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空+番外 作者:林子律

字体:[ ]

 
【文案】
初出茅庐的年轻影帝赵荼黎回学校进修,同宿舍多了个不好伺候的小祖宗,从此他和沈谣乐此不疲的互损,住在一个屋檐下,偶尔应付互相的阴影,一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一边还要谈恋爱。
调戏粉丝,发发糖,一部一部的合作电影,赵荼黎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
只是他对象老拿不到影帝。
 
大概是小祖宗和小影帝一起往高处走的故事。
闷骚切开黑X傲娇天然呆
 
“当时怎么会偷拍我照片?”
“就觉得你挺好看的,没别的意思。”
“真没有?”
“……哎呀非要问到底嘛!”
 
全文轻松无虐甜饼向,总体1v1
 
副CP有……不少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荼黎,沈谣 ┃ 配角:沈诀,江久 ┃ 其它:
 
  ☆、煎饼果子
 
  01
  “只是正好演了个双重人格的年轻变态,今年其他提名人的表现刚巧比我烂。”
  说这话时他从经纪人的车里出来,临近午夜的昏暗灯光和安静氛围完全不同于方才庆功宴上沸反盈天。经纪人小姐叹了口气,看他的目光带着纵容的宠溺:“恭喜,新影帝。回宿舍记得发个短信给我。”
  这年赵荼黎十九岁生日刚过没几天,就被国内最权威的金橄榄送了一个大礼。翘掉大半学期去演某个口味刁钻的新派导演作品远比他想象的值得,学校领导在他拿到提名的时候给予赞扬,万没想到竞争对手的实力不似往年强劲,这次竟然被初生牛犊抢了风头。
  他点点头,从外套口袋里扯出一副白色耳机塞上,转身走进学校大门。正装还包裹在内里,皮鞋不是习惯的穿着,连带着走路也不自在起来。
  在宿舍楼下偶遇了室友之一,摄影系的高材生江久正提着夜宵,好像对他的归来感到十分诧异:“啊,荼黎你回来了,我买了夜宵等会儿一起吃点?”
  晚宴上喝了太多酒,赵荼黎撑在江久的肩膀上点头,“学长我都快要醉死了。”
  江久比他大两届,现在是毕业班,每天都在忙毕业设计。四人间中的其余两位都是出学校和恋人合租,他们两个自得其乐,也算舒坦。
  宿舍在六楼,江久和他偶尔聊几句颁奖礼上,一路走过倒也不算无聊。
  高层的建筑可以俯瞰到造型雅致的三层白色建筑。起先赵荼黎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后来才从学长口中听到是食堂,那会儿他正站在这栋建筑前啃一个煎饼果子,毫无形象,也不在意有人对着他拍。电影学院大概就是这样,走在校道上和各种俊男靓女擦肩,而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当中谁会在第二年走上红毯。
  “我在微博上刷到你那张煎饼果子,”江久换了只手拎夜宵,“学校官博发的,说是恭喜你荣获影帝桂冠,为校争光,这会儿怕是转发几千飚上热门了。强烈谴责那张照片的构图和意境,我要是你,就要起诉官博皮下侵犯肖像权。”
  赵荼黎笑笑,挺宽容大度:“算了吧,我那张黑图都传遍天涯和豆瓣了。弄得好像就那么一张街拍,等哪天揪出罪魁祸首,看我不把他就地正法。”
  江久没接茬儿正好也到宿舍,他推开门,四人间里灯就亮了一半,空气里一股辣椒的香味,桌子边上却没看到人。
  赵荼黎还在诧异,那边江久却熟门熟路地把宵夜往自己桌上一放,顺手敲了敲旁边下铺的铁架子,敲完后把灯开了:“怎么又是一个人啊,你姘头呢?”
  “滚。”拉了一半的床帘里传出沙哑的声音,“再他妈提这事我把你硬盘烧了。”
  江久的硬盘就是他的命,头可断血可流,硬盘不能丢。这一击恰如其分地掐进了江久的软肋,连带着旁边和室友都不太熟的赵荼黎都疑惑起到底是谁威胁人都有这等功力。
  未来的大摄影师不慌不忙,两根按惯了快门的手指轻轻勾住床帘一挑。
  “别闹了……我天,你怎么了?”
  和沈谣见的第一面在他们俩的记忆里都十分糟糕。
  赵荼黎结束了颁奖礼,满身风尘,还饿着肚子等夜宵;而沈谣端着一碗快吃完的麻辣烫,蹲在床上,加了很多辣椒,正从红汪汪的一片油光里条面条吃,倒长不短的头发挡住了半边脸,又因为灯光晦涩,暂时看不清五官。
  他只知道这人是他的下铺,对方面色不善他也不搭话,拿了江久夜宵的一半去书桌旁,扯了张纸巾擦干净上面落了的灰,然后坐下来自顾自进食。江久去和那男生说话,好吧,其实是江久单方面在说。他们是共处了一年多的室友,理应更了解些,只是赵荼黎听出那其中的安慰,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不禁托了纸碗转身一百八十度,一边吃一边看江久坐在床边,而里面伸出一只手,刷拉,抽了张纸巾。
