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作者:阿Hsu

字体:[ ]

 
文案
“小颜,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如果可以,我好想拥抱你。”
 
颜昳慢慢地拥住他:“也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呢!”
 
护士攻X主任受
 
狗血的治愈系( ?)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昳,欧阳瑾 ┃ 配角:陆明,王茜,林小溪 ┃ 其它:
==================
 
☆、同学你摊上大事了
 
  “呲——”
  极尖锐的声音入耳,已经来不及了,颜昳骑着的小二轮的脚踏板在旁边那辆黑色的轿车上划出了一道极长极深的弧形划痕。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嘛,星期一的早晨,堵车堵得寸步难行,要不是急着去医院上班,他也犯不着骑着这个除了铃铛不响之外到处都响的小二轮在车河里东走西顾,试图杀出一条血路。
  这不,他原本看着有一条缝隙预备蹿过去,哪晓得判断失误,不是蹿过去,而是硬生生的挤过去的,堵在左边那辆看起来很贵的车被他的从车尾一直划到了车头,留下一排波浪一般起伏的英勇勋章,就连后视镜也被他自行车的把手给挤得生生折断。
  眼瞧着对方的车窗户慢悠悠的往下降,颜昳吓得赶紧见缝就钻,给跑了。
  他只是一个在医院实习的穷学生,每个月一分钱拿不到不说,还要给学校和医院月月上供,有时候还得被科室里的护士敲诈请喝咖啡奶茶之类的,像他这种月光美少年哪里还有什么钱?
  刚刚那辆车好像是辉腾的说,被他刮成那个样子怕是得赔不少……颜昳一离开车河就拼命地去踩踏板,做贼心虚地想,那个开辉腾的一定很有钱,擦他一下一定不要紧的,嗯,就是这样!
  再回过头去,那辆黑色的轿车已经消失在堵死的车河里,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对面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堵死在车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去……
  赶到医院的时候,唔,还好还好,没有迟到。
  颜昳急匆匆地跑去肛肠外科,今天是他报到的日子,他学的是护理,下实习点要在每个科室轮转三周到四周,这个星期他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轮转到了肛肠外科,在这里呆四周,再去手术室呆四周,这一年的实习便结束了,返回学校考了护士证和毕业考试就要正式步入社会当一名男丁格尔了。
  他才跑去护士站,正预备去更衣室换白大褂呢,护士姐姐便已经叫住了他:“小颜啊,刚刚十三楼的欧阳主任打电话过来,把你借过去了,你提着东西上楼吧!”
  实习生被各个科室借调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他先前在泌尿外科也是只呆了两个星期就被急诊借走了,但是他一个学护理的没道理会让搞临床的主任亲自打电话过来要人,如果要借人也应该是护士长来啊,颜昳有些不解,漂亮的护士姐姐已经回答了他:“因为你是男的,是稀缺人才嘛,大概是欧阳主任看到他们科的护士太辛苦,就把你要过去了。”
  这一幢楼的十三楼十四楼都是神经外科,颜昳先前在十四楼轮转过,神经外科里住的都是些脑外伤脑出血还有脑肿瘤的病人,大半昏迷不醒不能自理,于是他只能像老妈子一样为那些病人把屎把尿,翻身擦背……那个欧阳主任把自己叫过去一定是因为他是个男的所以喊他去做苦力!
  想到这里,颜昳可怜巴巴地望着护士姐姐,一双桃花一般妖娆的眼里满是渴求:“老师我能不能留在这里啊,我真的很热爱灌肠啊……”
  护士姐姐笑眯眯的:“不能。”
  于是颜昳只能苦逼地拎着白大褂上了十三楼,赶紧换好了白大褂随同其他几个实习同学跟住护士姐姐去医生办公室参与交班。
  他们靠墙站着,旁边的一名实习护士转过头偷偷问他:“我叫林小溪,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些医生护士们正在讨论病人的情况呢,颜昳不敢大声说话,只指了一下自己挂在胸口的名牌。
