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中毒 作者:林厌秋

字体:[ ]

 
文案
富家子弟初原、范秋明因烂赌欠下高利贷,匆匆逃到乡下,夜间偷西瓜遇见瓜哥叶帆,因此偷出了一段纠缠的情分.一个魔鬼,一个畜牲,加一个乡下好男儿,一开始过的挺波澜不惊的,但有个人顶会作,作的有风度有气势,不是想上天,纯粹是想日天!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原、叶帆、范秋明 ┃ 配角:杨一柏、刘疯狗、许幼春 ┃ 其它:强强、都市狗血、虐恋情深、豪门世家
 
 
  第 1 章
 
  范秋明要是畜牲,初原就是魔鬼,他们两个做过的坏事数不尽,即使落魄到乡下,也要为非作歹。
  农村的夏季除了蚊子多,其他都好,特别是晚上,林间的风凉爽,吹的瓜秧子瑟瑟作响,他们两个人顺着声音就摸过来了,不过头上的月亮给他们带来了不便。
  范秋明脸上贴着两片树叶,初原低头笑了几声,“你他妈的以为你是游击队呢,贴这东西做什么!”他把那两片树叶糊下去,范秋明上去就给他一巴掌,扇的他转了好几圈,“要不是你把东西全丢了,我一个大少爷至于这样偷偷摸摸去偷农家的西瓜吃!”他指着头顶的月亮,说,“这么亮的光,肯定要找点东西遮过脸啊,万一有人守着瓜棚,也不叫人认出来。”
  “你他妈家里卖饼干糖果的,什么狗屁大少爷,别给我摆架子,那两片树叶根本就不要我动手,风一吹就掉了,还遮脸,你遮屁股算了,扭的跟蛇一样,我看了有冲动!”
  “嘘嘘嘘!”范秋明拿一根食指束在唇中间,小声说,“你想不想吃瓜?想吃瓜就老实点。”他摁下了初原的身子。
  两个人猫着腰,贴着地面,一步步往前挪,前方一百米左右有点点火光,非常细微的火点。
  范秋明在初原耳朵边说,“有人守着,那个光点是有人点蚊香。”
  “这么点东西还值当派个人来守!小气劲!”初原抓了一把泥土,说,“他要是醒过来,我就给他一脸泥,你上去摘了瓜就跑。”
  范秋明在地上摸到了一根树枝,还算长,把它当个武器能用用。两个人越来越靠近那一片西瓜地,果然看见有人打地铺睡在西瓜地头,旁边点着蚊香。
  初原慢吞吞的绕着睡着的守瓜人转,范秋明在一边骂道,“干你娘,快点把钥匙拿过来啊。”西瓜地围了一圈铁丝网,还造了个门,上了一个大锁,初原只骂坑爹,“谁说农村人善良的,善良人能在西瓜地边围铁丝网吗?人心不古!道德败坏!”他接过范秋明递来的木棍,用木棍去翻薄被,被子掀开后。
  范秋明也挤到了初原身边,两人一看!这西瓜是没什么大指望了!可是下午六点多的时候,两人刚刚吃完一个老母鸡,盐放的太多,嘴里现在还难受,他们想吃西瓜!西瓜比鸡难偷!
  范秋明拍拍初原肩膀,示意他们到一边商讨对策。
  在守瓜人二十米远外,范秋明说,“直接弄住他算了。”
  “我也这么想,钥匙在他手里攥着,无论怎么弄,他都会醒的,我们主动出击,你先用木棍给他一下,我再用泥糊他一脸,然后我就捂住他的嘴巴,你上去把钥匙抢下来,西瓜不就到手了吗!”初原沾沾自喜的计划着。
  范秋明紧握着手里的木棍,有些忐忑,“万一我一棍子把他打死打残了,这村子里的人肯定不放过我们啊,搞不好把我们架在火上活活烧死!”
  “不至于!农村没这么封建的,我看书上,最多是浸猪笼。”
  范秋明拍了初原脑袋瓜子一下,说,“你都看的什么书?猪脑子!农村的猪不是养在笼子里的,哪里来的猪笼让你浸!这样好了,你直接糊他一脸泥,摁住不让他喊出声就行了。”
  初原按照这个计划摸到守瓜人侧边,手里的泥刷的一下扔那人脸上,然后用木棍抵着他的脖子,摁住他的嘴巴,说,“别乱动哦!我是打劫的!动一下要你命。”
  范秋明掰那人的手掌心,那人死命的呜呜叫,不愿意松手。
  初原贼兮兮的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放下这些身外物,立地成佛吧!”
  范秋明把那人的手抬起来,放嘴里就咬,那人的手受了痛,松开了拳头,钥匙到手后,范秋明指着初原的鼻子,说,“没文化就不要瞎开导人,我们就拿个瓜吃,打什么劫。大哥你放心,我们都是好人,路过贵宝地,口渴的要命,你家的西瓜又大又圆,就当是救我们两条命吧。”他连滚带爬去开锁。
