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因缘 作者:只在梦里

字体:[ ]

 
 
 
文案
在林念凊十五岁那年,爸爸因为醉酒而泄露了隐藏多年的秘密。怪不得他从来没有提过妈妈,也没有再结婚。原来爸爸是个GAY,而且一直在等那个抛弃了他的人。
这个认知彻底毁了林念凊原本的幸福生活。怪那个人的同时,他更怪自己的爸爸。当一次偶然机会,他可以许一个愿望。他希望,自己能够回到过去,去到爸爸和那个人相遇那一年。他要阻止他们在一起。
然而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他终于明白了爱是可以跨越性别的。原来爸爸爱那个人爱的那么辛苦,那么隐忍。
直到他重回现代的最后一天,他发现,好像哪里不对……
 
父子年下攻
 
本文在龙马线上已经完结。因为H太多搬不过来了,这里就此结束吧。
内容标签: 年下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念清,程成,林晟,乔冉 ┃ 配角:张启,马黎燕 ┃ 其它:
 
 
  楔子
 
  “爸,您别喝了。您醉了。”林念凊第一次看到爸爸喝醉成这个样子。爸爸很少喝酒,就算是逢年过节也滴酒不沾。今天是自己十五岁的生日,他一反常态喝的烂醉,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爸。我扶您去休息。”林念凊无奈的叹了口气。爸爸倒也合作,他连搀带扶终于把爸爸放到了床上。刚要起身离开,手突然被抓住,一阵猛力拉扯下林念凊毫无防备的跌倒在床上。“爸,别闹了!……”话还没说完,一阵天昏地旋。
  林念凊被爸爸压在身下,爸爸的唇紧贴着自己的耳朵。之前的喃喃细语他终于听清楚了。“是你。你终于来了……我好想你……”
  还没等林念凊理清头绪,唇上传来湿漉漉的温热感。这一切太过震惊,仿佛当自己正被暴雨洗礼的时候,又一道雷当头劈下。几秒钟又仿佛更长的时间里,林念凊忘记了挣脱,脑袋嗡嗡直响。就算没有过经验,他也知道,他被吻了,被自己的亲生父亲……
  当一条柔软的舌头伸进口中的时候,林念凊彻底清醒了过来。他朝着那条舌头狠狠的咬下。血腥味很快的溢满整个口中。“为什么?你真的不要我了?……你说过你对我是真心的,你不会骗我……”对方显然不能相信自己现在的遭遇,仍然拼劲全力想挽回。
  爸爸的双手摸上林念清的腰际。林念凊盯着他的双眼,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此刻迷雾蒙蒙,眸子里是自己的影子。林念凊看着自己的倒影,此刻的自己是如此的狼狈。刘海散乱在额前,没有了之前悉心整理过的形状。毛衣被高高的卷起。嘴唇因为刚刚的吻而微微刺痛。而那个罪魁祸首正低着头解自己的腰带。
  那双手在自己的腰间摸索着,就像小时候无数次帮自己穿衣服那样。只不过这次他是要把自己的衣服脱下。
  两副身体紧紧的贴合着。
  “别走,你不是一直喜欢我的身体吗?我给,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别走……”满满的哀痛像铁锤一样敲击进心底,软化了林念清所有的挣扎。
  林念清的腰带被解开,仍然稚嫩但是已经发育完好的东西跳脱了出来,在微凉的空气下骄傲的抬起了头。爸爸毫不犹豫的低唇凑近……
  林念清猛然回过神来。
  自己的爸爸不仅是个GAY,还对自己起了这种恶心的欲望。然而更恶心的是现在衣衫不整躺靠在爸爸怀里的自己。
  林念凊愤怒的一把把身上的人掀翻下来,整理好衣服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回家
 