  “颜——”林小溪弱弱的问,“后面一个字是?”
  “是昳啦,《邹忌讽齐王纳谏》学过没有?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颜昳臭屁地说,“我这个名字就是形容脸长得很帅的意思啦!”
  “那个我知道啊,《美貌大臣会见腹黑霸主》嘛,我在历史同人吧看过齐王X邹忌的文的,简直甜宠!”林小溪发觉自己貌似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赶紧压低了声音继续说下去,“……不过你这字比医生写的还潦草,我哪看出这是昳啊。”
  “呃……只要进入了医院,人人都可以成为草书家的。”
  “颜昳。”有人叫住了他,极软极糯的声音。
  颜昳闻声抬头,是站在长桌对面的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叫住了他,他多大了?二十六七?不对不对,二十六七便是再苦恨深愁也不会有他这分气度的,但瞧着他斯文儒雅的眉眼,唇角微微上扬,极温暖的一抹笑意,倒也不像超过三十岁的样子。
  旁边林小溪推了他一把:“欧阳主任叫你呢!”
  颜昳忙打起精神,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欧阳主任。”
  欧阳主任仍是微微笑着,茸茸的眉,含笑的眼都那么的人畜无害:“小同学啊,来我们医院实习也快一年了吧,相信你基础知识一定掌握得不错,那么你把失语症的几个分型和临床表现还有治疗方案都说一下吧。”
  “呃……”
  欧阳主任立即教育起跟随他的小医生来:“……所以说一定要牢牢掌握理论知识,不然怎么治病救人啊!”
  小医生们连连附和:“是是是。”
  欧阳主任宣布了散会,走到护士长那里微笑着同她说了几句话,还不时朝颜昳的方向望几眼,颜昳只觉得背脊阵阵发凉,忙跟着护士姐姐一起出去了。
  一到护士站颜昳就对准白板去抄写要量血压血糖的床号,他们这些实习护士,干的最多的不是打针挂水,而是量血压血糖和帮科里的医生护士拿快递买咖啡之类的,颜昳在心脏内科的时候甚至帮护士买过一只烤鸭两个猪蹄。
  他抄完了床号就抱着血压计预备去挨个病床量,忽然护士长叫住了他:“同学,你洗洗手去重症监护室吧,别量血压了。”
  果然背脊发凉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这到底是水逆还是犯太岁啊!为什么今天这么倒霉呢!进了重症监护室就意味着那些病人要从头伺候到脚,二十四小时都要有护士蹲在床边,眼睛都不能眨一下的护理啊!
  颜昳走过长长的走廊,往尽头的重症监护室走去,墙上贴着医生的资料,他顺道瞟了一眼,那个欧阳主任的资料是单独一块板子写着的:
  欧阳瑾,正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2002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2005年获中山大学医学院外科硕士学位,2005年12月到2011年9月在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神经科学系攻读博士,获博士学位,2013年获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神经科学系博士后学位……
  后面还写了他的论文专利云云,颜昳来不及看完,赶紧去按重症监护室的门铃,只是心里想着,天啦噜,这个欧阳主任到底念了多少年的书啊!
  也不知道他是哪里得罪了这个未曾谋面的欧阳主任,从早晨从肛肠外科被要到神经外科开始,现在又被护士长叫去了神经外科的重症监护室,那个欧阳主任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所以要这样蹂│躏他啊!
  重症监护室的自动门打开又关上,里面的护士姐姐笑眯眯的对颜昳说:“同学,过来给病人做膀胱冲洗和会阴护理吧!”
  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颜昳忙得灰头土脸,累得像狗一样,差点没把舌头拖出来喘气。
