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特案组 作者:风落离(下)

字体:[ ]

 
 
☆、第三十四章 情人
 
  第三十四章情人
  从此以后,丁晓扬和那个男人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所以在她听到丁晓扬死了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那个人对他说过的话。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不知道。当时也没想到要问。”
  阿慕让刘筱筱描述一下那个男人,太长时间过去了,刘筱筱已经记不起那个男人长的什么样子,她唯一记得的是,那个男人给人的感觉,他周身就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寂寞的味道,他的声音飘渺得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五年前他还很年轻,但是他的眼神又像是经历了世事沧桑。
  靠这样的描述很难找到这个人,浩阳也只能尽可能忠实的记录下刘筱筱的口供。
  “宋逸雪呢?她现在在哪里?”阿慕进入了下个话题。
  “其实我现在也和她没有联系了。”刘筱筱说。在那个神秘的男人来宣告丁晓扬失踪之前,宋逸雪已经离开了天娱,她们那里的姐妹都知道她找了个有钱人,准备摇身一变飞上枝头变凤凰。
  几个月之后她收到了宋逸雪的□□短信,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宋逸雪说她现在过得不知道有多好,说那个男人让她改头换面,所以不想让她和之前的生活有联系,她还劝说刘筱筱不要执迷不悟,遇到翻身的机会就不要放过,女人要学会耍手段。最后宋逸雪还给她发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还在吗?”
  “照片我已经删了。照片上看起来她的生活非常惬意,他坐在一栋别墅里喝茶,还说那栋别墅是那个男人买来送给她的。不过她的□□空间里应该有很多照片,虽然那个男人不让她和之前的人有联系,但是她还是拍了很多照片放在□□空间里,她的□□空间上了锁,不过我是能看到的,我想她应该过得很幸福,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了吧。”
  “后来你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恩,有给她发消息,但是没有回……”
  “你对那个男人怎么看?他会是天诚的总裁吗?秦朗或者韩烨吗?”浩阳问道,这是唯一解释为什么韩烨的保镖要杀掉丁晓扬的原因。
  刘筱筱想了想说,“说实话我以为和她交往的是一个高官。我们也知道天娱天诚集团旗下的,但是秦总嘛……我觉得不太可能,秦总从来没来过这里,韩总倒是经常来,但是韩总一向不拘小节,喜欢和谁玩就和谁玩,完全没有搞得这么神秘的必要,而且我听传言说韩总以前是小混混,黑社会出身,所以不太在意身份什么的。”
  浩阳觉得刘筱筱分析得很有道理,说是一位高官也不是不可能,具郝运讲这里也经常有官员出入,宋逸雪搭上高官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如果是这样,陈建华他们之所以除掉丁晓扬也很可能是这位高官授意的。
  送走刘筱筱之后,阿慕又和众人核实了一下案情。大家都对刘筱筱口中的那个神秘人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们觉得这有可能是活在世上的人吗?”叶一凡看着浩阳记录上的那几行描述说。
  “怎么看都是从地狱来的。瘆的慌。”郝帅说。
