乱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转身要跑就撞到一个人。
  “啊!”
  “哎我去……看着点路啊!”
  刘原牙疼了一晚上,好不容易请个半天假来医院,没想到这大厅排队等挂号的比菜场人还多,他本来就排队排得上火,如今被那么一撞,火气更是噌噌的往上窜,牙更疼了。
  “对,对不起啊……”张萌萌弱不禁风,被刘原一撞直接就朝后一倒,结结实实倒进严捷怀里。
  刘原一看自己撞了个姑娘,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想扶伸不出手,想说话又张不开嘴,只能摆摆手,一切都当算了。
  “没事吧?”严捷将张萌萌扶稳,语气里一水的温柔。张萌萌简直都被迷得神魂颠倒,根本不想走了。
  “没……”
  “哟!哥们儿,是你啊!”张萌萌话说了半截,硬生生被刘原给拦腰砍断了。
  严捷莫名的抬起头,压根没想起来:“谁哥们儿?”
  “你这破记性跟我有一比,没两天就忘了,看来那天还真是喝多了。”刘原看着眼前的严捷笑得牙都藏不住了,他又疼又高兴:“原来你还是大夫啊?主任医师,没看出来,这么年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