  初原的情形不太妙,这汉子年纪似乎不大,可是力气不小,手脚又没困住,一直做小动作,一个急翻身把初原压身下了。
  月亮拖着白光照到叶帆身上,他捏了一个拳头就冲偷瓜人的脸上砸,蚊香的光、月亮的光、星星的光,在暗地里把叶帆的脸照个模糊,初原觉得自己死也值了!
  收拾完这个偷瓜贼,叶帆又堵住范秋明的出路,范秋明怀里抱着一个滚圆的西瓜,见他凶神恶煞的堵在门口,立马张开嘴喊“初原!初原!操/你妈死了吗!”他指着叶帆说,“你可别过来,我把这瓜砸地上,你信不信!”
  “我身上有电棍。”叶帆舔着唇角。范秋明赶紧把西瓜轻轻的放地上,举着双手,说,“我怎么死都行,就是不要让我浸猪笼。”
  “偷汉子才会被浸猪笼,而且……”没等叶帆说完,范秋明手一指,说,“初原爱偷汉子,你浸他,我是正常性取向的青年。”
  “而且浸猪笼是古代偏远地区的陋习,现在都哪个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我们有警察。”
  叶帆做个掏电棍的样子,其实他手上没有电棍。
  范秋明抱着头,说,“不要电我。”初原爬过来,竟然抱着叶帆的大腿,说,“电我,你电我吧。”
  又一阵风吹过来,瓜棚里的叶子哗啦啦响,叶帆被这两个神经病搅的混乱,问范秋明,“为什么偷瓜?”
  “老母鸡里放了太多盐,渴了。”
  叶帆一咬牙,他家白天丢了一只老母鸡,就是这两人偷的!他用脚踢了初原一下,问他,“为什么要我电你?”
  “我喜欢你对我放电的感觉。”
  “神经病!”叶帆一跺脚,说,“你们两个都出来,你!”他指着范秋明,“把那个瓜也抱出来。”
  范秋明抱着瓜,不舍得放下,初原已经是傻乎乎的了,看着叶帆嘻嘻的笑。
  “我可受不了你这样笑,再笑我就不给你瓜吃。”叶帆把他们叫到身边,三个人围成一个圈,叶帆说,“你们两个把瓜吃了吧,到了明天我送你们到警察局。”
  “你这样做,简直就是相当于交警哄骗司机喝酒,我们不吃这个瓜。”范秋明弹了初原脑门一下,初原附和道,“对,我们不吃了。”
  “吃不吃不关我事,你们反正是偷瓜贼,对了,还偷了我家一只鸡,害我妹妹被我爸训一顿。”叶帆的眼睛亮晶晶的,问道,“你们有钱吗?”
  “有有,我们家里都很有钱的,就是现在身上没现钱,有现钱也不来偷你瓜吃啊,钱包丢了,外加身份证所有的东西全没了,落到这个鬼地方。”范秋明摸着脑袋,凑到叶帆身边。
  “那你们联系家里啊,让他们弄钱过来,我们可以私了。”
  “不行。”初原摆摆手,指着范秋明,说,“我们两个在家里闯祸,本来就是逃出来的,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惹了什么祸,还用的着出逃?”叶帆用手指在地上画圈圈。
  “我们两个去赌场玩,输了一百多万,又借了高利贷两百万,利滚利的,不知道欠多少钱。”叶帆吃惊的问他们,“你们多大啊?”
  范秋明说,“我们两个都十九,读大二。”叶帆嘀咕着,“大二就会赌?我十八,高中毕业不读了,我过年时诈金花输过最多的一回是两百块,你们一下子三百多万!还要来偷我家的瓜吃?”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初原巴巴的说着。范秋明被他气个半死,骂道,“你才是鸡!见到有点姿色的人脑袋都直了。”
  叶帆的手在空中乱扑了几下,挺不好意思,这么黑,能看清什么啊,他的脸上又没有花,被两个偷瓜贼接二连三的偷着看,他抱着膝盖,把脸埋进去。
  “秋明,我嘴巴渴的快掉了。”初原嗯嗯的去挠范秋明的脖子,范秋明一拍掌,说,“好,临死做个饱死鬼。”用手掌一下劈开西瓜壳,还嚷着叫叶帆一块吃。
  叶帆抱了一块西瓜啃,说,“不要把瓜子吐在这里,这里不能有痕迹,我爸知道了要揍我的。”
  “一个西瓜而已。”初原大惊小怪的。叶帆说,“那你们欠的钱不也就三百万而已吗!各家条件不一样,这些瓜都是要卖的,我们只能吃小的,这个瓜那么圆大,能卖十二三块,便宜你们了。”
  天边刚露出红光,凌晨不到五点的样子,叶帆把两个偷瓜贼捣醒,说,“你们去把西瓜壳扔了,就扔在孙河里。马上就有人来干活了,不要让人看见。”
  “花露水能借我们吗?”范秋明摸到一瓶花露水,摇着半满的瓶子问道,叶帆点头,说,“你们拿去用吧,对了,你们住哪呢?”
 
