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暴发户家的外星哭包受+番外 作者:齐鸢舞

字体:[ ]

 
文案
外星哭包受包袱款款地(被)来到地球,咦,地球人怎么那么凶啊/(ㄒoㄒ)/~~
 
CP属性:高冷美人攻 X 外星哭包受
 
内容标签: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吉,靳寒州 ┃ 配角:略 ┃ 其它:略
 
 
  chapter 01
 
  晨曦幼儿园附近的弄子里,几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打成一团。
  战局非常诡异,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小男孩明显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另外三个小不点儿在“围殴”他,不过他的表情又冷又狠,一点没有被揍的可怜,反倒像只阴狠的小狼崽子,专盯着他面前的娃娃脸,把娃娃脸揍得鬼哭狼嚎鼻涕横流——完全不在乎自己挨了另两人多少拳脚。
  娃娃脸惨嚎:“壮壮!大炮!你们给我把这家伙打死!打死他!哎呦,靳寒州你个□□的,竟然敢打我的脸!还打!呜呜……”
  又胖又虚的壮壮力气还没靳寒州大,被他用力一搡搡出去好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那胖乎乎的屁股正好硌到了一块板砖,立刻“哎哟哎哟”地叫唤上了,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大炮名字叫得响亮,实则长得瘦小,脑袋尖尖的,像颗子弹头,力气还不如壮壮大,怂得倒是如出一辙,不过他们人数多,靳寒州又几乎只攻击娃娃脸,因此他倒是对靳寒州贡献了不少拳脚。
  娃娃脸一不小心被靳寒州踢到了小鸟,惨叫升级,杀猪都没他那么惨烈的,他一手捂着裆下,一手指着靳寒州,尖叫道:“壮壮!大炮!给我打死他!不然我的进口巧克力再也不分给你们了!”
  “叮——”这次的威胁终于拨到了壮壮的某根心弦,他的脑袋嗡的一响,对失去进口巧克力的恐惧高于一切,下意识地拽住硌在屁股底下的板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用尽毕生的勇气,闭着眼大喊着冲过去,用力把板砖拍下。
  靳寒州早就听到了他的大喊,灵活地闪开,板砖拍到了他身后的娃娃脸的额头上,那额头顿时像破开的西瓜那样,涌出浓稠的红色汁液。
  娃娃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地盯着壮壮。
  几个小孩谁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胆都要破了,尤其是始作俑者的壮壮,腿一直在抖,不一会儿又从大腿上流下浅黄的尿液。
  他身后的空地上突然降下一道细小的闪电,散发的光亮之强直让正对着那道闪电的娃娃脸觉得眼睛都要瞎了,壮壮被吓得懵逼了,以为他杀死了娃娃脸遭报应了,大喊一声:“我不是有意的,不要劈我!”就慌不择路地吓得跑了,眼泪糊得他那缝隙一样的小眼睛都睁不开了,跌倒了好几次,他也顾不上,爬起来又没头没脑地向前冲。
  大炮失魂落魄地往后退了几步,接着也掉头跑了,转瞬就只剩下了娃娃脸和靳寒州。
  靳寒州才六岁,一双乌黑水润的眼里就已经掺了刀子,冷眼看着流了一头血的娃娃脸路吉,竟不慌乱。
  娃娃脸眨了两下眼睛,终于倒下了。
  靳寒州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手心,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抬手擦了擦脸上被刮蹭出来的血痕,整整脏兮兮的旧T恤,也准备转身走了。
  就在他准备转身的一瞬间,路吉身上突然发出一阵淡淡的温润白光,紧接着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