  然后是擤鼻涕的声,伴随着喉咙的痰,听上去怎么还带着浓郁的难受。江久就像是偶像剧里女主角的知心男闺蜜——也有可能是男二号——赵荼黎为自己的想象笑出来。
  “所以呢?”
  “陆之远瞎了眼!”他总结陈词完毕,又是一阵哀怨的鼻涕,好像是吃饱了有力气骂街,等骂完了觉得床上窝久了脚麻,那人终于舍得下地走走。
  三月的夜晚早就不冷了。他穿着短款的睡衣路过赵荼黎去阳台洗脸,一阵水声后,开启推拉门带进来一阵风,嗖得赵荼黎眼睛像被按在冰箱前,冷气直接蔓延到视神经,让他不自禁地闭紧了又睁开,还觉得空荡荡的难耐。
  鼻头红通通,不知是哭过还是被辣的,他擦过赵荼黎时扫了他一眼,没打招呼。
  然而赵荼黎一眼就认出来他的下铺是沈谣,现在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导演沈钧的侄子、年前提名过学院奖影帝的沈诀的亲弟弟。出身名门,根红苗正,从上一代开始集体跑偏,只留下一个呆在军队,其他要么下海经商,要么闯荡演艺圈,却都大获成功。
  四年前,沈谣十五岁,演过意大利导演加科莫的传记片,一个摄影家在旅行途中偶遇的东方少年,他没看过这部片子,却晓得因为其中色彩瑰丽的画面和晦涩难懂的台词解读在文艺青年中流行过一阵子,至今还有点入门必看的意思;两年前,演过一个日本导演的片,男一号的少年时期,十七岁的沈谣那会儿眉清目秀还带点女气,但演技已经有了往后惊艳的雏形,四十分钟完全不够他展示自己。
  他以为这种人要么出国深造,要么也不会在这个破地方规规矩矩念书。事实证明能有这种履历的人,多少还是奇怪的。
  “学长,他……沈谣啊?”
  “奇怪吗?我刚开始分到这宿舍时看到是他在铺床,也挺奇怪的。”江久靠在自己床边,有点追忆往昔的味道,“那会儿我们小沈连床单都不会弄,我给他铺了,为了回报我,上学期的人像摄影作业他做我的模特。”
  “……”
  “傻了啊你?”
  赵荼黎摇头,脑子里反复回放着惊鸿一瞥,难以自拔。他想了想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压低声音凑到江久耳边上:“他真的比大银幕上还要好看。”
  江久高深莫测地偏开头,露出一点坏笑,提高了音量:“小沈,他说你好看。”
  床帘里的人探头,薄唇紧抿眼圈发红,刘海被撸到头顶用个发卡夹住,尖尖的下巴稍微内敛,矜贵得仿佛童话书里的小王子。而他好像的确对自己的外貌有自信,方才的情绪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谢谢,你也是。”沈谣盯着他的眼神里藏了把钩子,轻巧地把他的魂攫夺,“前途不可限量这话别人说的太多,不过我觉得上升空间仍然很大。”
  不多时他就知道,沈谣那天晚上刚巧失恋了,而且很不幸是被甩的那方。
  还没来得及熟识他就对赵荼黎说了:“我认得你。”这是一句废话,现如今整个中国还有谁不认识赵荼黎呢,写了他名字的通稿正在门户网站的娱乐版挂着,颇有些乳虎啸谷百兽震惶的意味。
  他忘记给经纪人小姐发短信了,因为他们坐在沈谣的床位将就14寸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看了一部变形金刚。沈谣说这种时候只有爆米花商业片,最好还是叮铃咣啷的超级英雄才能治愈失恋的创伤,他毫不避讳在刚认识的赵荼黎面前提这事。
  “早晚都会知道,怕什么。明天整个表演系和导演系都会知道我被甩了。”他抱着个杯子说的无所谓,电风扇造出的凉风把他一缕头发吹得在耳畔晃悠。
  “为什么是导演系?”
  “哦,我男朋友……前男朋友,是导演系的。”他的目光略微下垂,随后又像是强忍着骄傲那般落回原点,“陆之远,你知道吧,研究生。”
  信息量有点大,比“十九岁获封影帝”这几个字的信息量还大。
  赵荼黎突然记起和陆之远的一面之缘,他在沈钧的剧组时见过那个人,以实习导演的身份挂着工作牌,站在沈钧旁边忙前忙后。对人和善得过头,剧组里的staff和cast都喜欢和他说话,如沐春风的谦谦君子。
  沈谣见他面色有异,“哦”了一声:“……对,你那电影导演就是沈钧嘛。沈钧是我叔叔嘛……那你肯定见过陆之远了,说不定你们还熟,唉算了这年头有哪几个搞艺术的多正常,无所谓,以后有空我慢慢跟你讲八卦。”
  “什么?”
  “没什么,快陪我看电影,芝加哥要毁灭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三字攻俩字受(*/ω\*)
 