  欧阳主任带了一大群小医生过来查了一圈房,恰好看见颜昳把病人的被子给掀了,换药碗摆在病人的一侧,而他正用一次性镊子夹着棉球在病人不能用语言描述的地方反复擦拭着,在欧阳主任的注视下,颜昳的脸越来越红,只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摩擦着那个羞羞的地方。
  然后,昏迷了一个星期,连根小拇指都无法动弹的病人居然硬了!黏液全喷到颜昳的白大褂上了!
  “棉球不能来回擦,还有,你跨越无菌区了。”欧阳主任轻描淡写地撂下这一句,领着小医生们出去了。
  颜昳被吓得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手忙脚乱地抽了一叠纸巾去擦身上的白浊,又弱弱的问护士姐姐:“老师啊,您说欧阳主任是不是有一点针对我啊?”
  “针对?你算老几?他为什么要针对你?”护士姐姐白了他一眼,“还不给病人翻身?记得要抱起来翻哦,否则有摩擦力病人容易得褥疮哦。”
  颜昳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这病人,没有两百斤也有一百九吧……
  情况一直到中午才好转了些,他上的是中班,从早上八点一直上到下午两点半,早上的治疗与护理全部做完,颜昳总算能休息一会儿,坐到椅子上偷偷的把手机拿出来百度。
  像欧阳瑾这种正主任医师,就算搜不到关于他的资料也能搜到他的论文吧。
  嘿,居然还有他的百度百科!
  颜昳略过那一串名头继续直接跳到个人资料那里,唔,欧阳瑾,男,1978年11月……天哪,这欧阳主任居然快四十了!单看脸的话他还以为欧阳瑾不过三十左右呢,哪晓得他那么能保鲜,人家明星是小鲜肉,他就是老腊肉!还是个11月出生的天蝎座老腊肉,怪不得出手那么狠辣。
  咦,未婚……三十八了还未婚?颜昳吓得手都抖了一下,手机差点没掉下去——该不会,这欧阳主任喜欢男的吧?该不会,其实这欧阳主任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所以想方设法的刁难自己让自己记住他吧?这简直是霸道医生爱上我的节奏嘛!
  颜昳没谈过恋爱,所以感情经验稀缺的他才不想第一次就被欧阳瑾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六岁的老腊肉夺取呢!
  他一直都是一个乖学生,奉行着大学之前不能谈恋爱的准则一直好好学习,预备进入大学之后好好的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恋,结果因为高考分数比较低,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和全科医学都不收他,被调剂到了护理专业。护理专业可是出了名的男女比例失调,他们年级统共只有四个男生,量少而质精,四个人就是四个类型,妖孽莫测,高洁孤傲,气宇轩昂,纯良无害,什么款的都有,原本以为护理学院的女孩子会为了争他们争得头破血流,哪晓得女孩子们鸟都不鸟他们,直接奔去临床全科还有预防这些汉子多妹子少的专业找男票,所以他们四个护理男只能可耻的单着。
  这还不是最苦逼的,最苦逼的是到了第二年宿舍里的老胡和霍霍还好上了,另外一个家里有钱书没念完就直接出了国,只剩下严昳一天到晚看他俩你侬我侬,比发情的宽鱼找不到交│配的对象还要苦逼的用爪子夜夜挠墙。
  再往下看去,后面写了欧阳瑾的重要学术论文,呃……全是英语和德语,看不懂……只看懂一个Brain,大概和脑子还有神经有关?
  门突然开了,欧阳瑾提了两杯咖啡施施然地走进来,一袭白大褂被他穿得如一白月光似的,仿佛永远也不会被污染似的,他拿出一杯咖啡给了护士,直接挤走颜昳坐了下来:“茜茜,焦糖玛奇朵,你最喜欢的。”
  王茜高高兴兴地接过了:“还热着呢,你不会是专程为我买的吧?”
  “正好路过嘛,上中班挺累的吧。”欧阳主任笑得一脸温柔。
  医院食堂在这幢楼的南边,星巴克在这幢楼的西边,还隔了内科楼和传染病房,怎么会正好路过到那里去啊?王茜立马就化在他温柔的目光里,羞答答的说:“还好啦,有同学在这里轻松多了。”
  立马又转过头朝颜昳目露凶光:“还不给病人吸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