  靳寒州抬起的脚还没落下,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哭声,靳寒州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松了口气,转身看路吉。
  路吉鼓着张包子脸,哭得快打嗝了——靳寒州和路吉掐架无数次,还是第一次看他哭得那么……不讨厌。
  但对于欺负侮辱过自己无数次的草包讨厌鬼,他实在关怀不起来,不过去踹他两脚就是极限了。
  看出靳寒州有转身不搭理他的意思,路吉的哭声立刻高了个八度,也不顾自己满头血,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靳寒州本不想理他,但身后跟了个哭包小尾巴,耳边尽是嘤嘤嘤的哭声,实在烦得不行,猛地转身。
  路吉被他的眼神吓到,后退几步蹲下来抱住膝盖,偷偷地瞟靳寒州,鼓着脸,大眼睛里又蓄满了眼泪,哭得婉约一些了。
  小小的靳寒州只知道怎么对付欺负他的人——那就是比对方更凶狠,却不知道怎么对付哭包,他想说:路吉你又玩什么花样,又觉得跟路吉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小哭包又哭哭啼啼地跟上来,见靳寒州还是不理他,大着胆子拽住了靳寒州的衣角,一步不落地跟在他后面。
  靳寒州回身将他猛地推倒在地上。
  小哭包也不还手也不骂人,只会哭,一双浸满泪水的大眼睛控诉地看着靳寒州,哭得都要断气了。
  靳寒州终于沉不住气了,大声对路吉说:“你别跟着我了!”
  小哭包委委屈屈地小声说:“可是……可是我只认识你。”
  靳寒州觉得他简直有病:“去找你爸妈,找你的跟班啊,跟着我干什么!”
  小哭包抽抽噎噎地小声问:“什……什么是跟班?”
  靳寒州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人生中第一次骂了人:“你有病!”
  靳寒州觉得路吉这讨厌鬼一定在消遣他,接下来的一段路程无论路吉怎么哭,怎么扯他衣角都不搭理路吉,可也没有再把路吉推到地上,就这样带着条小尾巴回了家。
  就算在平城这样巴掌大的城市,靳寒州家也算寒酸了,住的不仅仅是瓦房,还是危房,那房檐缺砖少瓦,颤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正在井边费力地漂衣服,似乎是有些耳聋,直到靳寒州和路吉走近才回过头,眯着眼慈祥地对靳寒州说:“州州,这是哪家的娃儿,你的同学吗?”
  靳寒州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长得真漂亮,州州还没带过同学来家里呢,晚上留下来吃饭,再一起做做作业。”
  老太太嘴里夸奖路吉漂亮,其实根本看不清,尤其那孩子整个缩在靳寒州身后,更是连他脑袋上的血都没注意。
  路吉吸了吸鼻涕泡,点头如捣蒜。
  靳寒州瞪眼,但他孝顺,终究也没拂了奶奶的意,趁奶奶匆忙进厨房做晚餐的当口,他态度粗暴地用井水洗了洗路吉额头上的血迹,说来也怪,刚刚明明还流血流得凶猛,现在已经自动止住血,只留下了一个疤痕。虽然没再见血,靳寒州粗暴的动作也足以搞得路吉哭唧唧。
  一顿简单的晚餐过后,奶奶找来了干净衣服给两人换,接着就去洗碗了。
  靳寒州看路吉哪儿哪儿都不顺眼,对于他留在家里更是生气,但又怕揍了路吉或者赶他出去被奶奶看到,憋屈地脱光了先进到澡盆里洗澡。
  靳寒州早就能自己洗澡,拿着毛巾专心地擦身上,他比同龄人早熟,一般不会滚一身泥回来,一来他不是好动的性格,二来衣服弄脏了奶奶难洗,除非遇到某个小混蛋,想到这儿,他又抬眼瞪某个小混蛋,却见路吉好奇地蹲在澡盆前,盯着他的身体看。
  靳寒州汗毛都差点竖起来,叫道:“你干什么?”
  他声音一大,路吉就要扁嘴,要哭不哭地说:“你……你怎么没有毛?”
  靳寒州隐约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又觉得路吉脑子有毛病,莫名其妙地说:“难道你身体上有毛?”
  路吉不服气地鼓了鼓腮帮子,哼唧:“有的!”
  他拉大自己的T恤领口往里看,大眼睛里又浮上一层泪,靳寒州不过眨了个眼他就伤心地哭了:“我……我的毛不见了呜呜!”
  似乎到了这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周围的物种全都跟他不一样,他是一个小小的异类。
 