  “作为一个警察,我们要坚持无神论的原则。”阿慕说,“咱们暂且放一放这个人,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张南从宋逸雪的□□空间里找到了刘筱筱说的那些照片,正如她所说,照片的背景都是一栋别墅,有的是室内,有的是室外,照片中都只有宋逸雪一个人,但是偶尔会多出一个人的手脚,或者背影,从来没有出现一个完整的人,也没有出现正面,对于这个神秘官员他们还是无从着手。照片显示的拍摄时间持续了三个多月,从2009年9月持续到了11月。
  “咱们可以通过房子的特点找到这栋别墅,说不定能找到宋逸雪。”浩阳提议。
  张南用软件将这栋房子提取了出来,然后把各部分做了组合,最后经过3D处理,一栋别墅的效果图就出现在了电脑上。“我再先根据背景和房子里的布局和装饰,看看能不能找到类似的别墅。”
  “你最好先确定一下西山的别墅区。”阿慕说。
  大家都向阿慕投去疑惑的目光,秦朗的住宅就在西山别墅区,看来阿慕对那边很熟悉。张南很快把西山别墅区的房子构型搜了出来,西山别墅区也是天诚开发的项目,六年前刚刚竣工,里面的装修果然和照片中的一模一样。张南很快根据建筑周围的景物锁定了一栋房子,只要去房产局查一下房子的归属,问题就解决了。
  谁知阿慕摇了摇头说,“不用查了,这所房子我知道是谁的。”
  “谁的?”
  阿慕没有回答却道,“这所房子里很久就没有人住了,宋逸雪已经不在这里了。所以你们不用在这里花心思了。”
  众人都听出这其中有故事啊!但是阿慕不说,他们都用眼神挑唆浩阳身先士卒,浩阳表示自己才不要做替死鬼呢。于是大家只能用眼神交流猜测,“难道这个房子真的是秦朗的?阿慕在包庇秦朗?”
  阿慕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又查看了一遍照片说,“把这些照片传给沈澜看看,让他把这个男人的特征提取出来,说不定有助于找到这个男人。还有你们有什么发现,关于洛英风给的电话和照片?”
  叶一凡说,“刚才你们提到宋逸雪结交的可能是一个官员,结合我调查电话簿的记录,我忽然有种预感……”
  “咦,想不到我们这里又出了个直觉探测器二号。”高俊懒洋洋的道。
  “告诉你们吧,我这个二号可是改良版,不像一号凭空揣测,我是有科学根据的。”叶一凡拿出那张电话单,指了指其中一个号码,“这是丁晓扬遇害前五天打过的电话,你们猜这个电话是哪里的?”
  “这是个座机号码,而且很眼熟。”高俊瞄了一眼说,“这不是我们警局的热线电话吗?方便群众咨询法律问题,提供线索用的吗?”
  Bingo!叶一凡打了个响指,“丁晓扬打完这个电话不久,就接到了一个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的电话号码的电话,这个电话和丁晓扬在接下去的五天时间里通话了多次,所以我怀疑,宋逸雪的这个有权有势的情人说不定是我们警局内部的人。”
  这一次大家都傻眼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太复杂了。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每一次他们的消息都会走漏,每一次罪犯都会走在他们前面。
  “我觉得你得这个推断根本不靠谱,也许丁晓扬只是打电话来仔细未婚妻出轨,警察能不能处理呢?”浩阳说。
  “你凭什么怀疑我的直觉啊!你这分明是嫉妒我比你优良。”叶一凡不悦的说。
  “优良不优良不是你说了算的。”
  “得了你们别争了。这点破事去档案室查一查不就知道了,这种电话都要求有记录的。”高俊提醒到。
  叶一凡和浩阳一路争争吵吵的去了档案室,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两个人有了重大发现,电话的确都有记录,但是恰好是丁晓扬打电话的这一页被人撕掉了,这足以说明这通电话有问题,他打过来找谁呢?这个人听完电话之后竟然把记录撕掉了,说明他完全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电话的存在。叶一凡用上次阿慕使用过的方法,把铅笔粉涂到了下面一页上,想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印记,结果一无所获,但是这证明叶一凡的推断并没有错。
  