  “清清,回,吧……”林念凊握着电话,电话里传来怯怯懦懦的声音。林念凊挑了下眉头,没有言语。
  “学校放假了吧……?你,回家吧。我准备你最爱吃的菜给你。”
  不需要,我自己呆在宿舍挺好。话还没来得及说,对方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因为这个理由用得太多次,对方显然已经知道该怎么应付,“放假食堂也会关门……你吃饭不方便”对方沉默了几秒,仿佛才鼓起勇气把下面的话说完。“而且,后天是你18岁的生日。”
  “怎么?你又迫不急的想再来一次‘酒后乱性’?!”“生日”这个词狠狠的刺激了林念凊,他口不择言道。从十五岁以后,他就再没有过过生日。就在那一年,他失去了自己的初吻和父爱。从那以后,他就报了寄宿离开了家。
  “……”电话中并没有再传来任何言语,相代替的是吸鼻子的声音。林念凊烦躁的挂断了电话。
  在林念凊的记忆里,他有一个非常幸福的童年。应该说十五岁之前,他都是生活在蜜罐里的。他生长在一个单亲之家,妈妈当年因为难产而死,他从小被爸爸一个人拉扯大。要说对妈妈的爱有多深,那是骗人的,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对方。说起爸爸,林念凊却可以昼夜不停的说上好几天。
  他的爸爸是T市四院一名有名的外科医生。没有妈妈,爸爸给了他所有的爱,所以他从不觉得自己比别人缺少什么。小时候,其他小朋友都是哭着闹着,爸妈嫌玩具太多不肯再给买新的,而他家里有一个专门给他放玩具的房间。只要是他看上的,不用他开口,哪怕只是多看几眼,爸爸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买下来。
  爸爸从来舍不得骂他,更没有打过他。小时候在小朋友面前他最爱说的就是“我爸爸……”,顶着大家羡慕的眼光,林念清心里美滋滋的。
  小时候,爸爸很喜欢盯着他的脸看,有时候看着看着就会走神好久。“爸,你儿子虽然长得很帅,但是你自己也不差,不用总是这么羡慕我啦。”记忆中有一次爸爸抚摸着他的脸,那双好看的眸子慢慢浮起一层薄雾。
  那个时候他还小,很多事情不懂。如果不是他十五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他也不会离开家。现在的他应该正窝在家里,吃着爸爸煮的饭菜,享受着学生最美好的假期。
  林念清站在门前,看着关闭的大门。真的是天意,他还来不及后悔回家,老天就替他做了决定。他摸了摸口袋。还好,有钱买回学校的火车票。有一丝丝的遗憾,更多的是解脱,现在的他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
  林念清转身下楼。刚走到楼下,正好一辆公车驶进不远处的公交站牌。林念清拔腿狂跑,终于在车门关闭前挤了进去。
  身上唯一的两元钱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花掉,林念清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了过去。公车司机斜斜看了他一眼,“识字不?”
  见林念清没有反应过来,司机拍了拍身边的牌子,“上车请备好零钱,没有找零。”几个大字横在牌子上。
  他妈的,林念清在心里的狠狠的骂道,自己果然不该回来。“就你他妈这鸟样,也就只配一辈子开公车!”扔下这句话,在司机的语塞中,林念清大步跨下了公车。哼,离火车站不就是两千米么,想爷当初高考体育1000米成绩全班第一,这公车爷还不坐了!
  “张启,我得回去了。”林晟看了看表,已经9点多了。
  “别啊。才刚来一个小时。还早呢。咱们好不容易明天休假。”
  “可是……”可不知道为什么,林晟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催促着他赶紧回家。
  “没啥可是的。你看,现在出来放松放松心情是不是好很多了?”
  “嗯。确实。”不好意思忤逆好友的美意,但是林晟心里越来越不安。再一次看到表上的指针又走了十分钟的时候,他彻底坐不住了。“不行,我,我真的得走了。”
  “哎,算了。走吧。”张启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好友心情不好,他就带对方来这里散散心。谁知道从过来以后好友就不停的看表,既然这么着急离开,强留也没用。
  踏出419的大门,一阵冷风兜头灌了下来。突然的一热一冷,脑袋突然一阵眩晕。林晟晃了晃头,没想到这几杯饮品也能醉人。
  “你还好吧?小心……”张启急手扶住身边的好友。“那些调酒后劲是挺足的。”尤其是加了果汁让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在喝酒而饮用过多。
  林念清背着背包朝着火车站的方向疾步快走。十几分钟走下来,即使是在冬天,人也开始出汗。他拉紧大衣的领子防止冷风灌进去。从小爸爸就教导他,出汗以后切忌吹风,很容易感冒。
  他妈的,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又想起那个人?!狠狠的吐出一口气,林念清把双手□□衣兜握成拳。老天仿佛在响应他一般,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里。“我没事,谢谢你。”
  虽然心里装作不在意,林念清的下意识动作还是出卖了他,他扭头向声源处望去。一望不要紧,林念清顿时气炸了!
 