  ☆、偶像剧情
 
  02
  后知后觉,赵荼黎在第二天起来时才想起一件事:之前他偶尔回宿舍都是江久一个人,那沈谣跑回来时为什么生活用品都那样齐全。
  江久清晨出去拍雾里的杏花,刚回来,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还没忘给他俩带双份早餐,堪称感动中国好室友。面对赵荼黎没来头的疑问,江久耐心解释道:“陆之远在外面住的,上课不方便就回来将就一晚两晚,沈谣……因为他俩经常吵架,宿舍是娘家嘛,布置得温馨一点还有我在这儿随时煲心灵鸡汤——小沈,你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他要把你甩了?”
  咬了口小笼包,沈谣还有点懵,刷过牙都没能清醒,半瘫在桌面上:“我能做什么,关我屁事,是他自己的问题。”
  接茬接的无比默契,江久奇怪地说:“他不举?”
  “……你想得太多,□□只是最基本的需求,而我和他追求的是精神层面的契合。刚开始没想这么多,就挺顺利,后来摩擦越来越多,可能他终于看清楚自己更适合什么人,找个理由开脱,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不用寻死觅活,好聚好散嘛。”
  “你才十八岁。别总把自己往老了说,让我们这些入土的情何以堪?”
  “今年就十九了。”沈谣反驳,慢条斯理地捋着包住豆浆杯子的塑料袋,好像那东西很烫似的,“你急什么,说你老了吗。”
  江久皮笑肉不笑,本就神志不清,这会儿懒得和他打嘴炮直接往床上一倒,两眼一闭连被子都不盖,就这么在满屋子的小笼包香味里涅槃了。
  赵荼黎只觉这人潇洒得过了头,仿佛昨天那个在宿舍眼红的跟兔子一眼还寻死觅活的人不是他。大概这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赵荼黎自嘲地笑了下,沈谣从下铺伸脑袋出来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转而问起了这学期的新课。
  “就……没特殊的,你之前好歹也不是全旷课,就那些。”
  “我以前住宿舍怎么也没见过你。”
  “因为我……咳咳,跳级。”沈谣摸摸鼻子,把豆浆顺手搁在桌板上,按亮台灯开了电脑,“破格录取,大一的基础课我修了一个学期就全部搞定了,死乞白赖没意思,早点毕业早点开工。这样还能说自己是学院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