 
☆、第三十五章怀孕
 
  第三十五章怀孕
  “去调取五年前警局的人事记录,我想看看那时候领导阶层都是些什么人。”阿慕说。
  张南很快就给他把单子打出来了,警局的职员表黑压压的一片,阿慕也没有火眼金睛能从这么多名字中找出一个嫌疑人来。宋逸雪搭上的这个人一定级别比较高,除了局长副局长,机关业务处的领导是不是也有嫌疑呢?五年前的局长叫黄浩然,听说人如其名一身浩然正气,是警队的精英,警察的典范,现在已经上调省里,副局长是现在的局长杨文轩,阿慕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现任副局长梁川那个时候还是刑侦队的队长,而洛英风正是他的手下,这些人有可能和案子有关系吗?
  阿慕忽然想到洛英风之所以采取如此迂回的手段,很有可能他知道凶手是谁,但是这个人他动不了,所以他要借阿慕之手来解开这个人的这面目。而且他也知道明察肯定行不通,因为警局里有内鬼,所以他才把案子接过去,让阿慕能腾出手来暗地里调查。想通了这一切,阿慕不禁对洛英风产生了一丝敬佩之情,他决定约他出来好好聊聊啦。
  “这件事先放一边,我会处理。张南那边照片有什么线索吗?”
  张南又变得紧张起来,洛英风给阿慕的那些照片,他看了半天,一无所获。他也把照片扫描进电脑了,但是放大了看一遍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很平常的卧室情景。如果说按照他们之前的推断,丁晓扬的死亡时间是在他通话记录显示时间的最后一天的话8月14日的话,那么,这些照片显示的拍摄时间是在丁晓扬死后第五天也就是8月19日。
  之前阿慕就发现了,这些照片的拍摄时间在丁晓心报案之前,这说明这些照片不是洛英风拍摄的。那么这些东西会是谁拍的呢?洛英风又是从何处得来得?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阿慕忽然想到了刘筱筱说过的那个自称是丁晓扬好友的神秘人,拍照片的会不会是这个神秘人呢?
  “还有这些照片后面都有一个TM的缩写,”张南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TM”阿慕说,“我们就简称这个人是TM吧,根据现有的资料推断,很可能是这个TM第一时间发现了丁晓扬的失踪,也许他到了警局报案,所以这些照片到了洛英风的手上,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警方并没有备案。”
  “所以这个TM很有可能就是找到刘筱筱的那个神秘人。”浩阳说。
  阿慕拍了拍张南的肩膀说,“很好,至少我们现在能确定这个人真的是活在世上的,不是来自地狱的幽灵。”
  高俊说,“既然是丁晓扬的朋友,那我再去联系丁晓心,让她再来警局一趟,问一问他有没有这个人。”
  沈澜这两天因为自己的护理请假了,都在医院照顾汪心驰,但是张南把照片传给他之后,他也第一时间查看了,他从宋逸雪手机中的照片中观察到的这位情人的特征总结了一下,身高180-185cm,身体结实,左撇子,从步态发型和背影坐姿分析有可能是个40多岁的人。
  这些特征实在太过笼统,很难根据这些确认嫌疑人。不过只有几张照片,也是难为沈澜了。沈澜还有新发现,他把一张照片发了回来,这张照片上宋逸雪身后有个人端了杯饮料,因为宋逸雪是坐着自拍,而这个人站在她身后,只拍到了这个人的手部和下身的一部分,“这个人的胳膊,不是男人的。这是一个女人。”
  “这么说现场还有另一个女人?”
  “从手部细节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经常干粗活的人,手部的皮肤有些开裂,所以……”
  “所以很可能是一个佣人。”郝帅说。
  “放大一下这人的围裙,”阿慕指着围裙上的一个图标对张南说,由于照片像素不够高,上面的字迹会有些模糊,张南处理过之后,也只能看出是X月家X。
  “家政,”浩阳说,“这肯定是一个家政公司的标记。”
  张南搜索了一下,果然找到一家叫新月的家政公司,是一家连锁公司。阿慕说,明天大家去这家家政公司调取五年前宋逸雪拍照期间他们的记录,看看有谁曾经在这栋别墅里当过佣人,说不定她还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
  浩阳他们答应了。
  阿慕看了看表,已经晚上11点钟了,“今天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多了,大家赶紧散了吧,时间也不早了。”
  “等等,我还有另一个发现。”电话那头沈澜又说,他把另一张照片发回来,这张是宋逸雪坐在院子里喝茶的情形,她穿着白色的宽松款毛线连衣裙,坐在花架下的藤椅上,膝盖上放着一本书,风从侧面吹来,吹动她的长发,她的人清纯而漂亮。这照片没有什么可疑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