  第 3 章
 
  他的爸爸和另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从419走出。419,那个全市最有名的男同夜店!愤怒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冲上前去。
  林晟刚刚站稳了身体,突然被一阵蛮力一拉扯,整个人重新跌撞进另一个胸膛。一道声音比迎面的寒风更冷冽的扑来。“你他妈的竟然在这里!”
  “清清……”林晟抬头看到对方的脸,彻底呆了。
  “跟我回家!”
  “清清,你……”你怎么这么跟你爸说话?张启正想开口却被林念清的眼神堵了回去。
  “张叔叔,我把我爸带走了!”语气冷硬而霸道,并没有期待对方回答的意思。林念清拉扯住怀里的人半拉半拖进停在不远处的车里。
  把爸爸塞进车里以后,粗鲁的系好安全带,然后从他的衣兜里掏出车钥匙打开车猛地一踩油门,车轱辘蹭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刺啦声。
  强烈的眩晕和恶心感传来,林晟紧紧的捂住嘴。虽然到家只是几分钟的事情,可是他觉得这几分钟却好长好长。
  车终于停下以后,林晟再也忍不住的打开车门冲到不远处的垃圾桶边狂吐了起来。一直到整个胃部全部放空,林晟才难受的站起身。回过头,林念清抱着胳膊凉凉的看着他。
  “清清……”林晟犹豫的喊了一声。
  林念清并没有回应而是直接转身进了大楼。林晟赶忙整理好自己追了上去。电梯迟迟不来,等待的滋味让林念清彻底失去了耐心。妈的!他狠狠的冲着电梯踢了一脚。
  就在烦躁的想再踢第二脚时,咚的一声,电梯终于打开了。林念清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步履虚浮仍没有走过来的人,无奈的冲过去拖住对方,在电梯即将关闭之前把对方拖进了电梯。
  开门,进屋。拖鞋也来不及换,林念清把爸爸拖到沙发边,“他妈的你就离不开男人是不?!”
  一松手,爸爸狼狈的跌进沙发里。
  突如其来的跌撞下又是一阵眩晕,林晟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林念清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爸爸。他本来就长得很白,现在那张脸上更是没有血色。粉嫩的唇紧紧的咬着,难受蹙眉的模样让人心疼的恨不得紧紧抱进怀里抚慰。
  今天晚上他就是这个样子窝在别人怀里被人好好的疼爱?!突然的想法让林念清俯身的动作僵在半空。“你他妈的真够犯贱!自己跑到419花钱给别人干?!”
 
  第 4 章
 
  “清清……放手……”腿间传来剧痛。愤怒中的孩子下手没个分寸,只是握住那里上下一顿乱扯。毫无技巧的动作让他痛的一个激灵。
  “怎么?嫌弃我技术不好?!也是,我怎么比得上那些专业的MB?!”
  “原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是这么潇洒的?!我不在日子里,是不是正好趁了你的意?!”怒火之下,没有控制好力道,林念清猛地一个用力,身下的人一阵颤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