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把谁当真 作者:水千丞(下)

字体:[ ]

  第45章 
 
  黎朔呆住了。
  他以为是自己喝多了产生了幻听,可赵锦辛含情脉脉的眼神,正透过视网膜冲击着他发热的大脑,让他无法回避。
  赵锦辛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眼中饱含专注与诚恳:“黎朔,我喜欢你,我想和你谈恋爱。”
  黎朔几乎要陷入赵锦辛那蛊惑的眼眸之中,他感到心脏有些闷痛,可痛之余,又夹杂着一些令人战栗的酥麻。
  赵锦辛……在表白?在向他表白?真正的、正式的……
  赵锦辛笑了笑:“你说句话啊,你这样我很紧张。”
  黎朔可看不出赵锦辛有一丝紧张,他自然也不好意思紧张,他人生中被告白过太多次,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没什么新意的告白就紧张?
  黎朔咽了咽口水,声音却有轻微地发颤:“你为什么突然……”
  “突然?哪里突然?”赵锦辛的表情变得有些哀怨,“我说过无数次我喜欢你,从开始说到现在,可你都不当回事。” 
  黎朔哑口无言。
  赵锦辛说的没错,可是,是他不当回事的问题吗?难道赵锦辛不才是那个不当回事的人吗?
  赵锦辛趴在黎朔身上,用指尖点了点他的嘴唇,轻声说:“我一直都这么喜欢你,对你这么好,可你呢,你一会儿李程秀一会儿韩飞叶的,昨天还不知道去和谁喝酒,我知道,喜欢这种事不能强求,你对我不上心,我也没办法,可我还是很难过……”
  黎朔被赵锦辛眼中的失落震住了。
  他开始反省自己。
  真的是那样吗?真的是赵锦辛说的那样吗?是不是俩人之间误会太多,以至于他以为赵锦辛不上心,赵锦辛也以为他不上心,其实他们是两情相悦的?
  黎朔甩了甩脑袋,他聪明了三十多年,第一次觉得脑容量不太够,一时分不清赵锦辛的话,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如果赵锦辛说得都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太过分了?
  可是,回避他提出的“重建信任”,说出“从未和人交往过”,又拒绝同居的人,不也正是赵锦辛吗?
  黎朔觉得自己被绕懵了。
  赵锦辛轻轻吻了吻黎朔的唇,柔声道:“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误会,可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人,我难免会不知所措,但是过去的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黎叔叔,你喜欢我吗?” 
  黎朔推开赵锦辛,坐了起来,脑子里一时乱作一团,完全没了平日的冷静。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他不敢高兴,因为心里隐隐不安,又不敢质疑,生怕伤了赵锦辛的心。他真的需要完全冷静地把所有思绪捋一遍,还能理出头绪来。
  可赵锦辛并不给他那样的机会,抱着他的腰撒娇道:“你说话呀,你喜欢我吗?”
  黎朔有些不敢看赵锦辛满含期待的眼睛,他迟疑道:“锦辛,我得想想。”
  “你喜不喜欢我还用想吗?”赵锦辛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干嘛不敢承认?”
  “我不是不敢承认。”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你如果不喜欢我,你就看着我的眼睛说出来。”赵锦辛干脆跨坐在他腿上,不依不饶。
  黎朔轻轻咬了咬嘴唇,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孬过,竟然连承认喜欢一个人都不敢,尤其是对比赵锦辛的坦诚,他愈发觉得自己太不男人了。他深吸一口气:“锦辛,我喜欢你,但是……”
  赵锦辛用力堵住了他的唇,把他再次扑倒在了玫瑰花瓣里。
  黎朔还没来得及冷静思考一下俩人的关系,就被那高超的吻技弄得晕眩起来,直到他快要缺氧了,赵锦辛才放开他。
  赵锦辛已经控制不住地上下其手,黎朔抓住他的手:“你等等……”
  “我不管,你喜欢我,你就是我的人了。”赵锦辛嬉笑道,“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锦辛,你也说我们之间有误会,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把事情理清楚再谈别的。”
  “理什么?”赵锦辛皱起眉,“宝贝儿,你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
  黎朔有些接受不了被称之为“婆婆妈妈”,但他又实在跟不上赵锦辛的节奏,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赵锦辛在他被亲得红肿的唇上又啜了一口:“别想了,总之,你说什么都对,谁叫我喜欢你呢。”
  赵锦辛越是坦然诚恳,黎朔就越是怀疑自己狭隘。俩人毕竟没有正面的、直白地讨论过感情问题,若是有误会,也在所难免,人与人之间不就是如此吗,再如何通透达练,也不可能百分百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黎朔的性格向来是出了问题先反省自己,赵锦辛这一招,打得他措手不及,他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锦辛就软软地亲着他、蹭着他:“黎叔叔,你再说一句你喜欢我,我想听。”
  “我……”
  “你说嘛,你都承认了,为什么不敢说,我好想听。”赵锦辛笑着说,“你从来都没说过,有时候想着你可能根本不喜欢我,我就特别难受。”
  黎朔顿时感到有些愧疚,他郑重地说:“锦辛,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只是现在有点乱。”
  赵锦辛笑道:“有你这句话就就够了。你可是我赵锦辛的人了,以后不准随随便便在外面喝醉,你知不知道危险啊,我就是不舍得冲你发火,不然真该好好惩罚你。”
  “我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危险。”黎朔想起自己一个人借酒消愁,也觉得有些丢脸,“而且我也没想喝多,可能是感冒还没好,特别容易上头。” 