  chapter 02
 
  第二天,路吉穿着靳寒州的旧衣服,背着他的小书包,跟在靳寒州后面来到学校,靳寒州臭着张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路吉哭唧唧地偷瞄靳寒州的脸,随时预备在靳寒州要抛下他的时候哭出来。
  晨曦幼儿园门口,一个身材有些发福,打扮豪气,化着浓妆的女人在她的宝马车旁焦急地走来走去,看到路吉背着书包走过来,她的眼睛“叮”地亮了,几步走过去抱起他在他左右脸颊各亲了好几下。
  “哎哟宝贝儿,昨晚怎么没回家的,吓死妈妈了!”
  路吉才被她的大嗓门吓懵了,懵得都忘了要哭了。
  “哎哟宝贝儿,你额头上怎么弄的,谁欺负你了,跟妈妈说,妈妈带你找老师去,谁家小孩这么没家教,还敢打人了,长大一定是社会的毒瘤!”
  女人的嗓门特别大,周围家长都看过来,她也不管别人的眼光,抱着路吉就要去找老师。
  靳寒州冷眼看着,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书包带子。
  路吉突然挣扎起来,要女人放下他,女人不理解,但还是顺从儿子的想法,放他下来,路吉“哒哒哒”地跑回靳寒州身边,拉住靳寒州的手,紧紧拽住。
  女人试探着问:“宝贝儿,这个小朋友是你新交的朋友?”
  路吉连连点头,点到头晕。
  女人转身到车里拿出一袋零食,掏出两个果冻递给靳寒州,靳寒州暗暗咽了口口水,坚定地摇头拒绝,女人就收回来还放进袋子里,拉开路吉的书包,把零食袋子塞进书包里。
  她蹲下`身,又亲了下路吉的脸蛋,说:“宝贝儿,妈妈给你带了吃的,你和你朋友分着吃,晚上妈妈来接你放学。”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没人看出路吉心里的慌乱。
  第一节课一下课,路吉立刻拿着他那一袋吃的蹭到靳寒州座位旁,递给靳寒州:“呐,都给你吃。”
  “吃”字话音未落,路吉就响亮地吸了口口水。
  他眼巴巴地盯着袋子里五颜六色的糖果,显然想吃得不得了,但愣是忍住了一个没碰,通通都给靳寒州。不仅他自己,不远处的壮壮和大炮虎视眈眈地盯着这袋零食,他也没给碰。
  路吉的零食很高级,靳寒州连见都没见过,他的视线忍不住往零食上瞟,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没出息,恼羞成怒道:“路吉你到底想干什么!”
  路吉脸颊鼓起来了,有哭的前兆。
  路吉哭了。
  他一哭,靳寒州更烦,态度粗暴地把零食推到地上,大声道:“我不吃你的东西,拿给其他人吧。”
  路吉边哭边把散落在地上的零食捡起来,磨磨蹭蹭地也不走,想递回给靳寒州又不敢,想走吧又不甘心,就一心一意地杵在课桌旁哭。
  靳寒州的课桌都快被他淹了,脾气也快被他淹没了,心里突然有些慌,于是粗暴地推开路吉往厕所跑,路吉个子小力气弱,又没防备,刮到了桌腿,一下子摔倒了,哭声又高了一个八度。
  靳寒州一走,壮壮和大炮就跑来安慰小哭包。
  壮壮偷偷从零食袋子里掏巧克力,嘴上说:“老大,你怎么突然把零食全给靳寒州那小子啊,还不如给我呢。”
  路吉一边专心致志地哭,一边抢下巧克力塞回袋子里。
  大炮比壮壮冷静些,问出问题的关键:“老大,你昨天还让我们打他,怎么今天突然就对他那么好了,还有,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爱哭啊,跟女孩子一样。”
  “女孩子一样”的路吉哭到快昏过去。
  壮壮忧伤地说:“这还是我们的老大吗?”
  从前的路吉是个小霸王,总是让壮壮打你打他,每到那时候,壮壮就会很怂,但路吉总会给他各种好吃的啊,现在好吃的就在眼前,他却只能看不能吃,这么想想,壮壮还挺怀念之前跟路吉一起横行霸道的时光。
  靳寒州拖到上课才回来,路吉只得回自己的座位,他太伤心了,以至于哭到停不下来,但哭得久了又哭不太动,细声细气的跟只可怜的猫仔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