  第 2 章
 
  “你看前面不是有一大片白杨树么,尽里头有个用泥堆成的屋子,十几平吧,还有锅,有灶台呢。”听见范秋明这样说,叶帆鼻子做出嗅味道的样子,看看正在往胳膊上抹花露水的初原,说道,“其实那个屋……算了,那里可以暂时住个两天,可是不能常住,你们最好马上回家去。被其他人发现了估计要怀疑你们的小偷小摸。”
  范秋明道了声谢谢,拉着初原走,初原怀里抱着西瓜壳,先把垃圾扔到孙河里,又跟着范秋明消失在白杨树林间。
  叶帆从别处捧来几把土,盖上零星的西瓜子,他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哥,你腿在那跺什么呢?”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头上戴着草帽,一道刘海遮过眉心,身子晃着,朝他这里跑。
  “叶子,你今天这么早?”叶帆接过妹妹递过来的水壶,咕噜喝了好几口凉茶。“我根本就没睡好,昨天晚上我爸又在那说老母鸡好好的怎么不见了……烦死了。那个女人也跟在一旁说闲话,你看我的眼睛。”叶子把眼睛往叶帆跟前凑,叶帆一看,双眼皮成了三层眼皮,没有点精神气。
  叶子把哥哥推到一边,用脚把土拨弄开,哦哦叫了两声,说,“哥,你偷吃西瓜!毁尸灭迹工作做的不到位啊,这土太扎眼了,一看就是特地弄的。”她弯下腰把土全拨到一边,把那些西瓜子捡起来。叶帆从妹妹带来的包里掏出一顶草帽戴上,一边往瓜地走,一边说,“你肯定想不到,我昨晚逮到两个偷瓜贼!”
  “去!我不信!你自己偷吃还要赖在别人身上。”叶子把西瓜子捡完,包在一张旧报纸里,窝成一团装在口袋里,她跟在哥哥身后往瓜地走。
  “是真的,他们两个还偷了我们家的那只老母鸡。”叶子走到他跟前了,叶帆伸出一条胳膊揽着妹妹的肩膀,指给她看,手指指的方向是那成片的白杨树,说,“他们就住在原先守林人住的那屋。”
  叶子擦着眼睛,太阳正对着她的视线,她垫着脚尖往那里看,声音颤颤的,说,“那里也敢住,胆子大哎。”
  “他们不知道那屋里死过人。”叶帆蹲下去,梆梆梆的敲着一个大肚子西瓜。
  “你怎么不把他们两个送到警察局啊?”
  “哪至于,他们两个怪好玩的,等你看见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了。”叶帆把刚才敲的那个瓜秧子揪断,让妹妹把这个瓜抱在一边,说,“这个包熟,还是沙瓤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