  “有什么危险?”赵锦辛眯起眼睛,稍用力捏了捏黎朔的脸颊,“你知不知道自己看上去多好吃。”
  黎朔窘迫道:“什么好吃不好吃的。”他再次推开赵锦辛,从羊毛毯上爬了起来,用力敲了敲混乱的脑子,深吸了一大口气,感觉自己终于冷静了一些,他轻声道:“锦辛,我是喜欢你的,但我对你以前的行为很不能理解,这个我必须问清楚。” 
  赵锦辛也站了起来,好整以暇道:“你问。” 
  黎朔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当初我想和你同居,你为什么拒绝?”
  “我紧张嘛。”赵锦辛噘着嘴,“我从来没和人同居过,你突然提出来,我有点懵了。”
  黎朔想了想,自己当时确实太急躁了,完全没有任何铺垫,突然就要求同居,也着实唐突了,赵锦辛的反应也算合理。 
  赵锦辛拉起黎朔的手,眨巴着眼睛:“同居不同居,重要吗?我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一点距离更好,成天腻在一起,摩擦和矛盾会更多,太影响感情了。”
  黎朔轻轻笑了笑,他并不想告诉赵锦辛,提出同居,不过是一个试探,如果真的对他有心,不会用那样生硬可笑的理由拒绝,这就是他至今也无法完全相信赵锦辛的原因。他道:“你说的没错。” 
  赵锦辛也笑了:“只要能在你身边,我就觉得很幸福了,你不可以再赶我走了,我要一直赖着你。”
  黎朔缓缓挺直了脊椎,恢复了平日的理性,他摸了摸赵锦辛的脸:“锦辛,我下面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认真听着,它们都是实话。”
  赵锦辛微微一怔,黎朔那坦诚而温润的目光令他感到一阵心虚,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黎朔轻声道:“锦辛,你这个人,太难捉摸了,又很善变,我曾说过你救了我父亲,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我对你失去的信任却不能一下子恢复,尤其是后来又发现了那么多的事,你的很多行为,都让我非常反感。没错,我喜欢你,但是人生中还有很多除了爱情以外的东西,我做不到向你这样随心所欲,哪怕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都做不到。”
  赵锦辛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黎朔续道:“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和你在一起的机会,但我心里对你也有很多的质疑,所以我现在……”
  “我们重新建立信任吧。”赵锦辛抢道。
  这回轮到黎朔怔住了。
  赵锦辛抓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我知道你的顾虑,所以我们从新开始,但是,我不要做你的朋友,我要做你的男人。” 
  黎朔深深地看着他,心里有个声音在一遍一遍地说,要同意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为什么犹豫,为什么婆妈,为什么你变得这么孬
  黎朔说不清楚,是不是越喜欢,越是患得患失,他从前都不敢想象,自己会为感情的事变得如此优柔寡断、胡思乱想,可他现在的每一丝纠结,都实实在在牵动着心,一点都大意不得。
  赵锦辛把他抱进怀里:“你不许拒绝,你要是拒绝,我就一直缠着你。黎叔叔,我知道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喜欢和我做爱,你只是生我气,以后我不惹你生气了,我们好好在一起,就像以前那样。你还记得吗,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很契合、很开心的。”
  黎朔心里一动。
  在知道赵锦辛是有目的而来之前,那确实是一段幸福得心都要飞起来的时光,可惜是假的。
  万一它们能变成真的呢?谁不希望那样的幸福是真的。
  黎朔轻轻叹了口气,明明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他的心情却莫名地沉重,但他还是果决地说:“锦辛,我……接受你说的,我们重新建立信任。”想来可笑,他们绕了那么一大圈,闹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不过是又回到当初的起点。如果当时在医院,赵锦辛就作出回应,那该避免了多少伤害,也不至于牵连别人。
  黎朔感到有些疲倦,因为他有很多事情想不通。
  他喜欢数字,就是喜欢数字的逻辑严明,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只要方法得当,一定能把起始、经过和结尾计算得清楚明白,这恰恰迎合他性格里最核心的那一部分。
  可感情却是世界上最难以理清的东西,所以他百般排斥过于投入的感情,却没想到还是陷入了一个坑里。
  他一边厌恶着在感情里迷茫的自己,一边又无法控制地深陷其中,脚下仿佛是一片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而他甚至不想、也不能抽身。
  竟然有人能把他变成这样……
  他是该喜,还是该忧?
  赵锦辛却似乎没那么多忧虑,他一把抱起黎朔,高兴地转了两圈,大笑道:“黎叔叔是我的人啦。”
  黎朔看着赵锦辛毫不掩饰地喜悦,也强压下了心头的顾虑。也许是表白来得太突然,让他难以消化,才会生出这么多堵心的想法,赵锦辛想要好好地谈恋爱,不正是自己一直以来渴望的吗,他今天的表现,难怪赵锦辛笑他婆妈。
  既是两情相悦,就该努力把这个人栓牢在自己身边,这才是真男人。
  黎朔看着赵锦辛,胸中升腾起了一股旺盛的征服欲。                        
 
  第46章 
 
  赵锦辛像孩子抱着玩具一样,抱着黎朔在玫瑰花瓣里打滚不撒手,黎朔渐渐也被他逗笑了,无奈道:“好了吧,你往我家里弄了这么多花瓣,你得负责清理干净。”
  “别急嘛。”赵锦辛爱不释手地亲着他的脸,“我们还没在玫瑰花海里做爱。”
  黎朔推开他的头:“不要成天就想着做爱。” 
  赵锦辛嘻嘻笑道:“看到你我就受不了,谁叫你成天勾引我。”
  黎朔好气又好笑:“我又怎么勾引你了?我现在可没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